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四太挾賭王示威爭產白熱化

2009-12-24  NM





聖 誕前夕,賭王何鴻燊的家族成員認真熱鬧。不單只留院一百四十五日的賭王,冒着寒風出席澳門回歸十周年暨政府就職禮而成為熱門話題,從美國特意返港的何鴻章 聲言不認親生仔何東舜銘(改姓前為麥舜銘)再掀起高潮,又爆出陳復生與何東舜銘離婚及哭訴無得見奶奶十姑娘。這場何家「聖誕騷」,其實暴露了各房爭產白熱 化的事實,而勢孤力弱的一方四太,已到了藥石亂投的地步;她不惜一手挾住要打「神經保護劑」的賭王過江做騷,但這一招卻完全「計錯數」,中央甚為不滿何家 的爭產恩怨,連國家主席胡錦濤也被擺上枱。

久未露面的賭王,留醫近五個 月後出席澳門回歸慶典,眼仔碌碌的他,在電視熒光幕上面露笑容,但神情呆滯,在旁的四太為他覆述台上講者內容,還向各方人士聲稱賭王能向胡錦濤說出:「澳 門有今日發展,全靠國家。」但據知情人士透露,正在養和醫院留醫的賭王,現時全靠每天注射千多元一針、大劑量的補腦素「神經保護劑」頂住,希望有助細胞修 復,減少中風後活動及說話機能退化等後遺症,「佢人係醒咗,但因為腦細胞死咗好多,而家仲未講到嘢,更加未識得認人。」

據了解,用於治療賭王的補腦素,名為「Piracetam」,常用於中風後的病人,分針劑注射及口服兩種。中大腦神經科主任黃家星教授表示,Piracetam是一種神經保護劑,有助細胞膜表面加快復元。

補腦素頂住

黃 教授說:「補腦素就等於補肝素、補腎素一樣,安全性無問題,無乜大副作用,但效用未知,只有小規模研究發現對部分人有效,但就未通過美國食品及藥物管理局 (FDA)一類的大型測試,有效與否,在醫學界仍有爭議。講到底,年紀及中風後的物理治療,先至係康復進度的關鍵。」由於未有確切大型臨床研究的證據顯示 有用,多年來這藥只有私家醫院及部分私家醫生使用,一般公立醫院並無引入。

知情人士又爆料,指賭王今年七月因為跌倒撞傷頭入院,被確診為亞 洲人較為罕見的「出血性中風」,腦內積有瘀血,需開頭骨清除瘀血,將腦壓減低,防止再爆。唯他一直昏迷未醒,其間家人曾考慮接受高壓氧治療,但因賭王已八 十八歲,年事已高,而且養和醫院沒有高壓艙,最終作罷,加上賭王本身有心臟病,曾服用薄血藥,令賭王的腦細胞受損範圍擴大,身體以至語言機能受損較為嚴 重。

一名私家醫院腦科醫生認為,賭王醫了五個月仍未能走動及講話,顯示復元的機會已愈來愈微,「中風後頭六個月好緊要,年紀愈大,復元的程 度愈低。即係你中咗風後半年,若果雙腳唔行得,基本上一年之後的狀態,都唔會有大改變,賭王而家留醫五個月,都未行得走得,好似以前咁近乎無可能,唔再惡 化已經唔錯喇。」該腦科醫生說。

「一個人一出世,腦細胞的數目已經定咗,假設原本有一億個,死咗一千萬個,腦細胞就只剩九千萬個,如果呢一 千萬個細胞負責控制雙腳活動,咁咪唔行得囉。但係咪代表永遠都唔行得呢?咁又唔係,正常腦細胞需經過訓練,代替受損腦細胞功能,但好似何先生咁,年紀大, 本身嘅腦細胞可能已經退化,要完全康復唔容易。」黃家星教授補充說。

死撐見胡錦濤

賭王以如此「狀態」仍撐着出院到澳門,全因四太為爭產而「發茅」。

早於上週四,四太已同各方友好人士「放風」,謂賭王會出席本週日的澳門回歸十周年慶典,還指會出席最重要、於早上七時至八時的升旗禮儀式;但賭王最終未有露面,四太當日早上再於港澳兩地發放消息,指賭王將於澳門露面,以造成「既定事實」逼賭王出院過江做「騷」。

由四太陪伴賭王與國家主席胡錦濤握手的一刻,除成為中央電視台、港澳各媒體的焦點,亦造就一個假象,就是四太能夠控制賭王。然而有份籌備回歸十周年慶典的官員卻斥道:「呢種手法好低庄,阿四直頭係擺胡錦濤上枱!當日胡主席只係禮貌式上前同賭王握手,並沒有其他意思;再講,如果典禮上賭王有任何差池,對主席及整個典禮都唔吉利,阿四如果唔係賭王,根本無人會理佢。今次佢咁做係完全反效果。」

