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萬科物業“慈善豪車隊”被爆圍毆援藏誌願者 0

來源: http://www.nbd.com.cn/articles/2015-07-19/931330.html

對此,昨日(7月18日),成都萬科物業發表相關說明,表示車隊是成都萬科業主自駕團,沒有萬科員工隨行。

近日,步知學院一位教師爆料,自己一行人駕車去西藏給藏區小學生送物資的途中,被萬科物業的土豪車隊在狹窄路段強行超車,當時情況危險,這位教師的車差點兒被逼到懸崖邊。但萬科物業車隊的一行人沒有道歉的意思,還出手打人。

詳情如下:

我叫唐林,是步知學院的一名教師。

每年的七月份,我都會從湖南長沙出發,靠一部已經破舊的皮卡車,穿越幾千公里去到西藏,對“步知遠方學院”扶助的藏族小朋友進行逐個家訪跟進,並為“嚶鳴直捐”活動資助的藏區小學生送去募集的各類物資,今年已經是第四個年頭了。本來每年這個時候,拉妥鄉的孩子們都會帶著他們的親手做的小禮物,站在學校操場旁的高坎上眺望。但是今年,首先等到我的不是那些清澈見底的眼睛和紅撲撲的小臉蛋,而是一群以進藏行善之名,行欺淩弱小之實,囂張肆虐的土豪惡霸。

今年跟我車一起的,只有我8歲的女兒。車是已經進藏四次,年邁體衰的老牦牛皮卡,但好歹是四驅。

2015年7月12日,當我們行駛至四川雅江境內,高爾寺山頂的下坡路段時,被萬科物業進藏的豪華車隊趕上,有寶馬X5、路虎極光、豐田陸巡等等。萬科車隊仗著他們的豪車性能優勢,不顧坑窪不平的路況和漫天的塵土,在狹窄的車道上不斷從我左側逆行急速超車,呼嘯而過。原本此處雙向都只有一個狹窄的車道,路況也很差,大部分車都是膽顫心驚地緩慢通過。我也一直保持低速行駛,以防發生意外,因為我的右側就是懸崖,車輪離懸崖邊只有幾十公分。

車隊過去了一半,車隊中有一臺掛“川A-SE238”別克GL8商務車多次欲超車未果,前面有大貨車在慢慢放坡,對向也有車上行,他超了幾次沒超過我。當他再一次準備超車時,突然發現對向車道又來車,這里的道路是容不下三臺車的,這種情況下,他居然不是踩住剎車,中止超車行為,而是踩油門加速超我半個車頭,再往我這邊一靠,“嘩啦……”一片響,我的左前反光鏡當場斷掉,車頭向右一偏,險些沖下懸崖。我完全沒有想到,在這種生死之地,竟然會有這樣拿別人生命去冒險的人,因為我的右側就是懸崖,他這樣先超我半個車位再急速向右靠,結果很有可能就是把我的車擠下懸崖。更讓人氣憤的是,對方卻絲毫沒有當一回事,沒有停車而是繼續前行。心有余悸之下,我只好緊跟在後,在一個相對寬闊的路段追上逼停,希望對方能給一個說法,這樣危險的駕駛行為,完全沒有考慮他人的生命安全,何況我的車上還坐著我今年唯一隨車的同伴——年僅8歲的女兒。 對方下車以後,用四川話大聲叫罵,根本沒有講理的意思,還一口咬定是我從後面撞了他的車,我當即決定報警,讓交警來鑒定責任。

這個時候對方豪車隊的其他車輛迅速靠上來、圍在四周,眼看交通堵塞,他們口口聲聲說先去山下,肯定給我一個交代。我只好同意到山下協商的提議。誰知道隨車隊一同下了山之後,我下車關門,正準備與他們理論,豪車隊一大群人圍了上來,我隱約感覺不對,趕緊把車門鎖按上,回頭大聲向女兒喊話,“可可,不要下來,把車子的窗簾拉上!”——我知道即將發生什麽,我不願她看到,哪怕一眼。

不等我話喊完,對方車隊里一個“棒球帽”徑直向我走來,上來沖我左胸就是一記重拳,緊接著一個貌似領隊的“眼鏡”緊跟上來把我撂倒在地,在一陣拳打腳踢之中,我隱約還看到一個“白T恤”也參與了毆打。帶棒球帽的人邊打邊罵,指著躺著地上的我大聲叫囂:“就你這個樣子,開個破皮卡,還去西藏做慈善,今天老子就讓你出不了雅江!”在被群毆的過程中,在帽子和眼鏡都被打掉的情況下,我一直死死護住行車記錄儀的視頻卡,與我同行的另一輛車趕上來,僅有的一個成年同行夥伴說已經報警之後,他們才停止毆打。最令我心痛的是——女兒並沒有拉上窗簾,她瞪著大眼睛、滿臉淚水、神色恐懼地目睹了全程。直到他們停止毆打之後,我女兒眼睛還全是驚恐。我趕緊喚來同伴,讓他把我女兒帶到他車上去,往前先走遠一點再說。

