ZKIZ Archives


輸掉八十億家產 正牌敗家仔

2001-7-12  NM




曾在中港台政經界享負盛名的百億 富豪曾紀華,九七年五月逝世後,家族便正式分家。大老婆所出五名兒女,所佔份額不多;反而二老婆的兩位寶貝兒子,則接管父親市值八十二億元的兩系上市王 國,哥哥曾文豪掌管惠泰和亞細安,而弟弟曾文能則主理惠揚和太平洋港口。與不少富豪第二代一樣,兩位一直順風順水的「太子」,接掌家業急於求成,並愛上炒 樓炒股。結果一場金融風暴,不單斷送老父留下的數十年基業,八十二億元上市王國蒸發了只剩二億,而且曾文能更惹上官非,前途未卜。反而沒有獲父親寵幸的大 婆一家,至今生活安穩。在哥兒倆事業急速殞落的過程中,原來還牽涉到城中兩大富豪,新世界鄭裕彤家族,以及「殼王」陳國強之間的恩恩怨怨。出售惠泰 一鋪清袋去年十一月,惠泰宣佈重組。首先,曾文豪將資產不多的惠泰,賣與陳國強做 《成報》上市殼;然後惠泰將旗下亞細安六成八股權,出售到一間由曾文豪與周大福各佔一半的公司。交易結果,是惠泰欠周大福的三億元欠債一筆勾銷,但曾文豪 變成間接控有三成四亞細安股權。由於他早已將股票全部按給周大福,換言之他不單賣了父親創辦的惠泰,連亞細安都可能無埋,除非他清還欠大福的債。除了事業 不濟,曾文豪婚姻亦亮起紅燈,「我哋唔係離婚,只係分居啫!」太太楊穎欣(Wendy)說。以前免費住的軒德蓀道董事大屋,如今要向惠泰以月租三十二萬, 繼續與母親租住。曾於九七年控制兩間市值四十四億元上市公司的曾文豪,風光日子就此結束,與弟弟曾文能下場差不多。父親一手交給兩兄弟管理的四間上市公 司,市值原本八十二億到今天只剩下一間市值二億元的惠揚,敗掉父親大部分基業。還幸父親為兩兄弟留下台灣的資產,其中曾文豪分得國賓大飯店部分業權,今天 全幢酒店估值約六億元,而曾文能佔世華商業聯合銀行一成股權,今天市值十四億元。曾紀華聲名顯赫,從九七年五月他逝世時致祭嘉賓的鼎盛陣容,足見其江湖地 位。扶靈名單包括台灣海基會董事長辜振甫、新華社張浚生、利國偉、馮秉芬、李嘉誠、鄭裕彤等;陳方安生母親方召麐,亦親自寫了一幅「德高望重」的輓辭致 意。

陳國強恩怨情仇今次累曾文豪輸大錢的,是錦興與保華德祥揸弗人陳國強,兩人原來淵源甚深。與其他太子一樣,曾文豪在夏威夷大學工商管理學系畢業後,八六年便回港返父親創立的惠泰幫手。九○年一月,父親放手讓曾文豪當上主席後,他便雄心勃勃,計劃將公司壯大,首先分拆國際德祥上市;翌年收購亞細安。而陳國強與他際遇相若,接手父親建築公司權利和均安。但其後被申請清盤,就是曾文豪打救均安,還讓陳國強繼續打骰。後來陳國強泊李嘉誠碼頭,惠泰要賣國際德祥套現來收購亞細安,於是便賣給台資太平洋建設及陳國強。估不到十年後,以前是老細的曾文豪,不單因炒陳國強的 股票而損手,其後更要他出手相救,幫手「鯁」惠泰做上市殼。由於樓、股兩瓣都「揩」,令亞細安負債升至十一億六千萬元。為了減債,惠泰及亞細安均進行配股 集資,套取三億四千萬元,均由鄭家的大福做包銷。然而九八年樓股都沒有起色,而伊利莎伯大廈商場、日航和萬豪酒店貢獻的租金收入亦告下跌,集團更要為旗下 地產撇帳二億四,致令惠泰、亞細安兩間公司,九九年度合共蝕掉十二億元!亦由於九七年初惠泰發行的五千萬美元換股債券,行將於二○○○年二月到期,莫財的 惠泰唯有找鄭家班水,向周大福發行三億元換股票據去新債冚舊債。而這一着便令曾文豪一鋪清袋。

