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新三板的速度效應:創業企業的競爭不在於大小,在於快慢,融資效率比融資成本更重要,新三板能幫上大忙

來源: http://newshtml.iheima.com/2015/0615/150015.html

黑馬說:今年, 新三板瘋狂的故事在不斷上演。掛牌企業已經突破2000家;預計年底掛牌公司數量將達到4000家;一年4個月的時間即將超過主板市場20年的數量積累;前三個月累計融資122億,預計全年的發行額將突破1500億,那麽創業企業如何利用新三板融資?

中關村管委會科技金融處處長何存在“創業家2015新三板投融資對接論壇”演講時表示:創業企業不在於大小,在於快慢,融資效率比融資成本更重要。


文 | i黑馬

 

\中關村管委會科技金融處處長何存在“創業家2015新三板投融資對接論壇”演講時表示,創業企業融資效率比融資成本更重要,而新三板能夠為創業者快速找到了融資者。

何存表示,新三板是我們國家資本市場建設非常重要的組成部分,首先它是資本市場的體系,天然帶有融資的功能。其次,新三板是以幾大券商為核心的制度建設,三板很多中介機構會對企業做很多盡職調查,掛牌要按照資本市場制度要求做相應的信息披露。通過新三板掛牌意味著企業的透明度有了進一步提升。

她表示,股權投資對創業企業發展至關重要,新三板在融資里面,融資渠道是很多的,但相對來說有按需投資的特點,小額、高效、快速、按需融資的渠道相對來講是對的,創業企業需要持續不斷的融資,創業企業不在於誰大誰小,而在於誰快誰慢,所以融資效率比融資成本更重要。新三板的融資功能跟的上科技創業企業的融資需求。

除此之外,融資拿到錢最重要,但找到什麽樣的合作夥伴對企業非常關鍵,可能在座每個投資者手里都有錢,但一定要找到一個合適的人,三板作為一個公開的平臺,制度優勢其實很重要。

何存認為,通過三板掛牌以後,對企業的間接融資能力也得到了極大的提高。 “有的創業企業表示,掛牌之前想去銀行貸款,銀行要麽不理我,要麽說這個不行、那個也不行,而掛牌之後銀行態度有了很大的變化,融資成本也會低一些,中關村已經把新三板掛牌融資列為我們的重點,我們跟很多銀行有專項貸款通道。”她說。

最後,新三板既然是資本市場,不光是給企業提供融資平臺,更重要的是給企業提供資本運作的平臺,通過定向增發的各種方式,也可以實現兼並小企業實現跨越式發展。

何存表示,中關村在新三板掛牌的公司有460家,占到整個板塊大概20%左右。在新三板掛牌的企業里面,11家企業在創業板和中小板上市。 

 

\投資人看新三板:創業企業的融資利器

對創業公司而言,新三板意味著什麽?

上海煒覺投資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長鄧曉牧在近日舉行的“創業家2015新三板投融資對接論壇”演講時表示,掛牌新三板以後,創業企業可以享受爆發式的成長計劃。

對於當下的政策下,對新三板企業而言,會有哪些融資優勢?

鄧曉牧認為,首先新三板企業融資額度都不大,所以具備一定的靈活性。其次,跟主板相比,定向增發的特定人數不超過35人,而主板是10人。因此,我們的融資對象有所增加。再次,新三板的定增沒有很長的鎖定期,這都是新三板的優勢。此外,新三板定向增發的豁免權,在現實中很多新三板企業根據企業自身發展的要求,一年會做很多次的定向增發。

對於創業企業上新三板的優勢,鄧曉牧認為,通過新三板掛牌企業獲得了公允的資產定價,這更便於市場發現你,同時也提升了股權流動性。 第二,在掛牌過程中,整個企業可以改善自己的治理結構,可以引進更先進的管理制度。未來企業的競爭就是人才的競爭,在新三板掛板的過程中,通過股權激勵機制,可以留住企業核心人才。成為上市公眾公司之後,企業品牌價值會得到很大的提升,企業的信任也會疊加。

 

\創業企業在新三板掛板就是融資終點嗎?

