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我大把錢!」 李純恩


2009-02-13  AppleDaily


 

早 上還沒睡醒,電話響起,一聽,一個女孩在電話那頭叫聲「先生」然後就說可以借錢給我。非常惱火。經濟暢旺也好,經濟衰退也罷,總有三唔識七的人打電話來說 要借錢給你,好像你正坐以待斃,突然天降救星打救。倪匡大哥說,曾有什麼「卡數一筆清」的電話打給他,他作大喜狀說:太好了,你幫我還了卡數,我就不用還 錢了。

對方馬上說,我們借給你的錢,也是要還的。倪大哥便說:唓,咁即係換一個債主啫!對方知難而退。我接到那類叫我借錢的電話,必說「唔使啦,我唔等錢 用!」但這些打電話的年青似乎不相信,繼續照着他們的套路說:「唔係呀!利息好低,好抵o架!」於是我要再重申,「我係話我唔等錢使,使都不等使,仲借嚟 作乜呀!」倪大哥說,他的回答更絕:「我大把錢!使乜問你借呀!」

但對方照樣糾纏,要他再大聲說幾句:「我大把錢!」才可將之打發走。是什麼樣的人,會在 聽了這樣的電話之後就去借錢的呢?有幾個人會很客氣對待這些電話的呢?這就有點像電訊公司在街上擺了攤位,然後叫人買他們的寬頻上網計劃一樣,成功的機會 有多大呢?如果你聽見一個陌生人在電話裏「熱情」地告訴你:「因為你係我哋公司嘅尊貴客戶,已經免審查,預先批准你可以借××萬──」你會因此動心去借這 筆錢嗎?有你這種「尊貴」的客戶嗎?
我大 大把 把錢 李純 純恩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840

