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廢水再利用 太陽能風板發電 美國兩座城市、三棟建築的綠色啟發


2013-05-20  TWM  
 

 

面對全球氣候變遷的演變,美國也啟動了環境保護政策,讓節能減碳的綠建築如雨後春筍般冒出,我們飛越一萬一千公里,來到舊金山,看到智慧生態城市如何回歸自然,也看到城市永續生命力的典範。

撰文‧梁任瑋 攝影‧陳品豪低調的灰色外牆、搭配簡約的玻璃帷幕,坐落在舊金山金門大街五二五號的這棟建築,事實上是一個政府機關,它是甫於二○一二年獲得美國LEED綠建築最高白金級標準認證的舊金山市政府水利局大樓,去年八月完工以來,已吸引全球各地開發商絡繹不絕到此地取經。

LEED,是「Leadership in Energy and Environmental Design」的簡稱,這個由美國「綠色建築委員會」(USGBC)發行的綠建築認證,一九九八年正式公布以來,已成為世界上最具權威的綠建築評估認證系統。

綠建築地標

舊金山水利局新總部

「水是我們水利局的經濟命脈,這棟大樓設計的理念也圍繞著水。」為了接待每個月大批的來訪賓客,舊金山水利局甚至有獨立的公關部門負責導覽,該局公共關係經理簡自遠說,二○一○年興建的水利局大樓,耗資三.六二億美元(約台幣一○五億元),二○一二年完工,雖然營造時間與一般大樓無異,但這棟建物的成本較一般建物高,換算每坪建築成本四十萬元,約比當地商辦高三分之一。

舊金山水利局大樓是美國少數設有汙水處理系統的辦公大樓,也就是說這棟大樓不會排放任何汙水到建築物外頭。

簡自遠指著大門旁邊的一面小瀑布牆解釋,大樓在設計之初,就規畫了一套利用植物以自然方式過濾回收大樓裡的廢水,「每天處理的這五千加侖汙水,可百分之百滿足大樓的低流量馬桶和小便池的用水,透過潮汐的溼地原理,將廁所累積的水肥過濾後,再作為中庭園藝的澆灌水,在水資源上盡量做到自給自足的境界。」汙水回收提供大樓過半用量簡自遠說,過去,一位辦公室員工每天用水量約十二加侖,但自從利用植物自然處理方式後,每人用水量降至五加侖,再加上大樓的雨水收集系統,每年可以儲存二十五萬加侖的水用於室外灌溉系統,舊金山水利局大樓省水率高達六○%。

為了落實綠建築精神,整棟舊金山水利局新總部也大量使用回收材料興建,包括以融合粉煤灰與爐渣的混凝土取代傳統水泥,減少碳排放量;室內並使用高架地板配合空調,可減少使用五一%的暖氣與冷氣電力,而且大樓四面全部設計為落地窗,充分將自然光引進室內,離窗戶愈近的座位,燈具照明愈少,降低電費。

由於空調占據一棟大樓三分之二以上的能源,所以,在水利局每個辦公座位底下,就有一個空調出風口,如果覺得悶熱就把風扇打開,若離開辦公室就關閉,可以大量減少大區域空調的耗能浪費,因此,與一般辦公大樓相比,該樓可節省三二%的能源消耗量。

特別的是,由於水利局的基地面積只有五百坪,所以地下室只有四個汽車停車位,其餘空間都是停放單車的位置與淋浴間,鼓勵員工使用公共交通工具,用具體措施降低溫室效應氣體排放。

此外,水利局大樓門口剛好是一個風口,於是建築師將太陽能風板設計在此,外牆裝設一千四百片小塑膠面板,白天當微風徐徐吹過,在日光照射下顯得閃閃發亮;到了夜晚打上燈光,就像有上萬隻螢火蟲飛舞。除了裝飾作用,夜間照明所需要的電力,全部由隱藏在塑膠面板後頭的四座風力發電渦輪所供應,每年可生產二十二.七萬瓩電力,相當於全年七%的用電量。

坐落在金門大街上的水利局大樓,雖然樓高十三層,但卻絲毫不影響對面小學的「日照權」。站在該大樓門口,可明顯看到正對小學的那面牆以拋物線形狀往內凹陷,目的就是為了不讓大樓的陰影遮蔽了小學白天被太陽照射的權利,這個設計也特別獲得LEED讚賞,讓這棟被稱為「螢火蟲大樓」的公家機關,成為舊金山最火紅的綠建築大樓。

舊翻新典範

莫斯康會議中心

事實上,舊金山從早年布滿貨櫃船的海運港口,轉型成為每年湧入一千四百萬名觀光客的旅遊勝地,其成功突圍,靠的就是持續不斷的創新能力,而綠建築就是其具體實踐的方式之一,舊金山友好城市組織主席田沐霖說,除了鼓勵建造綠建築,舊金山政府也推廣舊建物翻新成綠建築。

去年五月,舊金山最大的莫斯康會議中心(Moscone Center),申請到LEED金級認證,是美國西岸第一座得到綠建築認證的展覽館,一棟屋齡已經超過三十年的會議中心要改造為綠建築,莫斯康的作法是靠多元的「彈性」空間使用,讓龐大的會展場所,充分發揮每一吋坪效。

