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我也看蘭亭集勢市值 ($1.5- $2) 我喜歡吃

http://xueqiu.com/5566613835/26262391
沒有老兵那麼長的電商經驗,曾在Vancl工作2年半。跨多個部門,感觸頗多。後來去了一個政府性的小的天使基金的公司,專注高科行業分析。
蘭亭集勢價格7元,很多人徘徊是否接盤。我寫寫我經歷的。我在蘭亭集勢上市時,曾是多頭,15.3入,10.6跑了。
  昨天看了電商老兵1的分析。老兵論述了蘭亭集勢未來將長期虧損。參考Dangdang市值,將目標價格定在2.5-3元左右,市場價值約1.25-1.5億。我覺得老兵,邏輯嚴密,數據Solid, 但估值略樂觀了,我個人認為公司股價會長時間低於$1.5- $2。
在這裡補充的是(1)網站本身排名; (2) 美國上市遊戲規則和市場反映
(1)網站本身排名
老兵從公司利潤的角度考慮公司市值。那是結果,而起因是公司網站排名的落後, 我在Vancl時,一個主要工作就是研究Vancl和各大電商的排名。後來我用這個方法投資Baidu, Google,  Qihu360,使得本年投資獲得了150%的回報。其中一個重要規律,得屌絲者得天下,何謂屌絲,我覺得就是廣大人民,得屌絲,無非就是看網站排名。下面是 主要的電商網站數據,數據來源Alexa,各位可以自己輸入驗證。
http://www.alexa.com/siteinfo/lightinthebox.com 

查看原图
數據說明:
(i)      本國排名:越高越好!在這裡是列示的各個網站在各自主要目標客戶的國家的排名,比如Taobao, vipshop, dangdang是在中國的排名, amazon 和ebay Lightinthebox是在美國的排名。
(ii)     Bounce Rate:越低越好!中文翻譯為「跳出率」,是網站分析中一個度量,跳出率定義了只瀏覽了單個頁面的訪問量佔總訪問量的比率。Avinash Kaushik定義了一個基於網站停留時間、類似於跳出率的指標,即訪問的停留時間小於10秒或5秒的訪問量所佔的比例。總之這個數字越小越好!
(iii)    Daily Pageviews per Visitor:越高越好!每個客戶平均瀏覽網頁數,
(iv)     Daily time on site:越長越好
(v)      Search Visits:越低越好,越低也就說明客戶主動訪問,而不需要通過搜索引擎等,不透過搜索,網站很知名。
  通過這個表,很明顯可以看出,蘭亭集勢在需要高的時候很低,需要低的數據時很高,目前基本也略高於麥考林,M18.com,大幅低於dangdang ,所以我認為老兵用噹噹收入* 27%來確認蘭亭集勢的市場價值,過高了。如果考慮需要本國排名Bounce Rate,Daily Pageviews per Visitor,Daily time on site和Search Visits等因素再加入一個係數,那麼蘭亭的價值也就在$1.5-$2。
  提請大家注意的是最後一列,Search Visitor比上期增長了20%! 而網站排名同上期比下降238名,這是一個非常不好的消息,客戶流失率大,銷售費用大, 產品沒有競爭力,沒有粘合度。
投資蘭亭集勢後,我一直追蹤這些數據,我斬倉的主要原因一方面是因為公司業績不佳,另一方面就是公司市場排名持續下滑,Bounce Rate和Search Visits持續升高。這個趨勢類似和當年的Vancl和MCOX。
(2)再看看美國上市遊戲規則和市場反應:
  預期,公司2013年第四季度淨營收將介於7500萬美元至7700萬美元之間,很多朋友投資想抄底的主要觀點是因為聖誕要到了,公司會大幅度超過預期,但如果瞭解美國上市公司,IR,投資者關係等,你就會發現這是不可能的。公司上市後,高管由於靜默期的問題,不能出售股票,所有的公司高管均希望公司能穩住有升。因為短期的大幅波動對高管和公司並沒有好處。我們假設Allen Guo知道公司收入能達到8200萬(原來分析師預期),而故意報到7500萬美元至7700萬美元,那麼公司能得到什麼呢,只能增加投資者對公司和高管的不信任,以及短期的大量高點拋售。讓人們覺得蘭亭集勢是個投機公司而非穩定發展公司。另外,可以看看上面網站本身排名,很難得出公司收入超預期的結論。
  我曾對蘭亭集勢的網站種類進行過仔細研究,貢獻收入的主要產品是婚紗,garden ,手機配件等,均不是聖誕期間的熱銷產品。外國人的心理就是在聖誕節前買很多很多的打折商品,幾乎所有的網站或者Outlet都掛出全場40-50%off的宣傳。但蘭亭本身售價的低廉,使得它無法將自己的主打產品,如婚紗,手機等給出這麼高的折扣。銷售量很難和以前期有大的變化。目前蘭亭集勢給出的折扣的商品均屬於單價很低的聖誕裝飾品,對蘭亭收入貢獻很少,就算大幅增長,也不會對收入產生大的貢獻。
外國投資機構:公司管理層上市後,接連兩次季報失望,美國的機構投資者2-3年內不太可能再會對公司感興趣。唯一可能買賣的也就是原來了機構和中國股民(主要是想抄底的)。即使在公司有很好的策略,外國投資機構也會等到策略初步實現效果(比如,收入大增,公司開始盈利)後逐步進入。通常情況是,公司市場預期下調,總會有分析機構出來調低評分,跟著機構操作,但蘭亭集勢現在連這個都沒有,機構已經不再關心了!下跌8.5%都沒有出現成為新聞。
  市場大環境:美股連創新高,但蘭亭集勢持續的跌跌不休,如果美股回調,那會是什麼情況? 蘭亭集勢這樣的小盤就絕對不是減少50%這麼簡單了。
目前莊家大部分撤出,沒有接飛刀的。公司在12月底之前股價降到$4左右,如果季報能夠達到預期收入並且公司能夠盈虧平衡,那麼能維持在$4-$5左右。如果收入達到預取,但虧損拉大,那股價將在$2-$4左右。如果Q1 季報再不好,徹底悲劇了,看Vancl和MCOX就知道了。我會等到蘭亭收入恢復25%-35%的增長,同時大幅減少虧損再入場。另外,如上分析均基於大盤穩中有升,如果大盤沖高回落,那麼蘭亭集勢必將迅速跳水。
我也 也看 蘭亭 集勢 市值 1.5 我喜歡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2946