二、三房結盟力抗阿四

這位官員還指自從賭王入院以來,何家各房人已暗中較勁;事關四太雖然周身錢及物業,又是澳博及澳娛董事,但她在上市公司澳博的權益就只有澳博0.72%股份,而澳博的母公司是澳娛,何鴻燊持有三成一澳娛的股份,當中約兩成六,由Lanceford Co. Ltd.持有,這間公司早於八二年由二房藍瓊纓出任董事,二房可謂穩握控制權。現時二房女兒何超瓊及三房陳婉珍已結成大聯盟,力撼四太梁安琪。

勢孤力弱之下,四太唯有拉攏已辭去信德集團執董職位的澳娛老臣子蘇樹輝埋堆,七月時蘇樹輝便以澳門發展新連盟受託人身份,陪同四太及其餘六位候選人報名參選澳門立法會,試圖從澳門政界發揮影響力。

賭王入院後兩個多月,四太就在十月底的澳門立法會全體會議上出招,她竟然促請政府盡快落實已提出兩年,有關角子機及博彩投注站遠離社區的計劃,此舉無疑踩中二房何猷龍新濠博亞,事關他旗下位於澳門北京街的摩卡海冠就鄰近住宅區。

九八年與四太就「通臂猿猴論」展開罵戰的二太藍瓊纓(前排左一),自賭王患病後即由加國班師回朝,並聯同三太陳婉珍對抗四太。圖為年初二太與女兒何超瓊(前排右二)出席香港各界婦女聯合協進會活動時攝。

手握重兵的二房,除有何超瓊掌控信德集團及美高梅金殿娛樂場,兒子何猷龍(左一)的新濠國際亦搞得有聲有色,何鴻燊(右二)更多次出席新濠旗下摩卡角子娛樂坊的開幕活動。

討價還價要挾賣股

適逢週日澳門回歸十周年的大日子來臨,國家主席胡錦濤親訪澳門,身為澳門立法會議員的四太深知,如果賭王不露面,慶典上根本無人會留意她,於是千方百計搬出賭王,一方面「俾面」新任澳門特首崔世安,另一方面亦可近距離跟胡錦濤會面,在萬千鎂光燈聚焦下,希望藉此增加自己在澳門政壇的聲譽。

而 最近亦有消息指四太曾想出「兩手準備」,如賭王兩腳一伸,她會把手頭澳博的小量股份(0.72%),連同其馬仔、澳博行政總裁蘇樹輝持有的(2.55%) 及董事吳志誠持有的1.91%,合共5.18%一併賣予外資,此舉無疑觸動了二房的神經,事關引入外人到澳博恐防會搞「破壞」,而這一着亦成為四太的撒手 鐧。

正當二、三房結盟力抗四太之時,與賭王抗爭逾八年的十姑娘一房,亦發生家族巨變,不但陳復生與何東舜銘離婚,連何鴻章亦公開不認何東舜銘這個親生仔。

改姓何東,正式認祖歸宗後,何東舜銘(右一)與陳復生(左一)夫婦,多次以滿威利基金會名義籌辦文化活動,○七年更搬出親父何鴻章(右二),出席基金會舉辦的周恩來生平業績展。左二為周恩來姪女周秉德。

揭老公爛賭本性

早於○一年,十姑娘已想安插兒子、當時仍未改姓的麥舜銘加入澳娛做董事,此舉遭到賭王極力反對以至雙方反目,因而展開了歷時八年的股權鬥爭。十姑娘一直聲稱八三年已把名下澳娛7.3%股權轉到滿威利投資有限公司Moon Valley Inc.(MVI)名下,而MVI則由十姑娘及麥舜銘控制,但賭王並沒有承認,舊有股東名冊亦消失。鬥爭期間,賭王曾指麥舜銘「爛賭、欠下周身債」,亦警告十姑娘好好管教自己個仔。

近日,麥舜銘的妻子陳復生亦抖出十姑娘○一年時,不斷向澳娛「預支股息」以替麥舜銘還債,甚至要押上三枚具紀念價值,共值三千多萬元的鑽石戒指作為抵押品,賭王才肯借錢予十姑娘。

不 過○一年起,為了力撼賭王,當時已與麥舜銘分居的陳復生,仍與丈夫及十姑娘共同抗敵。這場抗戰由麥舜銘作總指揮,陳復生負責對外及拉攏各方人脈,及由十姑 娘做代表人物,組成一隊人,當中包括公關、江湖中人、律師及與中方關係友好人士,打出為「正義」而戰的旗號,力撼賭王。