莫斯康會議中心由美國知名建築師事務所HOK設計,但三十年前即預留水電、瓦斯、排水、光纖等接口,沒想到當年這個前瞻性的硬體設備,如今卻成為改裝為綠建築過程最重要的骨幹。

為了符合綠建築規定的水資源利用效率標準,莫斯康會議中心安裝低流量的水管,減少室內用水量的四○%以上,此外,也在會議室附近放置飲水機,希望來參加會議人士自備環保杯,讓寶特瓶數量減到最少。

對於長期國內公共場所男女廁所需求及使用失衡的問題,莫斯康會議中心也以彈性的規畫,讓原設計為男、女性分開使用的設施,可以改變為彈性化的使用。莫斯康會議中心助理總經理鮑伯指出,設計的細節在於擦手紙直接放置在距離洗手枱最近的位置,這樣可以避免洗手後為擦手、烘手將手上的水滴在廁所地板,造成溼滑形成的潛在危險。

回收展覽垃圾用作地毯

在節能材料和資源運用上,莫斯康會議中心每月大約產生一百五十噸展覽後產生的垃圾,但卻可以讓回收率達到七六%,最主要是地毯、天花板和廁所瓷磚,都是由回收的內容材料製成。

同時,莫斯康會議中心也採用有相互連結扣環的座椅,不僅排列起來整齊劃一,不容易傾倒,這樣的設計有助於避免座椅傾倒而造成意外逃生時的障礙。

此外,莫斯康會議中心屋頂也裝設了六萬平方英尺的太陽能電池,不僅可以供應建築物所需的五%電力,也可減少溫室氣體的排放量,相當於每年種植六十二畝的樹木。雖然莫斯康會議中心產生的再生能源替代率並不高,但卻證明了,老建築物也可以透過綠建築賦予新生命。

石油城市新地標

德文能源中心變身綠建築

將場景轉到位於奧克拉荷馬州的德文能源企業總部(Devon Energy Center),則是另一個傳統商辦變身綠建築的故事。

德文能源是世界最大的獨立石油及天然氣探勘開發公司,去年秋天,樓高五十層的德文大樓落成,不僅是奧克拉荷馬州最高的商辦大樓,更是這座石油城市的新地標。

作為能源產業龍頭,德文大樓的外觀絲毫感受不到冰冷而壓迫的疏離感,取而代之的是溫暖的原木桌椅與明亮的採光,因為這棟大樓有二七%是利用資源回收物混合的混凝土興建,此外,有六五%使用的木材,是來自經過認證的森林,一進入大廳,挑高六層樓高的空間,搭配無邊際水池,彷彿就像是來到五星級飯店般優雅。

德文大樓的設計是以先進的環保技術標準,提高自然光源的使用率,例如中庭牆壁裝飾沒有利用燈管,而是讓自然光折射到彩色塑膠板,散發出琉璃七彩的顏色,從地板到天花板的視覺與內部和外部的遮陽裝置,都利用大量的採光玻璃。

為了降低使用自來水量,德文大樓也使用高效灌溉設備提供花園澆灌,可降低飲用水消耗的五○%以上,因此在大樓四周種植的大量樹木顯得生氣盎然,也替奧克拉荷馬州原本單調、晦澀的平園景觀,增添了大量綠意。

美國總統歐巴馬為了振興經濟,持續推動乾淨的再生能源使用,發展綠能產業,不僅投入大量經費建置智慧電網與電表,拜全球綠建築風潮所賜,也讓綠建築如雨後春筍般在美國各地冒出頭來。

隨著環保意識已被不少公司視為必備的企業社會責任,近五年來,台灣已有超過七十個註冊LEED的案例,其中二十五座獲得LEED認證的建築,除了廣為人知的台北一○一大樓、台積電新竹總部與晶圓廠之外,今年初剛啟用的遠雄企業團信義計畫區總部也是LEED成員之一。

從美國兩座城市、三棟建築的變身故事,不僅看到綠建築的魔法棒讓城市的天際線更多元,也讓我們看到了建築物生命力得以永續傳遞下去。

認識LEED

美國綠色建築委員會頒發的綠建築認證(LEED),推動建築物永續設計與建造,有六項目評估建築性能:一、永續性基地開發;二、用水效率;三、能源與大氣;四、材料與資源;五、室內環境;六、創新與設計過程。

舉例來說,綠建築大樓裡應該盡量使用替代性交通工具,甚至鼓勵減少停車場的設置與容量。此外,綠建築必須擁有創新廢水處理的技術,降低日常用水量。


廢水 利用 太陽能 太陽 風板 發電 美國 兩座 城市 、三 三棟 建築 綠色 啟發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6269

去年三度遭罰 用稀釋手法騙了稽查員一年 屢排廢水 日月光砸綠色企業招牌

2013-12-16  TWM
 
 

 

撰文‧鄭閔聲

「請不要訝異,這就是我們的家園,台灣。」在《看見台灣》裡,導演吳念真透過這句旁白,表達他對台灣美景在利益導向思惟下遭無情破壞的沉痛。而這一切,正活生生地在你我身邊上演。