交警到來之後,因為已經撤離了事故現場,本已難做判斷,卻沒想到我拼死保存行車記錄儀SD卡上卻保存了完整的記錄。看過我提供的視頻,當即斷定對方全責。“棒球帽”一看形勢不對,馬上打電話指揮豪車隊里的另一輛車過來接人,動手打人的幾個人躥上車去,逃之夭夭,下車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熟門熟路”的“黃馬甲”。所幸我倒地的時候護住了頭,渾身上下雖然都是傷,頭上略微有些血腫,卻沒有傷及要害。但對方絲毫沒有關心傷勢的意思,車隊作鳥獸散,只留下肇事車輛的駕駛員和那個換下來的“黃馬甲”和交警一起去大隊處理事故。

在處理過程中,對方看到我皮卡車上印有“步知遠方學院”和“嚶鳴直捐”的字樣,問了我到西藏的來意,竟然撂下一句“就捐了幾個學生啊,我們萬科這次在西藏捐建的一所小學!這次我們就是往那里去!”字里行間我很難把語氣和表情里那種鄙夷和優越感描繪出來,回憶起來真是覺得十分惡心,言下之意仿佛只有他們才配去做慈善,你們這種窮光蛋自己回家玩去!

找來“善後”的“黃馬甲”明顯是熟門熟路,至始至終都在不停地打電話,一副和大隊領導很熟的強調,滿口謊言,先謊稱自己以前是十四軍的,希望借此來平息事態,為打人者開脫,但是卻連十四軍的駐地都不知道,被交警斥以“屁話”二字。後來問及認不認識打人的幾個人,他居然說都是第一次見,不知道他們是哪里的。我問,你們的車隊貼了“萬科物業”的牌子,你們印有萬科的微信公眾號二維碼,你們還打出了萬科的活動口號“鄰居,咱們一起去西藏”,你們還說你們一起萬科在西藏捐建了希望小學,怎麽會不認識呢?對方無言。

最後交警出具的責任認定書,認定他們是全責。“黃馬甲”和肇事司機軟硬兼施,一邊說我們在這里的關系很硬,另一方面突然轉變嘴臉過來跟我道歉,希望我不要追究。我知道跟他們扯沒有用,他們的道歉也代表不了什麽,打人的那幾位或許是達官貴人、或許是另有公務,而他們,已逍遙法外。考慮到我女兒的安全和我這趟行程的使命,我接受了交警關於不報110的建議,我只想盡快離開雅江這個地方。

中間還有一些細節,後來在交警詢問過程當中他們說漏嘴的。原來在下山的過程當中,他們車隊的人就已經在電臺里謀劃誰誰誰上來搶我行車記錄儀的視頻卡,誰誰誰下車打人,誰誰誰作證。

現在我已離開四川境內,我可以毫無顧慮地將事情講出來,讓更多的人了解事情的真相,不僅僅是為了還我自己一個公道,而且也在痛心這樣罔顧他人性命,窮兇極惡的土豪惡霸,竟然是來自中國最大的房地產公司萬科集團。我也很難消化這樣的現實——今天的車匪路霸,明天搖身一變成為慈善家,被小朋友用鮮花和笑臉簇擁著來到希望小學的主席團,幾天後合影和照片被拿到各處炫耀!

萬科物業,你們說你們是去西藏朝佛和行善的,你還說你們捐贈了一所希望小學。可是我想問問,你們的人去了希望小學,見到那些純真可愛的孩子們的時候,會不會因為剛剛在路上,當著一個8歲小女孩的面,圍毆了她五年來一直默默為希望小學籌集資金物質的父親而感到愧疚?如果你們是去朝佛的,那麽,舉頭三尺有神明,佛祖知道你們在朝佛的路上差點把一個滿載著援藏物資的誌願者擠下山崖,你說,佛會不會見你?

萬科物業,我想問問,在你們心目中的慈善應該是什麽樣的?當你們的人開著豪車,在狹窄而又漫天塵土的道路上肆無忌憚飛奔、罔顧他人生命的時候,真的是在行善嗎?一群連道德底線都難以摸尋的人,能夠突然自我拔高,醍醐灌頂般地擁有非常的社會責任感嗎?難道因為你們有資金捐助一所希望學校,就可以鄙視其他做著更微不足道工作的人?難以想象!

