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夏令營的涼與熱

http://www.infzm.com/content/80044

夏令營目前在中國受到空前熱捧,但如火如荼的多是以遊學參觀為主,連中產家庭也爭先恐後地將孩子們送出去。而真正接近美國原生態的以音樂、科技、電影等為主題,設在湖邊或森林裡的夏令營項目,卻遭到冷落。

蔡田三年前第一次走進美國加州索諾瑪紅杉樹林時,就決定帶中國孩子來這裡。

讓她醉心的,並非索諾瑪河谷和平均樹齡400年的紅杉,而是這裡一個名為卡茲德羅的音樂夏令營。

三週三場音樂會,就在樹林裡由木頭搭起來的音樂廳裡舉行。每個孩子都有當「首席演奏師」的機會。其他時間,便是各種樂器在吱吱呀呀中「對音樂朝聖」。

這一夏令營已辦了53年。紅樹林裡走出不少音樂家,不少人成名後仍然每年歸來,有的只為給音樂會擔任兩場指揮。

孩子們晚上睡在睡袋裡,露天,抬眼便是繁星,iPad直接扔在地上。營地裡每天叫早的方法都不一樣,有幾次,大家靜悄悄地把鼓抬到女生宿舍正中間,七點整,咚咚咚,所有人的耳朵都起床了。

「根本不會去評判誰彈得好,誰彈得不好。跟大自然結合起來,本身就很有意義。」蔡田當時在北奧集團工作,她很快決定代理這個夏令營項目,「這和我們快餐文化下要做的東西完全不一樣。」

卡茲德羅每年營員200人,決定拿出30個名額邀請中國孩子。因為擔心「中國孩子演奏水平太高,會讓美國孩子很挫敗」,所以沒敢一次邀請太多。

可是,一年之後的夏天,只有一個中國孩子參加。「我們的計劃死在了搖籃裡。」蔡田說。

與卡茲德羅遇冷形成鮮明對比的,是中國本土夏令營的火爆,因為諳習孩子和父母們的心理,加上頗具中國特色的「商業模式」,不少機構賺了個盆滿缽滿。

國外名校游最吃香

絕大多數家長並不知曉的是,他們為孩子報名的「國際名校遊學營」,大多由在美國等國家的華人旅行社代理。

2010年,蔡田找來卡茲德羅夏令營的主席比爾,在北京單向街書店辦了一場講座。講座效果甚佳,二十多位家長當場填了報名表。

但是很快,蔡田發現自己太樂觀了。

一來,決定權基本掌握在母親們手裡,中國孩子沒法像美國孩子一樣,自己決定是否參加夏令營。二來,這種價格不菲的夏令營,在家長眼裡「跟學習不沾邊兒」,通常被作為期末考試成績好的獎勵,因此都是「名先報上,成績不行就不去了」。

「我有錢,但是我不能花三萬五讓我的孩子去趟美國,結果連自由女神像都沒有見過。」一位家長對蔡田說。

「也有一些學音樂的孩子有意參加,但他們對名師的嚮往比對機會的嚮往要強烈得多。」蔡田於是找到國內的音樂老師,代為向孩子們介紹卡茲德羅的資源與背景。

一位老師對她說,這個項目是不錯,可以向學生們推薦,但是你能給我多少提成?一個更現實的問題是,「我暑假本來教這些孩子掙點錢,你們把這些孩子帶跑了,我怎麼辦?」

「新東方(中國知名民營教育機構之一)給代理們的提成是一個孩子8000塊,我們只能提到3000塊。」 蔡田說,「我們唾棄這種做法,但是沒辦法。」

夏令營源起於美國,最初因一位名為肯恩的教師率領孩子們進行為期兩週的登山、健行、帆船、釣魚等戶外活動而慢慢發展而來,至今已有140年歷史。相 比之下,中國夏令營始於上世紀90年代初,一開始只是精英家庭孩子們的「專利」,但隨著城市中產家庭生活水平的提高,尤其是望子成龍心切,最近一些年,越 來越多的父母願意花這份錢。

