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黄光裕遏制陈晓增发 国美内斗或未结束

http://www.21cbh.com/HTML/2010-9-28/1NMDAwMDE5OTQ1Ng.html

持续近两个月的国美控制权争夺战终于在今日决出结果,陈晓继续留任,黄光裕方面只阻止董事局提出的增发议案,使自己股份不致被摊薄。但在多位分析人士看来,国美前景并不乐观,大股东黄光裕方面不会就此罢休,可能会继续提出罢免陈晓的动议。而国美也将面临被分割的命运。

国美内斗可能持续

侨丰证券业务发展董事连敬涵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从股东大会投票结果来看,黄光裕方面未能有人进入管理层,而取消董事会增发授权获通过又让黄光裕方面的股份得以不被摊薄,因此对双方而言都没有完全获胜。

而拥有30%以上股权的黄光裕,仍有再次提议召开股东大会,要求罢免陈晓的权力。而依据黄光裕此前的行动,这种可能性不能排除。因此,从这个角度看,陈晓若不下台,国美的内斗就可能会一直持续下去。

28日午后,国美电器股价一度出现直线拉升,曾被人解读成黄光裕将会获胜的前兆。但市场分析人士认为这很可能是炒作。市场对于股东大会的结果会感到失望,国美的股价可能会跌回去。

但 也有分析人士对国美的前景持乐观态度。清华大学公司治理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宁向东表示,这个投票结果是正常的,反映了博弈各方的大智慧。他表示,不排除各方 在投票之前就已达成协议,但作为一个法律程序,股东大会还是得如期进行。宁向东估计,在这个框架下,国美事件未来走向应该会比较平稳, 因为现在这个局面是多赢的,参与方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而黄光裕方面也在股东大会结束后表示,投票结果也是在预料之中,能够阻止董事局的增发议案,相当于斩断陈晓的“手”。

民营企业可能更忌惮职业经理人

通 过股东投票取得胜利的陈晓,从公司治理的角度看并没有不妥,可看成是职业经理人的胜利。有评论甚至认为,这是是中国的民营企业从家族企业向公众企业转变的 一个重要的里程碑。但在此前就已承担舆论有关道义指责的情况下,陈晓的获胜从某个角度看可能引发负面效应。对中国的家族或民营企业而言,早就有对职业经理 人的担忧,此前企业界还掀起过寻找“身边的陈晓”的行动。

在现在的情况下,有分析人士担心,原本就不易取得家族企业信任的职业经理人将更不容易被信任,中国的民族企业在引入国际资本及职业经理人时将会更加谨慎,这也许会阻碍更多家族企业变身公众企业。

国美资产面临分割

作 为在此次争夺中极具威慑力的一张王牌,黄光裕此前曾提出,一旦大股东动议在股东大会上被否,他将收回370余家非上市门店自主经营。黄光裕掌控的 Shinning Crown公司8月30日发布的公告称,北京国美将自2010年10月31日起终止国美上市公司对大股东所拥有的非上市门店的委托经营授权,自2010年 11月1日起自行管理非上市业务。

如今,这些非上市门店面临着从国美电器分割的命运,而这也意味着市场上可能出现两个国美。黄光裕和陈晓间的个人之争将演变成两家公司之争,对国美将造成致命伤害。

黄 光裕家族8月24日的统计数据显示,到2010年上半年为止,国美上市公司门店740家,非上市门店425家——其中国美门店372家,大中门店53家。 今年上半年非上市资产收入125.38亿元。一旦黄光裕方面独立运作非上市公司部分,国美集团的采购将被分割出36%的门店,规模采购的议价能力也将减 弱。

此外,对于大股东授予上市公司使用的国美商标,也面临着被收回的威胁。一旦上市公司不能再使用国美电器的商标,国美在市场上的前景将面临极大不确定性。

贝恩或仍谋求提高持股比例

北京科技大学教授、经济学家赵晓表示,就此次的结果来说,恐怕贝恩才是此次最大的胜利者。国美的确存在被外资控制的风险。

作为美国知名的投资机构,贝恩资本曾被当成国美电器的救星。在黄光裕案发后,贝恩资本出资15.9亿元人民币认购国美可换股债券,帮助国美渡过资金危机,停牌超过半年的国美电器股价逐渐从谷底往上回升。

