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微创医疗上市前自揭家丑:曾向官员行贿

http://epaper.nbd.com.cn/shtml/mrjjxw/20100914/1804642.shtml


每经记者 郑佩珊 发自上海
9月即将迎来港股新股的发行高峰。专营治疗血管疾病及失调的微创介入产品的微创医疗(00853,HK)也在这一行列中。和其他新股一样,微创医疗有着 不错的经营业绩。不过,和其他上市公司又稍显不同,微创医疗这次将自己此前多件在坊间看来较为严重涉嫌违规的事件都公布于众。
曾遭匿名投诉“三宗罪”
据了解,微创医疗此次共发售2.52亿股,募资最多将达15.42亿港元。其中,中国香港公开发售占10%,国际配售占90%。公司的保荐人瑞信及派杰 亚洲曾预测,微创医疗2011年度市盈率为16.9倍~21.7倍,2009年的市盈率为25倍~33倍。募集资款项中,50%将用于扩大产品种类及提高 研发能力;25%用于扩充生产设施;20%用于完善销售网络;剩下5%将用于营运资金及其他一般企业用途提供资金。
公告显示,微创医疗的血管器械业务于今年首季毛利率高达87%。不过,完美的业绩并不能掩盖公司此前的一些不规范行为。
微创医疗的招股说明书中指出,公司于2007年5月至7月收到3封匿名投诉信,分别指至微创医疗的内部管理上的问题。
第一封投诉信指微创医疗部分财务报表是基于伪造合约编制,为的是支付回扣,而与第三方有关的付款被转到公司管理层的账户。
第二封投诉信指出,微创医疗为赴美上市,对2004年、2005年、2006年的会计报表进行了做假、修改。
第三封投诉信直指微创医疗董事长常兆华,指称常兆华促使公司向一名指定供应商采购劣质原材料,而采购价的一部分由常兆华持有。该投诉信指称微创医疗为常兆华私人轿车支付进口税。
对于以上匿名投诉内容,微创医疗表示都已一一核查,但是证据不足,至于最后的支付进口税确有其事,但那是作为给常兆华的公司福利。
曾向官员行贿
另外,招股说明书还指出公司涉嫌对于前药监局医疗器械司司长郝和平行贿。公告显示,当时公司的主要产品Firebird由药监局审批,郝和平的签字是必 要的一步。2003年,郝和平与微创医疗高层接洽,要求其代付若干个人开支,常兆华从个人开支中支付了22万元,另外要求一位高管支付4万元与郝和平,这 笔开销由公司报销。
2005年7月,郝和平因收受贿赂被拘,2006年郝和平被判15年有期徒刑,而公司也因支付50万元的赞助费和非法回扣,被工商部门处以30万元的罚款。不仅如此,公司在招股说明书中显示,常兆华及其员工不排除会有遭到政府机构进一步调查的可能。
另外,微创医疗还面临侵犯第三方知识产权遭索赔的风险,原因是集团多名雇员先前曾为一名或多名竞争对手工作,故无法确保该等雇员在为微创工作时未曾使用,或于未来不会使用前
雇主的专用技术或商业
机密,这可能导致竞争对
手对微创提出诉讼。
律师:自揭家丑利大于弊
招股说明书中披露的
负面信息,在坊间看来或多
或少会对公司造成影响。
就招股说明书的相关
问题,《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致电微创医疗,公司表示目
前全部的对外事务都已交由公关公司打理。
负责微创医疗相关公关工作人员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表示,“招股说明书中公布的一些事件,其实是为保障公司的中小股东和投资者的权利,因为问题都是要予以披露的。”
但是,相比其他上市公司,微创医疗招股说明书中的风险提示可能显得让投资者无法接受。
对于这样的情况,该公关人员指出:“投资者是要看公司的未来和成长性的。况且,这些也是以前发生的事情了。”
对此,上海新望闻达律师事务所宋一欣律师认为,企业上市之前的行为,应该受到行政处罚,但从上市公司的角度而言,微创医疗的做法其实利大于弊。公开问题,其实有利于上市公司问题的减少。将公司可能涉嫌的违法行为公之于众,让投资者对于其中的法律风险能自行辨识。

微創 醫療 上市 前自 自揭 家醜 曾向 官員 行賄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118

南豐爭產再揭家醜


2010-12-16  NM




南豐千億爭產案爆發以來,透過母 親楊福和入稟法院的長女陳慧芳(Angela),一直保持低調,從未在傳媒面前曝光。本刊連日來追蹤陳慧芳,終於拍得其廬山真貌,這位與妹妹爭奪千億身家 的陳廷驊長女,衣着打扮極之樸素,她常在母親入住的港安醫院出入,全天候陪伴身在深切治療部的母親身邊,令幼女陳慧慧(Vivien)無機會埋身。她更首 度開腔,回應記者提問的家事。

本刊致電陳慧芳,記者問有傳她隔絕母親與陳慧慧見面,她亦罕有地開腔回應指:「呢個係醫生指示。」(記者:指示你唔俾任何人見阿媽?)陳慧芳說:「呢個你 自己問番醫生。」她有禮貌地問記者如何得到她的電話:「我好surprise你有我電話。不過呢個階段我唔方便回應,有機會我會同大家講。」她繼續以溫婉 的聲線說:「我仲要照顧我阿媽,另外仲有好多人要我照顧。」記者問及官司的事,她回應:「我唔知道,呢啲你可以問番我阿媽個律師。」