十二月九日,高雄市環保局查獲半導體封測龍頭日月光高雄K7廠,私自排放含有致癌重金屬鎳的強酸廢水,依法開罰六十萬元並勒令停工。但日月光竟在公開資訊觀測站上辯稱,排放廢水只是「異常事件」;隔天雖舉行記者會致歉,也僅承認有「應變不當、管理疏失」,絕無主觀犯意。

然而,日月光早就被列為重點稽查對象的「廢水慣犯」。高雄市環保局局長陳金德表示,去年三月、五月、九月,日月光三度因排放高汙染廢水遭環保局開罰一四○萬元;最後一次更已達《水汙染防治法》規定的停工標準,但市府仍決定再給一次改善機會,原以為日月光將從此痛改前非,沒想到卻被魚目混珠的手法蒙蔽。

去年七月,日月光申請將廢水採樣槽由地下室遷往廠區一樓,但新的採樣槽暗接自來水管線,稽查人員取回化驗的樣本,其實已被大量自來水稀釋,化合物含量當然符合標準。

十月初,環保局例行巡查後勁溪時發現水質異常,檢驗後推估每日廢水量高達五千五百噸,追查源頭才發現兇手又是日月光。陳金德實地查廠時,廠方還想拿稀釋樣本搪塞,但當場被他拆穿,只得帶著環保局人員,走進戒備森嚴的地下室廢水儲存槽。稽查團隊當場查獲含強酸及重金屬的廢水,讓日月光難以抵賴。

長期關注後勁溪水質問題的地球公民基金會研究員蔡卉旬表示,近來當地稻田常因土壤重金屬含量過高而被迫休耕,原因極可能就是日月光廢水汙染灌溉水源,「廠商倒廢水時有沒有想過,這些都是嚴重的致癌因素嗎?」她也質疑,既然日月光去年就已達停工標準,高雄市為何輕輕放下,甚至未主動公布廠商違規資訊?

無論如何,日月光這家曾獲經濟部「綠色典範獎」肯定的企業,在廢水處理上一錯再錯,甚至刻意規避稽查的行徑,已在國人心中留下難以抹去的不光彩印記。


去年 三度 遭罰 稀釋 手法 騙了 稽查員 稽查 一年 屢排 廢水 月光 綠色 企業 招牌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5601

日月光私排超標廢水 在對岸就準備關廠 中國防汙技術三級跳 台灣輸慘了!

2014-01-27  TWM
 
 

 

台灣的環保產業技術,恐怕已經輸給中國!台灣民眾對中國的印象,多半是經濟發展快速,卻不重視環保,認為台灣在環境保護上遠遠贏過對岸,但事實可能並非如此。從台灣到上海發展的環境工程師、鉑弈環保公司負責人張英德直指:「台灣的汙染處理技術,已經遠遠落後大陸!」日月光半導體公司含鎳廢水毒害後勁溪,全民共憤,各縣市環保局嚴查之下,又揪出數家小型電鍍廠排放廢水中的鎳含量超標。一條一條河川,不斷發出哀鳴,看在張英德眼中,相當不可思議。「落後在哪裡?就在這裡!台灣工業廢水含鎳量是一.○PPM,竟然還天天抓到超標;中國只容許○.五PPM,再加上區域總量管制,廠商只好找技術更先進的環保業者來做,否則就會被關廠!」張英德指出,自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上台後,各地對環保法規執行日趨嚴格,過往也許有汙染大廠以關說行賄方式蒙混的情事,「起碼我在上海、無錫幾乎很少看到走後門現象。大家乖乖找環保廠商處理到符合國家標準,甚至要設法做到廢水再利用,環保技術發展,一日千里。」環保抬頭!

中國工業廢汙處理商機大

「近年來,中國工業廢汙處理商機,的確相當大。」不願具名的資深台灣化工學者表示,根據他的觀察,「各大外資環保公司,都已經將重兵部署在中國,可謂兵家必爭之地。台灣許多廠商,卻還為了節省成本,用較低階的技術處理汙水。」台大公衛系教授吳焜裕也認為,台灣環保技術其實相當先進,卻因為產業政策不良,讓業者懶得付出成本做汙染防治,「被中國追過,是非常有可能的事。」中國以往被認為是汙染大國,長年受霾害與各類公害所苦,在習李上台後,顯然將建立「綠色中國」視為中國夢的重要組成之一。二○一三年底,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喊話歡迎環保外資登陸設廠;一四年初,環保部會同國家發展與改革委員會、人民銀行、銀監會聯合發布《企業環境信用評價辦法(試行)》,汙染物超標、發生突發環境汙染事件的企業,最重可被處以吊銷許可證,或停產整頓的處分。

新政之下,根據《國家環境保護十二五規畫》預估,在一五年之前,預計環保產業總產值達人民幣四.五兆元,占國內生產毛額(GDP)比重的二%;當中重點發展項目,也包含台灣近日頻頻出包的工業廢水汙染減排工程。一連串的措施,讓外資紛紛進場卡位,例如張英德的環保公司,就帶著台灣的技術,來到上海設點。

「頂尖的技術,台灣廠商懶得用;我開的價錢,台灣廠商不想付;但在習近平嚴格的環保標準與執法下,在中國都有機會。」張英德感慨地說。

標準提高!