但贝恩资本的核心人物竺稼与陈晓相熟,而15.9亿元人民币的转股价格,与当时总资产275亿元、品牌价值550亿元的国美价值相比也显得太过优惠,令外界对这桩交易存有疑虑。因此,贝恩资本在中国的形象备受质疑,此番国美之争,更有人指出要提防“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在黄、陈决战之前,黄光裕方面与贝恩资本频繁接触,更发布国美5年计划,欲与贝恩合作共同谋求国美长远发展。但贝恩资本放弃“债权人”地位,转而变为股东,其追求的是提高在国美电器的持股比例。

目前情况下,虽然大股东收回董事局的增发授权,但现在还无法预知贝恩资本是否会通过其他的方式进行增发。

黄光裕落败或利好苏宁

2009年,陈晓推出重点发展单店利润,大量关闭平均线以下门店,这也招致黄光裕方面的不满。而国美也正在丧失遥遥领先苏宁的优势。

数 据显示,国美电器上半年销售收入248.73亿元,同比增长21.55%,净利润9.62亿元,同比增长65.86%。而苏宁电器上半年销售收入为 360.55亿,占到包括非上市门店的国美总收入的90%多。而苏宁以往的销售收入远低于国美。在目前仍旧注重规模效应的中国家电市场上,陈晓8月份也不 得不宣布规模扩张。

而根据黄光裕方面此前推出的“新五年计划”,除了给上市公司注入非上市门店外,还将加速在内地二、三线市场扩张,目标是 在2014年前,实现国美门店超过2000家。招商证券(香港)分析师梁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黄光裕如果能重掌国美控制权,将有助消除不确定因素,而 黄光裕所推崇的“规模化”经营策略相较于陈晓所追求的注重单店利润的发展战略,将令公司在家电市场中拥有较高的议价能力。

而国美还面临着非上市门店剥离、商标权归属权及黄光裕后续出招等问题,在与苏宁的竞争上可能会处于弱势。


光裕 遏制 陳曉 增發 國美 內鬥 鬥或 或未 結束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307

萬科出招劍指寶能系違規 股價下跌風險也或未止

“萬寶華”之爭仍舊處於各方博弈階段,棋局仍撲朔。就在市場還停留在跌跌不休的萬科A股價將給寶能系帶來多大的風險時,萬科出招了,向監管層發布報告“劍指”寶能系違規,並提請核查。而在這場白熱化的股權戰中,萬科管理層最終能否保全也成為市場的一大關註點。

股價或未跌夠

7月19日,萬科A(000002.SZ)股票仍未改跌勢,接力震蕩下行探出新低17.04元/股,全天跌1.84%,報收17.11元/股。這是萬科A股複牌以來的第12個交易日,自複牌首日開始股價已累計縮水29.96%。而這在業內資深人士看來,並未跌完,相較行業同類股票估值仍偏高,股價在15元左右更為合理。

“A股里面可以跟萬科A對標的是保利地產(600048.SH),從保利地產目前的估值來看應該是比萬科A要便宜一些。”一位資深的地產行業分析人士向《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分析,保利地產今年的業績可能在在135億元左右,對應到目前的市值1100億元左右,PE大概為8倍,目前靜態PB是1.33倍;萬科整個PB是1.88倍,今年的整個凈利潤估計在210億元左右,那麽對應公司目前的股價是9倍的PE。“從PE角度,保利地產比萬科A便宜10%;PB角度,保利地產則比萬科A便宜20%左右。”其同時稱。

在上述地產行業分析人士看來,結合萬科的整體銷售情況以及目前的估值情況,萬科A的股價可能在15元左右比較合理。“從行業周期來看,目前房地產市場比較火爆,但明年可能整體將下行,企業的估值也可能往下走,龍頭企業估值提升空間比較有限,很難看到有一個持續向上的行情。”上述分析人士表示。

