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甘老太怒揭鏞記30億王國分裂內情

1 : GS(14)@2010-08-01 23:49:36

2010-7-21 EW

有六十八年歷史的鏞記酒家,由人稱燒鵝煇的甘穗煇一手創辦,惟傳到第二代僅六年,便因股權變動問題,導致當家兩兄弟大決裂,並要將家族公司清盤來解決紛爭,案件上周在高等法院審理。

這場由酒家鬥到法院的豪門恩怨,更揭開只此一家的鏞記,原來財力相當驚人,每年純利超過五千萬,單是現金存款就有近九億元,總市值估計高達三十億元。

八十歲的甘老太接受本刊專訪,詳細披露兩子同室操戈的來龍去脈,直斥有人為搶酒家話事權,不但暗中增持股份、安插子女入局,甚至連親生母親也不認。

丈夫生前安排健成與琨禮一起打理生意,並同樣給予每人百分之四十五的公司股份,是希望他們不分大小,凡事齊心協力。兩兄弟雖不時鬧意見,但總算有商有量,沒想過他們的關係會變得勢成水火。」鏞記東主兄弟的親母麥少珍慨歎說。

鏞記創辦人甘穗煇共有四名妻妾,十一子七女,麥少珍是他的第三任妻子,育有五子女,包括長子健成、二子琨禮及三子琨岐(○七年病逝),三兄弟均是鏞記的第二代接班人。

甘健成今年三月已入稟法院申請將家族公司清盤,但案件至今仍未開審,皆因高等法院要先行處理其二弟甘琨禮,反對他的呈請,法官上周二聽罷雙方代表律師的陳詞後,宣布稍後作出書面裁決。

兄弟性格大不同

甘老太形容兩名兒子性格南轅北轍,「健成率直倔強,少說話多做事,雖貴為老闆,但工作起來與其他員工無異,每日打卡上下班,絕無架子;琨禮則聰明伶俐,自小讀書成績優異,故獲父親安排負笈海外,修讀得工程學位後才返回酒家幫手。」但自○四年甘穗煇離世後,琨禮對兄弟的態度隨即轉變,甘老太指:「他常在夥計面前大聲呼喝當時仍未過世的三弟琨岐,對兄長健成亦不瞅不睬,碰口碰面也視如陌路人。」據悉,○七年琨岐病逝前,立下遺囑將所持的百分之十公司股份,悉數贈予已移居加拿大的胞妹美玲,而非平分給兩名兄長。

胞妹賣股份掀風波

甘老太說:「琨禮不知用甚麼方法,成功從胞妹美玲手上購得有關股份,因而成為持股量百分之五十五的大股東,我、健成及公司上下,皆被蒙在鼓裏。」有人大權在握,便開始疏遠親人。甘老太續稱:「我及健成均曾邀請琨禮出席家庭聚會,但他先後以『唔舒服、唔得閒、唔想去』為由推辭,即使合家往澳門的家族墓園拜祭,他也謝絕同行。」去年七月,琨禮更選擇在兄長生日當天發出律師信,正式宣布自己是公司大股東,同時委任其長子連宏擔任公司董事,令本來只得他與兄長的董事局變成三人,其後又安排二女蕎因做候補董事,確保在董事局內二對一的優勢。

連宏與蕎因自此亦加入鏞記工作,負責行政,但即使每周只上班數小時,每人也可支取四萬五千元月薪。甘老太氣憤地說:「大家都是甘家子孫,崇軒(健成的長子)由朝做到晚,還要廚房、樓面兩邊走,更因長期搬運食材弄致傷患纏身,月薪卻只得萬多元,實在很不公平。

「真心講句,在眾多子女中,我最疼錫就是琨禮,小時候他總愛跟我到處走,即使他成家立室,亦與我住在同一座大廈,幾乎日日見面,他更把孫兒及曾孫交給我照顧。」回想以往與琨禮舐犢情深的溫馨歲月,與現在對方變得認錢不認親,甘老太顯得無限感觸,「他成為大股東後,非但不再要我協助照顧小朋友,他們一家亦愈來愈少來探望我,直至有一天,大廈看更問我:『甘老太,你的兒子搬了那麼久,你會悶嗎?』我才知道他們已悄悄搬走。」甘老太曾就兄弟決裂之事向琨禮作出勸諫,沒料竟換來他激動地破口大罵「你唔係我阿媽」,此言一出覆水難收,琨禮亦開始稱呼親母為「甘老太」,令她心如刀割,「現在我到鏞記食飯,他行過也當我透明,連親生母也不認了。

「相反長子健成,十多歲便隨父親學廚,不常在我身邊,我相對忽略了他,但到頭來最有孝心的反而是他,現在只有他仍會定時定候來探望我,對我噓寒問暖。」甘老太表示,雖然外間普遍不贊成健成申請把鏞記母公司清盤,但她百分百支持長子的決定,明白他是迫於無奈才行出這一步。

健成:有苦自己知

甘健成的入稟狀透露,其二弟除了以集團大股東身份,委任其子女入董事局兼高薪聘用他們外,更任命自己做集團法定授權代表,令甘健成欲查閱公司財政資料、調查可疑交易、要求派發股息,以至追問二弟為何將公家貨倉作私人用途等,統統被拒絕。