萬科物業,你們隸屬的萬科集團是中國最大的房地產企業,你們的董事長王石先生是一位成功的企業家,也是一位慈善家,多年來一直在推動中國慈善事業的發展。但是你們今天的行為,對得起你們所宣揚的企業文化嗎?難道蔑視生命、殘暴施虐、滿口謊言就是你們的企業價值觀嗎?你們是活動的組織者和參與者,所有的人員名單都在你們手中,參與打人的三個人已經逃之夭夭,難道你們不應該主動承擔責任,配合公安機關將施暴者繩之以法,給受害者一個交代和道歉嗎?

我只是一個普通老師,我和我的學院一樣,“腳踏實地”四個字就是我們的信仰,我們只想用踏踏實實的步子,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一些能讓這個世界更美好的事情。進藏四年,我也曾無數次拒絕了媒體的采訪,因為我的目的只為幫助他們,不為給自己貼金,不求關註,不求嘉獎。我也許無法調度各種各樣的社會資源將打人的惡人繩之於法,但我依然有能力去完成我旅程的使命。雖然僅僅靠步知學院這樣一個剛剛起步的互聯網在線教育公司資助,和我個人嚶鳴直捐活動發動身邊的朋友能募集的資金不多,但我們是在竭盡所能。慈善,哪有貴賤高下之分?

也許,大家並不關心這樣的事件,萬科也裝作沒有看見,打人者還在炫耀著在路上如何威風地揍了一個家夥,希望小學的合影被惡人四處炫耀……而那點善,就平白無故地被欺了。

但我相信正義的力量。在這里,我向所有閱讀到本文的的人士求援。如果你能提供媒體、法律、或其他方面的援助,如果你正巧從川藏線上路過,行車記錄儀共其他角度也拍下這起事件的其他相關視頻,煩請聯系我的助教(馬小姐13357229037)。我也呼籲參與豪車隊中保有正義感的成員也能勇於站出來對打人者進行指證。我不需要任何物質上的賠償,這對我沒有任何意義,但萬科必須公開道歉,並將豪車隊打人者自行扭送公安機關。

“最後的大儒”梁漱溟在《這個世界會好嗎》中記錄了一段話,歐戰結束前,梁父問梁漱溟:“這個世界會好嗎?”二十多歲的梁漱溟一時語塞,只得搪塞一下說:“應當會一天天好起來的吧。”三天之後,梁父投水殉了前清。我想,我把這次的事件寫出來,也許能喚起正義的力量,也許會石沈大海。但我們總該為這個世界做點什麽。

最後一段是寫給我的寶貝的。可可,本來我是想帶著你去到西藏,和西藏的小朋友認識,收獲一份友誼,了解一種不同的生活方式,卻很不幸卻讓你目睹了如此殘暴不堪的一幕。爸爸很想對你說——寶貝,真的對不起。但是我一定要告訴你的是,你今天看到的只是這個世界上很小很小的一撮壞人,而這個世界上絕大部分的人都是善良熱心的,都是可以做朋友的,請你一定要相信爸爸。另外,爸爸從始至終不敢還手真的不是因為軟弱,而是因為想保護你。

阿呆

2015年7月14日

以下附上簡照幾張,更多證據因涉及隱私,根據需要再向相關部門提交。

(主要行兇者“棒球帽”)

(參與打人的“眼鏡哥”)

(肇事司機及車輛貼花)

我們一行

(出發前籌集的物資)

(老牦牛)

對此,昨日(7月18日),成都萬科物業發表相關說明,表示車隊是成都萬科業主自駕團,沒有萬科員工隨行。

關於唐林先生與成都萬科業主自駕團沖突的說明

 

  • 每經網綜合步知學院 萬科周刊
  • 劉小英

每經網客戶端推薦下載

每經網首頁
萬科 物業 慈善 車隊 被爆 爆圍 圍毆 援藏 願者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3548

撐佔中司機被警圍毆

1 : GS(14)@2014-10-05 12:36:40



【本報訊】撐佔中市民前晚「光復」旺角佔領區後,不時發生警民對峙,氣氛緊張。昨凌晨約3時許,大批市民在新填地街突然包圍一輛警車,指車上有一名警員打人,但警車未有理會,在數名反黑探員徒步護送下,慢慢駛走,其間一輛貨車突然打橫駛出,令警車被迫煞停,在場市民即歡呼讚司機「好嘢」。一眾反黑探員即上前將貨車司機扯下,拳打腳踢,並鎖上手銬帶走。