大公司衰落的征兆:傲慢 不開放 大把收購

來源: http://new.iheima.com/detail/2014/0125/58247.html

本文作者認為,大公司開始衰落是有征兆的,就好比人衰老一樣。就讓我們 一起來看看,他們走向衰老的一些特征。其中第一點就是,不再受關註,包括被黑。記得2003年的時候,我跟日本的一個研究經濟信息的老教授聊天,他問我對中國什麽企業比較看好?我想了想,嘴邊脫口而出的第一個企業,竟然是――TCL。現在回想起來,當時那兩年TCL連續榮獲中國最有價值品牌第六名,這麽高的成績,所以我所說也不算不合理吧。鬥轉星移,心里的偶像紛紛坍塌,我也從當年對無數偶像崇拜,到現在的誰也不再崇拜。記得因為PlayStation,我想索尼該是一個多偉大公司; 因為一代代的windows,我不停的升級電腦;看到滿街的E71,我確信諾基亞在我心中神一樣的地位;看到朋友拿著多普達手機的觸摸筆比比劃劃,我感覺 真的好酷好帥……一個大公司,在自己領域取得了輝煌的成績,但卻由於產業車輪的前進,而沒有趕上下一班車,一次次發生著。就好比一個礦工,發現自己的金礦產出越來越 微薄,而別人的新金礦開始日進鬥金,個中滋味自然很酸楚。而經過這些年媒體新聞的熏陶,我也覺得,大公司開始衰落是有征兆的,就好比人衰老一樣。就讓我們 一起來看看,他們走向衰老的一些特征。一、不再受關註,包括被黑。這幾年,你已經很難在網站上看到一些PC類企業的新聞了,基本幾家加起來也沒有一個熱門手機品牌的多,不受關註成為其特點,甚至都沒人願意去黑它們。如果一個企業的業務有爭議,我覺得這是一個好事。一面的贊美,那是廣告,有贊美有質疑,那是關註。二、公司不再是人才首選。當公司如日中天的時候,一般來其說都是很多打工者的終極目標,擠破頭想進去,但如果一個公司開始衰落,他仍舊是畢業生的夢想目的地,但卻不是很多從業多年有想法的人的選擇。地在人失,人地皆失。當一個公司已經形成一個官僚結構之後,有才能的人很可能被壓制,並被奪走其成績,為其加上不白之冤。所以, 對於很多大企業,小團隊顯然是個不錯的架構。三、公司不僅慢,而且傲慢。公司壯大後,對於用戶的態度,對於合作夥伴的態度,對於自己員工的態度,都有可能轉變,對內變得官僚,對外變得傲慢。記得當年通訊展上,我想給首次 設立展臺的黑莓拍幾張照片,就被一個穿西服的老外粗暴的拒絕了。既然不讓拍,為啥來參加展覽,我現在還是有點不太明白,不過他們應該沒錢再辦展臺了。四、產品和服務漸漸被習慣。我們已經習慣了用煤氣、電燈,還有高清電視信號,還有家里的寬帶,當這些都成為理所當然的時候,那整個領域的公司還能掙到錢嗎(能源和金融例外)。 這里好像比較明顯的就是windows,基本大家都很習慣了,每次微軟都要為新品而與上一代產品進行卓絕的戰鬥,但大家還是舍不得老版本。五、提出很多未來科技,短期沒產品。對於很多技術論壇,我覺得當介紹這些技術的同時,是不是應該都加一個deadline,或者只談今年的技術趨勢呢。想的那麽遙遠,確有必要,但跟大眾就介紹馬上要上市的產品就好,如果把這些技術趨勢叫做預熱,這個預熱時間也太長了吧。六、不能開放的心態去看待自己領域的競爭。有些公司,一直把一些領域視為自己的後花園,認為有一兩個友商,也是陪太子讀書的角色,形成表面的競爭關系,並以此為樂。而當新興勢力崛起後,又顯 得怒不可遏。其實,新興力量的崛起,靠的基本只能是創新,那麽原來的巨頭豈不是更有理由創新。這方面亞馬遜就很值得學習,一直以開放的心態對待自己的領 域,比如和蘋果,和Netflix,有種海納百川的氣概。七、開始進入自己的上下遊。當年,很多大公司是憑借流暢、高效的產業鏈來實現高速發展的,但當遇到其它模式的對手的時候,又總會想,是不是我把這個產業鏈都自己承擔起來,就可以改變現狀。其實,舊的產業鏈就如同一個生產線,在創造了源源不斷的利潤後,總有停下來的時候,怎麽壓榨這個生產線,也難以抵擋那些新建的生產線。八、開始高調進攻其它成熟市場。大公司開始衰落的時候,手頭可能缺人才、缺創意、缺氣魄,但唯獨不缺錢。於是,開始大把大把的收購,或者建班子進軍其它領域,並以布局自稱。但,很 多時候他們進入的是一個已經比較成熟的領域,而某些偉大的公司則會去進軍一些新領域,這就是區別。還記得谷歌當年收購的一個小公司嗎,這個公司有個產品叫 Android!九、對廣告報以不切實際的期望。為配合公司的行動,公司總會配置一定的宣傳經費,這是每年都會有的慣例。但如果一個公司想借廣告攻勢,就實現高速增長,就很勉為其難了。廣告可以 打,但人們透過廣告,看到的是其里面產品,與其說是廣告打動了人,不如說是里面的產品打動了人。為什麽大家總覺得蘋果的廣告好,我想,除了制作精良外,產 品好才是最關鍵的。十、企業給人感覺越來越公關。憑借企業的軟硬實力,其可以讓所有質疑的主流媒體閉嘴,並敏感的把每個質疑其的媒體當成不懷好意,或者受人指使,容不得半點刺耳言論。也許有2/3 的批評是誇大的,但那1/3的批評是不是可以作為企業的動力呢。開創一個新領域,讓大眾迷惑、驚愕、贊嘆、質疑,還是守著自己的一畝地,營造太平穩固的盛 世,是企業不同的選擇。寫到最後,小有感慨,由企業的興衰,大到國家的興衰,再小到我們個人家庭的發達和不濟,在人們嗟噓感嘆的同時,可能都有些共通的道理吧,讓我們慢慢 回味思量。(耳邊突然響起一首名字與“創世記”同音的老歌:我不管,可天昏暗地是變遷,記不清,多少的冷面或勸勉,創造晴天,兌現宏願) 相關公司: 數據來自 創業項目庫 作者:侯昌 | 編輯:ningyongwei | 責編:寧詠微

大公 衰落 的征 征兆 傲慢 開放 大把 收購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9914

大公司衰落的徵兆:傲慢 不開放 大把收購 老叫花子

http://xueqiu.com/8175831453/27435760
本文作者認為,大公司開始衰落是有徵兆的,就好比人衰老一樣。就讓我們 一起來看看,他們走向衰老的一些特徵。其中第一點就是,不再受關注,包括被黑。

記得2003年的時候,我跟日本的一個研究經濟信息的老教授聊天,他問我對中國什麼企業比較看好?我想了想,嘴邊脫口而出的第一個企業,竟然是——TCL。現在回想起來,當時那兩年TCL連續榮獲中國最有價值品牌第六名,這麼高的成績,所以我所說也不算不合理吧。

斗轉星移,心裡的偶像紛紛坍塌,我也從當年對無數偶像崇拜,到現在的誰也不再崇拜。記得因為PlayStation,我想索尼該是一個多偉大公司; 因為一代代的windows,我不停的升級電腦;看到滿街的E71,我確信諾基亞在我心中神一樣的地位;看到朋友拿著多普達手機的觸摸筆比比劃劃,我感覺 真的好酷好帥……