我不知道我喜歡什麼?

2015-02-02  TCW
 

在一次與年輕人的演講會上,我提到做自己喜歡做的事,人生會有最大的成就。一個年輕人當場提問,他說他已經工作三年,歷經九個不同的工作,可是始終沒有找到他真正喜歡的工作,他也不知道他喜歡什麼,請問要如何才能找到自己喜歡的工作?

我常遇到這樣的問題──不知道自己喜歡什麼?這樣的人通常有一個共通點,就是已經歷經了許多工作,而且對每一個工作都提不起興趣,而自己也缺乏非常明確而傲人的專長,因此做什麼不像什麼,始終找不到歸屬。

如果一個人有一項明確的專長,那他一定在這個領域下了很大的工夫去學習,才能培養出專長,才很可能培養出興趣來,所以想要知道自己真正喜歡什麼,第一步就是培養出自己的專長。

而要培養出專長,那就要選擇一項領域認真學習,可是我又不知道這是不是我喜歡的事,我為什麼要認真學習呢?

這就是為什麼永遠找不到自己喜歡的工作的原因,因為對任何事都不曾認真過。

要喜歡一件事,一定要徹底了解這件事,才能確定是自己喜歡的事,所以要找到自己喜歡的工作,就要認真的去做每一件事,認真做了、體會了、了解了,就知道這是不是自己喜歡的工作。如果不是,那就再換一個工作,認真去試、認真去學,經過了幾次「試誤」,自然會找到自己喜歡的工作。

每一個人在投入職場的前三年,可以多方嘗試,一定要在三年之內找到自己的「真愛」,而其前提就是每一次嘗試,都要全力以赴去體會、去學習,絕對不可以因為不確定自己是否喜歡,就淺嘗即止、輕忽以對。這樣絕對找不到自己真正喜歡的工作。

其實只有極少數的人,會有天賦的才能,而大多數人的興趣和專長都是長期學習和培養出來的,當我們因緣際會接觸了某一項工作,我們也努力去學習,往往就會得到好的成果,也會因而獲得認同和肯定,而外界的認同與肯定會促使我們更加努力去學習、去鑽研,日子久了,這就會變成我們的專長,而我們也會跟著培養出對這件事的興趣來!

