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Launcher也有未來?赤子城劉春河:3年搶占海外5億用戶手機“客廳”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6/0812/158099.shtml

Launcher也有未來?赤子城劉春河:3年搶占海外5億用戶手機“客廳”
楊潔 楊潔

Launcher也有未來?赤子城劉春河:3年搶占海外5億用戶手機“客廳”

手機桌面Launcher在海外開花。而赤子城說,現在一個最大的世界性的難題,就是怎麽解決人和信息精準連接這事兒。

Launcher的未來在哪里?

在赤子城創始人劉春河看來,如果你把Launcher定義為我們常說的“桌面工具”,那顯然就是狹隘了。要知道,Launcher在英文中的原義就是“啟動器”,理解了這一點,我們或許能更加了解他的思路。工具是沒有前途的。而劉春河眼中的桌面,則是用戶進入移動端的“客廳”,一個巨大的入口和組織系統。這也是後來他把Solo桌面改為Solo系統的原因。

而赤子城就是以一款Solo Launcher開始起家,經過了三年的磨練,成為中國互聯網公司出海的重要入口。

比起國內市場更廣闊的海外空間正在開拓之中,“出海”儼然成為今年的一大風口。而赤子城也從最初的Solo Launcher,成為包括內容、應用、廣告分發、大數據等在內的系統平臺。到2016年,赤子城已經在海外獲得了超過5億用戶,並在今年上半年獲得了D輪一期融資。

而Launcher的價值還不止於此。它不僅是手機桌面流量的入口,更有可能成為手機操作系統之外的另一個用戶系統,承擔內容和應用分發的作用,以及利用大數據,成為精準營銷的開拓者。

想做大,只有向海外走

赤子城創始人、CEO劉春河,85後,花名倉頡。

和很多互聯網公司一樣,赤子城也同樣有著“花名文化”。而劉春河給自己取的花名,源自“倉頡造字”的典故。這是中國文字的先行者,據傳說他造字之時,“天雨粟,鬼夜哭,蛟龍潛藏”。“倉頡只是個小官,但是他改變了世界。這種成就感和影響力,就是我想追求的。”劉春河頗有些神往地表示。

與之相對應,赤子城也有著自己的先發優勢。從2015年開始,“出海”開始成為國內互聯網公司中流動的口號,也得到了資本的關註,而在2013年,赤子城就已經主打海外市場,成為繼早期的遊戲等之後,工具類應用出海趨勢的排頭兵之一。而他們用以打開海外市場的是Solo Launcher,而當時在海外的桌面產品,除此之外也還只有久邦科技的Go Launcher一家。

3年前,還在從事安卓技術培訓的赤子城正在醞釀轉型。盡管當時已經是中關村最大的一家技術培訓機構,但技術專業出身的劉春河卻在想著跨入互聯網行業。

“主打海外,做Launcher,是我們一早認定的方向。”劉春河說。

但這個方向的確定也是經過了長時間的思考。在從事培訓業務的最後一年,劉春河在公司里設立了一個“夢想實驗室”。用來嘗試和分析各類項目,包括電商、O2O、工具、網遊,以此來確定日後的發展方向。這時,他們培訓的學員也發揮了巨大的作用。他們分布在各大互聯網公司,有不少其中的技術骨幹,“他們中有的後來成為了我們的團隊核心力量,但那時,他們是重要的信息來源。他們幫助我們了解各類創業項目的真實現狀,提供了切實的建議。”劉春河說。

當時在國內,互聯網流量入口領域已經被巨頭瓜分完畢。流量和人口紅利趨於減少,而在海外,則存在著巨大的市場。“海外有著巨大的人口基數。而且,中國在移動互聯網領域已經站在全球前沿這是個事實。在海外,有的國家的移動互聯程度甚至落後於中國10年以上。”劉春河說,“我想要做的是一個大公司。在海外,還存在著大量的機會。”

赤子城開始對海外情況進行調研。最後,劉春河總結了三點。“首先,海外的基礎設施已經具備,全球範圍內的通信網絡建設已經完善。華為、中興、愛立信把基礎網絡架設到了全球。第二,當時智能移動設備已經普及,智能手機在全球範圍內得到了推廣,而且品牌比較集中。第三,手機操作系統已經基本統一,就是iOS和安卓。”

劉春河說,他不久前還去了一趟印尼。在這個擁有2.5億人口的國家里,互聯網用戶卻僅有8000萬。而其中有過電商購物經歷的,只有750萬人,還基本是通過貨到付款,而非線上支付。

而且在海外,移動應用的競爭環境相對更為簡單。不需要像在國內一樣在應用商店中競爭排名,不需要買廣告位和虛假流量。投放渠道也相對簡單,iOS就是APP Store,安卓是Google Player。“產品夠用心,就非常有機會在這個平臺上嶄露頭角。”

“海外的池子足夠大,能夠有做成大公司的機會。而且我們既然領先於海外,那麽把我們的模式輸出,是有天然的優勢的。”劉春河說。於是,在“大航海時代”還沒有到來,國內公司在O2O、互聯網金融領域攻城時,赤子城下一步的方向就這樣決定了——去海外。

劉春河_副本

赤子城創始人劉春河  (受訪者供圖)

桌面有前途麽?