陳慧芳自○六年從美國回流返港後,便進駐父母位於中峽道的大宅,準備這場世紀官司。最初慧芳與慧慧兩姊妹都是信來信往,事關兩人都不想事件曝光:「但慧慧延遲回覆期,到最後嗰次仲無回覆慧芳,於是慧芳先付諸行動,將件事搬上法庭。」一名知情人士說。

全天候留守醫院

陳慧芳透過母親楊福和入稟法院爭產,至今已超過十四天,但陳慧慧仍然未有回覆。陳慧芳亦將於本週內,疑把有關文件提交法院,姊妹爭產的內容將全面披露。陳慧芳一直以來避見傳媒,只透過發公開信指出,有傳媒報導失實涉及誹謗,會保留追究權利。

上週四,本刊在港安醫院大堂,拍得這位十多年來未在傳媒曝光的陳廷驊長女陳慧芳。她雖然戴上口罩,但無論樣貌與髮型,與十多年前無異,只是少了一份貴氣。 身穿普通的polo恤、黑色西褲及一雙黑色護士鞋的她,身形瘦削,打扮樸素,完全不似是千億富豪之後。連日來本刊發現陳慧芳,每天早上九時到達醫院,陪伴 住在深切治療部的母親,直至晚上九時,探病時間完結才離開,不讓妹妹陳慧慧有任何接觸母親的機會。

有時為避傳媒耳目,陳慧芳會乘坐南豐的七人私家車,由中峽道繞個大圈到陽明山莊轉乘的士,在港安醫院的後門進入醫院,晚上亦從後門離開。上週四,她在大堂 遇見記者,表現十分驚訝,然後衝入電梯。醫院的深切治療部門口,亦特派了一名保安員駐守,任何人難以走近。本刊於上週六早上,往其中峽道住所華園門口等候 陳慧芳,其保安發現記者便即時報警驅趕,又多次叫司機駛出其專用七人車在山頂一帶兜圈。

隔絕母親細妹

陳慧芳部署爭產,甚至霸住父母陳廷驊及楊福和,以往逢週日,陳慧慧都會回中峽道大宅和父母吃飯,但自陳慧芳回港後,陳廷驊和陳慧慧只可間中見面。多個月 前,其母中風,要入住港安醫院,出院不久,十月又再次在家中浴室跌倒再入院。這段期間,陳慧芳長時間留在醫院,連與律師開會都在醫院飯堂進行,目的是隔離 母親,不讓陳慧慧與她接觸。據知陳慧慧只在今年十月時,到過醫院探訪母親一次,逗留了十多分鐘,當第二、三次分別透過公司職員及律師向慧芳表示想探訪母 親,但獲母親拒絕。楊福和雖然一把年紀,但去年十二月仍入稟法院,與已證實患上腦退化症的陳廷驊離婚。

為了不讓陳慧慧知道母親病情,慧芳甚至把陳家用了廿多年的家庭醫生謝勝生辭退,換上同是腦神經專科的方頌恩醫生。陳慧芳透過發言人表示,換醫生是其母親代 表律師發出的指示。一名知情人士說:「謝醫生睇咗佢哋一家好多年,所以每逢佢父母有咩大小問題,都會向陳慧慧及慧芳匯報,慧芳唔想慧慧知阿媽啲嘢,所以換 醫生。」另一方面,陳慧芳與前夫所生的大仔Marcel亦於上週五從洛杉磯趕回港,為官司作準備。

父女反目兒子反叛

一名認識她兩姊妹的人說:「佢哋阿媽好錫家姐,成日叫個妹讓吓家姐啦。」陳慧芳較受母親疼錫,與其遭遇不無關係。七十年代,陳慧芳認識了菲籍前夫Rick Sabella,但Rick不獲陳廷驊接受,最終令父女反目,陳慧芳因此往美國居住。她在八十年代已在美國洛杉磯一帶涉足地產業務,但業績一般。至九十年 代,陳慧芳轉攻當時美國流行的生物科技產業,所投資的Cyber Care Inc.曾連續三年錄得累積近六十億港幣虧損。

她與前夫Rick Sabella所生的兩名兒子也較為反叛,令陳慧芳「頭痛」。根據美國調查網站指,今年三十一歲的長子Marcel Chen Sabella九四年中學畢業後,便到維珍尼亞州加入Hargrave Military Academy軍事學校,其後入讀三藩市的University of San Francisco的商科學院McLaren School of Business。Marcel畢業後曾於華納兄弟及Sony Pictures工作,但在兩家公司工作不夠一年便離職。今年四月,他索性自己做老闆,入股本地網絡公司Shift Media Group Limited,旗下業務有團購網站ubuyibuy.com,任職商業發展總監,但本刊向Shift Media的創辦人楊聖武查詢,Marcel其實只是小股東一名,沒有參與公司任何實際業務。

被拒入南豐

Marcel在加州生活時,短短兩年內便有十六次因觸犯交通規例而被法庭控告,亦曾要履行社區服務。而Marcel感情生活亦精彩,去年與妻子Alona Alvarez結婚前,曾與有「翻版Maggie Q」之稱的模特兒何路欣(Jenny Ho)傳出緋聞。本身是中國與古巴混血的何路欣,在○八年與藝人麥浚龍拍攝音樂電影後,便回到古巴老家。