因此一個人要如何發掘自己的興趣?就是認真的去做每一件事,去了解每一件事的真正本質,你就能確定自己是否喜歡。而經過多次的「試誤」過程,最終一定可以找到自己的真愛。

不要再蹉跎時光了,不要再對任何事提不起興趣,仔細去理解每一件事,很快會找到自己的真愛。

我不 知道 我喜歡 什麼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31312

一個我喜歡問的問題 大巧不工

來源: http://jackliinvestment.blogspot.hk/2015/02/blog-post_12.html

朋友要去拜訪上市公司,臨走前問我如果是我會問公司管理者什麼問題。我說我一般會正兒八經地問許多常規問題,然後假裝很認真地把答案記在筆記本上。問完常規問題之後,我就會合上筆記本,用輕鬆的語調來聊天,天南地北地聊。目的自然是要對方放下戒心(如有),因為只要對方有戒心,你就永遠聽不到真正的答案。有一個問題我喜歡在融洽的閒聊氣氛之中問對方:你認為世界上聰明的人多還是誠實的人多?

我最常聽到的答案是聰明的人多,遺憾的是這不是我要的答案。在我看來,誠實的人比聰明的人要多得多。誠實的人未必是聰明人(例如天生不會撒謊的人或者膽小而不敢撒謊的人),而真正聰明的人則肯定是誠實的人。因為聰明人清楚誠實最終能帶來莫大好處,他們不必為了高尚而誠實,他們僅僅是為了獲得好處而誠實。

當拜訪上市公司時,最重要的就是要了解公司管理層是否足夠聰明,你不會想要長期把錢投資在傻瓜身上。至於業務前景、行業前景、甚至公司明年或下一季度的業績如何,這些都是次要的,難道你仍然認為一個(或一群)傻瓜經營的企業會有光明前景?如果你明白什麼才是最聰明的,你就能在最普通的閒聊中得知對方是否足夠聰明。因此,了解聰明的定義很重要。

值此新春之際,預祝大家新年進步、更誠實、更聰明。
一個 我喜歡 問的 問題 大巧 巧不 不工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32663

專訪》銷量第一的JINS 將登台閃電搶市 日本平價眼鏡霸主:我喜歡走自己開闢的路



2015-11-09  TWM

JIN公司社長田中仁,在成為日本平價眼鏡霸主的路上,曾經大起大落,靠著謙虛的態度,砍掉重練,找出公司存在的價值,才能不斷東山再起,為眼鏡注入新生命。

「我今年五十二歲,可是腦年齡竟然已經五十七歲了,情緒也不太穩定;幸好,身體年齡只有四十七歲喔!」田中仁的手機螢幕上,不斷更新著各種身體狀況數據,所有的資料,都來自他臉上戴著的這副眼鏡──JINS MEME。

「這東西,簡直可以當測謊機了!」他愈講愈誇張,忍不住一一解釋隱藏在眼鏡裡的各種感應元件,像個拿著新奇玩具的大男孩似的。

這個日本大男孩,在二十五歲那年創立了JIN公司,有過少年得志的不可一世,也曾幾度經歷事業從雲端墜落谷底的重傷。今天,JIN公司生產的JINS品牌眼鏡在日本銷量早已高居第一,公司股價超過四千日圓,市值約達一○六六億日圓(約合新台幣二九○億元),日本《哈佛商業評論》也來採訪他們的經營策略。

今年十一月,JINS正式進軍台灣市場,這是繼美國、中國之後,第三次揮軍海外,預計將在年底前閃電布建三個分店,以JINS招牌的「三十分鐘取件」為訴求,準備在台灣的眼鏡零售市場掀起革命。

