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藏毒脫罪離奇暴斃大法官獨家親述喪子痛

2010-6-17  NM





本週日是父親節,但身為前高等法 院大法官的阮雲道卻並不好受,因為他的次子阮家輝剛於本月六日晚,被發現離奇暴斃於窩打老道的住所內。

二○○○年七月,阮家輝因藏有兩粒 fing頭丸而被警方拘控,但最後律政司司長梁愛詩不予起訴,只須阮家輝以簽保及守行為了事。此消息爆出後,曾引起軒然大波,連部分司法界人士及立法會議 員,也加入斥責政府的做法儼如官官相衞的行為。

阮家輝自藏毒罪脫身後,便火速返回美國繼續其大學學業,並完成了碩士課程後返港,但據知其愛 好濫藥陋習始終不變。

到本月六日,更被發現離奇暴斃家中,本刊找到其父親阮雲道,他承認兒子死得突然,並黯然道出喪子之痛。

本 月初,窩打老道六十八號的龍翔大廈十樓的一個單位已傳出陣陣惡臭,十樓其餘三個單位的住客捱不住惡臭的滋擾,均已先後向管理署投訴及致電報警。

至 警員接報到單位拍門調查時,單位內一直未見有人應門,但其間仍聽到電視機聲浪。由於當日到場的警員只屬初步調查及未有入屋搜查令的許可,故在無人應門後, 唯有收隊及着大廈管理員聯絡單位業主到上址開門。

至本月六日,單位所屬業主,即前高等法院原訟庭大法官阮雲道與大兒子Patrick抵達上 址,雖然阮雲道已開啟了單位的鐵閘,但木門由於採用了新式的密碼鎖,故阮雲道也不得其門而入,阮唯有找鎖匠來強行爆開木門的密碼鎖。

死去多 日才發現

據鄰居張生表示,本月六日傍晚,他看見阮雲道與大兒子在單位門外等候鎖匠爆門時,兩人情緒愈來愈顯得煩躁不安,直至木門被爆破的一 刻,一股惡臭味即時從單位內湧出,並散布在走廊內,恐怖情景令他也不敢再八卦多看,立即掩鼻及關門。

不過約個多小時後,張生再從防盜眼望出 去,已見有警員到場調查,「初時都唔知乜事,只見警員出出入入,仲忙到凌晨至收隊。」當張生知道仵工從單位抬出一個大黑色膠袋時,才知上址的獨身男住客已 在家中暴斃了多日,難怪傳出陣陣惡臭。

一名知情的探員向本刊透露,當日警方從阮家輝屍體的死狀及現場環境判斷,覺得阮家輝的死因非比尋常。 由於現場大門及鐵閘已上鎖和屋內沒有打鬥痕跡,警方已首先排除是謀殺,但由於找不到遺書及自殺工具,所以也一併排除了自殺可能。該探員指出,阮家輝的屍體 被發現時,雖已發脹及開始腐爛,但仍見到他口角有白沫流出,因為其家人反映他生前無重大疾病,且卅一歲正值青壯之年,加上探員發現阮之前有過藏毒紀錄,故 現場警員曾經懷疑阮家輝致死原因或與服食過量毒品有關,不過最後結果要等驗屍報告才能確定。

否認兒子吸毒

上週六,記者在置富 花園找到一臉憔悴的阮雲道,他承認警方正在驗屍,目前仍未有報告給他,但當記者問阮家輝的致死原因是否涉及服食過量毒品時,他即面黑黑地強調兒子早已戒 毒,並估計說兒子是死於意外,至於是什麼意外事件,他一直未有說明,「我知佢成功戒除毒癮,佢性格樂觀,又有固定女友,應該無感情問題,而且現場都唔見有 遺書呀,警方同我講沒有可疑。」阮雲道其後漸漸平靜地說:「都已成事實,我都接受咗,所以心情平復好多。你哋係咪一定要報導?我唔係好想……驗屍報告我都 未收到,所以至今唔知死因喎。」阮雲道再次重申兒子並不是因為酒精中毒或為毒品所害,隨後便快步步入置富花園其中一座的大堂內。

本刊透過警 察公共關係科查詢,發言人表示警方已安排進行驗屍,驗屍結果暫未能確定死因,將再作進一步化驗。

未戒除毒癮

不過阮家輝生前一 名友人Ida卻向本刊爆料,指阮自○八年回港後,工作了一段短時間後便一直游手好閒,而他服食軟性毒品的惡習,也一直沒有改變,且毒癮像越來越深。

「佢 一向愛wet愛蒲,都成日蒲蘭桂坊,仲一早染晒頭髮添,卒之二○○○年賴咗嘢,好彩佢老豆係大法官,逃過一劫,唔使坐監外,仲可以大搖大擺返美國繼續學 業。」Ida指阮家輝回美國後,不但沒有痛定思痛而去戒掉濫用軟性毒品,反而有恃無恐繼續沉淪下去,「佢九歲就去咗美國寄宿留學,無父母响身邊,無王管當 然容易學壞啦。」Ida指一直自由自在的阮家輝,其走上自毀之路是她意料之內。「幾個月前已見佢消瘦好多,估唔到佢最後搞到咁……」

