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戴志康:待在成功的案子里

http://www.iheima.com/archives/37677.html

戴志康認識張偉這些年,心中不時泛起驚訝之感,不僅僅是因為出自金山的張偉至今仍會將褲子穿成老年人的高腰褲。

張偉和戴志康幾乎同時起步,都靠揀拾中國互聯網的邊角料來創業。戴做Discuz,後來賣給了騰訊。張則是個軸人,在騰訊QQ早已一統江湖的21世紀前10年,他始終堅持的產品是群聊聊天室。這個項目不是因為創新不被理解,而是純屬不靠譜。張偉在這個產品上撐了7年,2004年還將2001年成立的工作室升格成了博雅互動公司。更讓人感到不可思議的是張偉演示PPT時寫於其間的口號:打敗QQ群—說著外人認為頗為荒誕和注定失敗的願景,張的眼睛還放射出「極其堅毅」的目光。

說服他人,本質上是個比拚自信的過程,即便事兒不靠譜,但別人能感受到這股自信。戴就很佩服張的人格魅力。博雅互動窩在民宅裡一待就是四五年,「做了七八年也就是四五個員工,但一直是那幾個人。」

戴認為,張偉若是重回大公司,掙錢肯定比全職創業要高。戴的疑惑是,張偉的理念一定被很多人打擊過了,為什麼他還這麼軸地去做這個事情?為什麼相信自己可以愚公移山?還能有追隨者?戴的結論是,「堅毅這個東西不一定全是褒義詞,但我就覺得這種執著的人挺牛B。某種程度上,這人是個神人。」投資一個神人的未來,失敗的比例幾何?

儘管彼時的Discuz也不過是個營收千萬元的小公司,但2007年年底,戴拉上週鴻禕共同出資100萬元投資張偉。戴志康創業多年,一直在琢磨中國的創投互動關係。「VC投人是在市場中抓取現成的人,有點像企業招聘,招的也是高質量創業者、大公司高管、二次創業者,但中國更多的是低質量創業者,就是草根。草根創業者去做copy cat,這顯然是不太靠譜的,因為有太多copy cat。

VC不培養人。我想把不合格的草根創業者培養成有一定經驗的創業者。我為什麼不太想做VC?因為只有在早期,投資人的參與度是比較高的。」

在戴志康看來,張偉和博雅互動就像一根釘錯地方的釘子,但是是一個非常尖的釘子,「他釘石頭釘不進去,你如果給他一塊木頭他就能釘得很深。」據戴透露,給張找「木頭」的活兒周鴻禕沒法兒承擔。周對戴志康說,「博雅互動太小,我沒時間弄,你有時間多管管。」

幾個月時間過去,張偉嘗試了多個項目,仍然找不到新方向。戴志康也不知如何是好,乾脆花時間整自己的論壇軟件。直到有一天,戴志康看到Zynga的融資新聞。「這個公司沒有網站,是把它的App放在Facebook上,這在中國是一個很新鮮的事,我就上去玩了一下Zynga當時唯一的產品德州撲克。」

玩了幾天,原先捨不得充值的戴志康決定充值100多美元。他想讓張偉轉型做輕遊戲,跟張說,「你也玩玩這玩意,看你充不充錢。」過了幾天,張偉也充錢了。當時中國沒人玩德州撲克,聯眾、騰訊也沒出品德州撲克,也沒幾個人理解Zynga與平台之間的關係。戴賭自己找到了正確的趨勢,事後看來這是對的。2008年,開心網、人人、51們即將起勢。

那段時間,張偉與戴志康幾乎不睡覺,上班、開會時也在玩博雅互動出品的德州撲克,產品改完後再立刻更新繼續測試。博雅互動帶著德州撲克去了中國第一波開放的社交平台。很快,有玩家找上門來,「你們弄個賬號,我給你打點錢,你給我充點幣」。2008年,戴志康與張偉賭對了公司的轉折點,創業七八年,博雅互動的年收入終於達到了百萬元級。

待開心網、51於2010年年初左右隕落時,張、戴二人又決定繼續此前依託平台的戰略,進行國際化突圍。美國人不認中國品牌,博雅互動就去中國香港、台灣地區,再向東亞、東南亞發散。博雅互動數億元的營收中,至今有七成來自海外,產品線也從德州撲克延伸至其他棋牌類產品。

2011年,紅杉以600萬美元成為博雅互動的A輪投資方,周鴻禕退出,套現2000萬元。戴志康的天使投資項目不過十數個,有成有敗,他打算繼續待在其最成功的投資案例中。他說,「投資有點像打太極,你很用力的時候,往往不能打中,但是如果你是借力的話,這個其實是有希望的。投資人得借力創業者。」

戴誌 誌康 待在 成功 案子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4458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