本土的七色光冬夏令營網總經理姜子蘇對南方週末記者介紹,其國際夏令營網絡報名人數最近幾年「突飛猛進」,增速高於國內營,眼下已佔到三成以上的比例。

不過,熱衷國際營的中國孩子,大都選擇了以遊覽國外名校加講座形式的「遊學營」。七色光國際營當中,只有一成的學員選擇了類似卡茲德羅這種「有山有水有獨木舟」的真正意義上的「主題營」。

而在美國,這是最為流行的夏令營形式,營地通常設在湖邊或森林裡,內容通常圍繞科技、電影或者醫學等特定主題。

中國機構的國際遊學營,在2010年之前幾乎是以旅遊為主。最近兩年,目的逐漸明確起來,一種是為提高孩子們的外語水平,一種是為到國外留學做準備。

2012年8月20日,教育部網站公佈了一組數據稱,近三年中國年均出國留學人數增長達23%,已成為世界上最大的留學生生源國。

「家長對孩子出國留學的熱情遠遠超過我們的預估。」一位不願具名的行業人士說。

「那麼多的孩子被父母送去留學,可是去了之後真的能適應嗎?他們可以理解國外的孩子是怎麼長大、思維狀態是怎樣的嗎?」蔡田說,「就像有個笑話,中 國孩子掉到井裡了,美國孩子問,How are you(你怎麼樣)?中國孩子在井底按照教科書上的對話內容回答,I am fine,thank you,and you(我很好,謝謝,你呢)?」

事實上,絕大多數家長並不知曉的是,他們為孩子報名的「國際名校遊學營」,大多由在美國等國家的華人旅行社代理。

「國際遊學,八成以上通過華人旅行社代理。」上述行業人士說。這些旅行社沒有教育行業的背景和資源,專業性便成為最大的問題。於是,項目許諾的遊學標準常常很多時候只有「游」而沒有了「學」。

國際夏令營最大的利潤來自機票。「一般教育機構辦夏令營,先報名再訂票,而旅行社辦夏令營可以提前訂機票,壓低價格。一旦人數沒有報滿,旅行社有分銷渠道,可以賣給同行。」國內一家大型夏令營機構內部人士說。

高校代表模式

「武器」很簡單——低價。世紀明德最火爆的勵志遊學營價格不到2000元,遠低於3000-4000元的同行價。世紀明德掌握數量龐大的全國中小學的聯繫方式,但不會直接聯繫校方,一般會選擇一個中間人。

就在蔡田嘗試將卡茲德羅引入中國後不久,一家在納斯達克上市的美國教育培訓機構美國大使集團在中國開設了第一間辦公室。

這家機構主推「領導力」項目,中國學生參與包括一個設計製造機器人的科技項目,和一個改善社區的行動方案。

「在美國,領導力概念很風靡,它並不專指管理別人的能力,而是指塑造完整人格和獨特的人格魅力。」美國大使集團中國辦公室市場主管李賢文對南方週末記者說。

跟蔡田不同的是,在克服了初來乍到的水土不服之後,大使集團選擇了一個本土化策略——直接與學校合作。他們與北京、上海一些中學建立了聯繫。而在美國,大使集團的做法是建立一個系統化的教師網絡,參加夏令營的學生大多由老師舉薦,以保證生源質量。

「學生對廣告是選擇性相信,但對學校是絕對相信。」李賢文說。其價格在38800至45800元、價格高出同行10%左右的精品營,借助學校渠道,在進入中國的第一年就招收了一百多名營員,2012年更是接近300人。

與大使集團的領導力項目開營幾乎同時,2011年7月,東莞一中高二學生方藝蓉第一次踏上前往首都北京的旅程,她參加的是另一家中國本土教育機構——世紀明德公司舉辦的「名校勵志遊學營」。

夏令營的信息最早由班主任傳達,「只有班上排名前十五的學生才有資格參加」。5天4夜,團購價1680元。

方藝蓉對南方週末記者回憶稱,五天裡,她參觀了清華北大等名校的校園、遊覽了北京一些景點、參加了素質拓展訓練、聽清華教授講課,除了「住在郊區,很多時間浪費在路上」,「總體還是挺滿意的」。