十億股票 蝕去六億除炒樓之外,曾文豪於九五 年亦開始大炒股票。九五年三月底止年度,亞細安的證券買賣只有二千四百萬,但到九六年已跳升至近六億,佔公司營業額六成,並且初嚐甜頭,賺得一千萬。到九 七年度,亞細安單是炒股便賺得一億元,並有四億六千萬「存貨」,絕大部分是錦興磁訊的股份,當時股價高峯近四元。愈炒愈心雄的曾文豪,除亞細安外,連母公 司惠泰亦炒埋一份。於九七年二月,惠泰發行總值五千萬美元的換股債券,為期三年,集資後與亞細安齊齊掃入三億股保華德祥,九月時股價飈上三元水平。九七年 十月,樓市股市均狂瀉。亞細安所持的日航及萬豪酒店,物業價值不見一半;而與新世界的招商局大廈交易亦撻訂收場。至於股票方面,所持錦興,股價由高峰的四 元插落五毫半,亞細安於九八年度因此蝕了一億八千萬元。另一隻保華德祥,雖然股價愈跌愈多,由三元跌剩六、七毫子,但亞細安不單沒有止蝕,而且還增持至兩 成,方便作為聯營公司入賬而不用撇賬。然而愈踩愈深,該批成本價五億九千萬的股票,到二○○○年三月時只值一億三千多萬元而已。

狂炒地產  債台高築曾文豪以亞細安為炒樓炒股旗艦,是由於該公司擁有銅鑼灣伊利莎伯大廈六層商場,於九六年時市值近二十億元,每年租金亦有六、七千萬元,可以抵押給 銀行借一大筆錢,成為他大手炒賣的「水源」。九五年以前,亞細安已乜都買,斥資約六、七億元買入尖沙咀日航酒店百分之四十七點七股權外,連粉嶺、元朗以至 西貢農地都掃,又進軍南區豪宅,以億四買入香島道三十五號搞重建。九六年旅遊業興旺,亞細安於是加碼買酒店。九六年十一月,亞細安與星洲城市酒店等組成財 團,以二十四億四千萬,向太古地產購入金鐘萬豪酒店,其中亞細安佔兩成半權益。以萬豪有六百零四個房間計算,每房值四百萬元,財團摸頂入貨。那時寫字樓亦 漲得厲害,亞細安又插手,炒賣中環荊威廣場四層寫字樓,短短三個月賺得千一萬元。九七年三月,曾文豪再接再厲,大手向新世界買入中區招商局大廈廿一樓和信 德西冀十一樓半層,作價四億元,訂於年尾完成交易。曾文豪的亞細安,彷彿有用不完的資金,其實說穿了,又是典當殆盡所致。亞細安最值錢的,就只有伊利莎伯 大廈商場。九四年初,公司將物業按予星洲華聯銀行,借取四億元去掃地。至九六年底時,由於亞細安要買萬豪酒店,單付訂金便要三億元。於是亞細安將伊利莎伯 商場作內部轉讓,重估物業值十九億九千萬元,從而可向華聯加按,取得六億五千萬元貸款,夠付買酒店訂金之外,還可以再炒賣其他物業及股票,結果令亞細安債 台高築。