鄧曉牧表示,新三板並不是創業企業的融資終點,在新三板這個平臺上亮相過後,會為我們企業發展做好更進一步準備。首先是地方政府的獎勵政策,到目前為止這個政策還是延續的,基本可以覆蓋我們上新三板的費用。各大商業銀行也在競相推出針對新三板的信貸優惠政策。對於股權投資機構來說,投資新三板企業,他們的投資風險降低了、周期縮短了,所以現在各大股權投資機構也都在關註新三板。“我們看到各個機構的新三板基金快速發行,搶購和超募的局面屢屢發生,說明這個板塊確實受到了熱捧。”她說。

掛牌新三板以後,我們的創業企業可以享受到爆發式的增長。通過轉板和被並購,創業企業可以融入主板市場。2014年有9家新三板掛牌的企業成功轉板,融資44億元,13家被並購,9家被A股上市公司並購。還有很多爭議的新三板借殼重組的案例,比如最近備受關註的這兩個案例,這充分說明了新三板的價值。因此,創業企業掛新三板並不是終點,掛板之後會有很多企業就此沈寂,還會有退市的現象,掛牌過程中我們同步夯實企業的基礎,這樣才可以最終規避所有的風險,最終幫助企業發展壯大。\版權聲明:本文作者i黑馬,文章為原創,i黑馬版權所有,如需轉載請聯系zzyyanan授權。未經授權,轉載必究。

 

2015黑馬大賽全國項目報名火熱進行中,上海、成都、杭州、南京、武漢等城市趴陸續開場,6月末上海站文化創意與O2O專場行業賽,項目報名請點擊下方黑馬大賽圖片進入!

 

\\


內蒙古牧民竟然養不起羊! 一億棵梭梭能幫上忙嗎?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5020100.html

沙塵暴又回來了!

進入2016年春季,久違的沙塵暴“超越”霧霾,再度成為空氣汙染的“首患”,襲擾北方各地:

2月18日,內蒙古阿拉善盟吉蘭泰地區出現今年首場沙塵天氣;3月3日,阿拉善盟額濟納旗出現今年以來最強沙塵天氣,錫林郭勒盟等3個盟市出現沙塵暴;4月15日,甘肅河西走廊最西端的酒泉市敦煌、瓜州等多地出現沙塵天氣,瓜州更是出現了“滾滾沙墻吞噬縣城”的罕見景觀;4月16日,甘肅民勤出現今年首場沙塵暴。

到了5月份,沙塵暴依舊揮之不去。“五一”期間,西北地區出現沙塵天氣,波及青海、甘肅、內蒙古等6省份;5月11~12日,新疆南疆盆地、內蒙古中西部、青海柴達木盆地、甘肅河西、寧夏、陜西北部等地再度出現揚沙或浮塵天氣。

沙塵暴的起因是多方面的,但大面積地表荒漠化和沙化是重要因素。去年底,國家林業局公布的《中國荒漠化和沙化狀況公報》稱:“土地荒漠化和沙化是當前我國最為嚴重的生態問題”。

一輛農用車在荒漠化的草原上奔馳。攝影/章軻

5月14日至17日,《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跟隨阿拉善SEE基金會“一億棵梭梭”項目組進入被稱為“我國最大沙塵源地之一”的阿拉善,探尋荒漠化治理之策。

沙塵源區:牧民的羊圈空蕩蕩

“上世紀80年代的時候,這里的草很高、很多。當時我家里養了1000多只羊。”5月16日,阿拉善左旗蘇海圖嘎查(註:嘎查系蒙古語行政村之意)牧民沈永保開著一輛皮卡,帶著記者在自家的草場上轉悠。

而此時,要想在草場上找到一棵綠草已經很困難了。由於幹旱少雨,又缺少植被,草場上沙土松軟。車行過去,塵土飛揚。

一位牧民向記者描述了在阿拉善常常見到的景象:黃沙滾滾半天來,白天屋里照燈臺,行人出門不見路,一半草場沙里埋。

在蘇海圖嘎查牧民胡開竟的家,《第一財經日報》記者看到,屋後的羊圈空空蕩蕩。“我們家早已經不養羊了。這里前些年就實行禁牧,靠買草料養羊不劃算。”胡開竟說。

由於超載放牧和氣候變化等因素,從上世紀八九十年代起,蘇海圖的生態環境越來越差。草場退化,取而代之的是一場接一場的沙塵暴。胡開竟說:“在草場好的地方,幾畝地就可以養一只羊,而在沙化草原區,需要100畝地才可養活一只羊。”