Marcel弟弟Damien Chen Sabella○二年於加州Santa Barbara內的Carpinteria市Cate School高中畢業後,便入讀三藩市的University of San Francisco。本刊從一個美國調查網站發現,今年只有廿六歲的Damien,與哥哥一樣有觸犯交通規例及有一次離婚記錄。陳慧芳為了兩個兒子前途, 曾嘗試安排他們入南豐工作,但不得要領。而陳慧芳自己亦被踢出南豐,原本她有辦公室在南豐前基地、位於中建大廈內,自月初陳慧慧把南豐旗艦搬到南豐大廈 後,陳慧方連一張寫字枱都沒有,更不得進入南豐範圍。

另一方面,本週二,被南豐辭退的老臣子李孝仁突現身向傳媒放料,指陳廷驊原意想兩名女兒同掌南豐,指責陳慧慧的男友司徒啟瑞不獲陳廷驊及楊福和接受,才引發爭產風波。自從爭產案搬上法庭,雙方家事將愈揭愈多。

表弟跳樓惹揣測

上週四,陳氏姊妹的老表何正昂(Charles),在荃灣南豐紗廠跳樓離世。無獨有偶,有指何正昂曾為了父親何震逸被法庭判「精神上失去執行能力」(MIP),與大哥何先昂曾發生爭執。對於其突然輕生,外間眾說紛紜,兩姊妹亦分別發聲明,對意外表示震驚及難過。

有關何先昂與弟弟何正昂不咬弦,本刊找到何先昂作出回應:「我同細佬關係一向都好疏離。早前我哋係有拗撬,因為我哋大家都有病,而為咗邊個照顧老豆一事爭 執。我申請咗老豆為MIP,等佢有人照顧,我都唔知Charles贊唔贊成,因為法官問佢都唔覆。老豆嘅資產由會計師管理,我哋三兄弟都無想過要管,所以 爭產嘅問題不存在。我都想知我細佬發生咩事,如果真係關我事,點解警方到而家都無聯絡過我?」

有指陳慧芳有參與其家庭糾紛,並介紹律師處理其父親的事,何先昂亦否認:「我使咩人介紹?我自己上網搵咗十幾個,最終先搵到佢。我同佢兩姊妹都好少聯絡,一年一兩次,大家有交換吓資料,但無具體幫過忙喎。」同一個家族,發生兩件相同的糾紛故事,令事件更加撲朔迷離。

 


南豐 爭產 產再 再揭 家醜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334

貸幫壞賬事件調查:危險的個人賬戶,危險的“捂家醜”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06993

問題“平臺”出事包括詐騙、跑路、失聯、網站關閉、停止運營,體現困難等。 (東方IC/圖)

一位四川企業家被捕、深圳兩家P2P平臺遭殃,上千位全國各地的投資者資金難以收回……一筆互聯網上的壞賬,將這些本不相幹的人攪纏到一起。

貸幫事件,正是P2P行業一個典型樣本。平臺監管粗糙、資金賬目混亂、法律訴訟困難等問題一一暴露。

在平臺“寵”著投資者的潛規則下,“家醜”往往被捂著,騙了錢的人逍遙法外,形成一個奇特的騙子、網貸平臺、投資人“三贏”的局面。

年關,也是P2P網貸行業的“鬼門關”。

2014年12月,87家網貸平臺“告急”,其中,六十余家提現困難,二十余家詐騙跑路,2014年全年270家“問題”平臺,12月占近三分之一。

很多P2P中小平臺的資金鏈一扯就斷,脆弱無比。原因何在?看起來,互聯網提高了金融效率,卻也使風險漫過了地域、人際圈的邊界,四散開來。

歷時半年以上,至今尚在發酵的貸幫事件就是典型樣本:在這個故事中,四川的一位企業家跌了跤,千里之外的深圳兩家網貸平臺同時遭殃——這樣的“蝴蝶效應”在P2P圈中並不罕見。

禍起之源

連貸幫網創始人尹飛、人人聚財創始人許建文都不知道,這筆巨資的消失會和那位八竿子打不著的企業家被捕有關。

2014年5月底,四川官場震蕩期間,廣安市一位名叫王成的明星企業家被捕了。

同一時間,金融從業者悅琳(化名)發現自己投資P2P網貸平臺的17萬元沒了。跟她同樣遭遇的,還有五百多人,他們總共投了1280萬,連本帶息消失了。

他們投的平臺叫“貸幫”,是眼下火熱的P2P行業(通常指個人與個人之間通過互聯網進行借貸)中的一員。踩雷的不止貸幫,還有另一平臺“人人聚財”,損失1290萬。

不僅悅琳們不知道,甚至連貸幫網創始人尹飛、人人聚財創始人許建文都不知道,這筆巨資的消失會和那位八竿子打不著的企業家被捕有關。

因果關系浮出水面:悅琳們原本投於汽車融資租賃的3000萬,被合作公司負責人轉手投入了王成的地產項目。王成出事,地產停建,資金鏈斷裂,平臺才被告知攤上了壞賬。

投資者的錢如何被挪用?這一切要從P2P行業流行的“債權轉讓”模式說起。

2007年,貸幫創始人尹飛從平安銀行副行長秘書任上辭職創業,這位16歲考入清華的農家子弟一心想在中國複制孟加拉小額貸款之父尤努斯的神話,做農村的金融服務。

2009年,貸幫成立。一開始是他自己墊錢給農民貸款,始終入不敷出。2013年,他終於找到一筆300萬的融資,對方要求另立公司,撇開老貸幫不賺錢的業務,單做P2P,就此有了現在的貸幫網。

新貸幫的一個主要做法是,跟其他公司合作,對方負責線下項目,貸幫負責互聯網融資,做“債權轉讓”的模式。這意味著在借款人、投資人之間,除了網貸平臺,又多了一道手,即挖掘線下項目的公司。它們可能是小貸公司、擔保公司或融資租賃公司等。

人人聚財創始人許建文說,這樣的模式從規則上是允許的,但顯而易見的是風險也加倍了。

危險的第三方

為什麽公司間的業務要把錢打給個人?