跟方藝蓉一起參加勵志遊學營的,是東莞一中二百多名學生及十多名老師,由於「15免1,或者20免1」幾乎是行業慣例,所以帶隊老師不用支付費用。

對於世紀明德來說,這只是一個規模極為普通的夏令營團。他們至今共接待了營員三十餘萬人次,其中2011年就達10萬人次,其中規模最大的紀錄由四川一所學校保持,一次的參營人數為1700人。

根據姜子蘇的估計,除去世紀明德外,所有國內夏令營市場,2012年一年的報名人數大約四五萬人。也就是說,世紀明德佔有三分之二左右的市場份額。

能做到這一點的「武器」很簡單——低價。世紀明德最火爆的勵志遊學營價格不到2000元,遠低於3000元-4000元的同行價。

「他們把自己稱為勞動密集型機構。」曾在世紀明德工作過的一位人士對南方週末記者稱。

這家只經營冬夏令營市場的公司,秘訣正是將學校渠道發展到極致。公司內部把這種方法稱為「高校代表」模式。世紀明德掌握數量龐大的全國中小學的聯繫方式,但不會直接聯繫校方,一般會選擇一個中間人。

「譬如考上北大清華的學生,回母校會有威望,與學校領導進行溝通要容易得多。」上述人士說。

而世紀明德四位高管中的三位——董事長王勇、總裁王學輝、副總裁李岩,皆畢業於清華大學,前兩者曾擔任過校學生會主席和副主席。

王勇11年前開始經營勵志遊學夏令營,到2006年11月成立公司時,一年的客戶已達到3萬人。現在,僅王勇一人聯繫來的客戶一年就超過1萬人。世紀明德的這種學校模式,一直被同行大規模模仿。

「我們這個行業,以前為爭取學員,『拿下』學校校長的做法一般就是給回扣,但現在很少直接砸錢了,更多是幫其解決一些問題,比如給其在北京的子女一些關照等。」一位業內人士稱。

作為龍頭之一的世紀明德現在正嘗試渠道轉型。意欲通過電商平台,從原來B2B模式轉變成B2C的散銷模式。

「教育內涵的挖掘最關鍵」

隊伍途經一個援藏點,提供一個名額免費到林芝參觀。但是如果所有人包車進去,往返就要兩千塊錢。在這種情況下,松爸讓孩子們民主抉擇誰去誰留。

在國內,已經有一些人正以個人的力量,改變著整個低端、規模化量產、附加值低的行業生態。

2012年暑假,廣東10位學生在「松爸」的帶領下成功穿越拉薩、雅魯藏布大峽谷、魯朗、林芝,完成了歷時10天的西藏徒步。

松爸名叫嚴凱,是《孩子》雜誌小學親子版編輯,常年關注教育並活躍於互聯網。4年前一次去墨脫的大巴上,他遇到一個河北女大學生和自己的父母出來旅遊,深受觸動,當時就想一定要帶自己的女兒到西藏走走。

2011年7月,松爸開始在互聯網上召集女兒的同齡人一塊參與徒步苦行西藏之旅,儘管旅途很艱苦,但活動備受關注。

「你去任何一個地點,一定要和當地的人文或者自然發生一些故事。」松爸把很大的精力都花在旅途的體驗設計上,譬如孩子們首先會被帶到當地的菜市場,「因為在菜市場和批發市場可以瞭解到當地真正的風土人情,還可以採購到最便宜的東西。」

孩子們吃住在藏民家裡,和藏民孩子做起了朋友。通過壹基金或是歌星汪峰、韓紅倡導的一些公益項目,孩子們也會為當地的孩子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幫助。

