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工管理論(4):帕金遜定律與HEA做 米羅

http://notcomment.com/wp/?p=14624

我們說一些人放慢手腳工作,俗稱為「HEA做」,居然有一個管理學理論解釋了這種現像:帕金遜定律。帕金遜經過多年調查研究,發現一個人做一件事所耗費的時間差別如此之大:

可以在10分鐘內看完一份報紙,也可以看半天;
一個忙人20分鐘可以寄出一疊明信片,但一個無所事事的老太太為了給遠方的外甥女寄張明信片,可以足足花一整天
特別是在工作中,工作時間會自動地膨脹,佔滿一個人所有可用的時間
如果時間充裕,他就會放慢工作節奏或是增添其他項目以便用掉所有的時間。

係咪好熟口面呢!這就是傳說中的HEA做現象:如果上司給三天時間做一個工作,絕對不會用兩天時間完成。那麼倒轉頭,要用三天時間完全的工作,只給了兩天時間呢?

還不簡單!要求公司加人,加到足加到夠,加到出現冗員,所以帕金遜定律也可以用來解釋機構膨漲的現象:

一個官僚組織中的雇員總數,通常以每年5-7%的速度增加
有兩股力量造成了這個增長
1. 一個官員希望他的下屬增加,但不希望敵人增加
2. 官員會製造工作給彼此

結果,組織越龐大,工作的效率江河日下,而由於每個人都要justify自己的存在,就會出現HEA做的情況。

帕金遜定律又可以用來解釋時間管理,多數人在工作的初期,會表現出高超的效率,但去到某一個時間,效率就會下降,直到降低到微不足道。

Parkinsons-Law

其實,就是所謂的80/20定理,脫兄也曾經介紹過。所以,如果係做「自己野」,用頭一段時間去衝個基本面出來,餘下就慢慢做;如果是「公家野」多數人就會拖長HEA做。

作為管理人員,應該監察團隊有沒有HEA做現象,必要時要透過cut時間、cut人來加強效率。

帕金遜也有另一個定律:瑣碎定律(Parkinson’s Law of Triviality):

大型組織會花費大量時間在討論無關緊要的瑣事,但是真正重大的決議反而可以輕鬆過關這種現象。
對於價格不高、無特別影響力的腳踏車車庫,因為人人都認為自己了解,所以會花費很多時間在討論要為腳踏車車庫漆上什麼顏色
但對於造價高昂、影響力大的核子反應爐,因為與日常生活距離太遠,技術上又困難,人們反而不會提出什麼意見,就輕易讓它通過。

大家想一想:買個橙買件衫左揀右揀,但買股票可以聽人講就去買 ,就是如此這般。

工管 理論 帕金 定律 HEA 米羅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7192

拳王阿里、帕金森、研發和我們的未來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5023836.html

“我不會太掛念拳擊的,拳擊會想我的!(I won’t miss fighting - fighting will miss me!)”這句話是黑人職業拳擊手卡休斯•克雷(Cassius Clay)說的。當然,世人更熟悉他自己取那個的穆斯林名字——穆罕默德•阿里(Muhammad Ali)。

職業拳擊生涯61戰56勝、拒絕為越戰服役、一直爭取黑人人權的拳王阿里,這一次,輸在了和疾病的抗爭(Fighting)中。剛過去的星期五,阿里在美國鳳凰城離世。一生都習慣了戰鬥在各個領域的他,晚年一直和帕金森癥近身搏擊。被確診並不懈努力了32年後,拳王終於還是不服輸地離去了。

帶病生存三十多年,對帕金森患者來說已經非常罕見。1996年,阿里患病十多年還能在亞特蘭大顫顫巍巍地舉起奧運火炬點燃聖火也近乎是個奇跡。因為我們和帕金森癥這種疾病的抗爭其實才剛剛開始了不久,無論是藥物還是其他療法,都處於認識非常初淺的階段。

之所以說,我們和這種疾病剛剛開始鬥爭不久,是因為帕金森癥得名於1817年,由英國人帕金森(James Parkinson)首先對此進行了詳細的描述。而在人類的疾病歷史上,糖尿病的記載和治療有上千年,流感也有五百年,考慮到這兩種疾病在全球的流行和時不時地暴發都還沒有得到很好的控制,剛剛有記錄兩百多年的帕金森,沒有在醫療上取得特別大的突破,也就不足為奇了。

治療市場上的空白,正是醫藥公司存在的意義。

今年年初,輝瑞、阿斯利康、禮來、艾伯維、百健、默沙東和優時比七家國際制藥公司宣布將通過合作,實現資源共享,加快帕金森疾病的藥物研發。

為什麽它們不再單打獨鬥了,因為每個公司都已經意識到,帕金森癥是一個世界性的難題,光靠一個公司的投入,是遠遠不夠的,或者說是無法滿足股東的期望的,來不及趕上全球老齡化帶來的發病熱潮的。

作為上市公司,股價,就是對公司未來價值的估值。醫藥公司平均花在研發上的費用,會占到銷售額的15%~16%,甚至有的達到20%。沒有什麽公司的股東能看著這麽多錢,這麽多年砸下去也沒個水花還不心疼。於是,這種研發聯盟便出現了,它的意義就在於要幫助公司規避投資風險,因為醫藥大發現的20年代、40年代已經過去,如今在研發上入不敷出的例子太多了。