原本水草豐美的草原已經嚴重荒漠化。攝影/章軻

本報記者此前在阿拉善烏達木塔拉嘎查采訪時看到,村里有的牧民還養著羊。牧民趙文誌說,“現在牧民們舍不得殺羊,甚至連羊奶都舍不得擠。因為擠了奶,羊就少膘了,賣不上價錢。”

由於草場沙化嚴重,近年來,在牧區甚至冒出了一項新的職業——“抖羊沙”。有人專門幫牧民清理棚圈和院落里的沙子,幫羊抖去身上重達幾斤甚至十幾斤的沙子,防止沙子吸熱後燙傷羊皮。

站在一望無際的大草原上,趙文誌和記者的腳下卻是細細的黃沙。不遠處,幾只瘦骨嶙峋的駱駝在覓食。“記得當年,在草地上開一塊地架起蒙古包,割下來的草就能裝上一車。那時候,駱駝趴在地上,動一動脖子,周圍的草就夠吃上一天了。”記者註意到,趙文誌說這番話時,他的眼睛里放著光芒。

中國科學院沙漠與沙漠化重點實驗室去年12月撰寫的《阿拉善SEE生態協會荒漠化防治戰略與項目評估報告》稱,不合理的人類活動和氣候變化導致阿拉善地區土地出現嚴重退化,不僅影響了當地農牧民的生產和生活水平提高,也阻礙了區域社會經濟和生態環境的可持續發展。

早在十多年前,阿拉善SEE生態協會就參與到阿拉善的荒漠化和沙化防治。當時一項調查顯示,由於超載放牧和氣候變化的共同作用,阿拉善地區的草場每年以2.6萬畝的速率遞減,退化面積達334萬公頃以上,原有的130多種植物種類現僅存30多種;植被覆蓋度降低了30%~80%,大面積的草場已無草可食;180余種野生動物(包括國家一、二、三類珍稀動物)或遷移他鄉,或瀕臨絕跡,生物多樣性嚴重受損。

內蒙古自治區林業廳2011年公布的數據顯示,截至2009年底,阿拉善盟的沙化土地面積為20.43萬平方公里,占該盟總面積的75.7%,也是內蒙古的第一位。

阿拉善境內分布有騰格里、烏蘭布和、巴丹吉林三大沙漠。過去幾十年來,三大沙漠一直在擴展。2009年,中科院向國務院呈送的相關報告稱:“阿拉善地區是我國最主要的沙塵源區,也是我國抗禦風沙侵襲的第一道重要生態屏障。阿拉善的沙塵現象不但影響河西走廊、寧夏平原、河套平原等商品糧基地以及華北和京津地區的安全,而且還影響到朝鮮半島、日本甚至北美地區。”

“狼圖騰”式變遷:人進草退

《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在阿拉善采訪時了解到,從生態人類學的視角來看,如今阿拉善地區生態環境的惡化,根源在於當地生產生活方式的變化,以及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關系被破壞。

當地傳統牧民的遊牧有三種方式:多次遷徙(最起碼隨著一年四季的變化而遷往不同的草場)、二次遷徙(一年之中搬遷兩次,前往冬營地和夏營地,目前牧區的主要遊牧方式)以及走“敖爾特”(臨時遷徙,解決草場受災時草畜矛盾的問題)。

後來隨著人口的增加和定居,采用遊牧方式的牧民就減少了。之後,各家各戶都建了圍欄。拉了網之後,牲畜在一個地方來回走,圍欄里的草不是被吃完了,就是被踐踏完了。

中國人與生物圈國家委員會專家組成員、生態學家劉書潤對本報記者說:“牲畜對草場的作用,踐踏一般強於采食。”他解釋說,經常移動的蒙古包周圍由於放牧較輕,加上牲畜糞便的滋養,草原很快恢複,甚至長得比原先還好。而圍欄內和居民點附近的草場很容易就被牲畜踩壞。

歷史上,內蒙古草原上的牧民們有許多養護草原的措施,比如在搭建蒙古包時,不能將包內的草皮鏟掉,當收拾起蒙古包遷往他處時,草場依舊,同時也要把垃圾燒掉並且掩埋;交通工具不能亂走以免破壞草場;將草場上曬幹的牲畜糞便撿回來生火做飯、取暖,既不汙染草場又解決了燃料的問題。