鄭家交惡 排期候審新世界基建入股消息一出,令太平洋港口股價由一元三角,急升上兩元三角。原來曾文能太太黃玲翠的手帕交,賭王四 奶亦想染指太平洋港口,並願意出較高的收購價。曾文能不想蝕底臨陣縮沙,拒絕簽訂股權交易協議,令鄭家純大動肝火,多年世交都翻臉,並入稟高院禁制曾文能 轉售股權予第三者。經過一番擾攘,最後由新世界基建和四奶梁安琪,以同樣是一元一角半收購價,雙雙買入太平洋港口四成三股權,其中新世界基建佔三成七,事 件才告一段落。此事令曾文能和鄭家純結怨,大福其後亦降低了惠揚的「孖展」額,令惠揚庄家叫苦連天。最近曾文能想在大福證券開設戶口,亦遭拒絕。曾文能棄 車保帥,出售太平洋港口後,其惠揚股權亦不斷減持至四成,然而他的惡運還未過去。九八年六月,曾文能被捕三個月後,因警方找不到內地人協助調查,當時獲撤 銷控罪;但去年十一月,商業罪案調查科表示有新證據,再次拘捕他,除之前三項盜竊罪外,並加控兩項造假賬罪,排期九月開審。曾文能今天控制的惠揚,業績固 然虧損累累,所持大陸資產不值錢,而公司市值今天只有二億七千萬。他落難之餘,還與兄長曾文豪反目。「佢哋感情原本好好,大佬好睇住個細嘅,連寫字樓都一 齊租用皇后大道東九號,兩人嘅辦公室就喺隔籬。」一名知情人士說。

大難臨頭 兄弟反目但九八年初曾文能炒燶股票,向大佬求救時,他卻無動於 衷;甚至曾文能被捕,正在加拿大打高爾夫球的曾文豪,立即越洋宣佈,辭去惠揚董事職務,亦要求弟弟辭掉惠泰董事,兩兄弟劃清界線,從此各行各路。其實當時 曾文豪亦泥菩薩過江。原來,他所持的惠泰股份,亦按予大福財務,套現來支持惠泰股價。九八年初惠泰股價跳樓,由十元跌落兩元半,而他欠大福的孖展數,市傳 亦有近一億元。九八年二月,大福的魯連城「進入」惠泰任非執行董事,個半月後連新世界發展總經理梁志堅都入局,反映曾文豪當時已水深火熱。原來,曾文豪透 過惠泰旗下的亞細安,過去數年均狂炒物業及股票,結果金融風暴一來,他亦差點沒頂。「就好似麗新林建岳,高價買入富麗華都鯁親啦!肥仔豪買入日航、萬豪, 借咗好多錢,個市逆轉,佢就企喺度囉!」一名證券界人士說。

炒燶股票即時出事以每股三元計,曾文能所持惠揚股份市值六億元,便可借到二億 元。由九七年七月至九月這短短的兩個月,惠揚股價由三元被炒高至五元,太子能的身家暴漲至十億元,於是他愈借愈多,連其他股票都炒埋。「佢可以話係合埋眼 炒股票,多數係啲朋友介紹邊隻佢就買邊隻;有時甚至係太子心情靚,就『篤』幾隻股票嚟買。」一知情人士說。正當有人密謀惠揚股價若殺上七元便散貨時,金融 風暴已經掩至。惠揚股價由高位急挫,打回原形還不止,至九八年一月更跌至兩元。曾文能不單要為炒開的股票埋單計數,而按給財務公司的惠揚股票,亦被追補孖 展,令他左支右絀。在太平洋港口控有三成二股份的第二大股東亞洲基金,當時收到風聲「有人財政出現問題」,於是要求查帳,一查之下赫然發現有一單不明來歷 的廈門投資項目,公司要開出三張共八千一百萬元支票,作為項目「誠意金」。然而其中兩張總值七千六百萬元的支票,卻轉給曾文能控制的兩間私人公司,懷疑用 來找欠下嘉洛證券的孖展數。亞洲基金代表要求曾文能解釋,然而不得要領,於是向商業罪案調查科舉報,曾文能於三月二日被捕。太子能被捕消息一出,其他債主 亦急急追數,其中富聯先在市場將千三萬股惠揚斬倉;而太平基業則入稟高院,追收七千萬孖展數。至於最大債主大福,則「建議」他賣「仔」套現,雙方協議以每 股一元一角半,出售太平洋港口的四成三股權,予同是鄭家控制的新世界基建。