方向有了,同時也要思考的是,做什麽產品。這個答案其實很簡單,看PC互聯網和移動互聯網發展的軌跡就大約能感知一二。在PC端時代,最賺錢的公司,就是百度、Google、Facebook這樣的公司,換言之,它們是入口級的產品或平臺。這個道理同樣適用於移動端。“但也有不同。”劉春河說。“當我們打開電腦,會發現大部分的需求都在瀏覽器上得到滿足。但移動端統一的入口是什麽?我們最早也做過移動端的瀏覽器,但後來我們發現,不對。”

劉春河總結是,移動端的信息組織單元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它不再是這些超級鏈接、網頁這些東西,而是圖標、信息流、卡片等。“PC端的瀏覽器是有‘HOME’的概念的,用戶能夠長時間停留。而移動端的瀏覽器不能。那麽用戶按HOME鍵返回到哪里去了?是桌面。Launcher就是這個‘家’的客廳。隨著時代的發展,用戶使用APP的數量越來越少,使用的服務越來越不需要下載,集成在我這樣一個產品上,我來分發用戶需要的內容給它們,讓用戶盡可能在‘客廳’里停留更長的時間。這就是我們的產品邏輯。”

完成了產品的思考之後,2013年,Solo Launcher推出。這是赤子城第一款正式跨入互聯網行業的產品。“我們要做入口,這是我們所有產品出發點和落腳點,就是連接用戶和信息、連接用戶和內容的入口。”劉春河說。

因此,Solo Launcher和當時市場上的其他桌面產品有著根本性的不同。

Solo是市場第一個做極簡桌面的。在Solo Launcher之前的桌面產品,劉春河說,其中心大多放在了“美化”上。“大家的思維還是要做一個‘工具’,沒把心思放在入口上。換換皮膚,換換壁紙,做一些女生喜歡的應用,靠自然流量,吸引一些基礎的用戶。”但劉春河覺得,做入口肯定不能做個性化的工具,做了個性化工具,就註定只能是輔助性的功能。

Solo Launcher的特點,一個就是“貼近原生”,它和安卓的原生桌面幾乎是一樣的,連系統原生的圖標都沒改變,壁紙也是原來的。“我們不打擾用戶。沒必要找存在感。我們要做入口,要做‘客廳’,要的是讓用戶在這里盡量停留更多時間,給他們提供內容,所以就更要保持克制。”劉春河說。

其次,用劉春河的話說,Solo是“當時世界上最快的Launcher,我們比同類產品能快20%-30%。”

Solo Launcher的第一個版本,赤子城花了18天就上線了。之後在一段時間內,保持了每周兩個版本的更新速度。“做Solo時,我當時27歲,團隊全是20多歲的年輕人,大家精力旺盛,價值觀也統一,理想主義驅動,願意每天如醉如癡地去做一件事。”劉春河笑笑說,“而且,那時都沒有女朋友。”

快、簡潔、免費,讓Solo Launcher初版受到了用戶的認可。上線三個月後,Solo Launcher的用戶達到百萬級。劉春河記得,他們的服務器一度被擠得宕機。

赤子城沒有在推廣上花錢。“產品的差異化做出來,種子用戶就跟過來了。”劉春河回憶說,在XDA等論壇上的大牛們,差不多都會推薦Solo Launcher,很多用戶也紛紛留言評論。直到現在,劉春河仍然喜歡不時泡在上面回複用戶評論。“一度有媒體以為這個產品是矽谷公司做的,因為我們有歐美範兒。”劉春河按捺不住得意。

和現在很多公司出海首先圈住東南亞、南美等國家用戶不同,赤子城最先在歐美市場上爆發。

就在赤子城出海的次年,360副總裁李濤創辦了APUS,同樣是以Launcher產品主打海外。與其說他們英雄所見略同,不如說,是他們幾乎同時看到了海外市場對這樣分發產品的需求,以及一個事實:只有海外,為獨立的Launcher產品提供了巨大的機會。在國內,智能手機廠商和巨頭對手機流量入口的掌控,壓縮了應用分發的生存空間。而在海外,這塊空白則是可以留待創業公司填補。

