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馬雲為何重談紅旗法案?阿里總裁金建杭:邁向新經濟有很多局要破

第三屆世界互聯網大會今日繼續舉行,在上午的中外政企對話“數字經濟:為經濟發展註入新活力”論壇上,阿里巴巴總裁金建杭發表了演講。

在演講中,金建杭提到了剛剛結束的雙十一1207億交易額,在他看來,這樣的數據是由八年來不斷的技術創新和數據創新帶來的。金建杭回憶稱,回顧中國電子商務發展歷史,2008年是一個分水嶺,2009年中國工商總局出臺49號令,任何一個自然人在網上只要提交真實身份就可以從事網上經營活動。這樣的制度創新,才能有今天1000多萬人在淘寶從事網上經營,才造就了不斷的商業模式創新和技術創新。

在談及馬雲為何提到“紅旗法案”時,金建杭表示因為人類有很多的局,身處當時很難破,我們今天邁向這樣一個新經濟體的時候,也有很多這樣的局需要去破的,今天對一個新經濟來說我們大概只占了10%,還有90%是非新經濟形態。

金建杭認為,未來的一個普惠共享的經濟體,首先一定是商業主體劇增,人人都能在網上進行經營,人人都能獲得貸款,人人都能進行全球消費;第二,商業競爭會從拼關系、拼資金、拼地段到拼智慧、拼數據、拼計算;第三,商業結果從利用信息的不對稱謀求暴利,轉變到誠信是財富的時代,只有利他解決社會問題,才能贏得消費者贏得這個市場。

以下為金建杭演講實錄:

各位來賓、各位同行、各位朋友上午好!很高興參加數字經濟論壇,“雙11”的1207億交易額,如果把它放到8年以前,它正是超過2008年全年的網上交易額。

2008年其實是有一個分水嶺事件,我們應該回顧整個中國電子商務發展歷史的話,要看到在2009年中國在出臺一個很關鍵的制度,就是工商總局的49號令,是石破天驚,有一個非常大智慧、大勇氣的決定。什麽決定?任何一個自然人在網上只要提交真實身份就可以從事網上經營活動。

我們回顧人類歷史上的商事制度,有三個制度很有意思,是非常具有關鍵性的價值。第一個是有限責任,讓一個人從事這一個商業活動風險邊界得以鎖定;第二個是平臺的避風港原則,讓一個單一主體的平臺把它的服務範圍可以無限地擴大,甚至在今天已經出現了可以服務十幾億消費者這樣的大平臺;第三個就是讓自然人可以開網店,可以從事網上經營活動,讓每一個人都具有經營權。

所以我們要感謝,在8年以前這樣的一個制度沒有成為“紅旗法案”,而且它成為一個關鍵性的制度創新,所以我認為今天全社會對於這樣的一個關鍵性的制度創新,是不能忽視,也不能輕視,而且要給予重新認識,並且要給予高度的重視。

因為有這樣的一個不斷地湧入的人群參與到中國的電子商務的實踐,今天在淘寶上面有1000多萬人從事網上經營,所以才造就了不斷的商業模式創新和技術創新。那麽,我們也看到一個新的、普惠的、共享的商業基礎設施正在服務我們新的經濟,我們的數字經濟。

今天我們看到在網上開一個店成本非常低,你在網上得到一個貸款甚至你不需要擔保,不需要抵押。我們叫“310”,你在網上三分鐘提交一份申請,一秒鐘得到批準,零人工幹預。我們今天看到每一個人都有能力把一只包裹送到全國各地,我們每一個消費者都可以在手機上隨時查看這一只包裹從賣家經過種種的倉庫路線到達你的家門口,整個路徑你可以隨時了解,這也意味著就是說今天你即使是在一個鄉村里面,你都能服務好全球的客戶、全國的客戶。阿里雲最近的一次叫“Sort Benchmark”這樣一個雲計算領域的奧林匹克賽,我們拿到了一個成本最低的記錄,1.40美元可以促使1TB的數據排序。今天看到雲成為公共服務以後,讓幾個人的公司可以擁有上萬人公司所具有的計算能力,讓他們不要被這樣的一種計算擋住創意的門檻。