■阻路貨車司機張先生稱支持學生的佔領運動。黎樹雄攝

義務運送物資


該名司機姓張,後來被警員押解至塘尾道時獲解開手銬釋放,只抄下身份證資料,但他說沿途一直被警員以粗口辱罵,連眼鏡也丟失。張先生說,自己當時只是想回家,但因路面情況混亂,所以截停了警車,又稱警員一度收起他的車匙,歸還時就警告他不要追究,否則可能告他危險駕駛。張先生是職業司機,前日旺角被圍攻時正在開工,當看到新聞知道一批留守的佔中示威者被大批反佔中暴徒圍攻毆打,甚至頭破血流,但在場警員竟然袖手旁觀,完全沒有盡責保護市民,令他感到非常氣憤,於是急忙趕來現場聲援。他對於警方縱容暴徒打人,不肯保護學生與市民非常不滿,「我成晚都睇住,警察捉完一個打人就放番,轉頭又見到佢哋(暴徒)周圍搞事」。他說,過去數晚一直有義務為學生運送物資補給,很支持學生的佔領運動,會並肩作戰繼續撐下去。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41005/18889939
撐佔 佔中 司機 被警 警圍 圍毆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5853

前輔警護記者 遭舊同袍圍毆

1 : GS(14)@2014-12-03 08:17:55





【本報訊】無懼被指「無間道」,前輔警楊逸朗(Joe)前晚再次站到龍和道抗爭前線,重新面對舊同袍。在警方暴力清場中,Joe換來滿臉傷痕,被捕押返警署候查時又遭不人道對待,「原來呢班發誓保護市民財產嘅人,係會用盡所有方法,罔顧生命!」左邊額角及臉頰滿佈傷痕,後腦腫起有瘀血積聚,Joe指當時龍和道兵荒馬亂,一度有留守者叫衝,但警方主動出擊扯人,眼見身邊不少記者從石壆被拉跌,於是主動上前抵擋,「我不停叫『記者嚟㗎,唔好推啊』,但佢哋(警察)完全唔理」,最終被警察拉至防線後圍毆,「佢哋一嚟就扯甩晒頭盔同面罩,我睇唔清有幾多個,淨係感覺到有拳有腳」。
Joe表示,他先是仰天跌倒,被按住手腳不停攻擊,又遭扯頭髮及不停將頭撼向地,再被人反轉及用身體壓在背脊上,拗手並以索帶綁住雙手,「我以前做輔警學嘅完全唔係咁!」他指出,有情報科便衣在押送他時,故意將頭盔面罩等放在已缺血的手上加重負擔,並用力將他摔在地上,並說「我認得你,個輔警吖嘛,做警察好型啦」。



被捕關員已停職候查


一眾被捕人士被安置在警署有蓋停車場,旁邊有風扇直吹,毛氈不足夠,提供食物只有半盒飯及半杯溫茶,「但警察就隔住鐵馬食糖水熱飲」,要求上廁所時又拖時間,累極睡着時又故意叫醒,「佢只叫我哋個案件編號,當正係囚犯咁」,令他們身心俱疲。Joe從8時起要求去驗傷,延至11時方抵醫院,驗傷報告中受傷位置只寫「eyebrow(眼眉)」,「我再去私家診所,佢話我明顯係俾人打傷」。另外,旺角佔領區上周二清場後,一名海關關員因涉嫌藏有攻擊性武器被警方拘捕,據了解有關的關員已於前日被停職,待警方調查,而不論是否罪成,將面對紀律程序,由於他尚有數月才滿三年試用期,情況較嚴峻。據悉,該名關員駐守搜船隊,當晚在旺角銀行中心外被捕,警員在其隨身物品搜獲軍刀、木刀、頭盔等。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41203/18956222
前輔 輔警 警護 記者 遭舊 同袍 圍毆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6655

