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廢品倉尋寶記 Bittermelon 苦中作樂

http://bittermelon2009.blogspot.com/2010/10/blog-post_25.html

當上一篇文章《電子垃圾》張貼後,猫姐留言說猫生也和我一樣長情,喜愛將舊物留下來,而the8也留言說她的表哥也是一樣。

我 覺得這是男人的天性,在我認識的男人當中,十個有九個都和我一樣,不捨得將舊物件扔掉。好像我的老闆,公司最近因為要進行翻新工程,大家必需要收拾一下自 己的房間,並且看看那些需要留下,那些要棄掉。多年下來,老闆的房間原來堆放了很多東西,最多的是N年前買下但未有送出的禮品,當中包括過期化妝品、陳年 紅酒、過期香煙(根據某同事說那個牌子的香煙已經換過兩次包裝了)、舊型號數碼相機等等,還有多部史前全新的手提電話、書刊、畫冊等等。最令大家歡喜若狂 的,是老闆居然還藏有一部完好無缺並以
Window 3.1運行的手提電腦,年輕的同事爭著要看這歷史遺物,而老餅同事如我者也爭著看,好以懷勉一番。

舊物如是,舊人舊記憶也是一樣,總是在未有準備的情況下突然在腦海中浮現,像永遠揮不去似的。試過多次了,本來「好地地」心情極靚的,但不知為何突然記起某些人或事,就白白影響了一整天的心情。

回說老闆的珍藏,這完完全全反映出我們公司在禮品的購買、庫存以及處理的管理出現了漏洞。好運的是這次只涉及老闆,其他部門暫時都沒有同樣的問題,而且點算後其涉及的金額也不算高。除了陳年紅酒可以留下來外,其他都要當廢品處理掉,在環保的角度來看,這是很浪費的。

說到廢品處理,這是審視庫存功能的必看環節。每當要審視別人的倉庫時,我第一個要看的地方就是廢品倉。經驗告訴我,如果廢品倉管理得不好,其他倉庫的管理也不會好到那裡去。我喜歡像垃圾佬般在廢品倉中尋寶,因為看廢品倉也能若略看到一家機構的管理如何。

試過一次去看某廠房的廢品倉,發現很多「新束束」而且還未開啟包裝的物料堆放在廢品倉內。細問之下,原來是生產車間多出來的物料,由於預期不會再用,所以就將物料送到廢品倉,由倉庫人員將物料當成垃圾賣給回收公司。

其實採購部可以安排將未開封的物料退給供應商的,但要命的是,生產車間居然在事前未有徵詢過採購部意見就將物料扔掉,廢品倉又不當一回是沒有向廠房管理反映,不是我們內審看到,價值十多萬的物料就讓回收公司白白賺了。

看 到這批物品後我立即通知廠長,記得當時廠長從我的口中得知這事後很憤怒,因為做生產的邊際利潤已經微薄,再這樣浪費,不要說盈利,能不虧本也要偷笑。雖然 廠長剛接手廠房不到幾個月,論理責不在他,但這事始終由我們內審先發現,傳到總公司那裡也不太好聽。廠長第一時間和我走到廢品倉,除了那些物料外,他還仔 細地翻看其他東西,並發現了很多還可以使用,但因貪方便而扔掉的物品及工具,並且當場找了倉庫人員及生產經理出來,告誡他們不可以這樣浪費。

現在知道為甚麼內審是如此「乞人憎」了吧?嘻嘻。

廢品 倉尋 尋寶 寶記 Bittermelon 苦中 作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789

六個IT男回收電子廢品拿到千萬美元投資

來源: http://newshtml.iheima.com/2014/1103/147425.html

互聯網這個行當,誰都有可能成為下一個千億級“航母”,複旦大學、同濟大學的6個畢業生,如今正小心翼翼地駕駛著一只“小船”,靜靜等待著“一夜成名”。他們平均年齡30歲,在創辦“愛回收”網站前,都曾被各種稱得上“大航母”的公司看上過,年薪最低28萬元,最高達100萬元。2009年,以孫文俊為首的這幫年輕人,放棄高薪工作,搞起了一個不被大多數人所看好的環保事業——通過互聯網回收廢舊電子產品。如今,他們已經完成了第二輪1000萬美元的融資。