前海融資租賃(天津)有限公司就是尹飛為新貸幫找到的第三家合作機構。

在湖南衡陽,貸幫和前海融資租賃同時做線下業務,後者利息更高卻做得更好。兩個公司合計,不如聯手,一邊負責網上,一邊負責做線下,各取所長。

能夠合作,更重要的原因在人:這家公司的實際控制人劉鵬(化名)是某大型股份制銀行總行的部門副總。“以這樣的社會地位,他不可能為了幾百萬騙我的錢。”尹飛考慮。

前海租賃的註冊資本金1000萬美元,法定代表人劉玉林是劉鵬的父親。總經理袁琳傑,清華畢業,曾就職於大型金融機構。許建文也表示選擇這家公司合作,就是看重其資本金、牌照和管理者的背景。

因為P2P行業缺乏陽光、有效的評價機制,“看人”就成了最重要的判斷方法,學歷背景、工作經驗都是信用背書。

貸幫和人人聚財這兩家平臺,跟前海融資租賃合作的都是小筆的汽車融資租賃項目,每筆借款約10萬元。

根據雙方協議,平臺把募集的資金,通過第三方支付,轉給前海融資租賃的指定賬戶:法定代表人劉玉林的個人賬戶。

在P2P行業,第三方支付機構負責資金托管:由它來保證借貸雙方賬戶的一一對應,匹配期限和資金量。在整個過程中,P2P平臺本身應該是不碰錢的。

根據P2P行業觀察機構網貸之家的數據,目前全國共有P2P平臺1500家左右,它們絕大多數都采用了與第三方支付合作的模式。

問題在於,第三方支付卻無法監管借款項目的真偽,也無法篩選賬戶,有大量借款公司提供的是個人賬戶。

為什麽公司間的業務要把錢打給個人?許建文說這是行業內的一些現狀:除了銀行、小貸或信托公司有放貸權、可以走對公賬戶外,其他如擔保公司、融資租賃公司不能合法放貸,大多通過個人賬戶走賬,很多民間借貸機構都采用這個辦法。

大筆資金打到個人賬戶,就為挪用創造了“空子”——2014年11月下旬,從兩個平臺流入的資金從前海租賃法定代表人劉玉林的個人賬戶上轉到了前海租賃總經理袁琳傑的賬戶。

根據貸幫和人人聚財的描述,袁琳傑分別向兩個公司提出變更收款賬戶的要求:增加一個持卡人為宗春蘭的個人賬戶,他同時拿出了公司蓋章的《信息變更確認函》。多方信源透露,宗春蘭是袁琳傑的母親。

然而前海融資租賃一位不願具名的負責人向南方周末記者表示,公司對這一新增賬戶毫不知情,變更信息的郵件已被袁琳傑刪除,無從核實。

他們還出具了聲明:2013年10月起,公司法定代表人賬戶劉玉林分別收到過三筆貸幫的債權轉讓款,合計42.3萬元,並都已於2014年4月還清。他們與貸幫的合作僅此而已。

事實上,貸幫、人人聚財與前海融資租賃更大規模的合作從2014年2月才開始:兩家平臺分別有近百筆的項目融資,期限3個月左右,前後金額合計約有4000萬。

對於投資人而言,這樣債權轉讓的項目,在貸幫網的“優選債”一欄,年化收益率10%左右。最近的項目,每筆融資約10萬,期限90天,絕大多數的投資人,都只投了三五百、一兩千。

出了問題怎麽辦?在投資人悅琳提供的《風險揭示書》中說明,貸幫擔保客戶購買的前海融資租賃債權,“在一定條件下由前海融資租賃回購”,保障本金安全,但不保證收益。

同時,《債權投資協議》的服務費一欄說明,甲方(投資人)需向丙方(貸幫)支付交易額的年化1.5%作為擔保費,乙方(前海)向丙方(貸幫)支付交易額的年化1.5%作為平臺管理費。

在追問這兩個合同時,尹飛也說這個表述“不妥”。至於擔保費,尹飛估計是工作人員溝通檢查不細致,把管理費誤寫成了擔保費。

據一位長期關註P2P領域的律師透露,P2P平臺的合同並無統一文本,大多是各家自找律所、外包服務,措辭與嚴謹程度也參差不齊。

實際上,如果沒出事兒,投資人也不會太關心合同的措辭。而在合作初期,貸幫和人人聚財都能正常收到回款,分別有六七百萬左右。直到2014年5月底,大批融資的3月期限已到,逾期開始蜂擁露頭。

5月24日,前海融資租賃總經理袁琳傑,親自到了貸幫的深圳總部“負荊請罪”。他開門見山地說:上千萬資金被挪用了,投到一個廣安的地產項目,很難追回。

前海租賃的態度很明確:這是袁個人的行為,與公司無關。按照合作協議,出現壞賬應由前海融資租賃回購,但公司卻表態不知情,拒絕墊付。

接下來的日子,貸幫和袁琳傑一起踏上了漫漫討債路。

貸幫創始人尹飛。 (CFP/圖)