台灣汙染比中國還嚴重一倍張英德以日月光廢水中的鎳舉例說:「台灣處理汙水的技術,還停留在加藥控制、硫化物沉澱,頂多讓鎳勉強降到合格邊緣,也就是一.○PPM左右;中國卻因為必須達到○.五PPM的標準,許多廠商都開始使用離子交換、薄膜過濾等方法。」對此,曾獨家向《今周刊》爆料廠商偷排廢水惡劣手法的環保公司員工B先生,證實了此一說法。B先生表示,台灣大多環保廠商處理汙水,的確仍使用加入混凝╱膠凝劑,讓汙染物自然沉澱,比較少見張英德所提的高階處理技術。

「台灣廠商不願花太多錢請環保公司處理汙廢,認為那是全然的浪費。廠商僅能在有限經費下,用投藥等方法,也就是二級處理設施來處理,甚至直接幫業主埋暗管、偷排了事。」B先生說,張英德所提的方式,需要技術更進階的三級處理設施,「要台灣老闆花錢買?很難。」資深化工學者也表示,以台灣學界的技術,要將廢水鎳含量處理到○.○○一PPM都不是問題,還會出現這麼多的鎳廢水超標案例,「關鍵只在於廠商不願花錢。換成高階的處理設備,購買與後續維護的費用,都會大大提高,被企業視為不必要的支出。」學者與業者的指控,並非無的放矢。日月光董事長張虔生,因汙染後勁溪一案接受檢調偵訊時,便坦承「廢水處理設備預算占(公司)總成本比率非常小。」日月光歷經汙染風暴後,目前仍未打算投入經費升級汙水處理設備,財務長董宏思接受《今周刊》訪問表示,會對現有汙水處理設備加上即時監測、管控系統,「汙水處理設備本身沒有改變。」一場汙染風暴,就此悄悄落幕,並未讓台灣跟上中國環保技術升級的腳步。

除了汙染標準與罰則過於寬鬆,導致廠商不願投入預算追求技術升級,張英德認為,工業用水費用過於低廉,也是台灣環保技術漸漸被中國追過的關鍵。「就以日月光的違規為例,就是因為工業用水太便宜,才能用自來水稀釋汙水,應付環保局的採樣!」張英德分析,中國工業用水一噸要人民幣一二○至一五○元,就算廠商想用自來水稀釋汙水,也會不敷成本;台灣的低廉工業水費,讓廠商連作弊門檻都超低,「台灣下次稽查汙染的好時機,就是每年的枯水期;只要一限水,相關單位就趕快去排放口驗,保證數值超標!」政策鼓勵!

強大執行力實現「綠色中國」產業政策設計不良,缺乏吸引優良廠商誘因;環保稽查又太寬鬆,汙染大戶「罰不怕」,讓台灣空有環工技術,卻無法回饋給自家的青山綠水,只能帶著技術出走、服務他國。張英德更直指,由於環保執法寬鬆,已讓台灣的最新電鍍鎳報價來到一公斤二十八元,遠遠低於中國合法大廠的報價一公斤四十元,「為什麼這麼便宜?全是犧牲環境(廠商省下汙水處理成本)換來的!」面對中國的挑戰,台灣不但在一般產業領域備感威脅,現在連一向自認優於對岸的環保技術,都可能被迎頭趕上。中國經濟研究專家、中研院人社所研究員瞿宛文分析,習李政權以「中國夢」為激勵全民的願景,輔以強大的執行力,整治嚴重的中國汙染問題,她並不意外,「有吸引優秀廠商的產業環境,接下來只要地方政府調整官員考核指標,列入環保因素,環境品質全面改善,指日可待。」地球公民基金會執行長李根政表示,雖然同樣可能有執法不力、官員放水的現象,中國在許多環保政策、法規設計上,「的確有做得比台灣好的地方。」「中國的例子顯示,嚴格的環保標準,絕對有助於產業創新、升級,對經濟發展有正面貢獻。」李根政也批評,台灣政府每次修法,都對高汙染業者過度體貼,「一天到晚想著替廠商節省成本,廠商當然不願意花錢聘請更好的環保公司處理,永遠不必轉型,樂得輕鬆。」事實上,環保法規應從台灣總體環境承載量等項目著手,「你把標準訂出來,廠商只好把錢花下去,台灣產業才會進步!」「台灣就是缺乏清晰的願景,也找不到發展的動力,國家的自主性逐漸低落,只好被廠商牽著鼻子走。」瞿宛文感嘆,台灣近年來「防守」性格濃厚,整體發展動力疲弱,也無力整治環境汙染。她認為,盡早從中國經驗反思,問問自己,我們到底想要什麼樣的國家?該建立什麼樣的環保標準?並嚴格執行,才是撥開環境汙染迷霧,大步走向未來的唯一道路。