「旅遊真正的魅力在於它的不確定性,孩子應該從這種不確定的過程當中體驗人生,並嘗試做出選擇。」松爸認為,自己和旅行社最大的區別在於對教育內涵的挖掘上。

隊伍途經一個援藏點,提供一個名額免費到林芝參觀。但是如果所有人包車進去,往返就要兩千塊錢。在這種情況下,松爸讓孩子們民主抉擇誰去誰留。

幾位家長都發現孩子們在旅途中發生了一些變化。李昕來的母親符曉云說,兒子在西藏的時候曾經給家裡打來電話,問她該如何幫助一位發生高原反應的女孩,讓她非常感動。

由於松爸西藏徒步的成功,各式各樣的機構都盯上了他。松爸開始不斷接到帶團邀請,大部分來自旅行社,也有來自市教育局及下屬協會的。

但是幫旅行社帶團去了一次北京後,松爸感覺非常無奈。「遠眺鳥巢,那是最沒意義的,也是忽悠人的。你要和當地的文化發生關係,你一定要住在北京的四合院裡面去。」


夏令營 夏令 的涼 涼與 與熱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6644

全球身價最高 超級富豪夏令營揭密

2014-07-21  TCW
 
 

 

如果G8是全球強國領導人最重要的聚會,那麼,七月十三日才在美國愛達荷州閉幕的太陽谷(Sun Valley)峰會,就是全球頂尖企業領導人,一年一度的華山論劍大會。

今年,臉書、蘋果、亞馬遜和Google的掌門人全體到齊,股神巴菲特和全球傳媒大當家梅鐸也沒缺席。為期六天的聚會全程閉門進行,高含金量、高神秘感,讓不少國際媒體寧當狗仔,被警衛怒目瞪視,也要潛入一窺究竟。

英國《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曾指出,全球有三大菁英峰會:世界經濟論壇(WEF)、TED和太陽谷。論規格與地位,WEF無人能及;論廣泛與普及度,TED實為翹楚;但談到殺傷力和影響力,小白球滾完十八洞的四至六小時之間,或許一樁億萬美元之譜的生意已在太陽谷談成。

不過,令人好奇的是,這些名氣響噹噹的領導人,為何卻選在一個如此陌生的地方聚會?還有,誰有這麼雄厚的人脈及面子,能請得動這些超級A咖,舉辦富豪「夏令營」?

若以產業群聚角度來看,太陽谷,確實遠不如科技業的矽谷名聲響亮,更不如傳媒業的紐約、洛杉磯地位重要,但是,在頂級富豪圈中,卻是美國境內首選的度假地。

《富比世》(Forbes)曾公佈一份「全球超級富豪休養勝地榜」,隱身於西部內陸的太陽谷,便以「依山傍水、遺世獨立」站上第三名。夏季可以體驗溪谷飛釣、泛舟北漂和小白球之樂,冬季則以滑雪著稱。加上私密度高,湯姆.漢克和阿諾.史瓦辛格等多位名人都在這裡買下一處度假小屋。

幕後推手家傳三代低調精品銀行

一九八三年起,太陽谷悄悄成了精品投資銀行艾倫公司(Allen & Co.),打造美國版華山論劍的比武場。太陽谷對多數人士來說很陌生,艾倫公司則更像是「遠在天邊的王國」,神秘、獨特,而且封閉。

艾倫公司創立於一九二二年,現已由第三代掌權。執行長小赫伯(Herbert Allen III)正式接班才四年,但在業界已經打滾超過二十年。在前段漫長的蹲馬步歲月,他苦修家傳的「人脈投資學」,與企業領導人搏感情,建立有利可圖的長期關係,二○○四年終於修得正果:在Google的上市案中大賺一筆。

有趣的是,艾倫公司的吸金力和人脈力相輔相成,但知名度卻是截然相反:最負盛名的華爾街投行排名,擠不進前三十;常春藤畢業生夢寐以求的僱主,也排不上前二十五。不過,本身也走低調、神秘路線的小赫伯說,不論艾倫公司如何調整內部結構,或換誰來當老闆,努力經營高層人脈關係,一直以來都是核心作風。

做媒無數停車場碰一面,六千億成交

固然,身價千億的商賈名流齊聚一堂,好似文學名著《大亨小傳》(The Great Gatsby)活生生登場,密會本身就是鎂光燈追逐的焦點。更重要的是,太陽谷峰會獨一無二的地位更是連重量級媒體都不惜撩下去的主因。這場會議就像是為買、賣雙方牽線交易的「媒人婆」。