“恒立王”的債務帝國

即便正常開工、售樓,拿回款項,但因為是個人借條,網貸平臺沒有直接債權,怎麽還給投資人也仍是問題。

他們的目的地是四川廣安——一個位於四川東北部、有著三百多萬人的地級市。2014年廣安前鋒區建了一組高層商住樓:“恒立恒順星城”,共七棟,占地3萬平米,網上標價3300元/平米。

在兩人面前,這組“2013廣安最具關註價值樓盤”已是一副蕭索的模樣:幾棟樓孤零零地站在那里,裸露著鋼筋水泥,只有大概一半封了頂。售樓處人去樓空,有網友說這里已停工半年了。

項目介紹說它的打造者是“四川民營企業50強之一的恒立集團”,南方周末記者未能查到這一集團。但找到了四川廣安恒立科技發展有限公司(簡稱恒立),董事長王成恰好是貸幫追債的債主。

工商資料中,恒立成立於2000年,註冊資本2000萬,其中王成認繳1400萬。經營範圍主要是機械配件加工等業務,並無地產開發。

1990年代國企改制,王成曾是令恒立起死回生的“救星”:作為首任集體化改制後的廠長,他自掏腰包、挖掘新技術,盤活了這家老廠。

該廠60周年慶典資料顯示,壯大後的恒立多次收購、重組國營工廠的閑置資產,2011年更是3次購買土地使用權,最大一筆買了100畝。

此後十幾年間,被網友稱為“恒立王”的王成也風光無限:廣安市優秀人才、勞動模範、人大代表……直到2014年,他50歲時出了事兒。

據廣安人大常委會公報,2014年4月28日,市公安局成立專案組調查王成的問題:“發現他以高息回報為誘餌,通過職工或社會其他人員對外宣傳,向社會不特定對象非法集資,數額特別巨大,嚴重擾亂了金融秩序,並騙取銀行巨額貸款,擅自改變資金用途。”5月29日,市公安局請示對王成采取行政拘留等強制措施。當時正是四川官場地震期間。

在袁、張二人來討債的同時,當地的工人也在討薪。7月,本地論壇有網友說,王成當年欠著兩百多位工人的四百多萬元工資,前年的工資也沒發。

在王成“債務帝國”中,袁琳傑挪用的三千多萬也是其中一部分。借由網貸平臺的便利和經手人的貪婪,王成的“非法集資”領地已邁出小小的廣安。

據貸幫總經理張淩回憶,袁琳傑是在3月以個人名義跟該項目簽了借款協議。回溯動機,應該只是為了投機:挪用資金,打個短期時間差,放高利貸賺暴利。卻不承想,王成巨額債務鏈的“擊鼓傳花”恰好停在了袁的手上。

然而采訪中,多位信源透露,此舉可能並非袁的個人行為,早在他介入之前,前海融資租賃就參與到了廣安項目借新債、還舊債的鏈條中。

是個人行為,還是被當槍使?在風暴中的袁琳傑一直保持沈默。南方周末記者數次聯系他皆無回音。不僅對媒體,面對受騙的平臺,袁琳傑的態度也是積極追債,但不表態。

在發現廣安追款困難後,他又帶著平臺的人去了遵義和重慶,試圖用個人資產做出彌補:他在遵義有一套七八百平米的商品房。房子的產權手續處理完後,預計能回款數百萬。

至於廣安的那組樓盤,仍然停滯在寒冬中。即便正常開工、售樓,袁拿回一筆款項,但因為是個人借條,網貸平臺沒有直接債權,怎麽還給投資人也仍是問題。

“三贏”?

“小孩子才分對錯,成年人只看利弊。”

面對著一千多萬的壞賬,貸幫和人人聚財采取了截然不同的兩種做法:

人人聚財默默墊付了這筆壞賬。許建文說補上一千多萬並不困難:平臺的註冊資本金5000萬,目前貸款余額近7億,墊上的只有2%不到。

這是業內大多數平臺的做法。2014年9月,作為國內最大的P2P平臺之一,紅嶺創投墊付了一筆高達1億元的壞賬。

投資人對“兜底”帶來的安全感十分受用:兩家平臺都在壞賬事件後迎來了用戶量的猛增。人人聚財本不想披露此事,在被曝光兜底後,用戶量反而跳升了10%-20%以上。論壇上,投資人贊它“有擔當”。

“老百姓是非常簡單的,不管你公平道義,我的錢沒了,就要賠。”許建文說。當下的P2P市場,平臺像是颶風前的遮擋板,坐在後面數錢才是投資人的預期。如果某張板子撤掉,大家立刻會去選擇別家。

尹飛選擇了一條少有人走的路:不兜底。他認為平臺也是受害者,要跟投資人一起追債。相應的,事件爆發後,貸幫的用戶量增長緩慢。

資深網貸評級人羿飛覺得尹飛不懂行,是純學院派,“大家都是能吞就吞了,品牌比那一千多萬值錢”。

但銀行出身的尹飛認為這是在醞釀更大的風險——P2P兜底等於是在做高息存款業務,卻既沒有銀行的風控能力,又未遵守做存款業務國際通行的規則(資本充足率、存款準備金、存貸比等),遲早會出事。

雖說如此,尹飛也是自己出錢安撫了一部分投資人:他拿出約200萬元,以七八折的價錢回購了約兩百位投資人的債務。目前剩下的三百多位投資人基本持觀望態度。

與是否兜底相似,此事如何利用法律手段維權,也分為了兩派意見:

許建文說,因為平臺先行墊付了,所以最重要的訴求是回款——通過法律途徑盡快查封其資產,能追多少是多少,而不是起訴、打官司。“這種事情立案在中國非常難,經偵(公安系統經濟犯罪偵查部門)幾乎就根本不理睬。”

張淩的觀點與他類似。7月,他是貸幫最早去報案的人,但經偵認為情況複雜,難以立案。後來,他反而不希望司法介入了:袁琳傑正為追款東奔西跑,如果他被警方控制,可能追款效率反而會降低。畢竟跨省的案件追償更為繁瑣。

而尹飛希望通過法律手段澄清是非、懲治騙子。這一事件中的兩派立場,都讓人想起電影《後會無期》中的一句臺詞:“小孩子才分對錯,成年人只看利弊。”

如許建文所言,為這場騙局立案,是一個漫長的過程:投資人代表事發後立刻去報案,公安局未立案,讓他們去法院;而後貸幫的工作人員幾次三番去經偵部門,終於立案。

立案至今歷時5月,仍未出結果。南方周末記者致電辦案人員,對方稱不便透露進展。一位事件相關人士透露,據說卷宗都有五六十厘米厚了。

大成律所律師肖颯長期關註互聯網金融領域的案件,她分析此案審理慢的原因有三:

首先,該事件屬於個人詐騙還是公司違約的民事糾紛,性質難以確定;其次,起訴主體的資格認證不明確,應該是投資人起訴、P2P平臺作為第三人參加訴訟,還是平臺作為直接利害關系人請求檢察院提起公訴?最後,網貸交易形成的電子數據複雜,證據的搜集、固定和舉證上均存在難度。

四川的明星企業家王成、一心做小農金服的創業者尹飛、金融業高級人才袁琳傑、普通投資人悅琳……一筆互聯網上生成的壞賬,將這些本不相幹的人們聯系在一起,甚至會改變其中一些人的命運。

在這個案例中,P2P領域的平臺監管粗糙、資金賬目混亂、法律訴訟困難等典型問題一一暴露了出來。在平臺寵著投資人的潛規則下,“家醜”被捂著,秩序得不到清理,騙了錢的人們逍遙法外,似乎構成了一種騙子、平臺、投資人“三贏”的微妙局面。

貸幫 壞賬 事件 調查 危險 個人 賬戶 家醜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6894

一汽“自曝家醜”:挪用千萬公款建別墅未被追責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2015/02/4570596.html

一汽“自曝家醜”:挪用千萬公款建別墅未被追責

中國新聞網闞楓2015-02-01 16:26:00

在一汽集團的通報中,提到了關於2002年違規挪用公款2340萬購買土地建131棟別墅沒追責的問題。

一周之內,13個巡視點集中公布了2014年中央巡視組第二輪巡視整改情況。觀察各地整改報告,針對中央巡視組交付的問題清單,包括工程腐敗、“蒼蠅式”腐敗、山頭主義等巡視發現的“通病”與“新疾”,各地集中進行了整治,整改報告中透露的改革信息也頗受關註。

治“通病”:集中治理工程腐敗、幹部超配

從去年第二輪巡視反映出的問題數量來看,10個常規巡視點中,8個存在土地出讓、工程建設等領域的腐敗,上述領域的腐敗已成為巡視發現的“通病”。針對這些老大難問題,各地均亮出整改舉措。

例如,在河北,省委常委公開承諾,決不插手工程項目,決不利用手中權力和影響為親友經商謀利。上海嚴控政府投資工程招投標方式和標段劃分審核,防止評標專家信息泄露,減少專家自由裁量權。浙江則每年安排兩個專項審計或審計調查,及時發現領導幹部插手土地出讓、工程建設和房地產開發問題。

整改中,針對領導幹部“身邊人”腐敗,上海、四川、浙江、黑龍江等被巡視地均拿出治理措施。四川從“秘書”入手,已抽查市(州)、縣(市、區)40余名主要領導幹部身邊工作人員提拔任用情況,對發現的違規行為作出通報。黑龍江全省1662名副廳級以上領導幹部(含縣委書記)向省紀委申報了配偶子女經商辦企業情況。一汽集團提出了“禁止領導幹部和身邊工作人員通過任何方式幫助他人協調購買緊俏車型”。

作為“通病”,幹部超職數配備也是此輪中央巡視發現的普遍問題,上海、陜西、河北、青海、四川、江蘇、浙江、黑龍江等地的整改措施均有涉及。

在四川,截至2014年年底,全省超職數配備的784名副處級以上領導職數中,已消化134名。江蘇開展專項治理,對全省超配的1146個副處級以上領導職數進行整改消化。浙江的省政府副秘書長已減少8名,市政府副秘書長(辦公室副主任)減少87名,縣(市、區)政府辦公室副主任減少207名。

本輪巡視中,廣西、上海、西藏、江蘇、河北5地被指存在“蒼蠅式”腐敗、“小官貪腐”或“小官巨貪”等問題。今次公布的巡視整改情況,針對上述基層腐敗現象,上述地區均出招治理。

例如,廣西嚴查涉征地拆遷、勞動社保、強農惠民、危房改造、農村低保等損害群眾利益的腐敗案件,全區共立案查處農村基層黨員幹部案件1397件。在被曝出“億元水官”馬超群的河北省,則針對“小官巨貪”重點抓城市供水、涉農專項資金使用、醫保新農合、村官腐敗等九個領域,不到兩個月的時間,排查立案1073件,初步查實涉案金額10萬元以上的48件,100萬元以上的27件,1000萬元以上的6件。