近期已有多家機構大幅調低萬科A的目標價,其中瑞信將萬科A目標價由原先的20.8元/股下調至10.1元/股,潛在跌幅達46%;高盛也因萬科A股估值偏高,給出“賣出”的評級,12個月目標價15.6元/股。

持續下跌的萬科A股價,也正在一點點撕裂著寶能系數百億資金壘起的危險杠桿。據《第一財經日報》記者梳理,寶能系舉牌萬科的九個資管計劃中,成本最高的是廣鉅2號,大致測算均價約為22.22元,而以萬科A股7月18日的收盤價計算,廣鉅2號就已經虧損4.7億元以上,極有可能已經擊穿平倉線。

寶能系杠桿資金風險到底幾何?上述分析人士認為,從目前萬科A的股價來看,寶能系的部分資管計劃應該是已經觸碰到了警戒線,存在增加保證金的需求,“如果股價持續下跌,寶能系出現資金風險,那麽資管計劃達到平倉線,應該首先要解除資管計劃,資產管理人以強平來降低風險”。

在業內人士看來,萬科A股價的持續下跌對寶能系非常不利,若真引發爆倉,可能最終會讓股權之爭的局勢產生變化。另外有市場傳言稱,銀行配資杠桿比例要從1∶2或1∶3降至1∶1,其導火索便是寶萬爭鬥。若消息為真,這對於寶能系也是一大不利。

對於寶能系而言,其資金是否合規也成為市場的一大關註點,這次萬科出招了。7月19日下午,市場流傳一份萬科向監管層發布的“關於提請查出鉅盛華及其控制的相關資管計劃違法違規行為的報告”。報告指出,寶能系的九個資管計劃未按照一致行動人格式要求完整披露信息,九個資管計劃合同及補充協議未作為備查文件存放上市公司,披露的合同條款存在重大遺漏;九個資管計劃違反資產管理業務相關法律法規,屬於違規的“通道”業務,涉嫌非法從事股票融資業務;九個資管計劃將表決權讓渡與鉅盛華缺乏合法依據;等。

報告指出,萬科方面提請監管機構核查,鉅盛華增持萬科股份過程中連續交易、約定交易、尾市交易等證券市場操縱行為;核查九個資管計劃之管理人和優先級委托人是否事前知悉此次投資的萬科A股股票將被鎖定12個月以上,存在無法減倉平倉導致優先級委托人受損的風險;是否就此取得了全體委托人的同意。

結局猜想

影響萬科A股價後市走勢最實質的因素還是在於“萬寶華”之爭將何去何從,會否影響到萬科管理層的變動,這也是目前市場所關註的一個問題。

“目前寶能準備罷免董事,如果做了的話,應該對萬科的股價應該是非常不利的。”上述分析人士表示,萬科可以算是行業標桿,這些管理層若走了,可能對萬科的經營將有非常大的影響,“不是一個很明智的行為”。

在萬科股權爭奪戰中,也存有反萬科的一方,其主要理由是金鵬資管計劃、德贏資管計劃是管理層留有的後手,並且金鵬資管計劃與德贏資管計劃實質上已構成一致行動人關系,違反信披規定,萬科有內部人控制的嫌疑。

不過這在上述分析人士看來,高管沒有拿現金反而是拿股票,這說明管理層利益與股東利益一致,應該對股價有促進作用的;另外,萬科的項目跟投制度,將一線員工與公司利益捆綁,也是公司向好發展的一大舉措。

於華潤前後態度的轉變而言,市場輿論的主流觀點認為,華潤鮮明、強烈地反對深圳地鐵入股萬科,已足以證明華潤對萬科的處理思路發生改變——華潤不但要重回第一大股東之位,還要實際控盤萬科,並意圖將之與華潤置地進行整合。