據《第一財經日報》記者了解,阿拉善地區土地荒漠化和沙化的另外一個重要因素則是農耕生產方式的“入侵”。

“我和胡開竟的祖輩都是甘肅民勤的,當初是逃荒過來的。”沈永保對記者說。

“大約是上世紀60年代,很多民勤漢人來了,他們砍了很多樹和灌木,蓋房子、蓋羊圈、砌井……以前羊圈都是用木頭幹柴蓋的,井里面的一圈都是用木頭砌的,後來木頭沒有了,就用水泥做了。人多了,羊也越來越多,草場上的樹和草越來越少。”蘇海圖嘎查牧民烏蘭扣的妻子對記者說。

正如《狼圖騰》中的故事一樣,特殊的歷史時期下,新的生產方式大規模碾壓傳統遊牧形態,草原與狼的空間被極度壓縮。

“大集體”時期,當地政府在“農業學大寨”、“牧民不吃虧心糧”等政策的推動下,紛紛在草場上開荒種地。阿拉善盟最不適合發展農業的右旗地區也積極開荒墾種。據資料記載,1964年,全旗播種面積732畝,總產量7.8萬公斤,單位面積產量平均75.5公斤。到1974年,全旗播種面積4842畝,是1964年的6.6倍,10年增長561.5%。

記者在阿拉善左旗腰壩鎮沙日霍德嘎查采訪時看到,那里基本上已經成為典型的農業耕作區,種植了大量的玉米。許多牧民用抽上來的地下水,大水漫灌式地澆地。

《阿拉善地區蒙族生產生活方式的變遷和生態環境保護》調查報告稱,農業對當代蒙族社區的生態環境產生負面的影響,證明其並非恢複生態的最佳方案,沒有使人們的生產生活與生態環境建立和諧的關系。

該報告說,“目前,農業對生態的破壞還沒有被當地政府和社區居民所重視,而農業如果在生態危機面前也難以為繼的時候,草原路在何方?”

遍植梭梭反會助長沙漠

在近年來的固沙過程中,人們發現“梭梭+肉蓯蓉”的固沙模式可以帶來較高經濟效益,實現生態效益和經濟效益協調發展,因此被公認為理想的沙產業治沙模式,在廣大沙區進行推廣。

蘇海圖嘎查牧民胡開竟在自家的梭梭林中巡視。攝影/章軻

“在阿拉善防治沙漠,阿拉善SEE也曾經做過多種嘗試,在總結過去十年項目經驗的基礎上,最終選擇種植梭梭。”阿拉善SEE“一億棵梭梭”項目負責人龐宗平說。

2014年10月,阿拉善SEE“一億棵梭梭”項目啟動。計劃在10年內,種植一億棵梭梭,恢複200萬畝以梭梭為主體的荒漠植被,構建阿拉善綠色生態屏障,阻斷騰格里、烏蘭布和、巴丹吉林三大沙漠的交匯握手,改善當地的生態環境,同時通過梭梭的衍生經濟價值提升牧民的生活水平,使1000戶牧民從傳統的牧業轉向沙生植物產業,增收致富。

其實,種植梭梭,給牧民們增收最大的是肉蓯蓉。這是一種寄生在梭梭樹根部的植物,有“沙漠人參”之稱。在胡開竟家,他找出幾根幹肉蓯蓉對記者說,市場上一根新鮮的肉蓯蓉能賣到百元,有的上千,肉蓯蓉的種子也賣到2萬元一公斤。

胡開竟告訴記者,2010年,他就嘗試種植梭梭嫁接肉蓯蓉。之後他加入了阿拉善SEE發起的社區梭梭種植項目。

胡開竟家有1.7萬畝草場,1萬畝種上了梭梭。16日下午,記者在胡開竟家的梭梭林看到,早些年種植的梭梭樹已經有2米多高,將要成熟的肉蓯蓉隨處可見。“去年我家賣肉蓯蓉的收入有20多萬元。”胡開竟說。

蘇海圖嘎查牧民沈永保開著專業挖坑機在為梭梭種植打坑。攝影/章軻

沈永保家去年的收入與胡開竟差不多。沈永保說他僅機械設備的投入就超過15萬元,梭梭種植面積達到了3000畝。去年,他家收獲了第一批人工種植的肉蓯蓉,共800多公斤。“現在最大的願望就是有一家肉蓯蓉加工廠。”

過去10年,SEE已經在阿拉善地區種植22.5萬畝梭梭。

中國科學院專家團隊通過遙感監測、野外考察及典型區各項主要環境指標的觀測,發現阿拉善地區整體植被覆蓋度、項目區土壤有機質含量、空氣濕度表現出增加趨勢,而人工梭梭林內的風速顯著降低,生態環境有所改善,沙漠化土地面積以每年40平方公里的速度減少。