圍觀3女嗌交兼打架八卦男童遭家長圍毆

1 : GS(14)@2016-01-15 17:25:00

近日有網民爆料,指貴州省安順市一名13歲少年,上周五(8日)晚上10時多,在轎子山監獄小區圍觀3名女生吵架,其中一名女生因吵不過,就叫來家長,未料家長到場後,卻摑了這名圍觀少年一巴掌,少年即反擊,推撞該家長,但隨即被該家長聯同另外兩名成年男子圍毆,還揚言:「我們有錢,有關係,有後台,打了就打了你要怎麼樣!」事發翌日(9日)晚上,安順市一名女網民「RIccky2」即在其微博上,po文指被毆少年是她的親弟弟,還公開了一段拍有事發經過的閉路電視畫面。事件引起一眾網民關注,「RIccky2」陸續留言指:「有全程的監控視頻為證,我弟弟並沒有碰到過那個女生」、「我們提交給了電視台兩個小時的視頻,電視台今天也已報道了,相信媒體是不會說假話的」,並發佈了一張其弟傷勢的照片,可見其頸上有多處傷痕。12日下午近2時,她再發微博指:「朗朗乾坤,法治社會。因公安部門嚴查,兩名暴徒已被依法拘留。另一名打人者還在調查中。事實真相不會因為水軍的幾句說辭而改變。謝謝所有關心我弟弟,重視此事的好心人,謝謝!」網民咁講:用戶5317215865:肯定不是圍觀這麼簡單,估計這男孩也不是什麼好貨。廢墟戰神2012:打的好,圍觀的活該被打。喜歡看熱鬧下次注意點,下個被打可能就是你。唐永康木瓜苦桑片:這樣的家長,這樣的成年人,腦子進水了吧。這樣打一個小孩。
shakasa:看着像那個家長先動手的。阿明90510:家長處理的方式不妥。泥勒個煤:中國好家長咯,我就說中國人沒資格去抱怨甚麼,凡事不知道從自己做起,只知道抱怨別人的不是。新浪微博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0115/19453259
圍觀 女嗌 嗌交 交兼 打架 八卦 男童 家長 圍毆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4222

陷不倫姊弟戀嫩口姦夫被圍毆瀕死

1 : GS(14)@2016-03-15 16:07:48

台灣台北市一名陳姓男子和王姓友人之妻發生不倫戀被撞破,月前陳男單槍匹馬邀約王男談判,王男不甘戴綠帽,夥同2名男子將陳男載往偏僻山區以鐵棍痛毆施虐,陳男除了右手、腳被打殘外,頭部也嚴重受創,至今仍躺在醫院昏迷不醒,警方日前已將涉案的王男等3人依殺人未遂罪嫌函送法辦。警方調查,從事貿易工作的陳姓男子(28歲),去年結識王姓男子(32歲)和其呂姓妻子(34歲),呂女因和丈夫感情不睦,遂私底下和陳男偷偷交往。今年元月初,陳男在呂女住處幽會,被正要返家的王男撞見2人親暱牽手外出,王男發現老婆「偷食」後,多次至陳男租屋處外嗆聲,揚言絕對不會輕易放過他。但陳男並未因此和呂女斷絕關係,1月27日晚間,陳男主動邀約王男談判,且主動坦承和呂女已是男女朋友關係,「我跟你老婆是真愛,她婚後受了很多委曲,日子過得並不開心」,希望王男能離開呂女,這樣對大家都好,王男越聽越氣,隨即打電話找了林姓、陳姓等2名友人將陳男押至山區的一間宮廟,先要陳男對神明發誓不再糾纏呂女,再持路邊撿拾來的鐵棍痛毆他。陳男右手和右腳仍被打到粉碎性骨折,頭部也被鐵棍打的滿臉是血,3人將奄奄一息的陳男棄置在市區一家醫院外後離去,但陳男並未馬上就醫,反而自行搭車返回台北市租屋處,友人看到他血流滿身,才急忙叫救護車送醫,他向友人控訴遭王男率人打傷後突然昏迷不醒,昏迷指數達4,從案發至今仍未清醒。王男到案後表示,因為陳男與妻子有染,才會下手教訓他,另2名涉案的林姓和陳姓男子則供稱,他們只在一旁觀看並未動手,因被害人昏迷聲稱遭多人毆打,因此警方訊後仍將王男等3人依殺人未遂罪嫌函送法辦。台灣《蘋果日報》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0314/19528928
陷不 不倫 倫姊 姊弟 弟戀 戀嫩 嫩口 姦夫 被圍 圍毆 瀕死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8008