我們也看到很多的新制造,讓更多的年輕人把自己的創意變成產品,很多的案例也看到了,我也很希望在座的諸位有機會去看一眼,有些很好的淘寶村,會有很大的感觸,就像江蘇的睢寧縣,就是以前的蘇北貧困地區,年輕人都不願意在當地留著,沒有一個人願意留在當地發展,但是從2006年開始,他們把一個當地根本不存在過的產業變成了網上的冠軍產業,去年一年在網上賣的家具超過80億,今年預計會超過100多個億,他們抓住了什麽?就是抓住了我們每年中國700多萬的大學生進入工作崗位,他們要在城市里安家落戶,但他們又不可能有一個非常大的房子,需要有非常多的很完備的家具。就幾個很簡單的擺設家具,就這麽一個簡單的需求他們抓住了他們一直成長,從最早的做簡單的床、寫字臺到今天。因為隨著那批年輕人在成長,他們成家立業有了孩子,他們開始做更多的比如子母床。抓住了一個城鎮化里面龐大的年輕消費群體,抓住這個消費群體需求的人是誰,是鄉村網商。

今天因為有數據資源被任何一個地方的人所掌握的時候,鄉村的網商他們的競爭力絲毫不輸給城市網商。在阿里巴巴這樣一千多萬的群體里面,有31萬是殘疾人,有一個安徽殘疾人我很感動,他從四處求職無門到自己創業,不僅解決技藝問題,在2014年的時候,他的員工已經超過了500人,他的整個經營額過了4000萬,你掌握了數據,你就擁有了讓每一個人可以向上走的通道,而且我特別有一種感觸,在農村你們看到留守兒童,在一個數字經濟充分發展的地方這已經不成為一個問題,孩子就可以和父母在一起,他們離土但是不離鄉。

昨天,我們跟公安一起合作的失蹤兒童緊急信息發布系統,在這個上面發布286個失蹤兒童的信息,有260個被找到了,大家可以想一想,一個對孩子越友好的數字經濟體,它是越有活力,有人願意待在這樣一個區域里面,我們也在想,未來我們有更多的服務形態變得數據化,變得虛擬現實化,變得更加智能,可能我們在城市規劃里面可以拿出更多地給那些孩子,讓他們有更多的地可以去跑可以去瘋可以去玩耍可以去實踐的空地、綠樹,這樣的城市真是我們需要的。所以多一些無用的空間給孩子,是我們要把以前做的死死的產業讓它變得更加數據化。

那麽這樣的一個數據化也會基於數據、基於計算形成新的零售、新的制造、新的金融、新的技術以及新的資源。昨天馬雲先生已經特別跟大家在講,後30年未來是基於數據成為關鍵生產資料,計算成為核心生產力的時代,也是一個我們去看未來經濟的評判標準,是要看你數據的流通量以及你的開放度,是要看你對計算的規模成本是否具有領先水平,你對計算是否有足夠的消耗。這樣一個數據的時代,可能會超出我們的想象。

剛才馮省長也提到阿里跟上汽合作打造的互聯網汽車,10月9號到13號做了一場拉力賽,從杭州的雲棲小鎮出發一直到陜西安康,全程來回3000多公里。他們這一路下來,有很多數據被沈澱下來,總行駛里程、總耗油量,大家想在自己車里面也能夠看得到,但隨時能把一個車隊的數據匯總在一起,必須要讓這些數據及時在線。接下來還有剎車數據、急轉彎數據以及收聽歌曲的數據,我們想想好像現有的車也能做到。接下來還有照片抓拍的數據、語音的數據、手表解鎖的數據、手機控車的數據全都有,更有意思的是這輛車走過沿途的網絡質量的數據、路面顛簸的數據以及空氣質量的數據也沈澱下來。想一想一輛不僅是擁有動力引擎,同時也擁有數據引擎的一輛車,它已經不僅僅是一輛車了,它就是一個數據的采集器、數據的生產器以及數據的貢獻和服務者。它產生大量的數據對我們很多非汽車行業都是非常有關鍵價值的。

