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基金高手》37歲上班族靠一個指標入住高檔華廈活用學校教的標準差五年檔檔賺足三成

2013-11-18  TWM
 
 

 

別人的大學生活,大多在蹺課、看電影、聯誼中度過,陳世杰卻很另類,他在圖書館大量閱讀技術分析的書籍,投資學連修三年;畢業後,又在第一線券商工作接受市場嚴酷考驗,終於找到自己的賺錢方程式。

撰文‧施禔盈

二○一一年八月美債被降評,這是繼○八年金融海嘯後,又一次罕見的資本市場大殺戮,投資人的情緒緊繃到極點,重災區從成熟國家蔓延至新興市場,無一倖免。當大家忙著療傷止痛時,上班族陳世杰卻忙著找標的,這一仗,他「又」是大獲全勝,檔檔標的賺足三成出場。

為什麼說「又」大獲全勝?因為自○九年起,他靠著去蕪存菁的投資法則,每次出手都是正報酬,而二至三成的獲利率是最常見的成績單。你沒看錯,五年來他沒有失手過,只有賺多與賺少的差別。

去年隨著孩子出生,陳世杰搬進了台北市民生社區的華廈,沒有富爸爸撐腰,有的是過往大學四年的「勤苦」練功,讓他在三十七歲的年紀,就入住綠蔭樹海、頗具人文風味的高級住宅區。

「我如果蹺課,不是在圖書館,就是在號子。」這是陳世杰大學時代的一句名言。但就讀成大統計系的他,可沒有因為天天窩在圖書館而拿到書卷獎,不是他不夠聰明,而是他看的書籍大不同,「那時候一到圖書館,我就會去蒐羅架上的技術分析相關書籍,然後坐下來慢慢K,經常一個早上或一個下午就這樣不見了。」不在圖書館就是在號子 苦學技術分析同學看《大成報》,熱烈討論體育賽事,唯獨他一人抓著《經濟日報》不放,看產業、看公司動態;同學蹺課去看電影、打保齡球,他則樂於窩在圖書館練功。這並不是他的人緣不好,而是他對同學的玩樂邀約一概拒絕。在同學眼裡,他,是一個異類。

陳世杰這個異類還真是特立獨行,同學把選修「投資學」當營養學分,他卻是認真連修三年;因為,他認為,「市場時時在變化,怎麼學都學不完。」到後來對技術分析有一定功力了,投資學老師甚至找他一起寫書、出書。如此積極學投資,從大二起,他就沒向家裡要過一毛零用錢。

追問陳世杰何以有這麼強烈的動機,想把技術分析全吞到肚子裡?他靦腆地笑說,應該就是想賺錢吧!

難道是家裡經濟給予很大的壓力?他又說,也不是,而是一股想要了解金融市場的推力,讓他退訂《大成報》,改讀《經濟日報》,並進而把對統計系學生來講是營養學分的投資學,修到徹底、修到刻在腦子裡。

但陳世杰很清楚,紙上談兵終究無法真正參與市場的脈動,必須真的把錢投進去才能有真體會。一九九五年前後,市場處於多頭,陳世杰的初體驗很甜美,「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五、六十元買進台鳳,一百八十元賣掉,報酬率超高。」他回憶,當時會買進台鳳,靠的就是技術分析:低檔、噴量、黃金交叉,買進訊號強烈!

券商工作無所獲 兩周賠光三年薪水幾次甜美的收穫下來,讓陳世杰深覺技術分析「真是超好用」,所以愈栽愈深,「每每晚上七點,我會與學長、學姊一起拿《產經新聞》來畫線,然後找出可投資的標的。」就這樣,陳世杰經常往返學校與號子間,就算待在學校,也是蹲在圖書館居多,「如果老師要點名,同學都知道要到圖書館來找我。」他笑說。

由於投資體驗幾乎都是美麗的,陳世杰進入職場的首選是:券商。「這個環境比想像中還繽紛,天天看投資人頻繁交易、大戶資金流來流去,身在其中,不交易都難,會心癢、更會手癢。」然而,市場終究是最嚴苛的老師,二○○○年網路泡沫,陳世杰栽了一個大跟頭,這還不打緊,他玩權證,一、兩個星期的時間,賠光三年薪水;不做融資,竟能賠到七位數!好一段時間,他的作息就只有上班、回家兩件事,因為這樣才不會多花錢。

盤點在券商工作的五年時間,在金錢上居然一無所獲,陳世杰這才發現,短線買賣不會有好結果。另外,他此時也深思自己缺乏價值評估的觀念,畢竟投資唯一的勝利方程式不就是:低買高賣嗎?「但什麼是低?什麼是高?」他不禁自問。