對於兒 子的頹廢生活,阮雲道其後接受本刊訪問時,卻有另一番解說:「係,佢九歲開始响美國寄宿留學,但我哋一直有保持書信及電話聯絡,感情一向好好,佢時不時都 叫我去美國陪佢,可惜我太忙行唔開……佢好孝順,上個月我仲見過佢,無乜異樣呀。」

阮雲道也否認兒子一直游手好閒,不過卻承認兒子未有全職 工作「佢早排有幫美國大學做研究,好似係IT嘢。」但當記者反問阮雲道,於文學院畢業的家輝,正在進行什麼IT的研究時,阮雲道再次表示不太清楚。

據 一些司法界中人透露,阮雲道其實一直渴望兩名兒子可繼承他的衣鉢及從事法律工作,但大兒子Patrick選擇了金融業,而次子家輝則是文學院碩士畢業,與 法律工作是風馬牛不相及,但亦被父親安排到好友清洪的律師樓任職暑期工,不過家輝始終對法律工作沒有興趣。「家輝曾想過入娛樂圈,呢樣嘢阮雲道唔係好贊 同,所以兩父子曾因此有過冷戰時期。」

律政司放生

最令阮雲道失望的,在二○○○年七月尾,當時廿一歲的阮家輝在中環美國銀行 中心Star East的士高內,被反毒品巡查行動的探員搜出他身上藏有兩粒fing頭丸,隨即被警方拘控。其後,阮雲道找來好友兼刑事案重炮手清洪大狀來幫兒子辯護, 並使出罕見的招數,主動去信向律政司求情,並以多個理由,如被告阮家輝年紀尚輕,所犯罪行並不嚴重及從來無犯罪紀錄等來要求律政司不提起訴。律政司高級助 理刑事檢控專員李定國,接到清洪的首封要求信件後,便拒絕了他的要求,並排期聆訊阮家輝,控罪是觸犯《危險藥物條例》,最高刑罰是可被判入獄三年及罰款十 萬元。

不過當清洪再發第二封信給律政司後,當時的刑事檢控專員,亦即接替阮雲道出任此職的江樂士取得梁愛詩同意後,便運用了酌情權,同意撤 銷阮家輝的藏毒罪名,以自簽二千元,守行為兩年及不留案底了事。

此結果一出,即引起軒然大波,連帶部分司法界人士及立法會議員也直斥律政司 所為與官官相衞無異。阮家輝成功脫罪後,便返回美國波士頓的沙福克(Suffolk)大學繼續其學業。

對於梁愛詩和江樂士當日放生兒子,而 可能間接令他不用接受強制性戒毒,這樣是否反而害了他,阮雲道語氣無奈地說:「當日件事係律政司決定,我唔會評論,不過佢返美國前,係有睇過精神科醫生, 確定佢戒咗毒後,至俾佢返美國o架,而佢亦都知錯。」

但當記者追問阮雲道是否確切了解家輝在美國留學的生活習慣時,阮則顧左右而言他。

據 認識他們兩父子的司法界人士透露,自○八年,阮家輝從美回港後,阮雲道就顯得相當頭痛,因阮家輝的神情一直表現得呆呆滯滯,即使與父親出席飲宴時,家輝的 表情也是呆若木雞,雖然阮雲道多番追問過兒子有否再吸毒,但家輝卻一直否認。「Peter(阮雲道)曾經向友好訴苦,話家輝响屋企都唔會聽電話,行為及神 情有點異常,曾勸佢返美國同媽媽居住,但家輝就喜歡响香港獨居,點知就真係出咗事。」

退而不休

司法界都知道,以阮曾任首位華 人刑事檢控專員及曾是接任律政司司長熱門人選的資歷,阮原可勝任至終審法院法官的職位,但因兒子藏毒案件拖累,二○○○年後,阮雲道的法官仕途一直未有寸 進,令一向事業心重的他頗受打擊。

阮於上年四月退休,雖然無官一身輕,但他亦出任監管下釋囚委員會和公眾集會及遊行上訴委員會兩個會的主 席,另外,還擔任上市公司中聯能源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的高級顧問一職。

看來,沒有了月薪約廿萬餘元的大法官工作,一向人脈網絡廣闊的阮雲道也 可以在商界另闢天地。

當記者問及父母婚姻問題有無影響阮家輝時,阮雲道只說太太在美國居住,兩人並沒有離婚。而太太得悉次子逝世消息,已於 上週趕回港及協助處理家輝的身後事。最後記者問他,兒子身後事如何處理,「我哋係天主教徒,唔會搞打齋儀式,我諗佢已經上咗天堂。」

他說全 家人會在本週三下午兩點到富山殮房,待家輝遺體火化後,再送兒子最後一程到寶福山安葬。



藏毒 毒脫 脫罪 離奇 暴斃 大法官 大法 獨家 親述 述喪 喪子 子痛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6177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