身兼創辦人及社長身分,田中仁顯然已經重返雲端。雖然言談舉止間還是不免流露求新求變的男孩模樣,但說到經營,田中仁的腦袋卻在瞬間變得老成。

「謙虛、熱情、執著,是成功的三元素。」這三個元素經典地幾乎到了八股的程度,但請注意他的排序,曾經少年得志、現在堪稱日本第一的田中仁,竟把「謙虛」擺第一位。

謙虛擺第一

要不斷懷疑自己

「經營事業,不變的挑戰是必須找到新的可能,第一步,要先打破既有的觀念,要做到這一點,只有不斷以謙虛的態度否定自己。」他說,謙虛是創新的先決條件。

「夠謙虛的人,才會懷疑自己。」這句結論,來自於他早自二十五歲開始的創業經歷。

「我的人生,其實就是不斷失敗的過程。」高中畢業後,不特別好學的田中仁,沒有選擇就讀大學,而進入群馬縣前橋信用金庫工作,「記得有一年十二月,存款目 標沒達成,長官還是要我們去拜訪客戶,結果適逢除夕夜,當場被轟出來。」「當時我就決定自行創業了,現在我還是非常感謝那位罵我的老先生。」一九八八年, 二十五歲的田中仁成立JIN公司,鎖定女性客群,專賣圍裙和化妝包,靠著低價策略,很快在當時的日本市場殺出重圍。一九九三年,他年僅三十歲,公司年營業額已達四億日圓,獲利三千五百萬日圓。

「當時還買了一輛和自己出生年分一樣的保時捷代步。」成功來得太快太順利,田中仁以為,成功模式可以就這樣一路自然而然運行下去,「我早上進公司,晚上上酒家。」低價策略,的確讓JINS順利運行了幾個年頭,但田中仁沒有發現外在環境已經悄悄改變。九○年代初期,日圓升值加上中國製造業崛起,低價商品大量自海外流入日本,JINS的生存利基遭到嚴重侵蝕。

「我記得是一九九四年,公司的利潤只剩下前一年的五分之一,到了九八年,我們慘賠。」這是田中仁第一次發現自己必須謙虛,坐困愁城之際,「我決定聽聽員工的建議,他們說:到中國生產。」

到中國生產

低價策略得延續

田中仁笑說,在此之前,他連一個中國人都不認識,「只能一個人拎著皮包、硬著頭皮去找代工廠商。」到中國生產的直接效益是:成本大幅降低,JINS賴以生存的低價策略得以再度延續。

二○○○年,公司營業額創下七.四億日圓歷史新高,獲利將近六千萬日圓,但這一次,田中仁不再被成功沖昏了頭。他更認真經營,而且心裡很清楚:拚價格,終究只是短線救命手段。

「要如何展開下一波攻勢、繼續進化?我這樣問自己。」這一次,他的幸運地在韓國。二○○○年他和朋友去韓國旅遊,看到那裡眼鏡一副只賣三千日圓,比日本的 上萬日圓便宜很多,「當場就很好奇,韓國能,日本為何不能?一定有大幅壓低眼鏡價格的作法。」毅然決然,他要投入眼鏡業。

當時,他的服飾雜貨事業利潤豐厚,周遭的朋友們也不相信日本人看得上廉價眼鏡,對公司、對田中仁,這個像是在順風之中「自找麻煩」的轉型,無疑是風險極高的重大挑戰。回顧當時做出決策的關鍵,田中仁說:「腦中忽然跳出一個聲音──逃避挑戰,就會死!」

投入眼鏡業

仿韓國平價路子

○一年,JINS在福岡市開了第一家店,標榜一副眼鏡只要五千日圓,果然大受歡迎,但是短短四個月後,附近就出現二十家類似的平價眼鏡行,JINS的業績也衰退一半。

激烈的競爭下,JINS進一步降低成本,使得業績繼續成長。JIN公司在○六年於日本大阪的創業板掛牌上市,「股票上市讓公司進帳八億日圓,我的心情瞬間放鬆,忽略同業的強力反擊,獲利快速衰退,○八年時甚至出現虧損。」公司面臨存亡危機,卻也讓田中仁遇到了生命中的另一個轉捩點:「我永遠不會忘記那一天,在朋友的安排下,我去向優衣庫(Uniqlo)的柳井正請益。」時間地點記得清清楚楚:「○八年十二月二十四日下午三點,東京九段下的迅銷公司會長室,柳井正問我:貴公司的 事業價值是什麼?使命是什麼?」一時之間,田中仁竟然無法回答,只能簡單回應:「讓眼鏡變便宜。」柳井正的第二個問題,更殘酷、也更加令田中仁難以啟齒: 「你們現在股價多少?」那天,JIN的股價跌到四十一日圓,大約是十元台幣,以台灣股市投資人的說法,約莫就是一檔「水餃股」了。