但評估報告也指出,阿拉善地區的三大沙漠是地質歷史時期形成的,其地理空間分布是由當地的地質構造、地表特征和風場所決定的。因此才能保證在漫長的地質歷史時期沒有出現三大沙漠在此“握手”的現象。

“利用梭梭固定活動沙丘或增加沙化草場的植被,有利於沙漠化土地的治理,減少沙塵暴的發生。但是在原生戈壁上種植梭梭,則會破壞地表礫石層,造成下覆的第四紀疏松沙質沈積物出露,在風力作用下就地起沙形成新的沙丘。”評估報告指出,“如果把三大沙漠之間的戈壁帶全部種上梭梭,會真的通過人類作用導致三大沙漠握手。”

調查發現,雖然在SEE的規劃中,沒有把所有的原生戈壁種上梭梭,但是從項目規劃圖和實地考察中發現,有大面積的戈壁灘已被改造成人工梭梭林,地表礫石層遭到顯著破壞,就地起沙的現象已經開始出現。

專家調查還註意到另一個現象,梭梭本身是耐旱的沙生植物,在成活後不需要灌溉,但是要嫁接肉蓯蓉獲得較好經濟效益的話,每年每畝梭梭至少需要灌溉100方水,也就是說200萬畝梭梭的耗水量每年大約是2億方,主要靠抽取地下水灌溉。

“長期下去,地下水位勢必下降,不僅會導致人工梭梭林覆蓋度降低,原生植被死亡,還會影響周邊綠洲的地下水位,帶來不可估計的影響。”評估報告建議,對項目區的可行性進行專業科學論證,在沙漠邊緣利用梭梭和肉蓯蓉營造固沙鎖邊林,以防止沙丘活化前移為首要生態保護目標,其次兼顧經濟效益。在項目規模的制定中嚴格按照區域的水土資源承載力進行科學設計,切忌違背自然規律,出現不可持續的現象。

相關鏈接:

為什麽是內蒙古草原?

作為世界重大環境問題之一,荒漠化影響著全球1/4的土地和1/6的人口,它不僅直接導致幹旱半幹旱區發展中國家的貧困和饑饉,還威脅著許多發達國家的糧食安全和水資源安全,阻礙著全球社會經濟和生態環境的可持續發展。而中國是世界上受荒漠化影響最嚴重的國家之一。

內蒙古草原面積占自治區土地總面積的74%,占全國草原面積的近1/4。草原生態系統是內蒙古面積最大的陸地生態系統,也構成了我國北方重要生態屏障的主體。

《內蒙古草原可持續發展與生態文明制度建設研究》報告稱,嚴格保護、合理開發利用草原資源,對於構建我國北方生態安全屏障、維護國家糧食安全與食品安全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這份報告由中國社會科學院農村發展研究所農業資源與農村環境保護創新團隊編著,將於今年6月由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正式對外出版。 調查顯示,目前,內蒙古退化草原面積占其草原總面積的59%,並且每年還在以數十萬公頃的速度退化和沙化,草原平均產草量與20世紀50年代相比,至少減少了30%。內蒙古草原荒漠化的加劇已使草甸草原的生產力下降到原生群落的25%-30%,典型草原的生物量也已下降60%-80%,草群蓋度顯著減小。

草原沙化退化不僅危及農牧民的生存和發展,也威脅著整個華北地區的生態安全。報告介紹,中國北方四大沙塵暴源區中有三個位於內蒙古境內,內蒙古地區沙漠土地已達42.08萬平方千米,占全區土地總面積的35.7%。

中國社會科學院城市發展與環境研究所項目組編著的《內蒙古發展定位研究》報告也介紹,作為我國北方生態安全屏障,內蒙古具有天然的自然地理優勢。內蒙古地處北疆,占京津冀及周邊地區面積的69.2%,擁有13億畝草原、3.5億畝森林、6000多萬畝水面和濕地,草原、森林面積均居全國之首,不僅是北方面積最大、種類最全的生態系統,而且是東北眾多江河水系之源、北方大陸性季風必經之地,是這個核心區的重要生態安全屏障。