投資者來頭不小,主投人是世界銀行,另一方是晨興資本。後者曾成功投資過小米科技和尚品網,並且已是第二次向“愛回收”網站註資。

技術男首次創業忍痛“自殺”

“愛回收”網站,是一家專門回收舊手機、舊筆記本電腦、舊平板電腦、舊遊戲數碼產品的網站。如果你有一臺舊款13英寸蘋果Pro電腦要賣,你可以在愛回收網上先搜索產品型號查看商家報價,然後提交訂單,等待專業工程師們上門回收並付款,13英寸Pro的最新回收價格約為4700元。

這種直接付現金、上門回收舊電子產品的做法,如今深受年輕網友們的喜愛。在“愛回收”的運營中心,中國青年報記者看到,地上堆滿了各種各樣的包裹,據介紹,僅10月23日這一天,他們就收了約2000件產品。今年4月有媒體報道稱,這家網站的年交易額已達到約兩億元。

回溯“愛回收”創辦的初期,是在2009年。那時,孫文俊和同伴們創辦的網站名叫“愛易網”,網站並不直接回收用戶的舊電子產品,而是為電子產品“以物換物”提供一個交換平臺。

同樣走了環保、節約的“以物換物”路線,美國Recelluar公司與Gazelle公司是這個行當成功的先例。孫文俊很肯定地說,“愛易網”的平臺技術當時比上述兩家美國公司更牛,“他們那時只能提供一對一的換物,我們不僅能提供多方換物,還能通過更複雜的算法,實現多方、多形式換物”。

換句話說,如果有一個人要以物換物,一個人要以物換錢,還有一個人要以錢換物,這事兒美國人的網站辦不成,但孫文俊的“愛易網”卻可以做到,並且按一下回車的工夫就能辦成。

“愛易網”的創始人,大多是計算機系畢業的“技術男”,能在更短的時間內用更複雜的算法戰勝美國網站,讓這群技術男至今仍驕傲不已。孫文俊仍不忘反複強調,“愛易網”那套複雜的算法程序,是他們找了複旦大學計算機系20年來最牛的一個算法專家、怪人完成的,“絕對是核心技術”。

誰也不會想到,這項“核心技術”只挺了3年,到2011年時,它被“封存”了起來。此時,這支“傻乎乎”的團隊,已經在“愛易網”上砸了數百萬元現金。放棄“愛易網”,對這群技術男來說,與“自殺”無異。

2011年元旦前後的一個月里,這個6人團隊總是聚在一起“談未來”。有人激動得拍桌子瞪眼,有人氣得在辦公室里扔東西,還有人傷心地流下了眼淚。這年,他們決定另起爐竈——做“愛回收”。

“收廢品”能有多大市場

2011年11月,“愛回收”上線僅半年多時間後,就獲得了晨興資本的200萬美元註資。投資者看好這家公司的一個重要原因是——他們失敗過。

與大多數成功的互聯網創業企業一樣,“愛回收”其實也不過是搭建了一個平臺——在電子商品回收老板和舊電子產品擁有者之間搭起一個公開、透明的競價平臺。用戶處理舊電子產品的需求旺盛,誰都想處理掉老款的舊產品;但在“收廢品”的小老板那里,他究竟能承載多大數量的舊電子產品?“愛回收”收貨時墊出去的錢,到底能不能及時收回?

