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大抓捕一周年 24人仍在囚律師獄中不知喪母 妻誕女

1 : GS(14)@2016-07-06 08:11:13

■謝燕益早年聲援被中共迫害的同行,他至今仍被當局囚禁。



中國當局針對國內維權律師及公民的「709大抓捕」事件近一周年,仍有24人被囚禁,不審不判,連會見辯護律師和與家人通信的權利都被剝奪。與世隔絕一年的謝燕益,可能還不知道他少了一個親人,又多了一個親人。謝母尋子期間突然死亡,而妻子原珊珊在他失蹤後發現懷孕,在為夫奔走、多次被毆打關押的坎坷路上誕下女兒,遭遇是眾多「709」家庭的縮影。



■四名維權律師太太團結抗爭,由左至右分別為:李和平太太、謝燕益太太、王全璋太太和勾洪國太太。 家屬提供


北京市凱泰律師事務所律師謝燕益去年7月12日被從住所屋苑的居委會帶走,有去無回,原珊珊後來才發現,自己懷孕了,女兒「三寶」三月出世。「可能謝燕益還不知道他有這個孩子。」2月29日原珊珊去天津看守所,讓轉告丈夫她快生了,因醫院分娩一般要丈夫簽字,讓謝簽委託書,警方拒絕,說你自己想辦法。最後進產房是謝燕益哥哥簽的字,幸虧女兒生下來健康乖巧:「吃奶時都會看我笑一下,也不鬧,因我還要照顧兩個哥哥。」



懷孕妻遭關押

謝燕益的母親在他「被失蹤」一個多月後,8月22日突然去世。她也是一名律師,曾到北京各個公安局和看守所去尋找失蹤的兒子,在憂慮中毫無徵兆下猝死。原珊珊當時請求警方能讓丈夫奔喪:「竟在她去世前讓她經歷失去兒子的痛苦,所以我希望他能回來,跟奶奶說對不起,送奶奶最後一程。來看一眼,說一句話,讓老人走得能安心。」要求被天津公安無情拒絕。原珊珊獨自披麻戴孝去請願,被帶到派出所,帶進一個沒有攝像頭的房間,二三十個警察圍着她恐嚇、謾罵:「那種罵我無法形容,讓你感覺自己根本不是人。」警方第二天還不讓這名孕婦吃飯、喝水、上廁所,關押三天後天才放人,警察告訴她奶奶已火化了:「我說你們太無恥了,你們是人麼?死刑犯出於人道尚且應讓他奔喪,何況謝燕益他做了甚麼了?」年初謝燕益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逮捕,是家人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收到法律文書,其後三次延長偵查羈押期限,警方都是口頭通知,也不讓家屬請的律師會見。原姍姍沒坐完月就又去看守所為夫維權,再遭暴力:「三五個武警全副武裝拿着盾牌電棍對着我,還有兩個女警和看守所一個隊長,還拿着錄像機。最後被他們架出來在地上拖,一直從裏面拖出來,拖了十幾分鐘。」





曾起訴江澤民

41歲的謝燕益2003年曾提起憲政第一訴,起訴江澤民不顧民意違反憲法利用等額選舉方式繼續擔任國家軍委主席,多年來代理大量維權公益訴訟及信仰自由案件。被帶走前一晚警察上門讓他簽保證書不去關注被捕同行和人權的事,他拒絕,因為事關法治法律而非個人,「他當時的話是挫骨揚灰也不能退。如果不去承擔這個社會責任,下一代空間就會越來越小。」退一退也許一切都不一樣,但妻子沒怪他:「還是希望他能按內心的選擇去走下去。我也只能選擇走下去。」《蘋果》記者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0706/19683301
抓捕 一周 周年 24 人仍 仍在 在囚 律師 獄中 不知 喪母 妻誕 誕女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2672

「爸爸幫人 給怪獸抓走」在囚律師子女 遭監視禁出境

1 : GS(14)@2016-07-09 06:46:48

■王全璋的兒子泉泉說爸爸給怪獸抓走了。互聯網





王全璋


【抓捕一周年】709大抓捕傷害的不光是被捕律師,更株連妻子、兄弟、甚至只有幾歲的小兒女,當局用各種壓力逼他們不為親人發聲,更利用監外的家人,逼這些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相關罪名逮捕的政治犯低頭。中國司法原則是罪責自負,對於家人株連的做法,如何算得上依法治國?「我的爸爸是幫助別人的律師,但給怪獸抓走了,我們就去找爸爸,可是沒找到。」北京律師王全璋被捉後,妻子李文足去哪裏都把3歲的泉泉帶在身邊。警方在家門口裝了多個鏡頭,每天都有七、八個人看守,有時還無故敲門製造恐慌,李文足不敢留孩子在家,出行時,總會有兩、三輛車或是幾個便衣員警跟着,也曾因拍攝跟蹤在後面的警察而被打,孩子受驚。