最近的例子是去年,六月會議才落幕,八月亞馬遜執行長貝佐斯(Jeff Bezos)就出手購併《華盛頓郵報》;再往前看,二○○六年十月Google吃下YouTube;一九九五年,迪士尼與美國廣播公司的兩位老闆可以僅在停車場見過一次面,就談成兩百億美元(約合新台幣六千億元)收購案,都是在太陽谷會議短短幾天的觥籌交錯中,埋下伏筆。

然而,請客做東的主人,當然是最重要的獲利者。

Google上市讓這家迷你投資銀行海撈一票,但這還不是唯一個案;兩年前,它如法炮製,臉書順利掛牌,又為它帶進近兩億美元收入。三年前,全球最大專業社群平台領英(LinkedIn)也走這條路子,而新聞集團(News Corp.)的梅鐸和股神巴菲特,之所以成為太陽谷峰會常客,講穿了還是為了「做生意」。

今年,會議剛落幕,太陽谷效應會引發怎樣的漣漪?市場頭號耳語是,新聞集團的梅鐸與時代華納執行長比克斯(Jeffrey Bewkes),可能已經為兩家市值加總超過七百億美元的大金剛企業,共譜合體大計。

其他的風聲,包括美國電信龍頭威瑞森(Verizon)有意吃下身價二十億美元的串流媒體葫蘆(Hulu);電影界大金主溫斯坦(Harvey Weinstein)想在此試探旗下事業公開發行可能性;另外,一大票達康初創企業,更是已嗅到IPO的金礦商機。

如果大富豪們真的像《大亨小傳》作者費茲傑羅所說:所思所想「跟你我都不一樣!」或許短期內,就會有爆炸性的超級購併案出現了!

【延伸閱讀】蘋果、臉書、Google和亞馬遜掌門人都是座上賓

●媒體╱娛樂界 參與富豪:1.迪士尼執行長 艾格企業市值(億美元):1505

2.時代華納執行長 比克斯企業市值(億美元):638

3.新聞集團創辦人 梅鐸企業市值(億美元):105

4.夢工廠執行長 凱森柏格企業市值(億美元):19

●科技╱金融界 參與富豪:1.蘋果執行長 庫克企業市值(億美元):5742

2.Google共同創辦人 布林企業市值(億美元):3957

3.微軟創辦人 蓋茲企業市值(億美元):3477

4.臉書執行長 佐伯格企業市值(億美元):1703

5.亞馬遜執行長 貝佐斯企業市值(億美元):1593

6.股神 巴菲特企業市值(億美元):660

7.奈飛思(Netflix) 執行長 哈斯汀企業市值(億美元):264

8.領英(LinkedIn)創辦人 霍夫曼/執行長 韋納企業市值(億美元):191

●政治界 參與富豪:前紐約市長 彭博企業市值(億美元):343

註:市值統計至7/14整理:邱碧玲

全球 身價 最高 超級 富豪 夏令營 夏令 揭密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7019

起底夏令營產業:爆發式增長,頭部企業市場份額不足2%

8月3日,有家長在自媒體公眾號中披露,女兒在“趣動旅程”主辦的夏令營里發生了“很不好的事情”,引發了公眾對夏令營產業的關註。

近年來,研學旅遊爆發式增長,一些問題也暴露出來。

頭部效應薄弱

第一財經記者了解到,夏令營最早起源於美國,國內夏令營是在1949年後才出現。即中國少先隊建隊之初,第一批少先隊員到蘇聯去參加黑海夏令營,這是最早出現的中國夏令營。當時的夏令營是由國家出資的公益性活動,是免費參加的。由於經濟條件所限,一般只有少數的優秀學生才能參加,具有獎勵性質。

而如今,為了在未來的競爭中占據主動,中國家庭在子女教育上不斷加大投入。有調查顯示,教育支出在中國家庭中處於最優先考慮級別。企業也悄然將其視為掘金的金礦。

公開數據顯示,越來越多中國家庭青睞去國外參加遊學、營地類旅遊,2018年預計規模達到100萬人次,花費超過300億元。但相比日本等國每年90%以上學生參加研學修學旅行,我國遊學市場發展程度還比較低。

“根據市場不完全統計,過去幾年中,每年到美國遊學的中國學生超過10萬人次,遊學團每年有20%~30%的增長率是很正常的。”在美國從事旅遊業已10年的SCOTT向第一財經記者透露。