月光 私排 超標 廢水 對岸 準備 關廠 中國 防汙 技術 三級跳 三級 臺灣 灣輸 輸慘 慘了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0578

這款得獎啤酒 竟是廢水釀出來的


2015-08-10  TCW

淨化過的廢水不只能灌溉,還能變啤酒秘方。美國波特蘭(Portland)號稱世界啤酒之都,「廢水啤酒」就在此誕生。

「水 的好壞應該是看現在的品質,而不在它的過去,」為說服大眾珍惜水源,體驗「所有的水都是回收而來」,淨水服務組織Clean Water Services將處理過的廢水,提供給二十位自釀啤酒師做為原料。參加「廢水釀酒競賽」的得獎啤酒,將送到芝加哥的國際水會議,讓與會者免費暢飲。

其實多雨的波特蘭,曾經因為浪費水而全國知名,去年當地政府還差一點排乾水庫,只因抓到少年在水源地小解。比起塑化劑、農藥殘留等添加物,廢水啤酒不但健康無虞,更凸顯出水質的甘美。


這款 得獎 啤酒 竟是 廢水 出來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6763

業內人士稱電鍍業廢水處理設施多“充門面”

“我國電鍍廢水處理廠總數超過2萬家,以小企業居多,大部分電鍍廠雖裝了回用水系統,但很少開,僅僅是為了充門面。即使能回用30%,也只能用來洗地。其余的重金屬濃縮水都排放了。”15日下午,在中國科技會堂召開的一場有關電鍍廢水處理的小型會議上,一位國內電鍍行業人士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說。

電鍍是汽車、電子、五金家具、航空等工業生產不可缺少的環節。

根據環境保護部《電鍍工業汙染防治最佳可行技術指南》編制組提供的資料,電鍍工藝產生的汙染包括水汙染、大氣汙染、固體廢物汙染和噪聲汙染,其中水汙染(含重金屬離子和有機汙染物)和大氣汙染(各類酸霧)是主要環境問題。電鍍廢水成分複雜,汙染物濃度高,含有數十種無機和有機汙染物,其中無機汙染物主要是銅、鋅、鉻、鎳、鎘等重金屬離子以及酸、堿、氰化物等。電鍍廢水含高毒物質種類多,危害性是很大的。未經處理的電鍍廢水排入河道、池塘、滲入地下,不但破壞生態環境,而且汙染飲用水和工業用水。

據介紹,由於我國電鍍企業較多,普遍規模較小,企業為了自身效益,承接加工的多品種產品,因此涉及到的鍍種較多,加上許多小型企業電鍍設備老化,跑冒滴漏嚴重。“這樣的電鍍企業大量存在,使得我國電鍍企業在設施的配備總體仍然比較落後。”

目前國內電鍍廢水處理問題多,但市場前景可觀。圖為某電鍍廠的生產車間。攝影/章軻

廣東方氏環保技術服務有限公司董事長方健平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目前國內電鍍廢水處理廠大致有兩類:一類是上規模的公司,環保設施投資到位;另一類是私營企業辦的,“今天有錢添個池子,明天有錢再加幾個罐子。”由於汙水水質波動大,處理不達標的居多。

與此同時,服務性的環保公司泛濫。業內人士稱,這類環保公司全國有5000多家,規模都不大,“一個老板,兩三個才畢業幾年的大中專生。老板是門外漢的居多,僅憑在當地環保部門的關系,什麽環保工程都能做,理論和經驗都不足,做出來的工程技術不成熟、壽命短。廢水稍有混排,重金屬處理常常不達標。

近些年,電鍍廢水處理企業普遍推廣使用膜處理技術,但方健平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膜技術應用在達標排放上的汙染難題沒有根本性解決,膜壽命短,運營成本居高不下,大部分電鍍廠雖裝了回用水系統,但很少開,僅僅是為了充門面。“電鍍廢水腐蝕性很大,不到一個月膜就爛了,設施用不一個月。”

方健平說,另外,離子交換法、電解法等,由於技術成本高、不好操作,也很難大規模使用。“所以,2013年廣東省環保廳試行了GB21900-2008表三標準一年,因沒有一家電鍍廠達到,於2014年6月改成了部分表二,部分表三的標準。不得不降低排放要求。”

方健平給記者舉了一個例子:南方某電鍍廠每天約產生1000噸含氰、鉻、銅、鎳廢水,以及除油除蠟、銅件冷脫廢水。用化學處理法,電費、人工、小修理等費用,平均每噸廢水處理成本為13.5元/噸,但處理後的水仍不能達標。之後,這家企業投入120萬元購置了反滲透設備,最初幾天透過率達40%左右,一星期後只有30%,一個月後20%都達不到,加大壓力後才達到30%,但出水已不達標。

“說明反滲透膜已損壞,換滲透膜30萬元。平時電費增加3.2元/噸水。平均每噸廢水處理成本增加到27.9元。還有高壓側重水沒有達標,汙染物只是濃縮了排放。如果將重水再處理到達標,平均每噸廢水處理成本要增加到50元。”方健平說,這正是許多電鍍企業裝了反滲透系統卻很少用的原因。

