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比特幣遭遇以太幣,這是一場單品與生態的對決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7/0619/163674.shtml

比特幣遭遇以太幣,這是一場單品與生態的對決
洪言微語 洪言微語

比特幣遭遇以太幣,這是一場單品與生態的對決

以太幣vs比特幣,哪個更有前途?

來源 | 洪言微語(ID:hongyanweiyu)

 作者 | 薛洪言

比特幣作為區塊鏈數字貨幣開創者,一直穩居數字貨幣龍頭地位,遙遙領先其他競爭幣(相比比特幣有所改良的數字貨幣)和山寨幣(完全copy比特幣另起爐竈的數字貨幣)。不過,今年以來,以太幣漲勢迅猛,漲幅是比特幣的20倍之多,總市值快速提升,似乎隱隱有後來者居上之勢,面世8年來,比特幣首次遭遇強勁對手。

63

以太幣作為以太坊內的主貨幣,是以太坊整個區塊鏈生態正常運轉的燃料,與以太坊的發展一榮俱榮、一損俱損。以太幣對比特幣發起的挑戰,本質上是以太坊區塊鏈對比特幣區塊鏈的挑戰。一個攜生態優勢,一個是爆款單品,勝負前景究竟如何呢?相比比特幣,以太幣會是更好的選擇嗎?

以太坊的崛起及以太幣的暴漲

2008年中本聰發表《比特幣:一種點對點的電子現金系統》時,區塊鏈只是作為比特幣的分布式賬本而存在。對比特幣同時也是區塊鏈的締造者中本聰而言,區塊鏈就是為比特幣存在的,區塊鏈的可編程性僅僅停留在“將比特幣變成可編程的電子貨幣”,去實現一些基礎性的智能合約,延展性非常有限。

其中,一個主要的缺陷來自於簡化支付驗證的困難,比特幣的默克爾樹結構支持“簡化支付驗證”的協議,通過該協議,區塊鏈上的節點在驗證交易真偽時不需要下載全部完整的區塊鏈,而只需要向其他節點索要與交易相關的特定哈希序列即可完成,大大降低了驗證所需帶寬和時間。由於比特幣區塊鏈主要被設計用來進行比特幣的簡單交易和價值存儲,對於基於比特幣區塊鏈搭建的複雜的金融應用,其腳本系統並不支持簡化支付驗證。因此,也就大大限制了複雜應用系統在比特幣區塊鏈上的運轉。

所以我們看到,作為世界第一大區塊鏈,比特幣區塊鏈上除了交易所、錢包等應用外,鮮有其他複雜的去中心化應用,遠遠構不成一個生態。

2013年末,以太坊創始人Vitalik Buterin發布了以太坊初版白皮書,提出了打造區塊鏈創新開放基礎平臺的理念,通過提供超強腳本系統的優秀底層協議,在其上可以創建出任意高級的合約、貨幣及其他去中心化應用。2017年6月,Vitalik Buterin在一個論壇上曾分享了這段心路歷程:

“我在六年前踏入區塊鏈領域。那時我賺了20個BTC,拿了8.5個用來買一件襯衫。當時我花掉的那8.5個BTC現在價值2萬美元,而那件襯衫現在已經不見了。但我在加入這個全球性實驗(以太坊)中意識到的是,如果世界各地成千上萬的人一起致力於此,那麽這個數字經濟體系一定可以運作起來。而成千上萬人連接網絡可以創建一個獨立的金融體系的這個想法,在我的腦海里深深刻下了。去中心化、密碼學、開放性、透明都深深震撼了我。然而,區塊鏈的應用並不僅限於加密貨幣。它有著一個巨大的潛力,適用於各行各業,能為各企業和各種規模的組織帶來顯著的好處。”

很快,以太坊的理念吸引了大批優秀的人才加入其中。2014年7月24日,以太坊便開始了創世預售,共發行7200萬以太幣,累計募集31,531個比特幣。2015年7月,以太坊網絡發布,以太坊區塊鏈正式運行,以太幣作為以太坊區塊鏈內的通用支付工具,開始進入各大交易所交易。

隨著越來越多的金融機構和大企業加入以太坊區塊鏈開發隊伍,基於以太坊的區塊鏈應用開始增多,以太坊的發展壯大為以太幣的增值提供了基礎。2015年12月-2016年6月,短短半年內,以太幣價格從6.1元人民幣漲至100元人民幣左右,之後因DOA事件幣值下跌,但一直穩定在50元人民幣以上。

比特幣交易網數據顯示,截止2016年12月31日,以太幣價格為57.08元人民幣,進入2017年3月份以來便步入快速上漲期,6月10日盤中觸及3000元的高點,截止2017年6月14日,收盤2615.99元,較去年末上漲4483%。同期,比特幣的漲幅僅為200%左右。

圖 1 2017年以來以太幣行情走勢(人民幣元)