醫“新疾”:多地表態整治官場“圈子”

去年中央第二輪巡視的“問題清單”中,一些直揭官場暗疾的腐敗新詞被輿論聚焦。觀察此輪巡視,能人腐敗、一家兩制、山頭主義、靠山吃山等,這些巡視“問題清單”中的新問題,被點名的相關被巡視地,均拿出具體的整改動作。

“能人腐敗”是中央巡視組反饋給江蘇的問題之一。在江蘇的巡視整改措施中,特別強調了制定加強幹部“德”的考核具體辦法。要求吸取“能人腐敗”教訓,要求“做到把‘德’放在首位,再能幹的人‘德’不行堅決不用”。

針對巡視組反饋的“一家兩制”、利益輸送問題,浙江的整改情況通報中,用過千字的篇幅予以回應。報告提到,督促親屬在銀行從業的領導幹部把親屬的任職情況和所在單位在該銀行的公款存放情況作為個人有關事項報告的重要內容如實報告。

“山頭主義”是中央巡視組在向河北反饋時提出的問題。其實,觀察十八大以來的中國反腐,山頭主義、團團夥夥已成為重點打擊目標。

針對官場這一現象,河北的整改報告提出“把優化政治生態作為本屆省委主要任期目標之一”。針對幹部選任方面的“小圈子”現象,廣西明確,今後原則上不從單位領導原籍地、原工作單位調入工作人員,對一名領導幹部違規插手子女破格提拔問題進行堅決糾正。

針對一些官員與老板的“關系圈子”,去年11月至12月,江蘇全省新立案查處的2名廳級、8名處級、28名科級幹部嚴重違紀違法案件,其中33人是因與老板勾結謀利被查處。

值得一提的是,四川提出,徹底肅清周永康嚴重違紀違法給四川政治生態和經濟秩序造成的嚴重危害和影響;嚴肅查處攀附周永康,搞官官勾結、官商勾結、利益輸送等嚴重違紀違法案件。

除了上述針對巡視“新疾”的整改,一些地區的反腐新動向也值得關註。例如,陜西清理了8名省管領導幹部擔任書協主席、副主席等問題,原省政協副主席已辭去省書協主席職務,並加強對領導幹部違規舉辦、參加書畫展、筆會活動的清理,對資金來源情況進行核查。

此外,廣西在全區部署開展領導幹部“玩風”問題專項整治,嚴禁利用職權和職務影響,以開筆會、辦展覽、印專集等形式斂財,嚴禁利用公車、公款、公物或者公共資源組織或從事與本職工作無關的攝影、書畫、出版活動等。

專項巡視整改:“自曝家醜”中透露改革信息

相較於上述10省份的巡視整改,作為此輪巡視中的專項巡視單位,國家體育總局、中國科學院、一汽集團的整改通報則更為引入關註。在“自曝家醜”中,一些改革信息也漸次透露出來。

國家體育總局的通報中,提出了對賽事管理審批、運動員選拔等方面的整改思路與措施。對於社會熱議的“金牌至上”觀念,體育總局表示,取消了亞運會、奧運會貢獻獎獎項的評選,對全運會等全國綜合性運動會只公布比賽成績榜,不再分別公布各省區市的金牌、獎牌和總分排名。

針對備受詬病的體壇“黑哨”,體育總局稱將依據已經制定出臺的管理規定加大檢查處罰力度,積極配合協調司法、公安部門,公開查處體育競賽領域的假賽黑哨、權錢交易、操縱比賽等違法違規行為,形成威懾,凈化參賽環境。

國家體育總局的整改報告,被輿論視作對當前中國體壇亂象頑疾的一次“全掃描”,而其中對於中國體育改革路徑的表述亦讓外界抱以期待。

相較於國家體育總局,一汽集團和中科院的報告中關於“三公”方面的整改情況頗受關註。

在一汽集團的通報中,提到了關於2002年未經班子集體決策違規挪用公款2340萬在凈月開發區購買土地建131棟別墅沒追責及“大庭院別墅”庭院面積整改不徹底的問題。此外,針對巡視發現的問題,一汽集團公司紀委結合公款旅遊問題,在集團公司內組織開展了自查自糾,共清退相關款項101.82萬元。

中科院在報告中提到,院機關超編的17輛公務用車,其中10輛為職工班車,7輛為離退休副部級領導幹部用車。並指出,“經請示國管局同意,將結合中央事業單位公務用車改革和中央關於離退休副部級領導幹部用車有關規定的落實一並整改”。

有媒體註意到,報告所稱的中央事業單位公務用車改革,現正在推進中。但這次車改,覆蓋範圍只涉及中央機關單位的司局級及以下人員,並未涉及副部級及以上官員,車改方案中也未提及,離退休副部級及以上官員的公務用車用車標準。

值得提及的是,對於離退休高層官員超編公車的整改辦法,去年10月,科技部的巡視整改報告稱“按照中央正在制定的省部級領導幹部生活待遇的有關規定執行”。

有專家分析,科技部和中科院上述關於離退休幹部用車整改的表述變化,或透露中央已出臺了離退休副部級領導幹部用車的相關規定。

編輯:朱逸
一汽 自曝 家醜 挪用 千萬 公款 別墅 未被 被追 追責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30062