5歲女孩變「危險人物」

今年5月,警察到王全璋家鄉,連騙帶嚇讓他老父親錄了勸兒認罪的短片。「想拿父母來要挾他,太卑鄙無恥了。」李文足說警察也讓她錄短片勸丈夫,「我說人被你們非法抓起來這麼久了,既然沒罪,為甚麼要自證其罪?你們應該無條件放人,我是不會錄的」。她只會錄下泉泉想爸爸的影片,以及儲起為找丈夫來回北京天津的車票,「等他回來應該可以貼滿一面牆了」。著名維權律師李和平家的遭遇可圈可點,他被抓後,弟弟李春富律師每天去和警察理論,20日後也被抓,兩兄弟一樣被控涉嫌顛覆國家罪。李和平妻子帶孩子去申請護照,發現一家被發出了「限制出境」指示,即出境可能危害國家安全,5歲小女兒佳美也成「危險人物」。今年5月,佳美被區內知名的小學取錄,讀小學必須辦暫住證,警方不辦理;而房東也說受警方壓力,不再續租給這一家,要他們搬。丈夫勾洪國(北京維權人士,基督徒)被抓後,麗麗抱着四個月大的嬰兒到處尋人,「孩子最受罪,原來白白胖胖的現在很瘦弱一直病」。原本住北京,但警察找房東施壓逼三天搬走,現在麗麗索性搬到丈夫關押地天津。



■佳美父親是律師李和平,被當「危險人物」。

李和平



「怕他們在恨中長大」

「家中相送罷,日目掩柴飛。春草明年綠,爸爸歸不歸。」這是11歲的謝鄉仁寫給爸爸的詩,謝燕益律師被抓當天,警察進孩子的房間問他們爸爸的電腦手機放在哪兒,鄉仁在學校被同學罵,「你爸爸是壞人被抓走了」,他一直放在心裏,直到有一天與弟弟吵架才哭着說出來。「大兒子常問警察是好人還是壞人」,媽媽擔心:「我怕他們在恨中長大。」《蘋果》記者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0708/19686426
爸爸 幫人 怪獸 抓走 在囚 律師 子女 監視 出境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2979

律師李春富在囚期間遭落藥

1 : GS(14)@2017-01-18 08:04:19

「709案」被捕維權律師李春富12日獲釋後確診患精神分裂,透露被羈押期間天天被餵不明藥物。7歲兒子找來筆紙讓爸爸寫心聲,他寫下:「望善待老人和孩子,我的家人,我愛你們!一生努力,沒有害人!真的希望有人能查清如何在朗朗乾坤之下,還有如此情況。」李春富律師曾為法輪功學員、土地維權農民。經過17個月的扣押,現在他無法正常交流,只突然蹦出幾句:「他們在我身上用盡了程式……他們讓我寫認罪悔罪,我堅決不寫。因為我要是寫了,背後就是攝像機,我哥哥李和平還有別的律師都會受害……你們不要說出去,會害死好多人。」「我這幾天沒吃藥,很難受……」李告訴妻子羈押期間天天吃藥,據說餵藥是為降低他的血壓,奇怪是李無論被捕前還是回家後,血壓都正常。去年709案天津審判時,就有人質疑胡石根等人庭上表現似被落藥。


妻籲受害人家屬站出來

李被帶走期間妻子畢麗萍一直沒有受訪或呼籲,怕令丈夫處境更不利。14日畢在醫院接到轄區警官打來的電話時失聲怒吼:「你們讓我配合,不讓我說話,我都聽你們的。你看看他成甚麼樣了?」她寫聲明對「709」被捕者家屬說:「不要像我一樣沉默和善良,站出來,揭露天津警方的罪行,讓它公佈於眾!」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70117/19899380
律師 李春 富在 在囚 期間 遭落 落藥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2913

【專題籽】十個月狂追三年課程 在囚考生壁屋備戰DSE

1 : GS(14)@2017-03-26 15:38:49

在壁屋懲教所當文憑試中文科老師的陳Sir認為,在這裏教人比教書更重要。



【專題籽:胚芽故事】踏入考試季節,六萬多名香港中學文憑試(DSE)考生和老師都把握時間作最後衝刺,這當中包括一群近乎隱形,但特別值得我們鼓勵的人——懲教所的所有師生。三月裏的一天,我們到高度設防的壁屋懲教所,看老師和同學上課,備戰出名刁鑽的文憑試。