但僅僅做應用和遊戲分發是沒有前途的。赤子城的團隊曾提出過一句話,叫做“桌面必死”。劉春河心里對之也非常清楚。就像他提到的,獨立的APP應用用戶使用頻次低,只集中在幾款應用上,就如同PC時代大部分功能被集中在瀏覽器上一樣,應用分發商店勢必被擠壓。

移動互聯網發展至今,工具應用類靠獲取流量來發展的時代,已經快要過去。隨著人口紅利的逐漸消失,內容、電商等的出海時代正在到來。

赤子城的應對是,將Solo Launcher打造成內容分發平臺,讓用戶盡可能在桌面上做長時間停留。其中包括各種新聞、短視頻、段子、小遊戲、生活服務等。並且,從單一產品逐漸向平臺化過渡,建立起了現在的Solo系統。

劉春河將Solo系統的產品架構分成了三類。一類是工具產品,包括安全、清理等工具,但這些和產品較少,屬於輔助性功能。第二類,就是平臺型產品,包括Solo Launcher、應用鎖等產品。第三類,則是內容型產品,這也是Solo目前用以黏住用戶的核心。

而這樣的內容產品,則是通過聚合的方式產生的。目前,赤子城在全球已經有200多個內容合作夥伴,將不同該領域的內容產品集成進來,這個內容的入口已經初步成形。

“我們只做入口,不做工具。這是我們最重要的堅持。”劉春河說。“到今年6月,我們的用戶數量已經突破了5億。”

人和信息連接的“世界性難題”

任何一款商業產品,最終要面對的問題還是如何變現。作為從工具和內容聚合平臺出發的公司,Solo目前的變現方式主要還是通過廣告。

但是在廣告變現上,Solo也還是一樣會打造些亮點出來。比如說,它那款有名的“Shuffle”button廣告模式。Shuffle圖標是一個禮物箱,功能就是用戶點擊之後隨機跳轉到一個Google Play應用界面。這是個小小的改變,但是,這卻是個基於實時競價廣告系統的分發入口。而這,也迎合了用戶在信息量爆炸時,能與搜索功能互補的匹配需求。這個小小的創新,帶來了Solo分發量的劇增。也成為之後,眾多產品效仿的對象。

而且,赤子城的廣告分發系統更重視技術能力。“我們變現的主要方式是原生廣告,力爭不影響用戶體驗。我們應用了上下文的關聯以及核心化的推薦,用戶在使用的過程里面,就會完成廣告的展示。你可以把它理解為類似微信的信息流廣告,我們用大數據的方式來做整個產品的變現。”劉春河說。

“現在一個最大的世界性的難題,就是怎麽解決人和信息精準連接這事兒。這是我們現在想去做的。”劉春河說。“現在這個時代的問題是,信息量太大了,靠搜索已經解決不了了。”

為了研究這個“世界性難題”,赤子城把自己的業務分成了“一點三面”。點就是這個願景,“三面”則是產品面、商業面和數據面。產品面就是Solo系統,在商業面上,就是如何打造一個技術驅動的全球廣告平臺。而劉春河對此的憧憬是:“這個平臺我不希望是銷售驅動,而是不受人工幹預,實現自動匹配。”

而要實現這一點的基礎,就是大數據。這也是劉春河最為重視的“數據面”需要提供的功能。一年半之前,劉春河搭建了專家團隊,全力打造一個場景化大數據平臺,以實現場景預測。

劉春河的野心,也從中透露無遺。他要打造的,是一個Solo的生態系統。在這個系統里,有產品,有變現方式,也有背後隱形的東西。他最初設想的那個移動端的“客廳”,不僅沿著“走廊、過道”在向整個房屋拓展,而且,他要通過自己獲取的用戶和行為數據信息,為整個房子里的“水電氣”提供供應。

“但我們的一點三面還處於一個初始階段。”劉春河說。“我們的用戶規模還不夠大,商業變現能力還比較粗放,大數據應用也剛起步。而今年,我們的任務,就是需要實現快速發展。”

一個新的“大航海時代”已經來臨。從去年下半年開始,“出海”這個詞已經在國內互聯網公司中流行開來,並且也得到了投資人的關註,隱隱站上了風口。作為“出海”公司中的先行者之一,劉春河把海外拓展分成了三個階段:第一階段屬於平臺類公司,做工具類產品,第二、第三個階段則是內容和服務型公司發展的機會。而在他看來,第一階段已經走到了末期。工具類應用的時代已經接近結束。