一個大公司,在自己領域取得了輝煌的成績,但卻由於產業車輪的前進,而沒有趕上下一班車,一次次發生著。就好比一個礦工,發現自己的金礦產出越來越 微薄,而別人的新金礦開始日進斗金,個中滋味自然很酸楚。而經過這些年媒體新聞的熏陶,我也覺得,大公司開始衰落是有徵兆的,就好比人衰老一樣。就讓我們 一起來看看,他們走向衰老的一些特徵。

一、不再受關注,包括被黑。

這幾年,你已經很難在網站上看到一些PC類企業的新聞了,基本幾家加起來也沒有一個熱門手機品牌的多,不受關注成為其特點,甚至都沒人願意去黑它們。如果一個企業的業務有爭議,我覺得這是一個好事。一面的讚美,那是廣告,有讚美有質疑,那是關注。

二、公司不再是人才首選。

當公司如日中天的時候,一般來其說都是很多打工者的終極目標,擠破頭想進去,但如果一個公司開始衰落,他仍舊是畢業生的夢想目的地,但卻不是很多從業多年有想法的人的選擇。地在人失,人地皆失。當一個公司已經形成一個官僚結構之後,有才能的人很可能被壓制,並被奪走其成績,為其加上不白之冤。所以, 對於很多大企業,小團隊顯然是個不錯的架構。

三、公司不僅慢,而且傲慢。

公司壯大後,對於用戶的態度,對於合作夥伴的態度,對於自己員工的態度,都有可能轉變,對內變得官僚,對外變得傲慢。記得當年通訊展上,我想給首次 設立展台的黑莓拍幾張照片,就被一個穿西服的老外粗暴的拒絕了。既然不讓拍,為啥來參加展覽,我現在還是有點不太明白,不過他們應該沒錢再辦展台了。

四、產品和服務漸漸被習慣。

我們已經習慣了用煤氣、電燈,還有高清電視信號,還有家裡的寬帶,當這些都成為理所當然的時候,那整個領域的公司還能掙到錢嗎(能源和金融例外)。 這裡好像比較明顯的就是windows,基本大家都很習慣了,每次微軟都要為新品而與上一代產品進行卓絕的戰鬥,但大家還是捨不得老版本。

五、提出很多未來科技,短期沒產品。

對於很多技術論壇,我覺得當介紹這些技術的同時,是不是應該都加一個deadline,或者只談今年的技術趨勢呢。想的那麼遙遠,確有必要,但跟大眾就介紹馬上要上市的產品就好,如果把這些技術趨勢叫做預熱,這個預熱時間也太長了吧。

六、不能開放的心態去看待自己領域的競爭。

有些公司,一直把一些領域視為自己的後花園,認為有一兩個友商,也是陪太子讀書的角色,形成表面的競爭關係,並以此為樂。而當新興勢力崛起後,又顯 得怒不可遏。其實,新興力量的崛起,靠的基本只能是創新,那麼原來的巨頭豈不是更有理由創新。這方面亞馬遜就很值得學習,一直以開放的心態對待自己的領 域,比如和蘋果,和Netflix,有種海納百川的氣概。

七、開始進入自己的上下游。

當年,很多大公司是憑藉流暢、高效的產業鏈來實現高速發展的,但當遇到其它模式的對手的時候,又總會想,是不是我把這個產業鏈都自己承擔起來,就可以改變現狀。其實,舊的產業鏈就如同一個生產線,在創造了源源不斷的利潤後,總有停下來的時候,怎麼壓榨這個生產線,也難以抵擋那些新建的生產線。

八、開始高調進攻其它成熟市場。

大公司開始衰落的時候,手頭可能缺人才、缺創意、缺氣魄,但唯獨不缺錢。於是,開始大把大把的收購,或者建班子進軍其它領域,並以佈局自稱。但,很 多時候他們進入的是一個已經比較成熟的領域,而某些偉大的公司則會去進軍一些新領域,這就是區別。還記得谷歌當年收購的一個小公司嗎,這個公司有個產品叫 Android!