陳Sir在壁屋懲教所文憑試班,教有「死亡之卷」之稱的中文科,他結領帶穿slim fit西裝,架半框眼鏡,沒有半點《GTO》的麻辣味,是一位斯文的好好先生。在主流中學及懲教所教書多年的他,面對鏡頭很害羞,靦腆的請攝影師「別拍大頭,唔該!唔該!」這位禮貌周周的老師,卻在高度設防的壁屋懲教所,陪伴了多屆在囚考生應付考試。在壁屋教書,陳Sir一樣要按時間表上課、批改功課、出小測試題,但這裏守衛森嚴,老師和職員進入監獄,需要把手提包、手提電話等物品,放在特定的貯物櫃。課室裏有白板、投影機等設施,但課室外,卻有一道堅固大閘。上課時,軍裝職員全程看守。「外面學校,同學上課有紀律問題,老師充其量帶他見訓導主任。」他指指外面當值的軍裝職員,一句話就戳破我們對監獄的想法,「他們像訓導主任,而且分工精細,有職員專責處理學生行為問題、有職員照顧學生的心理健康,老實說,這裏紀律問題反而少。」


壁屋裏的雞精班

香港的懲教所為青少年在囚人士,提供半日制教育及半日制職業訓練課程,並提供全日制文憑試課程,壁屋是其中一所。老師會觀察同學表現,包括學業基礎和處事態度等,從中選拔合適報考文憑試的學生,修讀為期約十個月的全日制文憑試課程。除四科必修科外,亦可選修經濟及旅遊與款待科。今年壁屋就有七位同學報考。同學若能考獲文憑試基本學歷,獲得成功感之餘,出獄後也有較多出路。然而在獄中,因同學的刑期長短不一,若以正常速度授課,同學有可能修讀中途刑滿,或被轉往其他院所,對學習不利。因此一個原本需要修讀三年的課程,老師只會用約十個月時間完成,確保有能力的同學都能修畢,完成考試,但這安排很不可思議呢!採訪那天,陳Sir就在一節約四十分鐘的課堂裏,連珠炮發的教授杜甫的《春夜喜雨》、蔣捷的《虞美人.聽雨》、蘇軾的《定風波》等唐詩和宋詞。陳Sir問,同學主動回答,上課節奏明快。「文憑試對外面考生可能是為升學就業,但對這裏的學生卻是重建自信的過程。試想曾對未來、對自己絕望的在囚少年,最後考到足以升讀大學的成績,那是何等鼓舞。」因此,老師們需要精心剪裁課程,使之成為文憑試超級精讀班,他說:「如剛才那一課,主流學校會用一星期逐首詩詞解說,但我們無可能,所以特意用『雨』作主線,把幾首同樣以『雨』做主題的唐詩宋詞串連,集中而清晰講『雨』的象徵意義,幫助學生做閱讀卷。」



監獄保安比學校嚴密得多,上課前要把手提包、手提電話鎖上,而老師上任前,也要入「學堂」受訓,預先適應。

說到底,老師都希望同學考到好成績,將來的路更好走,所以批卷備課,跟外面學校沒兩樣。

這班在囚學生去年考取不錯成績,懲教所為他們頒發證書。


教書到底為了教人

教導在囚學生,讓他感受深刻是和同學建立友誼,「有位同學因吸食冰毒太久,記性變得好差,做聆聽考卷尤其明顯,幾秒前的錄音對話,他瞬即忘掉,成績長期低落,我鼓勵他,例如教他估『出答案』的是男聲還是女聲,又或者用特別符號做筆記,藉以增強記憶,之後他跟得上,並為自己有進步而高興。老實說,他的成績如何已不重要,但過程中,他慢慢看到自己的能力,重建自信,才是真正意義。」陳Sir曾在主流學校教中文,累積幾年教學經驗,便申請來懲教所當老師,「我從前讀的中學,有好多壞分子,見他們走上歪路,往後生活潦倒。我畢業後總在想,如果當年有人可以扶他們一把,他們的人生會否不一樣?所以我本着『救得一個得一個』心態,助在囚同學望見希望,建立信心,否則他們往後的路會好難走。」



在囚考生苦讀,考取到好成績升讀大學,並非罕有例子。

精讀班成績見得人

自第一屆文憑試開考後,懲教所便安排青少年在囚人士應考。以去年為例,全港19名青少年在囚人士共報考90份考卷,87.8%考獲2級成績以上(全港數字為84.6%),當中有3名考生成績達入大學最低要求,其中一人更在經濟科考獲5*佳績,雖非最頂尖,但因考生起點參差,已是難能可貴。正式考試於懲教所內進行,試場的安排和規則與其他試場大致相同。較特別是口試,由於懲教所內考生有限,考試局會聘請大學生充當「特約考生」,營造與一般試場無異(如男女組合、能力分佈等)的口試小組。