「這種股價,代表市場不看好你們。」當下,柳井正給他幾句忠告:「請先確認事業的價值和目標,一個沒有志向的公司,不可能成長。其次,低頭傾聽第一線行銷人員的意見。」日後,柳井正在接受日本媒體「企業家俱樂部」採訪時,也曾被問到這段場景,「田中仁當時真的不知道自己公司在做什麼、自己的強項與弱項在哪裡。」但柳井正也說,「田中仁非常直率謙遜,默默傾聽,而且立即行動。」在田中仁的辦公室裡,乾淨的白色牆面上,掛著一幅字──「志」,呼應了柳井正給他的忠告。

求教柳井正

凝聚共識再出發

「向柳井正請益的人其實非常多,但是能不能真的做出成績,完全要看他是不是有謙虛的態度。」田中仁說。

○九年,田中仁決定重新定位JINS品牌,確認公司的願景,並且在內部凝聚共識後,重新出發。

確認共識之後,JINS採行新的定價標準,並且接連開發出新商品,例如抗藍光、防風沙和花粉等功能型眼鏡,而且強調科學依據,不但要有實驗證明,還和學者 合作,發表論文,和同業之後推出的類似商品有所區隔。「被抄襲的感覺當然不好,但我們有尊嚴、願景、技巧和方法,會不斷進化,所以還是最強的。」事實上, 這兩年JINS的業績也呈現衰退,但是田中仁反而覺得這是好事,「這兩年,我們展店速度太快了,員工還沒受足夠的訓練,也不夠了解公司,就要面對顧客,所以客訴暴增。

我覺得(業績衰退)這是好事,因為讓我們更了解自己的問題在哪裡,所以我們現在放慢腳步,員工訓練扎實,業績就會再上來。」台灣睛姿董事長白石將說:「田中仁不會因為業績差而責備店長,他認為總公司也有責任,因此會一起討論解決的方法。他唯一會責備的,是基本工作沒做好,例如清潔工作、對顧客態度不好等,因為他認為那是做人的基本。」田中仁的目標是世界第一,近年內營業額能站上一千億日圓,公司也 會持續挑戰。「挑戰沒有答案,沒有人知道走哪條路才對,但是走錯沒關係,保有謙虛的心,再修正就好。比起別人造好的路,我更喜歡走自己開闢的路。」這樣壓 力不會很大嗎?田中仁笑說:「工作上的壓力只能靠工作來解除,就像足球選手要消除壓力,只能靠不斷的練習。謙虛、對工作的熱情,再加上執行力,就離成功不 遠了。」

撰文 / 孫蓉萍


專訪 銷量 第一 一的 JINS 將登 登臺 閃電 搶市 日本 平價 眼鏡 霸主 我喜歡 自己 開闢 的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75975

Netflix海斯汀:我喜歡把一件事做到極致完美 美國現場》與全球串流影音霸主面對面

2016-01-18  TWM

全球串流影音龍頭網飛(Netflix),又有驚人之舉。這次,他們挑戰一口氣在130個國家上線服務。如果成功,將引發影音產業大海嘯。為什麼網飛總是能引領產業潮流、帶來驚喜? 網飛創辦人兼執行長海斯汀的個人風格,與他一手建立的公司文化,絕對是關鍵。

一月六日早上八點不到,美國拉斯維加斯威尼斯人酒店出現長長的排隊人龍,從五樓沿著一層又一層的手扶梯,一路向下蔓延。這裡是全球最大科技展CES(消費 性電子大展)正式開幕的首場主題演講會場,來自世界各地的分析師、媒體、網路業者、電子廠商等,全為「他」而來:網飛(Netflix)創辦人里德.海斯 汀(Reed Hastings)。

「今天,你們正目睹全新的全球網路電視服務網的誕生。」新加坡、台灣等一個接一個世界國旗在大螢幕上流轉,海斯汀宣布了這個震撼全球的消息。那一刻起,網飛已在全球一百三十個國家同步上線。