九、對廣告報以不切實際的期望。

為配合公司的行動,公司總會配置一定的宣傳經費,這是每年都會有的慣例。但如果一個公司想借廣告攻勢,就實現高速增長,就很勉為其難了。廣告可以 打,但人們透過廣告,看到的是其裡面產品,與其說是廣告打動了人,不如說是裡面的產品打動了人。為什麼大家總覺得蘋果的廣告好,我想,除了製作精良外,產 品好才是最關鍵的。

十、企業給人感覺越來越公關。

憑藉企業的軟硬實力,其可以讓所有質疑的主流媒體閉嘴,並敏感的把每個質疑其的媒體當成不懷好意,或者受人指使,容不得半點刺耳言論。也許有2/3 的批評是誇大的,但那1/3的批評是不是可以作為企業的動力呢。開創一個新領域,讓大眾迷惑、驚愕、讚歎、質疑,還是守著自己的一畝地,營造太平穩固的盛 世,是企業不同的選擇。

寫到最後,小有感慨,由企業的興衰,大到國家的興衰,再小到我們個人家庭的發達和不濟,在人們嗟噓感嘆的同時,可能都有些共通的道理吧,讓我們慢慢 回味思量。(耳邊突然響起一首名字與「創世記」同音的老歌:我不管,可天昏暗地是變遷,記不清,多少的冷面或勸勉,創造晴天,兌現宏願)
大公 衰落 徵兆 傲慢 開放 大把 收購 叫花子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0610

單身羅霖多追求者有老有嫩大把Market

1 : GS(14)@2017-01-28 12:04:17

曾經係亞姐冠軍、做過「仁美清叙」主席、有美滿婚姻、育有3個囝囝,仲係城中名媛,羅霖絕對有一段幸福嘅歲月。不過,羅霖同前夫劉坤銘喺12年分居,去到14年先達成庭外和解,3個仔跟羅霖生活,不過冇贍養費,俾咗劉坤銘嘅私己錢都攞唔番,令羅霖要努力工作養家。成熟嘅女人有佢嘅韻味,單身嘅羅霖除咗有陪伴多年嘅J君之外,一直被指多追求者埋身。好似喺12年中,羅霖就被指同11年亞洲先生季軍林睿過從甚密,又替對方出面搵邀請出活動,甚至主動聯絡亞視等等。去到15年,羅霖又被指有逾百億身家、有「拉鏈大王」之稱嘅熊宏海支持,甚至斥資搞百萬生日會。而羅霖當時已經否認係包養,又話生日會只係用咗10萬,使費都係由影迷會同自己包底。上年底,羅霖又先後被影到同男士出街,先喺11月被發現羅霖同一位叫阿寺嘅猛男着情侶裝出席鍾麗緹北京婚禮,再喺12月被雜誌影到羅霖帶埋大仔,約咗一位外籍男士喺半島食燭光晚餐。最近佢返大陸拍廣告,仲同23歲小鮮肉戰天澤熊抱,唔知會唔會成為羅霖嘅新追求者呢?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entertainment/art/20170128/19911658
單身 羅霖 霖多 追求者 追求 有老 老有 有嫩 嫩大 大把 Market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4526

財路:光控大把項目出售

1 : GS(14)@2017-12-18 04:00:02

光大控股(165)出售投資項目,件件都啖啖肉,家陣亦係喺2015年大插插之後低位上落,又係殘到冇朋友。光控啱月頭公佈,今年內沽出分眾傳媒(深002027)合共1.19億股,總代價16.4億港元,估計出售收益13.7億港元。事實上,光控喺上年,先後出售銀聯商務,同光大安石房地產同光大安石資產管理等項目,分別獲收益6.3億元同17.9億元。睇到係,光控無寶不落,一變現沽售,獲利增值和味龍。又今年8月時份,報載光控管理層話,今年下半年可退出項目不下20個,亦諗到,光控有佳績,無論以乜嘢模式將項目退出,應該享受到肥仔增值同獲利。而據光控管理層講,家陣集團心儀瓣數,包括醫療、醫療信息同養老。就最後一瓣,集團亦喺8月,同海門市人民政府等,共同設立目標規模20億元人仔嘅健康養老基金。亦睇到,光控食住大潮流,投資喺勁厚需求項目上,隨住新投資煲熟,亦一樣畀到光控肥仔增值。光控未計呢啲潛在資產增值前,家陣PB0.76倍,場內專業預估集團今、明兩年PB,都係得0.72倍同0.66倍。光控今年上半年EPS約0.87元,增長10%,場內專業預測,集團今年全年EPS1.83元,下半年EPS0.96元,比上半年好,預測PE8.6倍,明年EPS去到1.92元,PE再進一步調整到得7.7倍,殘到爆!數咁計,當光控上番1倍PB咁計,現價17.2元,講緊要升近38%到23.7元,光控2015年瘋牛期最高位,係講緊30蚊。錢雋細價股專家本欄逢周二刊出



來源: https://hk.finance.appledaily.co ... e/20171212/20242270
財路 光控 大把 項目 出售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5442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