記者:李寶怡攝影:劉永發編輯:蕭家慧美術:孔文彬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 ... t/20170326/19968895
專題 十個 個月 月狂 狂追 追三 三年 課程 在囚 考生 壁屋 備戰 DSE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8924

在囚投稿《皇冠》被揭抄襲

1 : GS(14)@2017-05-13 01:56:16

台灣警方調查指,蕭國昌2005年在桃園龜山監獄服刑時,曾寫了一篇〈咖啡與牛奶〉投稿《皇冠》雜誌,獲《皇冠》稱讚「受刑人員努力自新、積極創作」。沒想到他後來被讀者檢舉是抄襲網絡作家藤井樹的作品〈B棟11樓〉,導致皇冠將該期雜誌全面下架、回收重裝,是《皇冠》雜誌創刊50年第一次大規模回收醜聞。蕭國昌去年獲假釋後,還涉嫌圖透過網上社交網絡結識女子。根據「愛情公寓」網站資料顯示,「蕭國昌」有兩個賬號,自稱54歲,居住在澎湖馬公,一個是巨蟹座,一個是天秤座,其他內容大致相同,都說「如果有興趣跟我交朋友就來留言給我吧!歡迎與我聯絡喔!」希望交往關係為「男女朋友,結婚對象,親密關係」。最後一次登入網站分別是去年10月24日與12月26日。另外,他疑有3組facebook賬號,雖沒有公開動態,但共計有約2,000名好友,大多是年輕美女網友。此外,台灣檢方表示,電子腳鐐可24小時監控假釋犯,但因電子腳鐐外殼是塑膠製品,只具威嚇作用,無法防止破壞,更無法百分之百防止犯罪。但電子腳鐐若被剪斷或拆卸會自動報警。台灣《蘋果日報》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70512/20018704
在囚 投稿 皇冠 被揭 抄襲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2581

社運戰友為在囚抗爭者做後勤支援

1 : GS(14)@2017-09-17 12:12:50

【本報訊】13名反對財委會通過新界東北撥款而衝擊立法會的社運人士,上月被上訴庭改判即時入獄,令他們的家人、戰友措手不及。公民社會戰友們迅速地組織各支援小組,接觸在囚抗爭者家人,不單提供協助,亦助籌款上訴,本身亦因反東北案而在早前被判入獄兩周、正等待上訴的葉寶琳自13人被判囚後一直做後勤支援,她嘆喟:「未來仍有好多政治檢控嘅案件,要set up(籌組)支援系統對抗爭者來講好緊要。」「呢啲信係佢哋嘅精神食糧!」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自東北十三子判囚後,協助收集市民寄予他們的信件,整理後再轉寄。訪問當晚,4、5名義工在正委辦事處埋首整理逾百封市民來信。葉寶琳說,因為囚犯編號不能公開,他們要先簡單處理收到的信件,再轉寄到獄中,「如果係一封信畀13個人,我哋要影印出來再轉寄;寄信去監倉亦有好多限制,例如唔可以用膠面、唔可以貼貼紙、貼郵票嘅位會剪咗個窿,我哋希望確保每一封市民來信都可以畀到在囚抗爭者手上」。


倡建支援系統應對威權時代


葉稱至今在網上收到約300封信,實體的則有逾百封,由於獄中只可看指定的報章及電視,因此希望十三子可以每天都收到信,內容不拘,不論是生活瑣事、社會時事,甚至是將facebook的帖文列印出來亦可以。除發送信件後,另有其他支援小組,有負責家屬支援的,主要是確保家屬獲得所需資訊、陪同探監及買物資包等,「物資包一啲都唔平,一千幾百一set,筆、牙刷、衞生巾都有指定型號,牌子同數量,要按監獄嘅規定,最初家屬、義工都唔認識」。部份在囚抗爭者的雙親年邁、又或被囚者本身是家中經濟支柱,故亦會查詢他們是否需要安排社工跟進;亦有負責安排立法會議員探監,提供法律支援,準備上訴工作等。葉認為,反東北案只是一個開端,因社會抗爭而被控的案件陸續有來,形容香港已步入威權時代,「大陸式嘅法治,似乎好似來咗香港,根據法律去做政治打壓,去拉你、去重判你,以前法庭會睇動機,如果為公眾唔係為私利,唔會判好重,今次已經完全唔同」,強調設立支援系統對抗爭者是重要的保障。■記者陳雪玲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70904/20141958
社運 戰友 為在 在囚 抗爭 者做 後勤 支援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0831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