商業雜誌《福布斯》在2014年為全世界22家藥廠做了一個醫藥研發效率評比,比較哪個公司使用100萬美元獲得的專利最多。直白地說,就是看誰最會把錢花在刀刃上。

結果是,從2009~2011年,研發投資效率排名第一的是百事美施貴寶,每百萬0.22個專利,也就是差不多每投資500萬美金就有一個專利,投入的回報率是15%。最差的公司名字我們就不提了,每百萬0.03個專利,也就是三千萬才有一個專利。但別忘了,專利還不是上市產品,只能看作一個還沒發芽的種子,離上市還有一期、二期、三期成百上千病人的臨床、平均1~3年的審批時間、以及10億~15億美元的成本呢!隨便哪個環節出現問題,都將夭折。

美國著名的醫藥公司禮來,在這個榜單的倒數第二位,也是輸在帕金森這樣的中樞神經系統疾病研發上的典型。

禮來創立於1876年的美國中西部,到今天已經有140年歷史,靠在兩次世界大戰中的抗生素生產和曾經世界上最大的膠囊生產企業而發展壯大(啊,玉米澱粉膠囊是多麽偉大的產品!給藥物定量、防止汙染、還能保證藥物在腸部吸收不刺激胃)。當然禮來還有治療糖尿病藥物胰島素這個親生兒子,1922年,班廷醫生剛剛發表胰島素可以治療糖尿病論文的後一年,禮來就第一個市場化量產了這個產品,並從此在世界五百強中立足。70年代,禮來的抗抑郁藥物百憂解面世,它重新定義了抑郁這個疾病,幫助了成千上萬的抑郁患者,還如日中天般登上了美國的《時代周刊》封面。

但是公司的發展,不是總是像童話這般美好。正是百憂解這個王牌藥物,讓禮來公司的投資從自己擅長的糖尿病,轉向了更加未知中樞神經領域。盡管後來禮來仍然推出了不少中樞神經領域的藥品,但是每年數十億的美元投資,再沒有得到一個像百憂解這樣投入比產出高的藥品。想象一下,如果倒退四十年,禮來把原來的資金都放在糖尿病領域,可能早就在這個領域一騎絕塵了。

禮來最近一次在中樞神經領域有動靜,還是2015年6月,公司通過一個18個月的臨床藥物數據,希望讓一款投資者不看好的藥物種子再現上市的曙光。但是一年過去了,此事再無消息。禮來的股價,在80年代曾達到過120多美元一股,到了今天卻只有70美元左右。不知道當時的持有人,在今天是什麽心情了。

話雖如此,我們對禮來這樣的公司,仍然是充滿敬意的。在帕金森等中樞神經領域,禮來雖仍沒有直接回報,但其深知沒有在黑暗中不懈地摸索,沒有這些經驗的積累,未來就不會有下一次破繭而出。同樣是藥物企業,國內的研發才投入了多少?

換一個行業,同樣是做汽車,又有多少公司勇於像特斯拉一樣不計虧損地投入研發?

雖然特斯拉的虧損從2010年的1.5億美元,到了2015愈演愈烈,達8.9億,但是業內已經看到他們在2016的表現。新推出的電動車Model 3,盡管離上市還有一年時間,但是訂單在首發的24小時內,已經達到18萬輛,並在一周達到32萬輛。有人計算過,扣除研發成本,特斯拉已經可以盈利。這讓折騰一年,有一部分靠補貼才銷售了33萬輛新能源汽車的國內企業成績單顯得瞬間失色。

這些都說明,研發是一種厚積薄發的獨門武功,就像阿里在拳臺上的閃轉騰挪的“蝴蝶舞步”,一次次迷惑、擊倒對手的背後,是天才大量揮汗如雨的付出!

再看移動互聯領域,之所以今天美國能獨霸天下,擁有Facebook、Google、Apple、Amazon,不能不說得益於美國國防部早期那些看不到任何商業價值的研究。這些基礎研究奠定了如今互聯網和手機的通信原理,定義了我們現在大小屏幕不離手的現代生活。

所以說,研發,無論在疾病、汽車、互聯網領域,不僅關乎某個公司發展,還關乎我們這個制造大國的未來,甚至是整個人類的將來。

拳王 阿里 帕金森 帕金 研發 我們 未來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9462

英國科學家發現通過眼部測試能檢測帕金森早期癥狀

據BBC報道,近日,來自倫敦大學學院(UCL)的科學家稱通過前期的動物測試或許可以找到一種經濟且無創的方式來檢測帕金森病。

研究人員發現在該病癥狀顯現之前,通過觀察小鼠眼底就可以提前覺察出一些變化。

主導這項研究的Francesca Cordeiro教授表示,對於該病早期篩查與治療來說,這將是潛在的革命性的突破。

“這些測試意味著我們可以更早的的介入並為罹患帕金森的病人提供更加有效的治療方案,”Francesca Cordeiro表示。

據了解,帕金森病(Parkinson's disease,PD)是一種常見的神經系統變性疾病,是全球範圍內第二多發的神經組織退化疾病。其最主要的病理改變是中腦黑質多巴胺(dopamine,DA)能神經元的變性死亡,由此而引起紋狀體DA含量顯著性減少而致病。導致這一病理改變的確切病因目前仍不清楚,遺傳因素、環境因素、年齡老化、氧化應激等均可能參與PD多巴胺能神經元的變性死亡過程,因此目前尚未存在有效的腦部掃描或血液測試能夠準確診斷出帕金森病。帕金森雖不會直接致死,但隨著時間的推移,癥狀會變得越來越糟。

UCL的研究人員還發現,通過在他們的試驗動物身上試用一種新配方的治療糖尿病藥物能夠減少細胞損傷。

據了解,相關研究結果已經發布於https://actaneurocomms.biomedcentral.com/

英國 科學家 科學 發現 通過 眼部 測試 檢測 帕金森 帕金 早期 癥狀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1089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