中國有色金屬工業協會教授級高工陶遵華介紹,隨著社會經濟的發展,對於汙染治理已經成為各個企業不可推卸的責任和義務。目前在國內,經濟有效的電鍍廢水處理技術存在,但推廣不夠。陶遵華介紹,“電鍍廢水深度治理技術”結合自主研發的新型高效沈澱劑,已能夠保證出水水質達標。

據電鍍業內統計數據,目前全國有大型電鍍工業園區300多家,深圳,東莞的電鍍工業園區基本上每噸電鍍水的處理服務費是50元左右,一些中小的電鍍廠第三方運營費用也在30元/噸水左右。全國共有電鍍企業20000多家,每年排放電鍍廢水40億噸,按每噸廢水用20元處理幹凈,全國每年電鍍水處理市場達800億元,另有線路板廢水約10億噸(價格8-10元/噸),也有約100億的服務市場。隨著國家環保監管力度的加強,市場前景可觀。

業內 人士 電鍍 廢水 處理 設施 門面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5267

濕地也能處理工業廢水 蘇伊士集團在上海打造“蜻蜓濕地”

第一財經記者8日獲悉,蘇伊士集團日前獲得上海化學工業區生態濕地改造項目規劃設計合同。

這是該集團在亞洲贏得的首個濕地項目,也是迄今為止采用蘇伊士“蜻蜓濕地”(“Zone Libellule”)概念設計的最大濕地項目,同時也是利用濕地處理工業廢水的首個項目。

據悉,蘇伊士將向上海化學工業區提供設計方案,旨在對一期現有濕地進行局部改造,並對新建濕地二期進行建設,從而通過濕地的自然作用提升濕地處理工業廢水的功能。

這一濕地位於由蘇伊士運營的汙水處理廠的下遊,不僅能實現汙水的三級處理,而且還有效消除汙染物,提高排放到自然環境中的水的質量,並讓其實現再利用。該項目總投資約1.36億元人民幣,總占地面積近50公頃,預計於2017年年中動工,並在2018年投入使用。

上海青浦縣澱山湖畔的小葑漾濕地。攝影/章軻

濕地是地球上水陸相互作用形成的獨特生態系統,是重要的生存環境和自然界最富生物多樣性的景觀之一,在抵禦洪水、調節徑流、補充地下水、改善氣候、控制汙染、美化環境和維護區域生態平衡等方面有著其他系統所不能替代的作用。此外,濕地是地球上的碳匯中心,濕地占陸地面積的6%,卻固定了1/3的碳元素。

我國濕地資源十分豐富,但隨著經濟的發展和城市化進程的加快,加上缺乏統一的規劃和論證、掠奪性開發和不合理利用、淤積、汙染、過度排水等導致濕地面積和資源日益減少,功能和效益下降,生物多樣性喪失。

據統計,20 世紀後半期,我國已有50%的濱海灘塗濕地不複存在;全國約有13%的湖泊已經消失。濕地的減少和功能退化,不僅對我國的生態環境造成嚴重破壞,不利於人與自然和諧發展,而且江河湖泊水質惡化和可利用淡水資源的減少也直接威脅到我國水資源供給安全,進而影響到整個經濟和社會可持續發展,甚至危及人類的生存。

蘇伊士亞洲首席執行官郭仕達表示:“我們希望上海化學工業區人工濕地項目不僅能保護當地的環境資源,更能成為中國節約水資源和水汙染防治的成功典範。”

上海化學工業區濕地項目的設計借鑒了蘇伊士的蜻蜓濕地試點項目以及人工濕地科研項目(2012-2016)的結果。這種生態工程的創新將有助於提高上海化學工業區處理廢水的質量。為了應對上海化學工業區廢水含鹽度高的挑戰,選擇使用沿海地區高鹽度耐受性的植物。

蘇伊士方面表示,通過這一生態工程解決方案,將提高水處理能力,並能使當地生物多樣性更豐富。濕地的設計也結合了水處理和景觀美化,使其兼具高度生態和美觀的特征,並考慮其科研、教育和訪問遊覽等作用。

此外,濕地設計在智慧園區概念的基礎上,整合可再生能源和清潔能源,如太陽能和風能,以及海綿城市,將低碳,低影響開發和智能水環境監測整合到整個園區。

蘇伊士集團在亞洲建立了420多座水處理廠和汙水處理廠並為2000萬人口提供飲用水服務,在澳門運營著中國水務行業的第一個PPP項目,以及在重慶負責中國內地第一個供水專營合同。該集團為中國11個化工園區或經濟開發區提供專業環境管理服務。

濕地 也能 處理 工業 廢水 蘇伊士 蘇伊 集團 上海 打造 蜻蜓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4785

廢水排放等問題未引起重視 這些涉煤上市公司水風險較高

河流汙染、湖泊汙染、地下水汙染,目前,我國水資源短缺、水汙染和水生態惡化問題已十分突出。

《水汙染防治行動計劃》(簡稱“水十條”)提出,嚴格控制缺水地區、水汙染嚴重地區和敏感區域高耗水、高汙染行業發展,新建、改建、擴建重點行業建設項目實行主要汙染物排放減量置換。

這其中,上市公司又遇到了什麽情況?

