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閏土股份董事長意外墜亡 最近10天套現6億

來源: http://www.nbd.com.cn/articles/2014-09-30/866848.html

每經記者 徐傑 浙江上虞攝影報道

昨日(9月29日)晚間,閏土股份(002440,SZ)發布公告稱,董事長阮加根先生不幸於2014年9月28日晚意外逝世,在選舉新任董事長之前,由公司副董事長阮加春先生代為履行公司董事長的職責,董事會將盡快組織召開董事會選舉新的董事長。

據閏土股份總部所在地浙江省紹興市上虞區相關部門通報稱,9月29日零時許,阮加根被家人發現在閏土股份總部意外墜樓身亡。據警方初步調查,已排除他殺。“經了解,阮加根生前有焦慮、抑郁傾向”。

公司主要從事紡織染料、印染助劑和化工原料的研發、生產和銷售。董事長的意外身亡,引來無數猜測。不過,據閏土股份半年報顯示,上半年公司實現凈利潤6.66億元,同比增長160.75%。巧合的是,在9月份,阮加根通過4次減持,剛好套現6.66億元。

公司上半年凈利增長160%/

閏土股份總部位於紹興市上虞區百官街道市民大道1009號,《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昨日在現場註意到,整個辦公樓比往常顯得“警備”,一樓電梯口、樓梯口分別站著穿著“協警”制服的人員。“上午就趕過來了”,其中有一位人員表示。

根據前述通報,9月29日零時許,阮加根被家人發現墜落在集團公司大廈西北角的四樓裙樓平臺上,後急送上虞區人民醫院,經全力搶救無效死亡。在現場,四樓裙樓為上虞市華閏小額貸款股份有限公司辦公場所。

昨日中午,當記者趕到閏土大廈時,正遇到警方在調取該物業的監控,現場有人員向記者表示,上虞警方已經介入調查。

對於阮加根的死因,坊間有不少猜測,懷疑系資金鏈斷裂產生問題。對於這種猜測,記者並沒有獲得公司方面證實。

相關部門通報稱,據警方初步調查,已排除他殺。“經了解阮加根生前有焦慮、抑郁傾向”。

不過,記者在現場接觸到的阮加根的親友表示,企業運作一切正常,阮加根生前身體健康,“似乎沒有抑郁癥狀”。

根據閏土股份披露的半年報,2014年上半年歸屬於母公司所有者的凈利潤為6.66億元,同比增長160.75%;營業收入29.11億元,同比增長34.92%。

“成績只能說明過去,我們還要繼續再創閏土更大的輝煌,我們要打造‘平安閏土、百億閏土、百年閏土’,我們要實現‘體制創新、制度創新、科技創新’。”在閏土股份官方網站上,至今仍掛著上述“董事長致詞”。

信息披露顯示,阮加根生於1960年,1979年高中畢業後進入當初的上虞縣紡織印染助劑廠,後任副廠長。1986年,阮加根離開助劑廠,到杜浦鄉化學漿材塗料廠任廠長。1987年,由阮加根組建的上虞縣染化助劑廠成立,1996年改制為浙江閏土化工集團。2004年變更為閏土股份,2010年7月上市。而在2013年福布斯中國400富豪榜中,阮加根家族以50.9億元的資產排名榜單第233位。

阮加根曾四次減持套現/

資料顯示,閏土股份主要從事紡織染料、印染助劑和化工原料的研發、生產和銷售。隨著國內染料產業鏈環保壓力趨嚴,染料上下遊產業升級導致供給持續收縮,價格持續上漲,利好不斷。

中金公司研報數據顯示,分散染料價格從年初的3.3萬元/噸 (不含稅,下同),增長18%至目前的3.9萬元/噸;活性染料價格從年初的3.5萬元/噸,連續上漲到4.5萬元/噸後隨H酸價格回調到3.6萬元/噸;上遊H酸等染料中間體從年初的8萬元/噸,上漲30%達到10萬元/噸。公司染料毛利率繼續提升16.92個百分點至44.31%。