一天前進一百三十個市場

它,是全球最了解你家觀影行為的公司花了十年時間,直到二○○七年,網飛才第一次走出美國,打入加拿大市場;而這次,他竟然只用一天,就新增了一百三十個 市場,總計服務範圍已涵蓋全球逾一百九十個國家。這代表,未來一部新電影在網飛上架,等同於瞬間出現在全球七億個家庭的數十億台裝置中。同時間,這些從全 世界湧進來的觀看數據,將會讓網飛成為最了解全世界觀眾觀影行為與喜好的公司。

如果這次大膽的全球擴張計畫成功,可以想見,對既有影視產業絕對是一場大海嘯,並也會將網飛再推上更高峰。

但如同海斯汀所說:「全球擴張讓我們感到鼓舞,也感到挑戰。」機會的背後,代表網飛必須投入更多資金、採購更多區域的內容版權、拍攝更多全球化內容,並解決各地消費者偏好、語言、文化、支付方式,以及法規、版權等障礙。

不能決定的事,就交給辯論!

建立開放風格,激盪同事更多想法然而海斯汀也曾說過,「勇敢可以帶來創新,也能摧毀我們。

但我們不能因此就不敢冒險。」終究,他還是選擇向前狂奔。

放眼全球,論財力和人力規模,網飛都不是業界最大的,但不論是一九九七年推出的郵寄DVD服務,擊潰影視巨人百視達,或二○○七年領先業界推出串流影音, 還是一一年以一億美元天價買下《紙牌屋》版權,踏入原創內容產業,成為美國艾美獎常客,還有今年的大規模擴張等,都讓人好奇為什麼過去十九年來,網飛不僅 能以小搏大,打敗業界巨人,還能經常做出領先業界的創舉?

海斯汀無疑扮演了最關鍵角色。

雖然,當年提案買下《紙牌屋》版權的人不是海斯汀;打破電視業慣例,提議一口氣將全套影集放上網飛的人,也不是他,但今天如果不是由海斯汀擔任執行長,帶領這家公司,這些突破性的決策,很可能都不會發生。

網飛產品創新副總裁葉林(Todd Yelling)記得,「四年前為了要不要讓所有影集一次上架,產品和內容部門曾有過很激烈的辯論……。網飛的文化就是辯論,我們在網飛,解決問題就經常用辯論的方式。」而這樣的企業文化,便是海斯汀帶起來的。

「他是我見過最聰明的人之一。」葉林多年來,見識過不少知名企業頂尖聰明的執行長,「多數時候,這些執行長的聰明會讓其他人感到挫敗,但海斯汀卻不會。」沒有專屬辦公室的海斯汀,總是在網飛的各部門走動,跟大家激盪出更多更好的想法。

這次,《今周刊》前進拉斯維加斯,採訪這位開創串流影音潮流的王者。不論在台上、台下,海斯汀絲毫沒有成功者的高傲,他認真看待每一個問題,並不時展現出他的幽默、自信與隨和。

以下為此行採訪紀要:

《今周刊》問(以下簡稱問):對你來說,是一一年買下《紙牌屋》的版權決定比較困難?還是這次一口氣讓一百三十個國家的服務上線的決策較困難?

海斯汀答:三年前網飛在原創內容還是零,什麼都沒有,所以那個決定對我們來說非常困難。但這次一點都不難,因為我們已在全球看到這麼多成功的經驗,有來自 加拿大、拉丁美洲、 歐洲,還有最近在日本、澳洲上線。我們很有信心,這個世界想要有隨選網路電視的服務,所以這件事主要的挑戰,只是接下來有很多工作必須做,但這不是一個困 難的決定。

不怕影響財測,大膽擴張!

拿到與消費者直接對話的門票網飛內容長索倫托(Ted Sarandos)答:相比於當時決定做《紙牌屋》,像是一個盲目的決策,這次我們則是已經在美國以外的市場營運多年。大家經常會問,這個地區的人想要什 麼樣的內容?但迷人的是,在全世界受到歡迎的節目,未必有意要全球化。就像我們買的一部電視劇《Suits》(中譯:金裝律師),這部片其實很美式風格, 但每次一上架,都可以在全球市場得到很好的反應。

問:這麼快速的擴張,會不會影響到網飛原本的財務預測,延後實現國際業務獲利的時間點?