旺盛的市場需求給予了行業企業快速發展的機遇,上述趣動旅程即是在發展紅利中快速成長起來的企業。不過提及夏令營遊學,新東方沃凱德和世紀明德則是行業中不容忽視的兩家巨頭。

其中,成立於2006年的世紀明德,是國內最早涉足研學的企業之一。該公司在2017年營收已達到5.19億元,同比增長41.06%。具體來看,世紀明德2017年國內研學業務實現收入4億元,同比增長76.99%,國際遊學業務實現收入7234萬元,同比增長13.93%,教師培訓業務實現收入3395萬元,同比增長6.54%。

“夏令營的模式很多,其中許多機構可以說是輕資產甚至是沒有資產的,主要依托內容的吸引力,其中很多概念也是由國外引進的美式或歐式的內容,客戶群體基本直接針對家長,課程價格相對較高,規模小,一個活動七至十天不等,日均價格1000元左右。如果是海外則會更高。”北京一營地機構負責人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

他指出,海外形式研學主要賺的是信息不對稱,像是中介一樣把在國內招募的兒童輸出到海外的機構。“教育部之前出臺過一些文件,明確過研學旅行的組織形式、各方資質等等,不過畢竟新事物理論和實踐是有距離的,國內目前並沒有像歐美、日本等國的成熟模式。監管方面,主要以當地的教育部門為主,旅遊交通等部門也會參與。”他向記者補充道。

第一財經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遊學研學行業屬於教育服務產品,過去,遊學研學組織方以學校為主,但承辦方卻來自多個行業,主要分為留學機構、培訓機構、專業遊學機構、旅行社以及一些體制內的非營利機構組織。這些機構橫跨多個行業,市場參與者眾多,使得當前遊學領域競爭格局較分散,優勢領導企業的市場占有率僅占1%~2%。

2017年新增5000家機構

2016年12月,教育部、國家旅遊局等11個部委聯合提出,要將研學旅行納入中小學教育教學計劃。通過加強研學旅行基地建設、規範研學旅行組織管理、健全經費籌措機制、建立安全責任體系等任務來支持遊學行業的發展。

2017年10月,教育部推出《中小學綜合實踐活動課程指導綱要》,將研學旅行納入中小學生必修課。遊學研學被納入學生日常教學範疇,使得行業發展前景進一步明朗,夏令營也迎來了爆發式的增長。

“2016、2017年是這一行業變化最快的兩年。一方面是政府態度的轉變,教育部下發了相關文件,各省積極響應發布有關文件;另一方面是市場容量也更大了,行業每年以50%的速度迅猛增長。另外,研學市場的主體也有所變化,原本只是一些教育機構和旅行社,但2017年新增了超過5000家研學機構,教育類、旅遊類、文化傳媒類的企業也紛紛加入這一市場。”來自父母邦的一位負責人告訴第一財經記者。

她還進一步指出,研學的利潤介於旅遊和教育培訓之間,一般在10%左右。但一些行業里不規範的機構,利潤率就會更高。機構若采用營地模式則利潤相比較其他研學項目更高,營地模式在不考慮固定資產折舊等成本的情況下,毛利率一般在50%。不過營地前期投入巨大,通常也只有規模以上企業會自建。

“夏令營這個市場變化很大,需求一直在增長。以前家長會更多幫孩子安排各種補習班,現在讓孩子參加各種類型的夏令營,希望孩子可以鍛煉自身的獨立自主能力、交友能力以及學校里學不到的一些知識。”在上海從事青少年遊學項目多年的陳瑤告訴第一財經記者,“目前夏令營從業人員門檻設置主動權主要在機構,所謂老師或是教練,更多是在安全方面的配置。”

這與在“80後”記憶中只有“三好學生”才能參加的夏令營性質相去千里,如今的遊學團雖然價格是成人團的2~3倍,一些機構不但是“遊而不學”,甚至淪為旅遊購物團。

此外,夏令營還有各種主題,比如外語主題、藝術主題、名校遊覽、體育運動等。這些主題都有不菲的價格。比如通常僅需5000元~6000多元的新加坡旅遊,一經包裝成“遊學團”,則報價立即猛升到人均2萬元,是成人普通旅遊價格的3倍多。