孫文俊自己,起初也對這一點頗有些存疑。他曾與很多投資人聊過這個問題,還親自跑了很多個廢品回收的站點。

“愛回收”上線初期,一天能收到一兩件款式極老、成色很差的產品,一個星期累積下來大約有10多件產品。當他拿著這些產品到一個電子產品回收站點“交貨”時,老板很爽快地付了錢。“你別看我現在給的貨少,以後我收的東西如果多起來,一天100件你能收得了嗎?”孫文俊介紹自己的網站,生怕別人瞧不起他的網站。對方淡定地抿嘴笑了笑,把他引向遠處的倉庫。

在這個倉庫,孫文俊算是見到了廢舊電子產品回收的巨大潛力,“天哪,有1萬多臺機子,老板說這是他一天能消化的量”。

與廢品回收老板接觸多了,孫文俊漸漸發現,只要有品質過關、成色一流的舊電子產品,現金流根本不是問題,“這些收廢品的老板,你問他要1000萬元現金,他當天就能給你拿出來。”

舊電子產品,有的稍做修理就能拿到市場上當作二手產品進行交易,有的會被賣到有需求的二三線城市,還有的甚至會銷往非洲等欠發達地區。與“愛回收”合作的回收商,如今已有五六十家。

回收商們反映,最看中“愛回收”提供的送貨、檢測服務。這種上門檢測並收貨的模式,在外行看來相當複雜,但在那些精通技術的IT男面前,卻是小菜一碟。

技術男們開發了一套名為Obeserver的ERP系統,負責上門回收的“工程師”們只須學會使用這套系統,就能順利完成對二手電子產品的檢測。他們收貨時,會用自帶的平板電腦,根據系統提示步驟,輸入二手產品的各項特征後,系統會自動生成一個建議回收價格。

這個系統,也只有這些癡迷於技術的IT男能夠開發出來。

在客戶那里,“愛回收”曾在2011年時針對樓宇白領和高校學生做過一項調研,結果顯示,80%的人都想把舊電子產品換成現金,而非以物換物。“美國人能做起來,是因為他們有以物換物的習慣;中國人則完全不同,首選是抓現金。”孫文俊說,“愛易網”敗就敗在了“市場判斷不準”上,“愛回收”不會再走老路。

不會打廣告的“小清新”

直到現在,“愛回收”也並不算多有名氣。他們很少做推廣,實際上,據公關經理袁國佺介紹,公司精打細算,基本不做推廣,“目前愛回收網還沒有任何的推廣預算,唯一的推廣預算就是聘用了我,而且聘我也基本沒花銷。”他說。
這是一家頗有些“小清新”味道的公司,就像創始人孫文俊一樣。

2009年,他從一家美資軟件公司辭職,告別100萬元年薪,給自己和創業團隊發起了每月500元的薪水。創業時,孫文俊根本沒考慮過失敗的問題,“我們眼光總是瞄著最牛的、最成功的互聯網公司,人人都想做馬雲、馬化騰,誰會去想失敗。”當時,孫文俊33歲,合夥人陳雪峰30歲,其他4個團隊成員則剛從複旦、同濟等學校本科或研究生畢業,“實在過不下去了,我們可以做軟件開發”。

實際上,在艱難的日子里,他們確實靠做軟件開發糊過口。淮海路上一家知名舞廳的燈光、音響系統是他們開發的,上海一家大型的洋酒銷售公司的運行系統是他們開發的,跑軟件業務出身的孫文俊還做過二道販子,靠給其他公司介紹業務掙錢。如果純粹為了掙錢,這些人完全不需要做什麽“愛回收”網站。

初創時的“愛回收”只會在搜索引擎上做關鍵字推廣。這種推廣後來因為價格不菲,一單交易的推廣成本高達150元而被放棄。孫文俊和陳雪峰還結伴到上海火車站附近發過傳單。

這兩個“小清新”發傳單、做調查的風格著實有意思。因為臉皮薄,他倆從火車站附近的斑馬線一端走到另一端,手里捧著的一沓傳單始終一張都沒發出去;一個多小時的火車站推廣之行,他倆也沒好意思跟任何一個路人搭過訕,連一句“您怎麽處理不用的舊手機”都沒說出口。

直到現在,這種“清新”的風格依然保持在“愛回收”辦公室里。不久前,他們從價格稍貴的創智天地搬到了大西洋百貨老大樓的19層,每一平方米面積都物盡其用,小小的辦公室還兼顧了收發全國各地舊電子產品的功能。
六個 IT 回收 電子 廢品 拿到 千萬 美元 投資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7529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