“從目前種種跡象看,華潤流露出來的意思就是想當第一大股東,目前猜測的方向是,其一方面可通過直接增持,但資金可能是一個問題;另一方面則是利用資產來認購股票,比較適合的標的就是港股華潤置地(01109.HK),但程序股價也會比較複雜。”至於市場猜測的華潤以低價收購寶能股票,上述分析人士認為,若存在這種可能性,那麽雙方成交的價格將是一個問題,“價格太高,華潤存有國有資產流失的情況,價格太低,寶能系可能不願意”。

目前“萬寶華”的股權戰依舊白熱化。對於這盤棋的最終結局,市場多有猜想,有理想型的,也有現實派。有一種猜想則認為,以目前的局勢看,最終萬科管理層可能會出走一部分,因為無論寶能想要罷免董事、還是華潤希望改組董事會,對萬科的企業文化可能會有影響,短期有可能看不出來,但中期應該會有影響,"大家都希望萬科能保持原樣,但是跟原來一樣的可能性很小”。

萬科 出招 劍指 指寶 寶能 能系 違規 股價 下跌 風險 也或 或未 未止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5828

證金公司業績“腰斬” “救市資金”或未納入核算

本周A股遭遇“黑色星期一”,創業板一度大跌6%,隨後從盤面可發現大資金托市痕跡。過去的一年中,股市基礎逐漸恢複,股指波動趨於穩定,但“國家隊”的一舉一動仍直接牽動市場神經。

近日,曾經的“救市隊長”中國證券金融股份有限公司(下稱“證金公司”)公布了2016年經營情況,這讓業內一度認為“國家隊”救市成績單也體現在其中。不過,根據《第一財經日報》獲得的證金公司未經審計的2016年財報,救市資金交易情況可能並未納入財務報表核算。

證金公司曾在2015年度審計報告中稱,該公司2015年7月開始開展的維護資本市場穩定的專項自營業務,不納入2015年度財務報表核算反映,該報表旨在反映該公司原有業務交易及其結果。業內人士認為,2016年大概率延續之前的處理方式,救市資金未納入核算。實際上,對比2016年度未經審計財報中上一年度的數據,基本與2015年審計報告中的數據一致。記者向證金公司方面進一步求證獲悉不便回應。

2016年券商業績普遍“腰斬”,證金公司也未能幸免。2016年證金公司營業收入23.63億元,同比下降63.11%,凈利潤為18.19億元,同比下降58.46%。

“救市資金”或單獨核算

1月19日,中國外匯交易中心暨全國銀行間同業拆借中心網站公布了證金公司2016年度未經審計財務報表,這讓業內一度將財報所反映的業績與救市相聯系,認為救市成績單亮相。

根據證金公司2015年度審計報告,2015年度財務報表旨在反映該公司原有業務交易及其結果,專項自營業務不納入此財務報表核算反映;該公司2015年7月開始開展維護資本市場穩定的專項自營業務,總體上2015年7月6日之後進行的證券、基金買賣屬於專項自營業務。

上述審計報告同時顯示,證金公司專項自營業務與原有業務劃分的總體原則為:能夠界限清楚的業務及財務報表項目單獨認定,如:可供出售金融資產、交易性金融資產、公允值變動損益、投資收益、利息支出、應付利息、借款、次級債、短期融資券等;未分賬核算的業務所涉及財務報表項目根據相關性原則認定,在原有業務與專項自營業務之間進行合理劃分,如:貨幣資金、利息收入、 應收利息、存出保證金等。

這在多位業內人士看來,證金公司2015年度的救市財務狀況、經營成果等並未體現在該年度的財務報表中。而對於近期公布的2016年度未經審計財務報表是否也沿用了這一編制基礎,多位受訪人士表示,應該不會有變化。

上述機構資深人士向《第一財經日報》表示,從邏輯上來講,2016年的財務報表應該還是沿用2015年的編制基礎,另外也可以對比2016年財務報表中引用的上一年數據是否與2015年的相一致,若一致,則大概率說明救市情況也未反映在2016年度的財務報表中。