孩子參加遊學團通常是“遊而不學”,有些團隊都僅安排三分之一的時間交流學習,三分之二左右時間都是在純旅遊消費行程中,還會涉及去奧特萊斯購物,部分學生還會為家人代購LV、PRADA、HugoBoss、Burberry等奢侈品。

從市場趨勢而言,如今夏令營越來越細分,參與者越來越低齡化。

第一財經記者從攜程遊學平臺了解到,對8到12歲親子家庭的抽樣調研發現,80%有意願今年暑期參加親子遊學活動。網上暑期國內、海外遊學產品供不應求,預計今年遊學報名人數將比去年翻倍。有些明年暑期的產品也開始報名了。

此內容為第一財經原創。未經第一財經授權,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轉載、摘編、複制或建立鏡像。第一財經將追究侵權者的法律責任。 如需獲得授權請聯系第一財經版權部:
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責編:彭海斌

起底 夏令營 夏令 產業 爆發式 爆發 增長 頭部 企業 市場 份額 不足 2%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7028

夏令營中的海外並購融合路:這些外國孩子也成了“中企子弟”

每年夏季,都會有一群外國孩子來到北京參加一場特殊的夏令營,而且他們還是正宗的“央企子弟”。

連續29年,中央企業之一的中國化工都會為旗下企業職工的孩子組織一場“藍星夏令營”,這已經成為了15000名孩子的接力成長搖籃。

我平時說Guten Tag,你的表達是Bonjour,我們常用的是Ciao……簡單一句“你好”就有這麽多表達。今年,61名海外企業員工子女分別來自法國、挪威、澳大利亞、德國、美國、英國、以色列、瑞士、加納等21個國家。

在今年的文藝表演上,各國的孩子們穿上了各國特色的服裝,用本國的語言表演著各具特色的節目。當中國孩子扮起“西天取經遊歷各國”的串場後,來自澳大利亞的孩子們唱起了名曲《I Am Australian》,來自法國的孩子們穿著條紋衫跳起了民族舞,來自以色列的孩子們做了一場沙漠綠洲的旅遊推介,來自瑞士的孩子用四種語言介紹了瑞士的絕美風光,來自挪威孩子們演繹了一個挪威傳統民間故事,里面頭戴牛角頭盔的小維京人對怪獸說:“我要去中國做生意。”

法國小女孩馬蒂爾德對第一財經說,參與這個夏令營她感到激動和幸運,因為她正是通過抽簽才獲得了這個機會。

馬蒂爾德的母親就在法國安迪蘇工作。這次法國孩子們在展示臺前還給其他國家的小夥伴們帶來了法國的馬卡龍。馬蒂爾德說,這是她第一次來到中國,前兩天她已經去了故宮,感覺中法之間在飲食、生活方式、建築和文化等方面確實有著很大的差異。

一家央企為何做起了夏令營?這其實也有中國央企“走出去”的縮影,還有中外企業文化融合的秘密。

1990年,中國化工旗下的藍星公司正值創業階段,工業清洗業務遍及全國各地,需要職工常年在外地工作,職工子女的暑期生活遇到困難。為解決職工生活的後顧之憂,藍星公司創始人、時任總經理的任建新倡議並親自指導舉辦了第一屆藍星夏令營。

隨著藍星的成長,看到中國有市場、海外有技術,為了成為世界級的企業,藍星和中國化工就開始不斷找世界級的平臺。在中國加入世貿組織之後的2006年,作為試水,藍星先收購了法國安迪蘇公司。這家法國企業在專業生產蛋氨酸、維生素和生物酶等動物營養飼料添加劑方面全球領先。2006年,藍星公司又一舉拿下法國羅地亞公司的有機矽和硫化物業務,包括其專利業務、生產設備和分銷渠道。此次收購也使藍星的有機矽業務規模坐上了第三把交椅。同年,中國化工還收購澳大利亞最大的乙烯生產商和唯一的聚乙烯生產商——凱諾斯控股有限公司100%股權。