為了找答案,陳世杰離開這個讓他「意亂情迷」的工作環境,在錯中學、錯中做的過程中,他終於找到了答案:負兩倍標準差是低、正兩倍標準差是高。

至於為什麼是「兩倍標準差」?念統計系的陳世杰解釋,因為兩倍標準差涵蓋九五%的機率,負兩倍標準差買進,往下的風險只剩二.五%,買進,絕對睡得著;若來到正兩倍標準差時,再往上的空間也不過二.五%,沒什麼好貪戀,果決出場就對了。

以這樣的投資原則進出幾次後,陳世杰感受到這個指標「好用」時,他便開始「紀律地使用」,此時,市場雜音再也無法干擾他的決策。

「其實在券商會慘賠,不見得是輸在投資技巧,而是輸在投資紀律,因為在那樣紛擾的環境下,自己心態還沒有篤定時,就算技術分析告訴我該賣了,我依然被人性打敗,不願意認賠出場。」陳世杰分享,練富要分兩個階段,技巧純熟是第一步,但找到足以讓你「相信」、讓你願意跟著做的原則,更是難能可貴的歷程。

只是,真的心悅誠服地「相信」談何容易?那就得讓你見識這個原則的威力數次。「見識過,你就會相信;相信了,你就會紀律地操作。」這就是近五年來陳世杰藉以進出,從沒「凸槌」過的關鍵準則。

兩倍標準差找買賣點 抓動能加速獲利他強調,其實用「兩倍標準差」找高低點不是新鮮事,但直到現在沒有太多人使用的原因,就是採用這個方法無法快速獲利,「只能知道夠低,買進下檔風險有限,但什麼時候會漲,就無法得知了。」所以,他會搭配過去大學時代扎實的技術分析,找出相對有「動能」的標的,這樣,便能加快獲利的腳步,「買低,至少可以讓人睡得著覺;動能夠,就能讓你吃得飽。」那什麼是「動能」?陳世杰解釋,這是相對性的字眼,舉例來說,全球新興市場過去一周平均漲幅一%,但中國卻能漲個三%,這就代表中國的動能相對強。如果此時新興市場中,有五個國家的股市都達負兩倍標準差的買進點,怎麼選呢?當然就要挑像中國般動能較強、未來上漲時間較短的標的。

至於出場的時間,也要「紀律」對待,達到正兩倍標準差就要分批走人。陳世杰拿前一陣子投資中國股市為例,他說,今年來達到負兩倍標準差的標的其實不多,中國股市是其一,所以他在中國股市二○○○點左右進場,果然跌到一九○○點開始往上彈升,而在往下的過程中,他還加碼兩次。

目前,他打算見到二四○○點時開始逐步賣出,「我知道,到時候市場一定會把中國三中全會的題材炒得沸沸揚揚,但這不關我的事,我就是見到正兩倍標準差開始出場,因為就算往上,空間也不過就是二.五%。」陳世杰篤定地表示。

事實上,這套投資原則的最大好處是,不會賠錢,但論賺錢,則也不容易賺到數倍獲利;不過,以他的經驗值來看,一年可以有三到五次的操作機會,平均每次操作的報酬率都在兩成上下。

嚴守出場紀律 不受市場雜音干擾問陳世杰,萬一中國股市從二四○○點一路飆漲上去,賣在二四○○點難道不扼腕嗎?他的回答是:「一九○○點到二四○○點,我已經賺了接近三成,為什麼還要思考可能少賺了什麼?」真是一語道破贏家與輸家的差別,贏家看的是真的抓到了什麼,而不是追逐難預料的題材,思考邏輯不同,注定了成敗。

從大學時代積極練功,買什麼賺什麼,到後來進入券商工作,五年來卻一無所獲的考驗,這段轉折讓陳世杰體悟到:大學時代學的上百套功夫,終究只是通識,但投資其實不需要花稍百變的技巧。反倒是離開券商後,他把百套招式萃取成兩個重點:兩倍標準差,以均線(通常看季線趨勢是否上彎)尋找動能相對強的標的,是最後成功的「簡單公式」。

現在,陳世杰還是時時關注市場,每天必看彭博(Bloomberg)資訊,從中觀察各大市場指數的變化,也看新聞,但僅此而已,他並不會受到外在環境變化的干擾。他說,已經證明對的東西,為什麼不一直用?從陳世杰身上,我們看到簡單事重複做的力量;然而,這段「練富」歷程,仍然沒有半點僥倖。

陳世杰

出生:1976年

現職:金融業產品經理

經歷:券商營業枱主管

學歷:成功大學統計系、美國林肯大學企管MBA

投資資歷:18年

著作:《小資向錢衝:用錢賺錢,加倍奉還》

陳世杰 練富 3部曲

首部曲 1994~2000 年

大學四年苦讀技術分析

苦蹲圖書館遍讀技術分析相關書籍,修習「投資學」達三年。如果蹺課,不是在圖書館就是在號子。

2部曲 2001~2006 年

券商工作體悟人性弱點

環境讓他忍不住從事短線交易,但五年券商工作一無所獲,理解投資紀律比投資技巧更重要。

3部曲 2007~2013 年

自行修練獲利方程式

離開券商後,找尋價值評估方法,以「兩倍標準差」指標確認高低點,輔以均線(通常看季線)找出動能相對強的標的,因為證明好用、證明是對的方法,所以必定紀律跟隨,無一例外。