海斯汀答:我們從過去的經驗學到很多。舉例來說,四年前網飛在巴西發表,當時只能使用國際信用卡支付,不能用本地信用卡。但經過幾年努力,現在巴西人要成為會員已經很簡單,我們在巴西也非常成功。所以我們要做的,就是開始去做。

而且透過快速的擴張,我們也會學習得更快,因為我們有真正的消費者可以對話。

我們掌握了很好的節奏。我們做的每件事都和我們告訴投資者的很一致,財務目標沒有改變。

索倫托答:而且我們擴張到愈多地方,就會有更多內容工作者進入我們的雷達,例如現在網飛已經在和韓國導演奉俊昊合作拍攝電影。

問:網飛已經在全球超過一百九十個國家上線了,下一步你想要做什麼?

海斯汀答:這次一百三十國服務上線的發表會,就像是一個新生命的誕生,這是一件大事,但「真正的工作」其實在未來二十年;所謂真正的工作,就是要讓網飛在 越南、泰國和巴西等地,都變得像在美國一樣受到歡迎,也要建立起全球化的內容,而這是要花二十年的工作。我們想打造國際化的網飛,要受到當地歡迎,而且要 讓世界每個人都可以看到一樣的內容。我們對未來十年的基本目標是:簡單的網飛和無與倫比的內容。

問:網飛全球化這個新生兒,真的需要二十年時間才能長大成人嗎?

海斯汀答:我們需要很長的時間,可能兩年,也可能四十年,妳怎麼看?(笑)我的太太告訴我:「記住,你沒有生小孩,你只是握住我的手。」現在網飛團隊生出了小孩,我是抓住那隻手的人。

問:大家都很關心網飛在VR(虛擬實境)的計畫,你知道樂視這家中國串流影音公司嗎?他們已經開始做自己的VR裝置了。

海斯汀答:我知道樂視,他們做了他們自己的每一樣產品。中國的公司很有野心,他們每件事都想嘗試,他們也向其他更強大的對手挑戰。

問:相對於樂視這樣的公司積極採取多元化布局,為什麼這麼多年來,你能專注在同一件事上?

「台灣是很好的市場!」

較無盜版問題,預告即將登台海斯汀答:(低頭沉思五秒)……我想這兩種方式(指樂視的多元布局和網飛只專注做串流影音)都可能成功,而對我來說,我喜歡把一件事情做到完美極致的好。

但你知道,(要專心做一件事)你必須經常說不。我相信沒有最完美的一條路。

問:網飛一口氣在全球新增一百三十個服務區域,在這麼忙碌的狀況下,我猜你可能沒有辦法撥時間到台灣來?

海斯汀答:很快、很快。我們有業務在那裡,台灣是很好的市場,這裡的人是願意為內容付費的,盜版問題也不像其他地區嚴重,很不錯。(笑,伸出手將食指與中指交疊)祈求好運!

海斯汀(Reed Hastings)

出生:1960年

現職:網飛共同創辦人兼執行長

經歷:軟體開發工具公司

Pure Software創辦人

學歷:美國史丹佛大學

電腦科學碩士

他帶著野心,朝著全球奔襲讓網飛在全球都像在美國一樣受歡迎、建立起全球化的內容,這就是我們的下一步!

它不是業界人力、財力規模最大,為何能當串流影音之王?

專注將一件事做到極致:當年網飛和百視達展開市占率肉搏戰時,海斯汀試過各種方式,最終他發現,真正讓網飛在戰場中活下來的,其實只是把「DVD郵寄服務」做到最好。

追求極簡商業模式:海斯汀相信人們喜歡簡單的東西,所以網飛多年來維持單純的資費設計,以及零廣告的簡潔使用者介面。

即使可能帶來毀滅,也要勇於冒險:海斯汀曾用一億美元天價買下《紙牌屋》版權,以原創內容為網飛開創新的盛世。

整理:何佩珊

撰文 / 何佩珊

 
Netflix 斯汀 我喜歡 把一 一件 件事 做到 極致 完美 美國 現場 全球 串流 影音 霸主 面對面 面對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2509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