這也是我們訪問過的出海公司中,大多數人認可的觀點。經過初期的開拓,海外幾個大的平臺類公司已經逐漸顯形,海外的第一波人口與流量紅利快要過去。當然,對工具類應用的需求並非消逝了,但是做成平臺類公司的機會已然不多。而下一波屬於內容和服務的時代正在到來。

而對於即將到來的內容和社交在海外的發展而言,它們需要更強的本地化運營和推廣能力,海外平臺級公司正是它們可以尋求幫助的對象。對於本來就想遠離國內叢林法則的出海公司而言,“抱團”是最好的選擇。

身為內容聚合平臺,赤子城也與梅花天使創投聯合發起了一支“大航海基金”,專門投資出海類公司。諸如現在Solo平臺上的琥珀天氣等,都是赤子城投資的項目。

“我希望赤子城將來能成為一家10億用戶的偉大的公司。”劉春河再次強調。在他的理想中,赤子城下一步希望能讓用戶量達到10億規模,擴大商業系統的規模,並且用大數據平臺去顛覆搜索。

【“出海記”系列報道】

中國互聯網公司的“殖民戰爭”

APUS李濤:創業要悄悄進村,打槍的不要

觸寶:8年坐擁7億用戶,一家創業公司的得失與糾結

曾推出權限管理的LBE,用平行空間在海外3個月圈到3000萬粉絲

和海外巨頭競爭,社交平臺Mico怎樣在1年內獲得3000萬用戶?

 一加劉作虎“小而美”的情懷還能玩多久?

 (你也是國內出海公司,想發出自己的聲音?請發送郵件至:yangjie@chuangyejia.com和我們聯系吧)

赤子城 出海 solo桌面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Launcher 也有 未來 赤子 劉春 年搶 搶占 海外 用戶 手機 客廳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0145

領凱4房 1年搶貴400萬1,150萬易手 堆填區蟹貨變樓王

1 : GS(14)@2017-02-09 23:43:28

■領凱一個四房單位賣1,150萬元,貴絕康城。 司徒世華攝



【本報訊】樓市瘋狂,鄰近堆填區的「蟹貨」也可以變「樓王」。被視為全港低水盤的將軍澳日出康城屋苑,在買家追落後帶動,刺激區內樓價爆升,領凱一個四房單位癲賣1,150萬元,貴絕日出康城二手價。同類單位一年搶貴400萬元,急升53%,料是近年樓價升幅最癲的地區之一。記者:朱連峰



香港置業劉浩勤表示,日出康城大戶連環破頂,其中領峯6座高層LA室四房戶,實用面積987方呎,先以1,090萬元易手,成交金額創康城區二手新高;惟高處未算高,市場同日錄得另一宗破頂,為領凱9座62樓RC室,同是四房戶,實用1,002方呎,成交價高達1,150萬元,且淨樓價不包車位,再創康城區新高,呎價11,477元,亦是領凱呎價之癲。原業主2011年以862.9萬元買入,6年賺287萬或升33%。日出康城近年樓價如火箭急升空。以領凱為例,同座的RC室,2016年共錄得4宗成交,最平僅750萬元。該單位處32樓,去年1月僅售750萬元,相差只約一年,高層比中層賣貴53%,樓價足足貴了400萬元。另外,有兩伙分別49及51樓高層戶,去年3月及4月只售760萬元,去年成交價最高為一伙72樓頂層戶,8月售938萬元,今次單位較之貴「兩球」。領凱去年仍是蝕讓蟹貨盤,以上述4宗成交為例,其中3宗屬蝕讓,連使費全部蝕逾百萬元;另一宗亦近乎平手,但一年後,堆填區蟹貨都變樓王。代理指,日出康城目前約178個放盤,四房賣1,100萬仍算低水,將軍澳市中心最貴屋苑天晉,三房已搶到1,500萬元。美聯林志堅稱,天晉錄破頂成交的是2期3B座高層A室三房戶,實用944方呎,剛售1,520萬元,呎價16,101元,金額創該期新高。


同區10宗私樓破頂

今年以來,將軍澳至少10宗私樓破頂成交,中原地產伍錦基指,將軍澳中心11座高層D室,實用384方呎,屬屋苑最細單位,兩房間隔,上月才放盤,叫價620萬元,直至近日只象徵式減價3萬元,以617萬元易手,呎價16,067元創下屋苑新高。另外荃灣荃威花園H座低層2室昨午放盤,即晚7時「零議價」以418萬元售出,呎價8,837元,買家為上車用家。世紀21聯誠謝寶昭稱,藍田居屋康華苑C座中層6室連地價售432萬元,呎價10,212元,金額屬屋苑次高。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inanceestate/art/20170209/19922524
領凱 年搶 搶貴 400 150 易手 堆填 填區 區蟹 蟹貨 貨變 變樓 樓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6065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