據第一財經記者了解,公眾環境研究中心、能源基金會、北京地球村環境教育中心等多家機構近期就企業水風險特別是涉煤上市公司水風險問題進行了調查摸底,對30家煤炭業務收入占主導地位的滬深上市公司水風險進行評價,結果顯示,納入評價範圍的30家涉煤上市公司水風險值總體較高。

公眾環境研究中心主任馬軍表示,涉煤行業,包括煤炭開采洗選、煤化工與煤電產業,一直以來因空氣汙染問題而備受關註,而其對水資源的消耗及其廢水排放問題,尚未引起足夠的重視。

馬軍說,涉煤行業的生產運營在很大程度上都依賴於當地的水資源,若在節水、廢水處理等方面管理不當,則會對當地水資源產生嚴重影響,企業自身也將面臨更多來自環境政策、環保監管等方面的風險,甚至影響未來持續、健康的生產運營。

上述機構研究顯示,納入評價範圍的30家涉煤上市公司水風險值平均為58.27分,總體來說風險較高(百分制評價,分數越高代表風險越大)。其中,開灤股份(600997.SH)、*ST新集(601918.SH)和美錦能源(000723.SZ)等上市公司的水風險值位居前三,而中國神華(601088.SH)、昊華能源(601101.SH)、新大洲A(000571.SZ)等上市公司的水風險相對較低。

馬軍介紹,用水風險較高的上市公司主要可以分為以下三種情況:地區相關的用水風險較高、業務相關的用水風險較高以及二者共同作用導致。其中,地區相關的用水風險較高是導致用水風險總體較高的主要因素,這是由於大部分上市公司的煤炭業務都分布在山西、陜西、河南等缺水地區,而缺水地區為了加強水資源保護,用水政策也相對較嚴。

位於京津冀地區的河北省有著較為嚴格的用水政策,開灤股份、冀中能源的煤炭業務生產運營主體均在該省。在“水十條”中,京津冀比長三角、珠三角多3項要求。其中,缺水城市再生水利用率京津冀區域需在2020年達到30%以上。而限時完成的38項措施中,有6項措施京津冀、長三角、珠三角需要提前一年完成。

而屬於非缺水地區的貴州省也有著較為嚴格的用水政策。貴州省“水十條”工作方案中明確提出“對取用水總量接近控制指標的地區,嚴格限制高耗水、高汙染、低效益項目審批”,且2020年的萬元工業增加值用水量要比2013年下降35%,高於“水十條”中對各省的標準,並要求“全面實施電解錳、磷化工、電鍍、洗煤等行業生產廢水閉路循環”。

此外,在排水方面,各地的政策也正在逐漸收緊。北京市有著較為嚴格的排水政策,而昊華能源的煤炭開采洗選業務主要集中在北京市。“水十條”明確提出,“2017年底前,工業集聚區應按規定建成汙水集中處理設施,並安裝自動在線監控裝置,京津冀、長三角、珠三角等區域提前一年完成”。同時,北京市“水十條”工作方案突出強調了生態保護紅線的作用,要求“2016年底前,完成城市水體流域水生態健康調查與評估,劃定河湖水生態保護紅線”。

上海能源下屬企業主要位於長三角地區的江蘇省,同樣面臨著水質較差的現狀以及較為嚴格的排水政策。“水十條”強調長三角、珠三角區域到2020年應“力爭消除喪失使用功能的水體”,“2017年底前,工業集聚區應按規定建成汙水集中處理設施,並安裝自動在線監控裝置,京津冀、長三角、珠三角等區域提前一年完成”。

“水汙染是長期、隱性的環境問題。上市公司環境風險的表現需要受到更多監督、激勵和鞭策。”煤炭環境保護專家李中和說。

上述機構建議涉煤上市公司加強對用水總量的控制,提高用水效率,全面控制水汙染物排放,持續改善環境表現,同時重視廢水排放等環境違法風險,建立完善的水風險管理體系。

廢水 排放 問題 引起 重視 這些 涉煤 上市 公司 風險 較高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7006

輝豐股份長期偷排有毒有害廢水,生態環境部要求嚴肅查處

非法處置危險廢物、違規轉移和貯存危險廢物、長期偷排高濃度有毒有害廢水、治汙設施不正常運行。今天(20日),江蘇省鹽城市輝豐生物農業股份有限公司(簡稱“輝豐股份”,002496)被生態環境部通報。

據通報,根據群眾舉報,生態環境部組成督察組於2018年3月中下旬對輝豐股份嚴重環境汙染及當地中央環保督察整改不力問題開展了專項督察。

輝豐股份是全國農藥行業的大型企業,也是一家上市公司,年產原料藥、制劑20余萬噸,附產蒸(精)餾殘渣殘液、蒸發析鹽等危險廢物約1萬噸,主廠區位於江蘇省鹽城市大豐港石化新材料產業園。