2009年,當藍星相繼收購法國安迪蘇等5家海外企業後(經過整合後目前4家),決定將夏令營活動拓展至全球,更名為藍星國際夏令營。從這時候開始,越來越多來自中國化工海外企業的外國孩子開始走入夏令營。

最近幾年來,隨著中國化工“走出去”的速度越來越快,這個國際化的家庭也越來越大。

2011年4月,藍星公司以19.5億美元全資並購挪威埃肯公司。埃肯公司是全球最大金屬矽供應商和全球矽鐵合金的最主要生產商,這一收購讓藍星進一步鞏固了行業排位。

2011年10月,中國化工旗下的農化總公司收購全球最大的非專利農藥企業以色列安稻麥(ADAMA),該公司也是全球第七大農化企業。2015年1月到2016年1月,中國化工再次相繼收購太陽能面板制造商新加坡REC、全球第五大輪胎企業意大利倍耐力以及全球最大的橡塑機械企業德國克勞斯瑪菲,同時參股瑞士能源貿易公司摩科瑞。其中,當時以75億歐元的價格收購倍耐力,是自2012年中海油收購尼克森之後央企最大的海外收購項目。

2016年2月,中國化工和世界上最大的農藥生產商、高價值種子領域名列第三的瑞士先正達達成協議,中國化工支付430億美元,收購先正達100%股權。2017年6月27日,中國化工完成收購先正達,這不僅是中國化工最大的收購案,也是迄今中國企業最大的跨國並購案。

但資產並購只是第一步,中外企業間的融合才是成功並購難點。曾經有海外研究數據顯示,大型企業並購的成功率不到50%,文化沖突是影響成功率的核心問題之一。

國資委主任肖亞慶在今年3月份對外公開披露的數據顯示,目前中央企業在海外法人數是9912戶,資產總量6.1萬億人民幣,進行投資的國家和地區有185家。所以,解決文化融合是央企爭創具有全球競爭力的世界一流企業工作的重要一環。

而在彌合文化上,中國化工的小小夏令營卻發揮了不小的作用。

參加藍星夏令營的孩子在8~14歲之間,如果說相比成人,這些孩子的觀察視角會更少地受到社會文化的影響,那麽他們對中國的感知就會成為他們的父母眼中觀察真實中國和真實國企的一扇窗。來自不同國家的孩子帶來不同的文化習慣,也帶來了明顯的文化差異,更帶來了好奇的眼睛。在20多天的相處時間里,外國的孩子要和中國孩子一起交流,要參觀他們父母的母公司,還要到中國國企職工家庭中去體會幾天中國的尋常生活。

夏令營的工作語言是英語,無論中國孩子還是外國孩子都需用英語做交流。其實,這也是中國化工很多員工的工作常態,因為用英語去參加海外公司的各種會議已經是工作必需。在2018年年初,中國化工在京舉辦的集團年度工作會上,參會的外籍高管和中國籍高管的比例已經接近1比1。

當然,有接觸就會有矛盾,而化解矛盾才能促進深層融合。比如在飲食上,有的外國孩子堅持素食主義,有的只能接受清真食物,這在組織工作中都會一一考慮,畢竟互相尊重是管理跨國企業不同國家員工的根本原則。

曾經有中國化工海外企業的印度裔高管在首次赴華開會時對藍星的同事說,他對中國和中國化工的最初了解,正是來自於從他的孩子所敘述的藍星夏令營的生活。

“沒有對與錯,沒有好與壞,只是文化不同。”來自安迪蘇的領隊白嘉麗曾經如此感慨到。

今年,新近進入中國化工的安道麥和先正達也首次加入到了藍星夏令營。在先正達工作的凱特·懷特(Kate White)第一次參加這樣的活動。她對第一財經說,來中國之前她從沒想到中國的企業這麽國際化,但看到這麽多國家的孩子聚到一起後,改變了她的想法。

此內容為第一財經原創。未經第一財經授權,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轉載、摘編、複制或建立鏡像。第一財經將追究侵權者的法律責任。 如需獲得授權請聯系第一財經版權部:
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責編:楊誌

夏令營 夏令 中的 海外 並購 融合 這些 外國 孩子 也成 成了 中企 子弟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7047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