圍毆黑衣男唔停手喪男仲用大石砸爆頭

1 : GS(14)@2016-07-06 07:58:13

湖南長沙縣朋友圈前晚流傳一條駭人群毆影片,情景有如電影一樣血腥。片中一名男子被打倒後,兩度被人用一塊大石頭,重重砸向其頭部。湖南長沙市警方證實,毆鬥雙方因在卡拉OK消費時起爭執。片長約1分27秒的影片中,六、七名男子對一名黑衣男子拳打腳踢,繼而又跑到不遠處,毆打另一名男子。正當黑衣男緩緩坐起時,一名赤膊上身的男子手持一塊大石頭,朝男子面部重重砸去,對方即時不省人事。此前參與毆打的另一男子跑來,再次舉起剛才的大石,朝男子的後腦重重砸下去,地面隨即滲出鮮血。長沙縣公安局職員表示,事件發生於前晚10時40分左右,長沙縣泉塘一間卡拉OK。據初步調查,雙方在卡拉OK內起爭執。今日凌晨,片中受傷的兩名男子已被送往長沙市第八醫院搶救,其中被石塊砸中頭部的傷者情況危殆。警方正全力抓捕施暴者。澎湃聞網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0705/19682139
圍毆 黑衣 男唔 停手 喪男 男仲 仲用 大石 砸爆 爆頭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2547

影工作人員脾氣臭一家三口被圍毆

1 : GS(14)@2016-08-18 06:04:15

據內地媒體前日報道,河南省一名男子上周六(13日)帶着妻兒到義馬市毛溝水上樂園游水,因見前方有工作人員與顧客發生肢體衝突,他便掏出手機拍攝,未料工作人員發現後,竟圍毆他們,致一家三口受傷住院。義馬市委宣傳部工作人員昨表示,此事正在調查處理中。 報道指,有網民於14日在「義馬吧」發帖稱,毛溝水上樂園多名工作人員13日圍毆顧客一家三口,同時發佈一段時長1分8秒的影片,片中一男子被多名赤膊男子按壓在地,又打又踢,一名女子和一名兒童不停喊叫,女子也與赤膊男子發生推撞。片中被按倒在地的男子昨日向媒體表示,當日下午,他們一家三口到毛溝水上樂園游水,發現工作人員態度差、說話難聽,與前面的顧客發生爭執,於是他掏出手機拍攝過程,被水上樂園工作人員發現後,對方即搶奪其手機,並將之摔壞,雙方因此發生衝突,他們一家遭圍毆,受傷住院。警方已介入調查,但尚無處理結果。義馬市委宣傳部工作人員表示,此事正在協商處理中,有結果會對外公佈。至於有關客人是否因持手機拍攝爭執畫面遭報復?工作人員暫未就此作出回應。上海澎湃新聞網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0818/19741309
工作 人員 脾氣 一家 三口 被圍 圍毆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6348

滾水虐狗死不悔改狂男被圍毆:犯法嗎?

1 : GS(14)@2016-09-06 04:41:55

大連虐狗男子不知悔改,口出狂言繼續燙狗,近日被群毆。視頻中男子被打得不輕,動手的人個個氣憤難忍,警方正調查事件。一名兇殘的男子自去年以來多次虐待小狗,用開水燙,用啞鈴砸狗,並稱就是要燙給動物保護志願者看的,一雙4個月小狗或已經死亡了。朱某曾在一個出租車司機群組發了一段視頻,視頻裡一隻史納莎犬被關在籠子裡被人用開水澆燙,慘叫不已。志願者通過一名的哥與朱某交涉,再加上那隻史納莎並不是朱某本人的狗,只是寄養,朱某最終將被燙傷的史納莎交出,由志願者送到寵物醫院治療,現在已傷癒送往金州一人家寄養了。沒想到朱某最近又變本加厲,公開要挑戰動保志願者的底線。前些天,朱某又對一隻4個月大的小史納莎下了狠手,用開水澆燙多遍。朱某邊虐狗邊在朋友圈發佈,邊向動保志願者叫囂,「真抗造,10多下還沒死,一會打算用繩勒死。」第二個視頻多經典!「興許他們看不下去了,來找我,我就是不給,然後他們出1萬元買我的狗。」「我上次手把手教我兒子燙狗」有動保志願者實在不忍,與朱某交涉想要營救,朱某叫囂自己不差錢,就算幹不成出租車司機,還有一年十幾二十萬的收入,並稱自己就是心理變態,還不想治。其在微信聊天中發出了「我沒有道德底線,要是殺人不犯法,我連爹媽都活剮了」等等過激言辭。朱某不知悔改,口出狂言繼續燙狗,前兩天更被人認出他,遭人毆打,近日這樣一段視頻在網上瘋傳。朱芋還叫囂說:「我虐狗犯法麼?」當地警方對此事進行調查。綜合報道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0905/19760811
滾水 虐狗 狗死 死不 悔改 狂男 男被 被圍 圍毆 犯法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7622