杭州正在搞城市大腦,我們看到如果說是把一個城市的6萬臺攝像頭讓人工去處理的話,可能需要15萬的幹警花一整天,但大數據這個智能體系只要花幾分鐘全部搞定,今年在杭州蕭山區做了一個試點,產生的效果已經非常明顯,讓很多路段交通的通行效率提升了3—5%,有些路段提升了11%以上,這僅僅是一個開始。杭州是全球最大的移動支付城市,今天大家在烏鎮,很多朋友應該也有體驗,你不用帶錢包也不用帶卡,帶手機就付掉了,我也希望大家看看展臺里面,今天你刷臉也可以付了。如果刷臉,這樣的一個數據沈澱我們的應用範圍更多的話,它不僅僅解決的是支付問題,如果我們每一張臉都有數據,都能及時被沈澱的話,世界上再也沒有人敢拐賣那些兒童。

所以未來的一個普惠共享的經濟體,首先一定是商業主體劇增,人人都能在網上進行經營,人人都能獲得貸款,人人都能進行全球消費;第二商業競爭會從拼關系、拼資金、拼地段到拼智慧、拼數據、拼計算;第三,商業結果從利用信息的不對稱謀求暴利,轉變到誠信是財富的時代,只有利他解決社會問題,才能贏得消費者贏得這個市場。所以在這樣一個構建普惠共享經濟體的過程中,我們覺得整個社會都需要大勇氣、大智慧。

昨天馬雲先生提到“紅旗法案”,我是感同身受,英國人起了一個大早,但趕了一個晚集,就是因為這部法案,1865年通過,1895年終結,整整30年,剛好說的是一個技術在整個社會運用的30年周期,錯過了這個周期你都沒有時間、沒有地方去後悔。為什麽要再次不斷地去提這個法案,因為人類有很多的局,身處當時很難破,我們今天邁向這樣一個新經濟體的時候,也有很多這樣的局需要我們去破的,今天對一個新經濟來說我們大概只占了10%,還有90%是非新經濟形態。也因為路上跑了10輛車,9輛是馬車,1輛是汽車,而且更不幸的是汽車跑過把馬糞帶得到處都是。

在上上個世紀末的時候,汽車已經很主導了,但是我們很多的科學家以及今天這樣的場景很多的官員們、學者們、專家們、企業家們,我們聚在一起討論什麽問題呢?討論馬糞怎麽處理的問題,幸虧當時沒有因為說汽車輪子上粘著馬糞把汽車給叫停了,那真成了我們的悲劇。所以我們要去想一想那些問題在今天,其實是一個“馬糞”問題,根本不值得我們投入那麽多的資源,投入那麽多的心力,投入那麽多的時間。我們要去看一看怎麽讓技術有更大的空間,讓每個人有更大的能力參與到新的經濟里面。

第二個,我希望大家到北京的時候,也不要僅僅去參觀長城參觀故宮,去看一眼北京周口店北京猿人遺址,我在那邊很有感慨,我們的老祖宗在那邊整整待了50萬年,他們使用火的灰燼堆積了40米,50萬年就沒有走出那個山洞。為什麽?火對當時的人來說它是一門高科技,他要保存火種只能待在山洞里,我特別想知道是誰第一個走出那個山洞的,因為他需要大勇氣,同時一定也把他逼出了大智慧,他發明了人工取火。只有人發明了人工取火之後,才能走出那個山洞,走向更開闊的空間。所以如果我們要走出山洞,就不要再拿那個火把了,因為面對未來我們不斷地要有大勇氣、大智慧去創新去突破。謝謝大家!

馬雲 為何 重談 紅旗 法案 阿里 總裁 金建 建杭 邁向 經濟 很多 局要 要破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3773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