除此之外,內蒙古草原還為京津冀地區大氣汙染聯防聯控提供了巨大碳匯。研究發現,內蒙古是碳匯大區,全自治區13億畝天然草原固碳能力為1.3億噸,相當於減少二氧化碳排放量6億噸。內蒙古有5.6億畝可利用的荒漠化土地,可種樹1.2億畝、種草2.8億畝,可實現碳匯12億噸。

同時,內蒙古也是減碳潛力大區,全自治區風能資源總儲量近9億千瓦,居全國首位。大多數盟市具備建設百萬千瓦級甚至千萬千瓦級風電場的條件。年日照時間為2600-3200小時,居全國第2位,具備較好的建設太陽能基地的條件。

內蒙古大學環境與資源學院教授、院長趙吉測算的結果顯示,內蒙古溫帶草原總碳儲量為37.6億噸。退化草地碳匯潛力巨大,草地固碳量為4586萬噸/年,二氧化碳吸收量為16815萬噸/年。內蒙古森林固碳量為3601萬噸/年,二氧化碳吸收量為13203萬噸/年。趙吉認為,這些碳匯資源一旦實現市場交易,由於生態系統服務功能價值巨大,其內在價值應遠高於碳減排交易價格。

 

 

 

 

 

 

 

 

內蒙古 內蒙 牧民 竟然 養不 不起 起羊 一億 億棵 梭梭 能幫 幫上 上忙 忙嗎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7932

學習兩千小時依舊啞巴英語 人工智能能幫上忙嗎?

塗鴉化作、裸磚墻紙,每個會議室都以不同國家的名字命名,隨處可見的懶人沙發,一樓二樓間懸空的巨大吊床,當然還有令人垂涎的美食,以及可供健身的體育設施,在“流利說”的辦公室處處散發著濃郁的谷歌風。

“流利說”是一款利用語音評估技術進行英語口語學習的移動應用軟件,它可以像Siri一樣陪用戶練習英語口語,並對發音進行打分和解析,用戶可以進一步學習標準發音和發音技巧。

僅僅上線三年多,流利說用戶量達到3000萬,獲得摯信資本、GGV、IDG在內的B輪千萬美元投資,成為語言學習類APP中的黑馬。

在線教育儼然已是紅海一片,2015年國家對外公布的在線教育投融資數量為199起,融資金額高達20.3億美元,中國在線教育首次超過美國,成為全球在線教育最熱的投資市場。

具體到英語在線教育產業而言,51Talk、VIPABC、新東方在線、滬江網等為代表,市場格局已初步形成。如何在日漸多元的市場競爭中撕開市場缺口,構築自身競爭壁壘,是每一個初入者需要考慮的問題。

將“練習”產品化

與大部分做教育應用的團隊不同,“流利說”是一個無教育背景、強技術基因的團隊。流利說創始人王翌為普林斯頓大學計算機系博士,曾在美國谷歌擔任產品經理,負責計算機網絡和雲設施等工作。CTO胡哲人曾在美國互聯網大數據公司Quantcast任資深軟件工程師。

“團隊基因決定我們是技術驅動型的公司,與傳統教育的距離感讓我們能夠從新鮮的視角去看教育這件事情,思考技術在教育中能否扮演一個重要的角色,是否具有顛覆性的商業模式。”王翌表示。

反觀2012年,適逢移動浪潮興起,小米、蘋果等移動終端設備銷售大熱,從Siri到Google Now,蘋果、谷歌等巨頭也在推動語音識別時代的到來。

在王翌看來整個英語在線教育是一個非常低效的市場,“學生投入大量時間收獲甚微,老師被剝削的嚴重,工資很少,教育公司賺了錢卻也叫苦不叠,原因在於將大量成本用於營銷,其中所有的價值都是不對等的。”

王翌堅信口語的提升主要靠說,練習大於說教,目前市場大多英語教育產品核心賣點都是外教,將學好英語等同於外教,背後的隱形利益鏈條是外教可盈利,而練習被忽略的原因在於難以規模化、標準化,其次難以賺錢。

以口語為入口,不依賴老師的情況下,借助語音識別技術,將英語練習規模化、標準化、產品化成為流利說的發力點。早期的“流利說”更像一個應用學習工具,用戶可以跟著雙人對話錄音,對著手機麥克風模仿錄音里的發音和語調,應用將根據單個詞的發音、句子里的停頓位置和聲調對用戶發音進行打分,並標出發音不準確的單詞。

