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民粹狂潮中的一股清流:範德貝倫當選奧地利總統

在經歷了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和英國脫歐公投的黑天鵝事件後,正在為意大利公投捏一把汗的歐盟現在或許可以稍稍松一口氣。

在奧地利的總統選舉中,奧地利人用選票向極右翼和民粹主義說了不,原本有望成為歐盟二戰以後第一位極右翼總統的候選人再次敗北。盡管總統在奧地利不具實權,但這次選舉結果仍被視作西方民粹化狂潮中的一縷清流。

根據奧地利國家電視臺公布的最新統計結果,奧地利總統候選人、前綠黨領導人範德貝倫(Alexander Van den Bellen)在12月4日的總統選舉中得票率為53.6%,明顯領先極右翼民粹主義政黨——奧地利自由黨總統候選人霍費爾(Norbert Hofer)。

範德貝倫

事實上,早在今年5月的奧地利總統選舉第二輪投票中,範德貝倫就以50.3%的微弱優勢擊敗了霍費爾(49.7%),但霍費爾以投票期間部分選區出現異常情況為由要求重新投票。奧地利憲法法院在7月判決該輪投票“不算數”,才有了最近的這場重新投票。

在難民危機的沖擊下,歐洲右翼勢力不僅出現了擡頭趨勢,而且也獲得了越來越多民眾的支持。因此,這場關系到奧地利國內政治走向的總統選舉也成為了整個歐洲關註的對象——向左還是向右?這是一次民意風向的測試。畢竟一旦奧地利誕生了二戰以來的首位右翼總統,就很可能產生示範效應,讓歐洲其他右翼民粹政黨受到“鼓舞”。

一次緩沖

範德貝倫的獲勝為歐盟贏得了一次緩沖,即使這個緩沖很可能是暫時的。

72歲的範德貝倫作為左翼的代表,在移民和難民問題上比較包容,也支持歐盟一體化。曾為大學經濟學教授的他被認為是“帶有生態和社會意識的自由派”,如今以7%的明顯優勢獲勝的結果將會給其他即將進行大選的歐洲國家帶去正面的信號。

最受人矚目的就是明年的法國總統大選,極右翼政黨——“國民陣線”領導人勒龐被認為很有可能當選法國總統。隨著菲永以較大優勢成為代表中右翼政黨共和黨的總統候選人,法國內部對於勒龐當選的擔憂才稍稍有些緩解。

一聽說霍費爾敗選的消息,德國經濟部長、中左翼社會民主黨大佬加布里爾(Sigmar Gabriel)就迫不及待地表達了自己的心情:“整個歐洲精神上的負擔都卸下了。”他把這一結果視為“反對右翼民粹主義的明確勝利”。

歐洲議會最大的中右翼保守派政治聯盟領導人韋伯(Manfred Weber)也從這一結果讀出了更深遠的意義。韋伯在社交媒體推特上寫道:“奧地利選民傳達了明確的親歐信號。歐盟右翼民粹主義政黨從此遠離。”

分化仍然嚴重

雖然奧地利的大選結果給歐盟帶來了暫時的安撫,但僅憑這一股“清流”並不足以讓整個歐洲安定。

事實是,霍費爾即使敗北,但仍然獲得了46%左右的支持率。這一數據揭示了奧地利內部的分化依然嚴重,和以往相比,右翼勢力和對歐盟的不容忍情緒都出現了驚人的增長。

這種變化在英國也極為明顯。反對泛歐主義的英國極右翼政黨——獨立黨(UKIP)在這幾年獲得的支持率極速竄升。在今年6月的脫歐公投中就有52%的選民選擇脫離歐盟。

範德貝倫在選舉中十分強調此次大選與脫歐之間的關系。他預測,如果霍費爾當選總統,必定會把奧地利推向脫歐公投的方向。雖然霍費爾敗選讓奧地利的脫歐勢力受挫,但脫歐的想法並不會完全消失。選舉結果落定,但等待範德貝倫和奧地利的將會是一場更大的政治鬥爭。

奧地利的議會選舉將會在2018年舉行,極右翼自由黨目前在民調中領先,獲得了大約三分之一的支持。範德貝倫誓言,就算自由黨最終贏得了選舉,仍然會阻止由自由黨領導的政府組閣。而這樣的行動很可能會引發一場憲法危機。

民粹 狂潮 中的 的一 一股 清流 德貝 當選 奧地利 總統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6360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