中金公司在今年8月的一份研報認為,閏土股份染料年總產能在16萬噸以上,其中分散染料產能11萬噸,活性染料產能4萬噸,其他染料1萬噸。公司通過向內延伸不斷降低單位成本,提升資源綜合利用水平。隨著7000噸高檔分散染料和16萬噸離子膜燒堿項目建成投產,將帶動公司業績二次騰飛。

不過,就在行業向好之際,阮加根不斷減持、套現。

9月23日,閏土股份公告稱,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阮加根於9月19日、22日分別減持1000萬股、1300萬股,減持比例合計3%,減持均價18.50元。9月25日公告稱,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阮加根於9月23日、24日分別減持1000萬股、300萬股,減持比例合計1.69%,減持均價18.50元。這意味著,阮加根在9月19~24日共減持公司股份3600萬股,占總股本的4.69%,共套現6.66億元。

阮加根是浙江省紹興市道墟鎮匯聯村人。“他為人比較忠厚,去年還專門給村里的老人發紅包,其中70歲至79歲的老人每人1000元,80歲至89歲的老人每人2000元,90歲以上的老人每人3000元。”匯聯村一位老者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

閏土股份為家族企業,據閏土股份9月25日發布的減持公告顯示,阮加根減持後,仍持有約2.36億股,為公司第一大股東,占總股本的30.75%。而阮加根、阮加春、張愛娟、阮靜波、張雲達、阮吉祥等6人合計持有約3.6億股,占總股本46.94%,仍為公司的實際控制人。

“阮加根和阮加春共兄弟倆,他兩個女兒一個在國內,一個在國外,均未成家”。采訪過程中,上虞區當地人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阮靜波即為長女,而幼女的公開資料卻很難查到。

閏土 股份 董事長 董事 意外 墜亡 最近 10 套現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3875

南郵墜亡研究生疑因未上交實習工資校方介入調查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15092

南京郵電大學校園。 (CFP/圖)

“學校對蔣同學不幸去世表示沈痛的哀悼!”南京郵電大學官方微博1月26日下午的一條短訊,讓又一起研究生輕生的悲劇進入公眾視野。

南方周末記者獲悉,南京郵電大學(以下簡稱南郵)計算機學院的研三學生蔣某,1月25日上午從該校三牌樓校區科研樓九樓墜亡。

這一事件在知乎、貼吧等平臺上迅速發酵,大量傳聞將矛頭指向蔣某的某位老師。該校多名學生發帖表示,蔣某死前長期遭受這位老師的壓力,該老師在蔣某的悲劇中難辭其咎。

蔣某的一位同學向南方周末記者透露,該老師對蔣某長期“不理、不問、不見”。蔣某的論文中期檢查報告他也不予簽字、不予提交,只在導師意見一欄寫上“建議退學”。這位同門認為,蔣某受到老師的區別對待,是因為沒有按要求上交實習工資,“他壞了規矩”。

蔣某的多名同學發帖回憶,蔣某跟該老師發生矛盾之後“渾渾噩噩地煎熬了將近一年的時間”。事發一個月前,蔣某曾在班級群里透露自己連續做噩夢。“他想到過退學,不止一次的說過,但是家里不同意,父母堅持讓他畢業。”一位匿名的南郵學生表示。

院系領導和輔導員曾試圖作出補救。2016年一月初,計算機學院將該老師換到副院長章韻門下,讓他重新開題。但這為時已晚,一名南郵研究生對南方周末記者透露,“一般論文開題是在研一的暑假,可蔣同學此時已經研三了,換導師開題肯定會導致畢業延期。”

1月27日晚,南京郵電大學在微博上發表了回應:“我校研究生蔣同學不幸墜亡事件發生後,網絡上出現相關帖子,學校對網帖反映的問題高度重視,已著手進行調查核實,並將依法依規處理。”這條微博被南郵官方微博置頂。