【動畫】阻強國客飲自備酒老闆娘腦出血因被圍毆

1 : GS(14)@2016-09-14 05:52:10

8名中國遊客到南韓濟州旅行,疑因用餐時「自備酒水」問題,與餐廳女東主爭拗,他們竟然向她掌打腳踢,導致她腦出血。濟州警方以他們涉嫌集體施暴,拘捕其中5人,其餘3人亦不准離境。事發在上周五,當地警方表示,一名37歲姓陳的中國男子聯同7名友人,到濟州市連洞中心街道一間餐廳用膳。他們點餐後,拿出自己帶來的啤酒和燒酒飲用,卻遭53歲姓安女東主及其30歲兒子出言勸阻,「不能喝其他地方買來的酒水」。當時食物已經上桌,但8人想不付款便離開。女東主要求他們付錢,8人便先用腳踢她,再用裝著酒瓶的塑膠袋打她臉部,令女東主額頭受傷。她之後因向後摔倒撞到頭部,導致腦出血要留醫。3名顧客見狀上前阻止,亦被8人打到鼻子及顴骨塌陷。施暴的8人當中一名中國女遊客,則假裝被打,躺在地上。警方已把肇事5人拘捕,亦禁止另外3人離境。這批中國遊客本月6日參加旅行團到濟州,原定10日回國。南韓《朝鮮日報》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0914/19770592
動畫 強國 客飲 自備 老闆娘 老闆 腦出血 因被 被圍 圍毆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9037

大肚婆為亡父追數婚禮踩場遭圍毆

1 : GS(14)@2016-10-20 08:05:26

婚禮本應值得高興,遼寧大連周日就發生懷孕女子大鬧婚宴。王姓女子躺在醫院急症室病床上,訴說遭新郎踹了腦袋一下,又遭兄弟團當中的5、6人按倒她在地上暴打。王女稱,當日到大連遠洋洲際酒店追討亡父的11萬元(人民幣‧下同)債項,沒料到遭多人圍毆,而新郎的母親叫罵自己已故父親「該死」,因而爆發衝突。她說:「這筆錢是從2012年開始欠的。」她還拿出借據證明,指新郎一直拖欠,更揚言將會用婚禮的禮金還錢,所以她才會在婚宴當日前來討債。警方到現場後將王女帶走,而婚禮則繼續進行。騰訊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1020/19806855
大肚 婆為 亡父 追數 婚禮 踩場 場遭 遭圍 圍毆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2851

撈客爆衝突代理「街霸」圍毆

1 : GS(14)@2017-01-19 08:05:39

荃灣愉景新城近日滿佈代理「街霸」撈客,惹來路人不滿之餘,更不時有肢體衝突。昨午截票前,有兩個「街霸」發生口角,其中一人突然向對方吐口水,被吐一方不忿下起飛腳還擊,同伴更一湧而上圍毆,最後商場保安將雙方分隔。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inanceestate/art/20170119/19901541
撈客 客爆 衝突 代理 街霸 圍毆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3177

【專題籽】徙置區被圍毆 四日沖一次涼 前美外交官憶六七暴動

1 : GS(14)@2017-06-18 21:45:42

高思文以前在美國領事館上班,說中環變遷頗大,不過仍記得這座前立法會大樓。



【專題籽:港情講趣】前美國外交官高思文(Syd Goldsmith)最近出版回憶錄,憶述他在1967年暴動期間在東頭徙置區被圍毆,要訛稱是傳教士脫身。他派駐來港三年(1966年至1969年任American Consulate General's Hong Kong/Macau Political Officer),學會一口流利廣東話,女兒就在滿街菠蘿的烽火歲月呱呱落地。



這個6月熱得很,79歲的高思文走在中環街頭大汗淋漓,還得趕往美國駐港領事館跟故人聚舊。他說這種炎熱還好,不像50年前那個夏天,他在港九新界東奔西跑,回到半山家裏還得忍受制水。「由6月1日至10月1日,每四天供水四小時,只有40加侖,我和太太和初生女兒,四天洗澡一、兩次,好痛苦。」他用廣東話娓娓道來。關於六七暴動的書鮮有提及制水。這位前美國外交官最近出版《Hong Kong on the Brink》,記載香港夏天多雨,東江水只在春、秋、冬季依合約供港。偏偏1967年夏天雨下得少,水塘儲水不敷應用,港府向廣東省要求額外買水,但共產黨下令鬥爭,大陸供水部門電話也不接。這情報來自前港督戴麟趾的助理政治顧問Emrys Davies,高思文說:「這是港英政府當時最擔心的事,打算情況持續便向日本買水。」