既然有人要獨攬大權,甘健成索性提出分家,要求對方買下其股份,但一直未獲回覆,最後只好採取法律行動解決。

「如果不這樣做,影響可能更大。」甘健成直言,「我在鏞記工作近半個世紀,比跟太太生活的時間還要長,感情非常深厚,鏞記就像我身體一部分,弄到這一步,實在有苦自己知。」

琨禮:飲水要思源

甘琨禮雖曾表示願意收購兄長的股份,但一直未有接受有關的收購條件,亦沒提出反建議,遭對方代表律師質疑,他未必有相當於十多億元的資金來進行收購。甘琨禮其後說:「即使公司運作上有意見不同,亦犯不着要把公司清盤,父親一手創立的六十八年歷史,有人若成功將之清盤,就要執咗佢,飲水要思源,無父親就無今日。」然而清盤也好、收購也好,甘健成早有心理準備隨時抽身離開鏞記,但他強調:「我一定會延續鏞記精神,甘穗煇精神。」鏞記由一九四二年一個小小大牌檔,發展至如今遠近馳名的飲食王國,絕對得來不易。

白手興家的甘穗煇,十二歲便投身社會,做過賣菜、報館執字粒等工作,其後在一間酒樓當燒臘學徒,靠偷看師傅烹調燒鵝,加上天資與努力,鑽研出秘製燒鵝;他在四一年頂手經營上環廣源西街的鏞記茶檔,並沿用「鏞記」招牌賣燒鵝,生意愈做愈大,並在六四年將酒家搬到中環威靈頓街的自置物業,經營至今。

鏞記在六八年獲國際財經雜誌《財富》選為世界十五大餐廳之一,名堂愈來愈響,去年及今年,更獲全球最權威的飲食指南《米芝蓮》評為一星級食肆。

鏞記王國值三十億

每年盈利逾五千萬元的鏞記,是本港少數擁有自置物業的飲食集團,單計中環鏞記大廈的估價已逾十億元,現金也有八億八千多萬元,加上酒家商譽及其他物業,鏞記王國的資產總值估計高達三十億元。

「磐基永固,期臻萬年」,鏞記大廈奠基石這八個大字,道出了甘穗煇的畢生心願,他並在開業六十周年時說,只要鏞記上下能夠維持優良作風,以誠待客,保持水準,鏞記必定會有更多的六十周年。豈料在他仙遊後不足六年,鏞記的磐石已出現嚴重裂痕。

兄數弟七宗罪

1.暗中增持股份

甘琨禮以大股東身份,委任兒子甘連宏加入鏞記集團做董事,令董事局人數由二變三,並安排女兒甘蕎因當候補董事,確保他在董事局內二對一的優勢。

2.委任子女做董事

甘琨禮暗中向胞妹美玲收購10%公司股份,令自己的股份比例增至55%,高於兄長甘健成的45%,成為大股東。

3.禁查公司帳目

甘琨禮任命自己為集團法定授權代表,限制兄長取得及使用集團的財政資料。

4.薪酬大細超

甘琨禮兩名子女每周上班僅數小時,但每人獲發四萬五千元月薪;反之甘健成的長子在鏞記打工由朝做到晚,僅萬多元收入。

5.賺錢不分紅

鏞記每年平均有逾五千萬元巨額利潤,集團更有八億八千多萬元現金存款,甘琨禮卻拒絕發放花紅給兄長父子。

6.拒查問題交易

甘健成要求追查集團一些懷疑有問題的交易,卻遭甘琨禮反對。

7.公地私用

甘健成指胞弟與姪兒將集團旗下位於柴灣的貨倉,未經他同意下,作私人用途。

食客心聲

鏞記酒家自今年初爆出兩位當家鬧不和後,不少人批評酒家的出品水準似有下降,即使員工依舊殷勤待客,也再找不到昔日的和諧氣氛。

燒鵝冇咁香

新加坡捧場客Kamdy,每年都會專程來港光顧鏞記,「不知是否心理作用,雖然今次吃的燒鵝都好味,但因為知道鏞記或會因清盤出現大變動,總覺得食物不及以前般香。」

失去人情味

本地常客陳小姐鍾情鏞記燒鵝,更欣賞甘氏一家人攜手打天下的濃厚親情,可是如今東主兄弟反目,使她覺得即使出品仍有水準,卻失去了一份人情味。

風味受損

馬來西亞旅客李小姐首次慕名到來,一心品嘗馳名中外的鏞記燒鵝滋味,沒料甫坐下已感覺氣氛奇怪,原來不少食客正就酒家出現股東紛爭而議論,她相信員工士氣定會受到影響,間接令燒鵝風味受損。
2 : abbychau(1)@2010-08-02 02:37:45

睇完好想去食
3 : reference(1610)@2010-08-02 17:24:42

鏞記, Tom Lee, Bossini, SHK, ......."富不及三代" 背後有其智慧。
4 : GS(14)@2010-08-02 20:51:00

總之一盤生意,做的人少,分錢的人多,就好麻煩
5 : CHAUCHAU(1254)@2010-08-03 13:57:50

皮旦酸薑,正正
老太 怒揭 揭鏞 鏞記 30 王國 分裂 內情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0192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