生態環境部介紹,督察發現,輝豐股份非法處置危險廢物。根據有關證據指向,督察組在廠區兩處區域現場組織挖掘,一處掘深僅1.5米即發現散發刺激性氣味的黑色汙泥,經取樣鑒定屬危險廢物;掘深3米後滲出散發刺激性氣味的黃色汙水,廢水甲苯、乙苯和二甲苯濃度嚴重超標。另一處掘深2米發現大量黑色油汙,掘深3米發現油泥,經取樣鑒定均屬危險廢物。

通報稱,兩處填埋區域均未采取防滲措施,且填埋危險廢物上面嵌有混凝土層,其上再覆清土和建築垃圾,部分填埋區域上方甚至建有生產車間或其他建築物,以逃避監管。

經對周邊地下水取樣監測,地下水已明顯受到汙染。督察組還對輝豐股份下屬江蘇科菲特生化技術股份有限公司廠內兩處區域組織挖掘,掘深約2米後發現近百噸袋裝或桶裝農藥蒸(精)餾殘渣和廢活性炭等危險廢物,刺激性氣味濃烈。

通報稱,輝豐股份違規轉移和貯存危險廢物。輝豐股份下屬連雲港市華通化學有限公司未經審批擅自變更生產工藝,將約2.2萬噸化工殘液通過罐車非法轉移至無危險廢物處置資質的鹽城銀天源制鎂有限公司,再通過該公司雨水溝偷排外環境。現場督察還發現,銀天源制鎂有限公司在廠內大量傾倒有毒有害物質,其附近雨水溝廢水化學需氧量和苯系物濃度分別為973毫克/升和3.86毫克/升,汙染嚴重,現場刺激性氣味濃烈。

督察發現,輝豐股份廠內還露天堆放近萬噸各類危險廢物和危險化學品,大量汙染物在降雨時隨雨水排入清下水管道,環境汙染和風險隱患十分突出。下屬鹽城明進納米材料科技有限公司在廠內露天堆存危險廢物,未采取“三防”措施,下屬連雲港致誠化工有限公司和江蘇嘉隆化工有限公司均超期貯存大量危險廢物,存在環境汙染隱患。

高濃度有毒有害廢水排放到環境中,帶來了巨大環境隱患。攝影/章軻

通報稱,輝豐股份還長期偷排高濃度有毒有害廢水。督察發現,輝豐公司長期利用雨天將含有甲苯、三氯苯酚等有毒有害物質的高濃度廢水通過廠區清下水管道排至廠區西側八中溝,進而匯入黃海。經當地公安機關偵訊,僅2015年利用暴雨時機就10余次偷排高濃度廢水。

大豐區環保局2015年7月24日現場取樣監測發現,該公司通過清下水管道偷排高濃度廢水,企業西門兩側清下水排口化學需氧量濃度分別高達13503毫克/升和17968毫克/升;督察組2018年3月21日現場檢查時,企業仍擅自開啟清下水排口並間斷性外排廢水,廢水化學需氧量濃度超過200毫克/升,超標1.61倍。

督察發現,輝豐股份治汙設施不正常運行。輝豐股份2臺40蒸噸水煤漿鍋爐在未完全建成治汙設施情況下,即於2017年12月中旬擅自投入運行,高濃度廢水制水煤漿副產蒸汽項目批建不符;咪鮮胺項目變更生產原料未報批環評,擅自於2014年開始陸續實施改建工程。下屬江蘇科菲特生化技術股份有限公司未按設計要求建設汙泥濃縮池,汙泥壓濾設施長期閑置,汙水處理設施不正常運行,廠內露天堆存的大量危險廢物來源不明,生產車間廢水跑冒滴漏現象明顯。

“此外,輝豐股份為應對督察組現場檢查還臨時編造危險廢物管理臺賬,並提供虛假報表。”通報說,輝豐股份嚴重汙染問題主體責任在企業,但當地黨委、政府及其有關部門環保不作為、慢作為問題也十分突出。

通報稱,2016年7月至8月,中央環保督察組進駐江蘇省後,先後兩次交辦反映輝豐股份汙染問題突出、違規存放高濃度廢水並利用雨天偷排的群眾舉報。但鹽城市及大豐區在查處過程中避重就輕,僅就企業環境管理提出整改要求,未對偷排高濃度廢水問題開展針對性調查,最終以舉報不實為結論向社會公開。

生態環境部介紹,2013年以來,鹽城市及大豐區黨委政府及其環保部門共收到上級轉辦或群眾直接舉報涉及輝豐股份環境汙染問題的信訪130余件,但均未引起足夠重視,未組織深入核實,查處工作流於形式。在新《環境保護法》實施三年多的時間里,除在中央環保督察組進駐時就企業危險廢物未網上申報問題罰款5萬元外,再未對企業環境問題進行實質性處罰。

生態環境部介紹,根據專項督察情況,已於2018年4月11日致函江蘇省政府,要求嚴肅查處輝豐股份環境違法問題,並盡快開展非法填埋危險廢物全面排查挖掘、生態環境損害鑒定評估及修複工作。同時已梳理形成問題案卷,將於近日移交江蘇省委、省政府,由其責成相關部門調查處理,依法依規依紀實施問責。

輝豐 股份 長期 偷排 有毒 有害 廢水 生態 環境部 環境 要求 嚴肅 查處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2780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