截至發稿,南方周末記者未能聯系上該老師,南京郵電大學計算機學院的辦公電話也一直無人接聽。

研究生輕生的新聞近年不時見諸報端,其中“延期畢業”作為關鍵詞頻繁出現。2015年5月18日,28歲的中南大學機電學院研三學生姜某從學校圖書館六樓跳樓身亡。姜某生前在學院群上傳一封近五千言的遺書,嚴詞指責導師對自己刻意為難、拖延畢業:“無數不眠夜,一跳輕松解決。”

2015年年末的另一起悲劇同樣令人扼腕。2015年12月17日,北京郵電大學研究生孫某從宿舍跳樓自殺。此前他因實習不順、畢業論文未獲通過而延遲畢業一年,失去已成功應聘的工作,一度被診斷為抑郁癥。孫某父母亦曾發表網貼質疑孫某的導師因瑣事對其采取冷暴力、拖延畢業,最後釀成悲劇。

南郵 郵墜 墜亡 研究 生疑 因未 上交 實習 工資 校方 介入 調查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4392

被裁中興員工墜亡身後,是無數中產階級難以承受的中年之殤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7/1219/166524.shtml

被裁中興員工墜亡身後,是無數中產階級難以承受的中年之殤
長江商業評論 長江商業評論

被裁中興員工墜亡身後,是無數中產階級難以承受的中年之殤

不要對未來的財務狀況過於樂觀,也不能對自己的工作穩定性過於樂觀,更不要負擔過多的債務。

來源 | 長江商業評論(ID:CKReview)

作者 | 穆清

近日一名中興通訊子公司中興網信員工跳樓身亡,疑似其妻子發文稱其老公是因涉及中興網信內部矛盾成為犧牲品,被辭退接受不了賠償方案而跳樓。

公司矛盾誘發員工墜樓

12月10日上午,中興旗下子公司中興網信科技有限公司員工歐建新在南山區高新南四道中興通訊大樓26樓跳下,結束了年僅42歲的生命。

隨後,一位名為“寒夜來客”的網友發文稱,自己是歐建新的妻子,並詳細敘述了其跳樓的前因後果。

據其介紹,歐建新畢業於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曾經在深圳華為工作8年,期間又考上了南開的碩士研究生,2011年入職中興網信,擔任某研發組的主管,入職中興6年期間工作勤懇,因為牽涉到了中興網信內部的矛盾和結構調整,成為權力抗衡的犧牲品。

2017年12月1日,歐建新的直接領導王某某找他談話,流露出勸退的意思。幾天後,人事部劉某(HR)和張某(HR和規劃部)找歐建新溝通,提出N+1補償的方案。

12月7日,部門負責人郭某某又找歐建新談股份轉讓的事情,但郭某某不同意以去年的離職員工4元多的股份轉讓價回購股權,強行壓低到2元一股回購,歐建新堅稱不賣。郭某某則表示:“你要離職這個股權也必須賣,否則後果自負。”態度惡劣,從勸退變成了逼退。

12月10日上午9點多,歐建新對妻子稱“領導要我去公司”,還說“我們公司有內部矛盾,我很可能成為犧牲品”。

12月10日下午1點多,歐建新妻子接到丈夫墜樓死亡的消息。

因為裁員問題與公司溝通不順,歐建新以極端方式結束了自己的生命,留下父母雙親及妻兒。如果不是這場死亡,他可能和千千萬萬個人到中年,事業小有成就的男人一樣,過著表面上妻賢子孝的幸福生活。而隨著他的死亡,這一切美好都幻化成了泡影。

1

股權賠償成爭議焦點

從2011年至今,歐建新已在中興網信事情6年,與中興網信在2014年簽的勞動條約中,歐建新被中興網信聘用於從事研發事情,條約限期為2014年9月1日至2019年8月31日。