整個評價過程完全依靠計算機算法在手機上完成,評分機制的引入是“流利說”最大的亮點。“流利說”使用的打分算法是基於GOP(Goodness of Pronunciation)算法,即利用事先已收集的語音發音方式,將用戶的發音與已經收集的語音做一次強制對齊,把強制對齊得到的似然分數值與收集的語音做一個比較,利用這個似然比(likelihood ratio)作為發音好壞的評價。

“我們收集了數千美國人近萬小時的錄音,提取音節的最小單位音素,總結統計特征與規律,搭建打分模型,根據這個模型進行發音比較。”流利說首席科學家林暉介紹道。林暉曾在谷歌擔任研究科學家,負責語音識別、自然語言處理、深度學習及大數據挖掘算法研究,“流利說”的整套語音分析算法由他完成。

英語教育之“重”

工具型產品的可替代性往往是所有產品類別里最強的。除了提供碎片化口語練習之外,無論是出於對用戶沈澱抑或商業變現考慮,科學系統化的教學內容終究是繞不開的環節。

“一些環節可以通過技術將其量化,但越深入這個行業你會發現有些環節終究無法用互聯網的‘輕’來取代的。”王翌直言。

在和許多知名出版社溝通後,王翌發現絕大多數教材都是針對線下教室教學的傳統教學場景編寫的,並不適合學生面對移動設備學習的場景。為此流利說決定邁出了將公司做“重”的第一步,組建內容團隊,研發一款適合移動學習模式的系統課程。

6000張原創手繪插圖,超過30000道題目的題庫,22000多句美國播音配音,“流利說”的“懂你英語”產品由此誕生。更為重要的是伴隨2.75億分鐘用戶學習行為的記錄以及31.9億句龐大錄音數據庫的沈澱,為流利說的自適應學習系統提供了最重要的數據支撐,也為產品研發提供了新的思路。

例如根據後臺數據統計顯示,42%的人曾把[r]發錯成[l],將eat fresh讀成eat flesh,在環境噪音、口音、英語學習水平等多維度不可控因素下,數據的積累會讓機器更易判斷出用戶發音錯誤。

再具體到每個學習個體而言,長時間的學習數據跟蹤,其發音常常出現哪些問題,如何進一步提升,也可以做進一步的細化分析,未來千人千面的英語學習場景將成為可能。“隨著學習的進展變化,各個努力值的變化,數據引擎會為用戶制定個性化的學習路徑匹配算法。”“流利說”首席產品官翁翔堅解釋道。

從最直接的用戶說英語的語音數據,到用戶在學習課程過程中的各種行為,“比如是否反複聽錄音,學習的路徑選擇順序,每個用戶在非學習情況下的社區數據也對我們分析起到了很大的作用。”胡哲人補充道。

學習類APP如何商業化

如何調動用戶的積極性,在無外教監督之下也能提升學生學習的主動性,將枯燥的口語練習變得“有意思”,“流利說”引入了遊戲機制。效仿憤怒的小鳥等遊戲,用戶需在闖關之後才能解鎖進入下一個話題,闖關成功給予金幣獎勵。

此外針對不同階段的用戶群體,設定了不同類型的排行榜,例如金幣榜是跟據每句話得分的高低進行累計排名,闖關耐力榜則是對連續闖關天數的累積排行,每日速度榜更關註每天的闖關次數。“從不同維度切入是為了照顧到每個階段學習者的積極性,通過反饋和激烈措施優化學習目標。”王翌表示。

遊戲化的產品機制設置

從工具、內容到社區再到系統課程的打造,用戶量雖然不少,但如何提高用戶轉換率,變現往往是工具類產品,尤其是重知識輸出類產品最大的挑戰。

“懂你英語”算是“流利說”第一個產品商業化的嘗試,標準版產品定價為99元/月,白金版售價是9個月9880元。在商業化渠道拓展方面,流利說也與淘寶教育搭建了英語的商業化體系。

在王翌看來,相較於其他在線教育產品,流利說並沒有直接從交易環節切入進行盈利,而是先打造工具和內容,積累用戶後再進行商業化嘗試,漏鬥式商業變現方式使得流利說的變現成本低了很多。

從免費到付費,流利說是否跨過變現的門檻,實現商業閉環,投資人也在觀望,但可以肯定的一點是,知識正在告別免費時代,人們越來越願意為“專業”付費。

學習 兩千 小時 依舊 啞巴 英語 人工 智能 能幫 幫上 上忙 忙嗎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3583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