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創業者,你的意中人是個蓋世狼人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7/0411/162499.shtml

創業者,你的意中人是個蓋世狼人
東方一柱 東方一柱

創業者,你的意中人是個蓋世狼人

今夜你的技能是這個。

本文由東方一柱(微信ID:East1Pillar)授權i黑馬發布,作者Yellow勃

大學畢業後,你在某互聯網公司幹了5年,然後離職創業。

今年是你創業的第1個年頭。

現在,狼人殺正式開始。

天黑請閉眼,狼人請睜眼

11

狼人:我每回合“黑夜”可殺害一人,對象不限,可以選擇殺害平民、自己或者殺害“情侶”(情侶中一人死亡,另一人須殉情)

天使投資人作為狼人睜了眼。

最會搞事情的就是這些天使投資人了,他們的背後一般還有神秘大BOSS機構的存在。

他幫你挖來了阿里閑魚的P8運營,幫你找來了百度醫療的技術leader,也幫你搞來了金山WPS的產品經理。

他把他“豐富”的資源導給了你,並得意地說:看,我對你多好。

然後,你就發現那點天使投資款,還不夠發半年工資。

狼人請殺人

初期你喊的那些給你助陣的同學,前同事,本來做的好好的合夥人,統統被狼人逼退“二線”。

投前和投後的狼人雖然很多時候有分歧,但在殺人的時候卻沆瀣一氣。

“你原來的核心團隊background不夠光鮮,以後會很不利的”,狼人們堅定地說。

於是你只能拼命賠罪,並勸你的好哥們先忍忍,過段時間也許情況會好轉。

狼人請閉眼,預言家請睜眼

預言家:每回合“黑夜”可以要求主持人查看一張身份卡,並知道是好人或者狼人,不能知道具體身份。

幾位開茶樓和太極禪院的大佬手持預言家卡片睜了眼。

預言家們都是諸多大公司的前高管,公司上市後身家飆升至千萬,每天想和他們約見的人如過江之鯽。

他們大多自己投資過數十個項目,也都自己創過幾次業,對商業模式有獨到而敏銳的看法。對創業圈,投資圈的所有人物,項目如數家珍,炫耀財力的同時,也要炫耀一下自己的人脈。

預言家請驗人

由於大佬們並沒有親身經歷過資本寒冬下的屌絲創業辛酸路,更多時候提供的都是戰略層建議,而非執行層。

三言兩語便讓你覺得受益匪淺,但第二天發現無法落地。

預言家不好做啊,做得好可以到處標榜自己,做得不好,還有被狼人手撕的風險。

杭州近年來各種盛產預言家。

跳出來只是為了讓自己開的咨詢公司多一筆服務費,把自己的名聲搞臭了得不償失。可見還是盤好手上的資源,悶聲發大財比較好。

預言家請閉眼,女巫請睜眼

女巫:可以使用一支解藥和一支毒藥,解藥讓你安穩度過財務危機,毒藥讓你身敗名裂,核心機密在圈內盛傳。

FA(財務顧問)公司睜了眼。

他們是很厲害的角色,對創業者來說是平易近人的救命稻草,對VC來說是亦敵亦友的吸血鬼。

女巫是一把雙刃劍,你的項目能否活下去,往往都在ta對你的態度上。狼人對女巫又愛又恨,有時候誘騙女巫的解藥,有時候又讓女巫去毒別人。

前段時間聽說一個FA——某太讓創業者簽了一份霸王條款的融資協議,一年內該創業者的所有融資行為都算作他們的功勞,創業者求錢心切沒有多想。結果某太半年來沒有給創業者融一分錢,根據協議,任何融資成功都得給某太傭金,自然也沒有任何一家其他FA願意接盤替某太打工。

有時遇到極品FA,你怎麽死的都不知道。

女巫你要使用毒藥嗎?

女巫和你簽了個融資協議,僅僅是——“簽”完。

你在女巫的指導下參加了2次路演,你心想狗日的老子自己不會上網找路演趕場子?

FA的“幫助”下,你沒有拿到錢。沒惦記你倒好,如果嗓門大的FA把你的項目配上他們自己的看法在投資圈添油加醋地說一通,估計你的項目以後是難混了。

女巫請閉眼,獵人請睜眼

獵人:當被狼人殺死或者被村民處決時可以射殺一位玩家報複。

你的CTO睜了眼。

天生驕傲的他們大多數認為,公司只要認真做產品,技術牛掰,大數據架構,高並發,高負載,就一定能贏得市場的青睞。

技術出身的人思想相對比較純粹,也理解不了你所謂的和友商,狼人之間的勾心鬥角。他們興致沖沖地跑到你的辦公室里,在白板上為項目的未來出謀劃策的時候,你的心里是拒絕的。

你很想說:你懂個屁啊,但你不敢。

獵人,今夜你的技能是這個。

你的CTO因為不聽從產品經理和你的產品策劃,認為自己智商奇高,淩駕公司里的所有人。

而他自己負責的開發任務一再延期,技術部門人員也一團散沙,遇到業務問題先想著怎麽推卸責任,“這個Bug在我機器上沒有啊,是不是你們的瀏覽器有問題”是他的口頭禪。

你不得已和其他人票了他出局。

他離職的時候惡狠狠地說,你真是個垃圾CEO,祝你創業永遠不會成功。

大部分時候,獵人不打狼,打的是CEO。

天亮了,請警長發言

警長:白天時可進行投票選舉警長,投票時以2票計算,警長死後可以選擇一名玩家成為繼承人或取消警長。

說到警長的權利,那可就大了,如同手持尚方寶劍。如果大權不小心給了錯誤的人,整個項目可就生死未蔔了。

大多數時候,媒體和公司的小弟們都以為你是警長,只有你自己有苦說不出。試問,但凡做共享單車項目的,哪個CEO身上會有警徽呢?

民開始發言

暴民:別惹我,我猜,我猜,我再猜。

你的員工和屬下開始輪番發言了。

“公司真垃圾,10萬的用戶應該都是運營找人刷的吧”

“年終獎這麽點?”

“開發機器居然公司沒有配備mac?”

“我們公司沒有茶水間,零食角”

“技術開發太慢了,程序員拿那麽高的工資都是吃屎的嗎?”

“產品經理太垃圾了,做的那交互一塌糊塗”

“公司應該快倒閉了吧”

“CEO今天沒來公司,昨晚應該是喝酒去了”

你的員工站在他們自己的位置上,自顧自地放著嘴炮。

每次輪到暴民發言,都感覺似乎每個人的角色都不是秘密了。

此時的你,你只能乖乖地在知乎上看著暴民抹黑自己公司無能為力。如果你以匿名身份跳出來公允地說幾句,立刻就會被暴民票死。

該你發言了

村民技能:無,投票權:不穩定,能決定的事:不確定。

作為CEO的你就是一個手無寸鐵普通村民,公司聚會喝完酒後總會不自覺想哭。

下一夜,刀的,就是你。

創業 狼人殺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