30秒算出兩倍標準差

標準差提供了資料分布廣度的參考價值。舉例來說,甲班兩個學生,考試成績一個零分,一個100分,平均為50分。乙班兩個學生,兩個都考50分,平均也是50分。甲班學生落差極大,乙班卻不相上下,但平均數沒辦法表現分數分布的狀況,此時就要從標準差得到答案。分數愈接近的乙班,標準差會愈小。相對來說,甲班的標準差就會較大。

實務應用時,標準差代表波動度,標準差愈大、波動愈大;標準差愈小、波動愈小。而統計學中有一個大數法則,就是大部分的量測值,會落在距離平均數兩倍標準差的區間內。

例如,有一檔基金年平均報酬率15%,年化標準差18%,那表示這檔基金這一年中的報酬率,有95%機率落在15%±(2×18%)之間,即負21%到正51%;因此,若跌出這個區間就可認定價格過低或過高,以作為買進或賣出的參考。

年化標準差及平均報酬率的資料來源,以基金為例,可逕至投信投顧公會網站(www.sitca.org.tw)找到績效評比資料,有晨星版本、理柏版本等,皆可參考。

以晨星為例,有類別也有個別基金績效,就看「年化標準差三年」這一欄與相對應的「三年報酬率」,由於此報酬率為累積,要年化的話,一個簡單方式就是除以3,如累積報酬率為30%,則年化為10%,精算可用公式如下:(1+累積報酬率) -1 =(1+30%) -1=9.14%假設現在市場氣氛特別糟糕,便可留心有沒有什麼國家、區域,或個別基金的近一年報酬率跌出區間之外;相對來說,若現在景氣超夯,也要注意手上的標的近一年報酬率是否脫離區間。

 
基金 高手 37 上班族 上班 一個 指標 入住 高檔 華廈 活用 學校 教的 標準 差五 五年 年檔 檔檔 檔賺 賺足 三成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2744

最近相距800米 只差五秒相撞降落遇工程車 日航「抽頭」避禍

1 : GS(14)@2015-04-08 00:11:56

■客機從後方降落跑道,工程車(紅圈示)未及離開。



德國副機師蓄意令客機撞山玉石俱焚,乘客對機組人員頓失信心,但日本卻有兩名機師危急智生合力避過一場空難。日本航空公司一架由東京飛德島縣的客機,因海上自衞隊失誤,降落時險些跟跑道上的維修工程車相撞,幸好機師及時讓飛機緊急重新爬升,保住全機67人性命。


前天早上近11時,日航一架載着59名乘客及8名機組人員的波音767客機,接到控制塔管制員許可指令後,開始降落德島機場,當輪胎觸及跑道擦出白煙時,客機卻突然爬升返回半空。從離遠拍攝的監控片段所見,原來客機降落期間,跑道前端約1,500米外有一輛白色汽車在行駛,副機師見狀後立即通知機師,機師即時終止降落操作,但仍阻不了輪胎着地,這刻客機與汽車相距僅800米,以降落時速為250公里計算,再過五、六秒就要相撞,幸好客機最終及時「抽頭」重飛,再過25分鐘作兩次嘗試後,終於成功降落,無人受傷。



海上自衞隊誤發訊號


位於德島縣松茂町的德島機場只有一條2,500米長的跑道,供海上自衞隊軍機及民航機共用,管制工作由海上自衞隊德島教育航空群負責。航空群證實,該輛維修車當時正為跑道更換距離燈,管制員在上午10時40分准許它駛進跑道,15分鐘後,管制員疑似忘了有維修車輛在跑道,竟向客機發出降落許可。



■工程車(紅圈示)在跑道行駛。

■客機輪胎着地擦出白煙一刻,機師立即抽頭重飛。

■客機最終成功再次起飛避過工程車(藍箭嘴)。



事發時管制室僅餘一人


此外,機場管制工作通常由四人負責,但事發時管制室僅餘一人,其餘三人皆在其他樓層進行其他工作,自衞隊廣報室解釋「機場於星期日只有不是作訓練飛行的民航機升降,一人負責管制工作已經足夠,並無違規」。雖然事件沒釀成任何傷亡,但國土交通省仍將事件定性為「重大事故」,已委派運輸安全委員會人員昨天到機場調查;航空群司令久保內修一對事件表示「極度遺憾」,承諾將查明原因,防止再有同類事件發生。日本《朝日新聞》/《讀賣新聞》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50407/19103679
最近 相距 800 只差 差五 五秒 相撞 降落 工程車 工程 日航 抽頭 避禍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9311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