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50歲的歌手任賢齊為何愛玩賽車?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17274

環塔拉力賽上的任賢齊(右)。(新疆日報記者 董亮/圖)

2016年環塔克拉瑪幹國際汽車拉力賽於5月15日在新疆塔城開幕。今年的環塔拉力賽從塔城發車,途經北疆、東疆和南疆,終點在阿克蘇收車,總行程5000余公里。

作為摩托車挑戰組參賽選手,歌手任賢齊的參賽依舊成為本屆比賽的關註焦點。2016年5月19日,賽事休整日,任賢齊接受了南方周末記者采訪,談談50歲的他為何喜歡玩賽車。

汽車拉力賽是一場嘉年華

南方周末:昨天的比賽情況如何,對自己的成績是否滿意?

任賢齊:昨天的賽段320公里,我從來沒一次性跑這麽長,因為以前的賽段都是200多公里。我的摩托車油缸只有120公里續航,中間進行了很多加油動作,賽道經過上百輛車碾壓之後,變得很泥濘,後援加油車不像摩托車跑這麽快,所以我用了六個多小時跑出來。這是比較保守的速度,全速跑的話我還能再快一陣。

這次跑讓我明白體力的調節、配速都是蠻重要的。我沿途看到很多車壞掉和受傷的車手,後面我的操控也沒那麽靈敏,所以我盡量穩定中求成長,盡量不摔倒受傷,追求速度之外還要完賽。

南方周末:今年是你第三次參加環塔汽車拉力賽,這次比賽與以往有什麽不同?比賽中遇到過哪些困難與挑戰?

任賢齊:對我來說這三次參賽的經驗都不一樣。2011年我第一次參加環塔,也是我來當代言人的時候,一開始的賽段是沙漠賽段,我以前參加的比賽都是熱帶雨林拉力賽,我對沙漠很陌生,在沙漠里不太會騎,試了兩三次之後,才硬著頭皮跑出來,結果在第三個賽道我把肋骨摔斷了,還是蠻郁悶的。

拉力賽總會出現各種狀況,像今年從來沒遇到過這麽大的雨,第一個賽段全是泥潭,不過這些我都很熟悉,今年的第一賽段對我來說沒什麽難度。南方周末:你參加本屆環塔拉力賽的目的是什麽?有沒有什麽預期目標?

任賢齊:我平常很忙,演唱會都會提前一年預定,環塔又沒有固定的比賽時間,所以對我來說蠻困擾的。我只是盡量參與,因為我喜歡賽車運動,我不是以爭取成績為目的,只希望借著我的參與能引起更多人關註,能讓各個車隊車手受到鼓舞,媒體的報道能讓賽車運動成為國內一個很重要的賽事。

南方周末:在環塔賽場上,有你特別敬佩的榜樣嗎?

任賢齊:每個人我都很佩服,我印象中有一對老夫婦,昨天他們的輪子都跑掉了。他們都六十多歲了,我每年都會遇到他們,這就是人生的態度。

南方周末:汽車拉力賽在您的心目中是什麽樣子的?

任賢齊:對我來說,環塔這樣的汽車拉力賽是一個大的嘉年華,所有的賽車愛好者都聚集在這里。

場地賽跟拉力賽還不一樣,場地賽就在一個場地里面繞圈,他的競爭比較殘酷,我要想辦法把你擠出去,想辦法超越你,它的對抗性很高,但是拉力賽的車手會互相幫忙,互相關照,拉力賽車手的意誌力都很堅強,所以我能夠跟他們相處在一起,像哥們一樣的感覺。我認為很多時候可以借著這個聚會,大家聚在一起分享經驗。

環塔拉力賽上的任賢齊。(新疆日報記者 董亮/圖)

不同的人生階段挑戰不同的自己

南方周末:普遍認為賽車是危險系數較高的運動,你的家人是否支持你賽車?

任賢齊:很多人都覺得賽車運動很危險,其實並不這樣。賽車比在馬路上開車走路都安全,因為所有的賽車都有相同的安全規格,車子防滾架的安全性、車廂的堅固性、車體的尺寸規格,都必須符合規定。就像F1賽車300公里的時速,車身翻覆解體,可是車身的設計和技術緩沖,都能保護車手的安全。

另外在一個封閉的賽道里面,不可能出現行人,在單一方向里面每個車手的技術都很高。而在馬路上有很多無形的馬路殺手,有的人技術不高不守規則。

賽車是在一個高度安全的環境下進行的一個精神刺激的運動,我的家人都有看到我的訓練過程,他們是支持的。

南方周末:你今年剛好50歲,到了知天命的年紀,對於你來說,賽車運動會堅持到什麽時候?