為此,本報記者將未經審計的2016年度財務報表數據與2015年度的對比發現,前者資產負債表中資產類的貨幣資金、融出資金、可供出售金融資產、應收利息等期初余額均與2015年度的年末金額相一致,利潤表中的營業收入、凈利潤等5個項目的上年金額也均為2015年度的金額;凈資本計算表中,金融資產的風險調整合計、其他資產項目的風險調整合計的期初余額也均與2015年度的期末余額一致。

證金公司成立於2011年10月28日,是經國務院決定、中國證監會批準設立的證券類金融機構。其首次被資本市場關註是自2015年7月6日,“臨危受命”肩負救市重擔,在二級市場開啟“掃貨模式”。之後,其選股標的一度成為市場一大風向標,稱之為“證金概念股”。期間有關證金公司減持傳聞屢屢引發市場騷動,反映了證金公司的持股動向緊密牽動著市場的神經。

也幾乎每臨季報披露窗口期,以證金公司為代表的“國家隊”持股動向就成為市場的一大關註點,以看其持股偏好、盈虧,抑或是借其進退觀市場穩定程度。不過,隨著證金公司的部分持倉被“騰挪”至匯金公司及其資管子公司等多個持股平臺進行管理後,證金公司的身影也逐漸淡出資本市場視線。

東方財富Choice數據顯示,截至去年9月30日,證金公司現身502家上市公司前十大流通股股東名單,持股685.29億股,持倉市值為5486.4億元。

業績下降近6成

在成為“救市英雄”之前,證金公司並不為資本市場多數人所關註,獨家經營的轉融通業務利息收入是其最為重要的利潤來源,而這些業績才是其財務報表的真正主角。

證金公司是這樣描述其經營範圍的:為融資融券業務提供資金和證券的轉融通,為開展轉融通業務籌集資金和證券;經中國證監會依法批準的其他業務。所謂轉融通業務,是指證券金融公司將自有或者依法籌集的資金和證券出借給證券公司,以供其辦理融資融券業務的經營活動。而證金公司則主要賺取的是轉手過程中產生的利差。

證金公司披露的2016年度未經審計財務報表顯示,該公司2016年實現營業收入23.63億元,同比下降63.11%,比2015年少了40.43億元,凈利潤為18.19億元,同比下降58.46%。

而放大時間範圍到證金公司近四年的業績情況來看,2016年的業績相較更早的2013年和2014年則應該屬於回落到正常水平,2015年度的業績基數較大是主要原因。公開資料顯示,證金公司2013~2016年營業收入分別為13.14億元、31.32億元、64.06億元、23.63億元 ;同期凈利潤分別為7.70億元、21.81億元、43.79億元、18.19億元。

對於2015年業績分外靚麗的原因,上述機構資深人士表示,這與2015年上半年A股市場火爆行情有關,彼時兩融交易規模屢創新高,轉融通業務規模也相應增長。數據顯示,2015年上半年的融資融券越逐月增加,從2015年1月份的1.13萬億元增加至當年6月份的2.04萬億元;而如今截至2017年1月19日的兩融余額僅為8959.98億元。

轉融通利息收入一直是證金公司的主要來源。證金公司2013年~2016年近四年的利息凈收入分別為12.93億元、18.55億元、22.86億元、17.5億元。2015年的利息凈收入也相較較高。

不過,從利息凈收入占營業收入比例來看,2015年的該項占比卻最低,僅為35.69%。而2013年、2014年、2016年的該項數據分別為94.29%、59.23%、74.06%。這里的關鍵因素則在於,2015年的業績主要貢獻力來自於投資收益,該項收入達到41.17億元。

查閱證金公司2015年度審計報告中的投資收益明細發現,這41.17億元的收入來自於持有可供出售金融資產期間取得的投資收益5.21億元、處置可供出售金融資產取得的投資收益35.97億元。 而根據2015年審計報告描述,前者可能是可供出售金融資產持有期間取得的利息及被投資單位宣告發放的現金股利,後者則可能是因處置了長期股權投資,該公司通過多次交易分步處置對子公司股權投資直至喪失控制權。

證金 公司 業績 腰斬 救市 資金 或未 納入 核算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3408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