從12月1日上級領導找歐建新談話被勸退,到公司HR跟歐建新 談N+1補償及股票轉讓沒有達成一致,到釀成悲劇,只有短短9天時間。

可以說,在歐建新墜亡事件中,中興網信的主動解約與協議賠償談不攏成為慘案發生的導火線。

值得註意的是,在歐某跳樓的前一天 (12月9日上午) ,其還就股權問題與金融行業從業的同學進行討論。

入職深圳中興網信科技有限公司,歐建新持有大約5萬股的內部股票。除了正常的工資收入和年終獎外,每個月領取股票分紅。因此,當公司部門負責人強行壓低股價提出以2元一股的價格回購時,歐建新對這個價格很不滿,堅稱不賣。

在股權回購價格上,雙方產生了矛盾。

據了解,1999年,中興開始實行高管股權激勵計劃。2000年時,又對激勵措施進行了改進——企業骨幹購進期權采取自願的方式,從而增加了該項措施的靈活性。按照當時的約定,2004年,該項期權的持有人可以出售其股票。2003年5月,中興通訊曾因內部股權機制存在問題而受到深圳證管辦的勒令整改。當時,深圳證管辦明確指出:中興通訊在考核與激勵中利用獎金購買“獎勵股票”、“優惠股票”的操作中存在兩個主要問題:一是未履行法定程序,公司獎勵制度未經董事會審議,外部董事、獨立董事對此並不知曉;二是未對與此有關的決策程序和決策情況進行必要的信息披露。

很多人認為中興保全了最後的尊嚴,給了離職的N+1補償,也回購了股票,雖然沒有按照4塊錢回購只有2塊,但是公司盈利不好,股價可以理解為按市場價格,有浮動也很正常。

但是勞動合同法早有規定,用人單位擅自單方解除勞動合同,構成違法解除。用人單位需要支付雙倍經濟賠償金。而對於獲取股權的員工,在離職時,如果用人單位要求回購的價格過低,員工完全可以拒絕接受,根據自己的意願選擇持有,或者以某種條件轉讓。

不管公司給出的賠償結果如何,以付出生命的方式來抗議這場突如其來的裁員及其附屬條件,歐建新最後選擇的方式終究談不上明智。

2

中興網信大規模裁員

公示系統顯示,中興網信建設於2009年5月25日,中興網信是由中興通訊股份有限公司投資控股的全資子公司,最大股東中興通訊股份有限公司持股比例達90%。

盡管事出後,中興通訊股份有限公司公關人士對外回應,稱公司已建設善後處置賞罰小組,部署專人對眷屬舉行慰問,並指出謀劃運動一切正常,沒有所謂的大規模裁員。

然而就網上曝光的信息來看,事實恐怕並非如此。

據了解,今年1 月份,中興計劃裁員3000 名員工,人數約整個公司的5%,於今年一季度完成。

而另據知情人透露:中興網信此次的大規模裁員,不是網信自己裁員,而是股份勒令網信縮減編制。

中興手機業務所在的中興終端是今年第一季度裁員的重點,全球的手機事業裁減600 名員工,相當於該公司手機事業員工的10%。大廠商集中化凸顯,2018年形勢更為嚴峻。1 名中興通訊的高階主管表示,中興通訊在中國的手機事業也將有超過20% 員工遭到解雇。而被逼跳樓的歐建新就是中興裁員的犧牲品。

對於一個處在衰落期的行業,尤其是一個在快速爆發之後逐漸衰落的行業,個人的命運也與行業現狀捆綁在了一起。

中興裁員的大背景,可以驗證經濟形勢的變化越來越惡劣。從這點講,中興裁員的行為不是個人行為,而是公司行為,是市場行為。

現行經濟下制造業的悲歌

去年,作為制造業龍頭企業,華為上演了一曲制造業悲歌,因為高房價被逼離開深圳外遷東莞、任正非深夜獨自打出租車、華為為壓縮成本大規模裁員35歲以下員工……如今,這曲悲歌還在繼續,只是主演從華為,變成了另一個制造業巨頭——中興。

很多人一直在說經濟在高速增長,經濟已經進入了新周期,制造業回暖,但是新聞上這類因裁員走上極端的案例卻越來越多。

還記得去年華為中層高管被離職的文章嗎?