雖然十姑娘透過何東舜銘多次阻撓澳博上市,但澳博最終於去年七月成功掛牌,令何東舜銘的「反九哥大行動」徹底瓦解。圖為去年何鴻燊(中)在老臣子蘇樹輝(左)及四太(右)陪伴下出席上市儀式。(林志謙攝)

改姓後如賜光環

而 最關鍵的一着就是得到十姑娘堂弟何鴻章的支持,口才及公關手腕了得的陳復生深得何鴻章信任,成功游說他開口承認親生子,讓麥舜銘得以改名為何東舜銘,正式 認祖歸宗,何鴻章是何東的長孫,亦是一名社會活動家,曾資助東帝汶脫離印尼獨立,與美國及中國歷代領導人都有交情,而且身家豐厚;何東舜銘獲賜「姓」後, 大大提高何東舜銘「反九哥大行動」的力量。過去何鴻章曾帶着兒子及媳婦在國內打通經脈,為「名為正義、實為金錢」的「反九哥大行動」套上一個光環。

然而至去年澳博成功上市之後,一切都出現變化。何東舜銘認為是徹底的失敗,陳復生一方則認為透過拖延澳博上市,集資額由一百五十億,減至不到四十億,已有「成績」,但何東舜銘認為大勢已去,於是將「反九哥大行動」正式瓦解。而跟他結婚廿載,一向出面挖苦賭王的陳復生,頓時變得無利用價值,二人的伙伴關係畫上句號,這亦是二人離婚的導火線。

何東舜銘將陳復生一腳踢開後,即將她原本每月在馬會的兩萬元消費金限額減至二千,就連陳復生以公司名義申請的手機號碼,十多日前亦被何東舜銘取消,令她一度與外界音訊隔絕。本週日,陳復生親到中環文華東方酒店,與「老爺」何鴻章見面,商討其離婚事宜,二人商談近兩小時。

親父有感被騙

對於何東舜銘這名兒子,何鴻章日前突然透過傳媒反口不認仔,說自己無驗過DNA,因此不認他為兒子,又指何東舜銘無付錢養育子女。何鴻章並說:「我哋何宅無呢啲對老婆仔女咁差嘅人,我哋好gentleman(紳士),所以我唔會認佢做仔!」

其實自從何鴻章○一年認了何東舜銘之後,亦令他本身的家庭出現劇變,為他帶來甚大壓力。事緣何鴻章七九年時,曾為他與髮妻余安妮所生的子女,成立基金,並委託十姑娘為信託人,但○一年起何鴻章的兒子何豹,多番入稟要求十姑娘交代基金內的資產情況,何鴻章一怒之下,入稟撤銷基金,但最終敗訴,而十姑娘亦要向何豹交出基金的財務文件。到今年四月,十姑娘才再入稟要求辭任信託人身份。

而 早年何鴻章借出二百萬予十姑娘投資澳娛,到○五至○七年澳娛向十姑娘派發合共兩億多元股息,何東舜銘亦無向何鴻章交代過這筆收入,令何鴻章十分不滿,並有 感以往為「正義而戰」的「反九哥大行動」,實際是為錢而爭,因感到被「坤」;加上何東舜銘連續兩年缺席北京國慶儀式,未有做好作為「何東」家族應做的事。 相反陳復生則藉住何鴻章媳婦之名,四出到北京,廣結政界人脈,相比之下何東舜銘更相形見拙,難怪何鴻章會反口不認親兒,據知他還因此開口讓陳復生與何東舜 銘離婚。

本週一陳復生(左)與十姑娘女兒麥慧貞(右)召開記者會,哭訴何東舜銘阻止親友見十姑娘,並暗示有人假傳聖旨要她交出三枚鑽戒,又要收回麥慧貞及她自己的居所。

死敵反轉結盟

陳復生與何東舜銘劃清界線後,各自亦有盤算;陳復生與十姑娘女兒麥慧貞繼而組成聯盟,聲討何東舜銘「霸住十姑娘」以侵吞財產。然而麥慧貞以往卻在「反九哥大行動」中,站在賭王一方,並得到賭王經濟上的支援,陳復生與麥慧貞站在同一陣線,外間分析認為她有意向賭王一方示好。

而 何東舜銘挾着十姑娘,亦有權繼承旗下百分之七點三澳娛股權,成為與各房的談判籌碼;他遂向二房何超瓊伸出橄欖枝,但以往「十姑娘及九哥」的和談中,就是因 為賭王不肯讓何東舜銘加入澳娛才談不攏,估計二房不會為他開路,所以何東舜銘有機會轉投向四太梁安琪。如果他們組成大聯盟,將對二房大大不利,賭王縱然甦 醒,何家卻掀起另一場爭產的六國大封相。



四太 太挾 賭王 示威 爭產 白熱化 白熱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3598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