父親逝世 獨攬大權九七年本港股市暢旺,但惠揚股價並沒有跟隨大 市飈升,反而企在三元左右。太子能身邊的好友,於是向他教路,藉分拆太平洋港口的利好因素,再配合動作,便可令惠揚股價拾級而上。那時父親曾紀華剛於五月 十一日逝世,他已然獨攬上市公司大權。「佢成日都想叻過大佬(曾文豪),所以比較急進。」一名認識曾文能的友人說。太子能將所持六成共兩億股惠揚股份,分 別按給新中港、嘉洛、太平基業、富聯、大福等幾間證券行的財務公司,取得資金便入市炒股,其中抵押給大福財務的惠揚股份便佔四成三。原來,曾文能與哥哥文 豪,一向與新世界鄭裕彤家族關係密切。曾紀華和鄭裕彤,原是百富勤集團創辦股東之一,亦是高爾夫球波友;而兩家的太子,鄭家純與曾氏兄弟,則時常相約晚飯 消遣。「曾文豪成日上嚟搵Simon Lo(魯連城,大福證券副主席),就算有人喺度,佢都照衝入去,Simon Lo都唔介意,可見佢哋有幾熟絡。」一名大福證券員工說。另一名證券界人士表示,大福資本雄厚,好多大股東都將股票按給大福借錢炒股,「好似圓方、友聯建 材咁,都按好多。對於一些關係密切的,包括曾氏的惠揚、惠泰、羅兆輝的金匡等,『孖展』比率亦較高,人哋做一、兩成孖展,大福可以按到三成或以上。」

年 輕主席 意氣風發事實上,曾文能的確曾經風光過。九三年他才二十八歲,父親曾紀華便為他鋪路,收購上市的富利國際,易名惠揚,然後注入大陸地產。年紀輕輕 便當上惠揚主席的他,在國內馳騁,黑龍江、上海、河北、福建都有他投資的滑雪場、房地產、公路,以至貨櫃碼頭。九七年三月,惠揚分拆旗下太平洋港口上市, 令他事業踏上高峰,三十出頭便控制兩間上市公司,市值逾三十八億元,自然意氣風發。他透過剛上市的太平洋港口,租用山頂紅莓山莊,以及深水灣文禮苑兩間大 屋自住,連大屋的管理費、水、電、煤、保險費用,亦全部入公司數。另外,公司又為他買入價值百四萬的平治500SL代步。當時金融圈中人,都以「太子能」 稱呼他。當時與「太子能」過從甚密的,除了公司董事鄺啟成外,還有鄺氏在新中港融資打骰的哥哥鄺維添,以及嘉洛證券的David Choi等。他們經常出入跑馬地英皇駿景酒店,與女星、模特兒晚飯直落,或到Manhattan跳舞劈酒,常常飲到酩酊大醉。而他的太太黃玲翠 (Clara),則穿著華麗,時常與城中名媛,如賭王女兒何超瓊及廖梁煒出入波場,夫婦倆生活各自各精彩。

上週四上午,記者到惠揚控股位於中區招商局大廈的寫字樓,等候曾文能出現。直至下午四時正,穿着灰藍色直紋西裝的曾文能,才施施然與一名戴墨鏡的男子返回 公司。記者即時追問,惠揚經營虧蝕連年,「覺唔覺得對唔住你爸爸?」「無嘢講,無嘢講。」他若無其事地回應。「依家仲有無炒股票?」記者又問。「無,一向 都無!」然後輕輕格開記者的錄音機,急步入公司。曾文能表面平靜,語調輕鬆,但其實他深知惠揚問題一籮籮。惠揚控股與核數師安永,就問題債項雙方未達成協 議,令業績公佈日期,由五月尾拖至六月底,再公佈延至七月底,市場預計將凶多吉少。惠揚九八及九九年,原來已連蝕兩年共四億元。而更大鑊者,是他被商業罪 案調查科,控以三項盜竊及兩項造假帳罪的官司,將於九月提堂。「佢依家仲成日去玩,蒲到好夜,同以前無乜分別。」一名知情人士說。據一名曾經到惠揚做公司 訪問的分析員說,下晝四點到公司,曾文能已經成身酒氣,煙不離手,「佢好有禮貌㗎!不時問候我娘親!」說到公司業務,曾文能就講以前怎樣怎樣威水,完全沉 醉在昔日光輝日子。