特斯拉員工自揭家醜 Model3電池生產和品控問題不小

來源: http://www.nbd.com.cn/articles/2018-01-28/1187654.html

_____2018-01-17___101612thumb_head.thumb_head

據CNBC北京時間1月26日報道,據數名特斯拉員工——包括已經離職和仍然在職的員工——報料,該公司“超級工廠”(世界上最大的電池生產工廠)存在的電池生產問題嚴重程度超過公司公開承認的水平,可能會造成Model 3進一步跳票和出現質量問題。

上述特斯拉員工披露,超級工廠電池生產存在的問題包括部分電池需要手工生產,借用一家供應商的員工手工組裝電池。

特斯拉作為大眾化品牌汽車廠商的未來,取決於Model 3的自動化生產。逾40萬名客戶預訂了Model 3,每人交納了1000美元訂金。

特斯拉已經因超級工廠存在的問題為由推遲了生產計劃。去年11月1日,特斯拉CEO埃隆·馬斯克(Elon Musk)在財報分析師電話會議上信誓旦旦地向投資者表示,公司在快速解決制造問題,完成Model 3生產計劃。

據最近數月在超級工廠工作的特斯拉員工稱,但1個多月後的去年12月月中,制造Model 3電池的部分工作仍然由手工完成。他們還透露,特斯拉不得不從松下“借用”大量員工,幫助完成手工組裝任務。松下是特斯拉超級工廠項目的合作夥伴,向特斯拉供應鋰離子電池芯。

消息人士透露,特斯拉距離大批量生產低配版Model 3電池還有相當大距離。

特斯拉發言人向CNBC表示,“在達到最高產能前,部分生產過程將由人工完成,馬斯克和首席技術官JB·斯特勞斯(JB Strausel)在第三財季財報分析師電話會議上已經深入討論了這一問題,這不會對我們生產電池的質量和安全產生任何影響。”

投資公司Stanphyl Capital高管馬克·施皮格爾(Mark B. Spiegel)向CNBC表示,“雖然我不懷疑特斯拉最終會解決Model 3生產面臨的問題,但低配版生產成本至少約為4萬美元。特斯拉只會象征性地交付一些價格低於4.39萬美元的車型。與預期的每年逾40萬輛相比,銷售將相當地令人失望。即使是只銷售高價車型,特斯拉距離承諾的扭虧為盈也遙遙無期。”

特斯拉不能完成生產計劃是有歷史的。它曾計劃2014年批量交付Model X,但一直推遲到2016年。

去年馬斯克承諾第三季度交付1600輛Model 3,但實際只交付了220輛。馬斯克去年8月表示,到2017年年底,Model 3周產量將達到5000輛,去年11月改口說要到今年3月Model 3周產量只能達到2500輛,6月份才能達到5000量。

資料顯示,截至2017年年底,特斯拉交付了不足2000輛Model 3,而且全是高價型號。截至今年1月月中,特斯拉沒有交付過一輛價格為3.5萬美元的型號。

消息人士透露,超級工廠的問題可能影響特斯拉實現其縮水目標的能力。跳票將打擊員工的士氣,是對客戶耐心的考驗,助雪佛蘭、日產和比亞迪等電動汽車競爭對手一臂之力。

但部分特斯拉投資者認為生產問題並不嚴重。投資公司RW Baird分析師本·卡洛(Ben Kallo)當地時間星期二表示,“我們仍然相信特斯拉能增加Model 3產量,早期客戶的正面評價會進一步拉動需求加速,堅信Model 3的潛在市場將大於預期。”

數名前特斯拉工程師同意這一看法,稱制造和質量問題應當能夠得到解決,“制造從來都不是件容易的事,解決存在的問題需要時間”。

消息人士披露,一旦機器設備生產電池的速度與手工相當甚至更快,特斯拉將開始“歸還”松下員工。

目前,特斯拉在盡可能地減少超級工廠需要手工組裝的產品,這是一個積極的信號。

但一名工程師警告稱,自動化生產線還能全速運轉,“沒有任何冗余,因此一個環節出問題了,整個生產線就得全停。真正令人擔憂的是質量問題”。

據數名已經離職和仍然在職的特斯拉員工稱,特斯拉許多品控員工相對缺乏工作經驗,工作馬虎,看到缺陷也不知道是缺陷。他們說,許多質量檢查員是臨時工,沒有汽車從業經歷,他們是特斯拉通過中介招聘的。

特斯拉承認部分員工相對缺乏經驗,但表示從事電池生產的新招聘員工接受了“大量培訓,其中包括安全培訓”。

兩名在職工程師表示,他們擔心鋰離子電池芯間距過小,不符合最低標準。他們警告稱,“相互接觸的電池芯”會造成電池短路,甚至起火。

這兩名工程師表示,他們在公司內部反映了這一問題,但管理層不當回事。

特斯拉一名發言人把這些說法駁斥為“純屬虛構”,並堅決否認公司發售的電池有問題。

這名發言人在發送給CNBC的電子郵件中寫道,“有關特斯拉交付配備有危險電池汽車的說法絕對是不準確的,不符合所有證據和事實。”

這名發言人進一步解釋說,“特斯拉汽車中的每塊電池包含有數千個電池芯,絕大多數相鄰電池芯電壓相同。假設有兩個電池芯發生接觸,由於電壓相同,絕對不會引發任何危險、是安全的,與不帶電的兩塊金屬接觸一樣。”

特斯拉表示,它通過多種途徑對電池進行測試,其中包括振動和沖擊、高溫和高濕度測試,目的是確保電池芯相互不會接觸。

特斯拉 特斯 員工 自揭 家醜 Model3 電池 生產 和品 品控 問題 不小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0549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