任賢齊:當我30多歲的時候,我會去挑戰自己的極限爭取拿到成績,所以我很欣慰拿過亞洲杯越野摩托車拉力賽的冠軍。但是現在我的體力沒有以前那麽好,我現在就是來參加,在身體素質能夠允許的條件下,去嘗試我的極限,只能說現在跟當年的極限目標不一樣了。

我是在不同的人生階段去挑戰不同的自己,永遠保持一顆好奇跟奮勇向前的心,能夠讓人心態年輕。參加達喀爾國際拉力賽是我賽車的終極目標。但我並不是職業車手,不是為了爭取成績,而是為了爭取完賽,享受比賽的過程,完成人生的心願。

南方周末:計劃何時參加達喀爾拉力賽?

任賢齊:越快越好,我希望明年能去看一看,畢竟再拖下去說不定我的體力就撐不住了,那就可惜了。

南方周末:最近的工作重心是什麽?是在影視、歌唱還是轉移到賽車上?

任賢齊:我更傾向於做幕後工作,比如當導演之類的,賽事我主要是參與,以引起更多人關註賽車運動。

我希望有一天我能夠拍一部有關賽車的電影,但是很不好拍,拍攝賽車比賽車花費還要高,而且電影市場上這種正式賽車電影通常不太賣錢,賣錢的都是街頭賽車,所以還需要時間去醞釀。

賽車是國家形象的展現

南方周末:賽車運動正形成獨特的文化,你覺得賽車的魅力之處在哪?

任賢齊:人的終極一生都在追求更快更高更遠,賽車在這方面發揮到了極致。每個人一聽到引擎的怒吼,自然而然就血脈賁張,加上賽車的造型和血統淵源,車手在賽道上散發的專註與浪漫,所有的集合在一起,我覺得這是藝術的黃金比例,非常有趣。

不管是獵豹羚羊牧馬,賽車也是一樣,就是為了跑得更快更遠,它散發出來的雄性激素,那種魅力很吸引人。

賽車運動是高昂花費的運動,不是一般人能負擔的起的,所以需要更多的車廠、企業投資贊助,讓這項運動變成一個高端的圖騰,讓大家憧憬與膜拜。

南方周末:從環保角度講,有人認為環塔賽事會對草原等環境進行一定的破壞,您如何看待?

任賢齊:車手基本上都在賽段路徑上跑,沒有大肆在草皮上,方圓數百公里的賽段,我覺得燃油廢氣汙染也不是很嚴重。

我們借著賽事的穿越,欣賞了壯麗的山河,這里面基本沒有人,如果沒有這個賽事,很多人不知道里面長什麽樣。借著賽事去考驗賽車、考驗造車技術、考驗車手意誌力,權衡取舍,我覺得賽事對生態沒有那麽大的影響。我以前也研究過的,我很支持環保的運動,但有些方面沒有辦法做到兩全其美。

南方周末:我看你還鐘愛自行車運動,自行車與摩托車兩種運動有什麽不同?

任賢齊:人追求速度的感覺,有些借助體力有些借助科技,自行車我也很熱愛,只是說,汽車拉力賽讓我更深入一些,讓我去平常去不了的地方,去更遠的地方。

我小時候經濟環境不是很好,我必須自己爭取,盡量減少家里的負擔,所以我就從比較便宜的腳踏車開始玩,慢慢自己賺了錢有了經濟能力,才開始玩更高花費的運動,比如摩托車。

摩托車花費蠻高的,再加上後勤團隊的維修和日常開銷,蠻燒錢的。但是賽車這種高科技、高水準的運動,我希望更多人把資源投進去,因為它帶來的效益會更大。

南方周末:你覺得賽車運動能帶來哪些效益?

任賢齊:一提到好車你會想到法拉利和保時捷,想到意大利和韓國,賽車無形中是一個國家形象的展現。像保時捷、法拉利,它們當年狂熱地投入賽車運動,就會產生出超乎想象的設計。

但是我們的民族品牌目前還是在造好賣的車,好賣的車可能物美價廉,但如果從血統、歷史淵源和文化培養來說,我們還要投入更多的時間去經營。

中國汽車的市場很大,我希望我們國內的制造廠商、我們的民族工業,能夠吸收先進的經驗和科技,通過賽車運動的試驗,培育出更好的汽車和更棒的車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