父親顯赫 獨寵二房原來,祖籍福建惠安的曾紀華,小學畢業後便與兄長紀棠離鄉謀生,二十歲更隻身南渡緬甸,由打工仔做到 開辦貿易公司,出口大米至香港、印尼、菲律賓等地,生意略見規模。四一年南洋淪陷,曾紀華回國,在重慶開設藥廠,並獲最高當局召見。他與國、共高層如周恩 來,蔣介石亦私交甚篤。戰後曾紀華輾轉重返緬甸,開設香煙廠,繼而經營紙品廠、印刷廠,提供由煙草生產成香煙的一切所需;其後再將業務伸展到香港、新加 坡、台灣等,經營船務、地產、酒店,以至銀行。五六年他與兄長分家時,便曾向友好透露,已經有六千萬美金身家。「曾紀華在緬甸發跡,劉伙榮(劉鑾雄父親) 則在泰國做生意,據說當時在東南亞做生意的華商都互有往來,後來大家返港後就更加熟絡。」一名友人說。曾氏有兩個老婆,「大老婆係喺緬甸時認識嘅同鄉,細 老婆則係星馬做生意時娶嘅,細佢二、三十年,仲好高好靚添!」一名認識曾紀華近三十年的友好說,「佢次次出嚟食飯應酬,都係帶細老婆出嚟,我從來無見過佢 大老婆。」而每年曾紀華返鄉下惠安拜祭亡母時,則會同大老婆返去,「大老婆識聽識講福建話,同我哋有講有笑,但唔會兩個老婆一齊出現。」現住在曾氏祠堂的 堂姪曾廣文說。

大婆一家 生活開心曾紀華有五子兩女,最疼錫的就只有細老婆所生的兩個兒子,文豪和文能。「曾紀華常常說人一定要讀書,佢細 仔讀書好叻,二十歲已經大學畢業(倫敦大學土木工程系),所以佢最錫個細仔,一畢業就送咗部跑車俾佢,其他哥哥個個都無㗎!」一名曾氏宗親說,「文能結 婚,就喺會展擺百幾圍,場面墟冚;而前一日,曾紀華仲拉頭馬添!擺酒嗰日佢坐喺門口迎賓,每見一個賓客都起身握手,我從未見過佢咁開心!」至於大老婆所生 的三子兩女,則要「自食其力」。「佢覺得大仔文仲佢哋已經大個嘞,可以自己照顧自己,不如讓細佢哋廿幾年嘅文豪、文能。所以文仲就要自己搞上市公司,而兩 個細佬則管晒老豆的公司。」曾廣文說。九七年曾紀華逝世後,曾文豪便順理成章接掌惠泰和亞細安,而曾文能就掌管惠揚和太平洋港口,大家當時市值差不多,兩 兄弟就不會爭產。但人算不如天算,他死後不足一年,兩個最疼錫的兒子已經陷入困境,反而他沒有理會的大婆一家,大仔曾文仲的沿海物業經營如故,而二仔文虞 及三仔文行繼續打理家族的香港造紙廠,四妹做家庭主婦,而做牙醫的五妹文珊,則同母親住在半山愛都大廈豪宅內。「我哋一向好保守,作風同佢哋(文豪、文 能)好唔同,佢哋比較高調、進取。」一位家族成員說:「所以好好彩,金融風暴對我哋無乜好大打擊,大家生活好穩定、好開心。」

 


輸掉 掉八 八十 十億 家產 正牌 敗家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899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