專欄作家陶傑在六七暴動時才八歲,這天專程來購買高思文的新書。

他在香港外國記者會講述六七暴動經歷,座無虛席。

TC2咖啡店為他泡了一杯「67」Latte。


廣東話流利 自稱傳教士保命

高思文當時在美國駐港領事館任外交官,天天向華盛頓匯報暴動形勢。有天他往東頭徙置區視察,聲援新蒲崗人造花廠工潮的人群發現他,即蜂擁而上拳打腳踢,「他們以為我是警察,罵我『番鬼佬』、『白皮豬』,我用廣東話說自己是傳教士才跑得掉。」他於1966年被美國國務院派駐香港,那是他人生首份工作,對這個東方城市好奇不已。他在新亞書院學廣東話,放學跟街市小販練習,回家又跟馬姐聊天,如此成為美國駐港領事館唯一懂廣東話的白人。他閒時愛吹笛和行山,「我最愛行鳳凰山,可以看見香港、澳門,天氣好還會看到廣州!」1966年底,他奉命到澳門視察「一二三事件」,目睹左派社團迫得澳門總督簽認罪書。不久這股狂熱吹到香港,他見證港督府圍滿示威者,那邊廂到沙頭角爆發槍戰,他天天早出晚歸搜集情報,冷落了身懷六甲的嬌妻。「1967年我只放了一天假,是6月1日,因為我女兒出世。」



1967年高思文忙個不停,見證六七暴動,女兒亦於此年在港出生。網上圖片


「當權者總想改寫歷史」

當全城天翻地覆,他的女兒在養和醫院呱呱落地,抱回家才發現制水,連家裏也亂作一團。這段日子人人像熱鍋裏的螞蟻,直到後期左派漸失民心,政府開始穩定局勢。某天早上,水龍頭哇啦哇啦沖下清水,高思文看得怔怔出神,知道共產黨鬥不下去了,他哈哈大笑回憶:「我把浴缸注滿水,浸足兩個鐘!」高思文在香港留守三年又被派駐世界各地,但早已視香港為生死之交,他竭力用生疏已久的廣東話接受訪問,說這次雖然只留港數天,也想去行山緬懷一下,表明反對政府在郊野公園建屋。近年親共組織要求為六七暴動平反,將當年暴徒歌頌成愛國烈士,高思文忽然收起笑容,說要用英文回答如此嚴肅的問題:「當年共產黨聲稱花園道有大屠殺(按:新華社報道港英警方於1967年5月22日在花園道「打死打傷二三百人」,《人民日報》冠以「血腥大屠殺」標題),後來我們知道六七暴動共死了51人。今天政府中有人嘗試令檔案消失,想掩飾自己在六七暴動的角色,以免像楊光領大紫荊勳章時那麼難看。當權者總想改寫歷史,所以我才出版此書。」



《Hong Kong on the Brink》

作者:Syd Goldsmith出版社:Blacksmith售價:$138查詢書店:Bookazine、辰衝圖書、http://www.blacksmithbooks.com



場地提供:TC2(Tea Coffee Two)記者:呂珠玲攝影:許先煜、林栢鈞編輯:梁浩維美術:黃創泰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 ... t/20170616/20057079
專題 徙置 置區 區被 被圍 圍毆 四日 沖一 一次 次涼 前美 外交官 外交 憶六 六七 暴動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5937

動物園黑猩猩墮樹遭同類圍毆死亡

1 : GS(14)@2017-07-01 09:53:34

美國密蘇里州堪薩斯市動物園一隻黑猩猩,上周三遭其他同類圍毆後死亡。遊客米勒(Harry Miller)拍下事發經過,當時31歲雄性黑猩猩「Bahati」在動物園內爬上一棵樹後,欲跳過其他黑猩猩,怎料牠從樹上墮下,倒地後被十多隻同類圍毆,黑猩猩群不斷對牠拳打腳踢。當時不少小孩正在參觀動物園,目睹這兇殘一幕。其中一名小孩問:「看看那隻寶寶,牠好像說:『不要打我的朋友。』」另一名孩子說:「牠們正在咬牠……為何牠們要對付摔倒的黑猩猩。」米勒指遠遠已聽到喧鬧聲,「牠們有數隻正在樹上比賽,看來就像來來回回地打鬥」。據悉「Bahati」今年2月才搬到堪薩斯城動物園。動物園指,多隻黑猩猩正在追逐,牠爬上樹上後欲跳過其他黑猩猩,怎料跌下來受傷死亡,「有些意外是不能避免的」。英國《每日郵報》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70629/20072965
動物園 動物 黑猩猩 墮樹 樹遭 同類 圍毆 死亡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7187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