改之後

數據來源:比特幣交易網、蘇寧金融研究院

技術完美主義與生態支撐的辯證

相比比特幣在可擴展性上的處處蹩腳,以太坊優秀的擴展能力吸引了多方參與者,其中不乏政府機構和企業巨頭。我們倒序來看。

2017年6月的國際經濟論壇中,俄羅斯總統普京與Vitalik Buterin會面,討論了以太坊技術在俄羅斯的應用,據稱,普京總統支持由區塊鏈技術鋪路,建立新的業務關系的想法。

2017年5月5日,韓國正式成為了全球最大的ETH交易所市場,日交易額為1.05億美元,占全球ETH交易所市場份額的21%,高於美國和中國。

2017年3月,以太坊聯盟(EEA)成立,成員包括微軟,英特爾,摩根大通,德勤,埃森哲,ING,ConsenSys和豐田研究所等,致力於在以太坊區塊鏈基礎上探索區塊鏈的未來、創建下一代經濟。

2017年1月,聯合國糧食援助機構世界糧食計劃署(WFP)在巴基斯坦信德省首次采用基於以太坊技術的援助手段,100個人獲得100盧比以及價值100盧比的食物,而善款和物資發放的渠道是基於以太坊的區塊鏈網絡。

……

據不完全統計,截止2016年底,基於以太坊的項目已經多達數百個,可以預計的是,現階段此類項目還在如雨後春筍般冒出來。這些項目之間可以互相調用,商業和業務模式可以互相關聯,非常利於形成強大的生態系統,這是目前其他區塊鏈產品所不具備的。

以太幣作為以太坊區塊鏈的燃料(支付手段和獎勵工具),自然會隨著以太坊的發展壯大而不斷升值。截止2017年6月10日,以太幣市值達到240億美元,僅落後於比特幣220億美元,穩居加密數字貨幣市值第二位,是第三名瑞波幣的2倍之多。

本質上,以太坊基於對比特幣區塊鏈的改進而產生,希望通過圖靈完備的技術充分發揮區塊鏈技術的優勢,使開發者可以自由實現各種商業模式,各類商業模式的成熟反過來也會促進以太坊本身的繁榮發展。這個模式在理想狀態下很好,也有潛在的問題,那便是為了保持足夠的擴展性,以太坊技術需要足夠靈活,也會變得很複雜,開發者的代碼越來越難懂,對開發者團隊也就越來越依賴;同時,生態越來越完善,需要處理的新問題越來越多,需要協調的事項越來越多,距離去中心化的理想也會越來越遠。

事實上,在DOA事件中,以太坊的處理方式便飽受質疑。先來簡單回顧下事件本身:

2016年6月,以太坊上最大的眾籌項目TheDAO被攻擊,這個眾籌超過1.5億美金的項目損失超過了360萬以太幣。2016年7月,以太團隊通過修改以太坊軟件的代碼,在第1920000區塊強行把The DAO的所有資金全部轉移動一個特定的退款合約地址,通過這種方式拿到被黑客控制的幣,從而形成兩條路,一條為原鏈(ETC,目前在加密數字貨幣中市值位居第6位),一條為新的分叉(ETH)。

DOA事件發生後,以太幣持有者因找回損失而歡欣鼓舞,更多地人則普遍持批評態度,也開始擔心這麽操作會在多大程度上損害其“去中心化”權威。畢竟,作為一種虛擬貨幣資產,以太幣要想被更多地人接受,交易的不可篡改性和去中心化是不可缺少的前提條件。受此影響,以太幣ETH出現暴跌,跌幅一度高達60%,並低位盤整半年之久。

趨勢

相比之下,比特幣區塊鏈雖然可擴展性差,但也使得比特幣作為一種數字加密貨幣更加純粹,去中心化趨勢更為顯著,區塊鏈本身也更具韌性。

所以,站在區塊鏈本身的擴展性應用來看,以太坊無疑是成功者,是區塊鏈2.0時代的經典代表。但僅僅從加密貨幣本身來看,這個世界究竟是要一個純粹的貨幣,還是更青睞一個承載並服務於一個生態的貨幣,可能這才是決定比特幣和以太幣的核心發展前景的根源性問題所在。

前景展望:比特幣未必不堪一擊

67

屁股決定腦袋是投資領域的經典法則,數字貨幣也是如此。在那些看好並買入以太幣的人眼中,以太幣代表加密數字貨幣的演進方向,而比特幣則是1.0時代的老古董。在那些持有大量比特幣的人看來,比特幣作為區塊鏈的第一個應用,解決的是世界經濟積攢多年的主權貨幣體系的缺陷,一個超越國界、抗通脹的貨幣具有廣泛、巨大的需求,對比特幣而言,純粹地達成這一個願望足矣,足以支撐起廣闊的增值前景。

當然,更多地人選擇雙邊下註。無論是以太幣還是比特幣,與現行貨幣體系相比,交易量都還小的可憐,各自都還有巨大的成長空間,也都各自面臨很多的限制性條件,遠沒到針鋒相對的時候。

以太幣 比特幣 貨幣體系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比特 遭遇 以太 這是 一場 場單 單品 品與 生態 對決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2602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