文章主人公在34歲被辭退,之前月收入3萬多還有獎金,家里剛買二套房,媳婦不工作,辭退後現金斷流,馬上陷入了各種財務危機。而後來任正非也回應了,並明確表示華為沒有退休金,華為是沒有錢的,大家不奮鬥就垮了。以此來勸告30多歲不努力躺在床上數錢的人。

中年失業,還面臨著二胎、二房、貸款、單獨養家等因素,都值得探討。而更值得深思的是,曾經輝煌的制造業主們,為何紛紛開始步入裁員大軍?

最重要的原因恐怕還是利潤沒有跟上規模,企業高企的人力成本,讓降低人力成本成為保持效益的重要方式。

華為、中興一直是中國制造業標桿,通訊行業的翹首,一舉一動都受到全國關註。但是現在這樣的大型制造業巨頭都得靠裁員來維持運營,當下面臨的制造業環境之惡劣,可想而知。

大規模裁員還只是冰山一角。未來的風險,更大的來源於裁員及由此帶來的再就業難題。制造業是中國的核心命脈,一旦像華為、中興這樣的制造業都頂不住開始大規模裁員,已經足以說明實體經濟問題。這一容納最多就業蓄水池的行業,即將破堤泄洪,大水將沖向哪里,誰會受到波及,已經不是未知。

3

中產階層的焦慮與中年危機

回到跳樓這個事件來說,本科北航,碩士南開,華為8年、中興6年的工作經歷,放在當下社會,無論唯學歷論還是唯經驗論,都是相當輝煌的履歷表。但是在面對裁員時,卻選擇拋下父母子女,走上絕路,不免讓人唏噓。

有這樣的個人條件,找一份新的工作不是很容易嗎?但是連華為都在裁撤35以上的員工,已經是42歲的他,還能輕易在行業內謀求到找到更好的發展嗎?收入在扣除房貸後,能養活妻兒老小嗎?

事實恐怕也沒有多樂觀。

中國的中產階級表面上生活風光,工資不低,儲蓄不錯,但是他們未來的潛在支出並不低,子女的教育,醫療的準備,養老金的儲備,子女的結婚,個人職業生涯的培訓,以及可能存在的大宗開支 (如購車,房屋置換) 等等。

這每一筆開支都不會低,有人測算過如果要在一般水平滿足中產階級未來的這些開支的話,那麽一個過的壓力不大的中產階級家庭,在還完房貸、車貸等一系列貸款之後,必須要有現金存款在550-650萬之間,而這個標準對於當今中國的中產階級而言恐怕並不輕松。

這也反映出一種難言的焦慮感在不同市場、不同人群中蔓延。

“寫字樓里如青樓,不許樓里見白頭。”對很多中產來說,話雖殘酷,但是真實。他們背負高昂的房貸、信用貸,小孩教育、老人養老、醫療等越來越大的生活成本,讓他們疲於奔命、壓力如山;職場白熾化的競爭,讓步入中年的這群人疲於應付。

42歲歐建新的現狀幾乎是這個階級的典型。

在這個上有老、下有小的年紀,這樣的處境,並不是有些人所說的心理不強大導致的。換作是任何一個人,都不一定能避免他的結局。

這個悲劇,也給所有的中產敲響了警鐘。不要對未來的財務狀況過於樂觀,也不能對自己的工作穩定性過於樂觀,更不要負擔過多的債務。

要想謀求個人的長遠發展,唯一能做的就是保持應有的警惕,提高生存能力。做好5年內失業的準備,保留失業後重新就業的能力。只有這樣才不至於失業後無路可走。

社會殘酷、人本脆弱,但只要還活著,就不怕生活變得更糟。

真相和說法換不來一條生命,但願下一個歐建新,不會再有。

中興 員工墜樓 股權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被裁 中興 員工 墜亡 身後 無數 中產 階級 難以 承受 中年 之殤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9826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