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一個IPO等3年 電商生態圈小公司期待“政策松綁”

 IPO開閘泄洪,先從水庫遊到資本大海的究竟是大魚還是小蝦?

12月28日上午,20多家電商服務商ISV(獨立軟件開發商)集中在上交所“踩點”IPO流程。他們的核心關註點不是觀看當天掛牌的元祖敲鐘,而是在與上交所相關負責人溝通時盡可能多的搜集上市政策風向,為自己公司的主板IPO鋪路。

來看看他們都關心哪些問題——一個電商服務商問,“我現在已經掛牌新三板了,轉主板需要先從新三板退出來,再走一遍上市流程,那我和沒有掛牌新三板的公司相比有什麽政策優先嗎?”另一個問,“我們服務商這種互聯網新興企業,前期體量小,但發展速度非常快,在硬性的財務指標上有沒有比較接地氣的門檻?”

上交所相關人士的回答則是,“目前整個市場在支持互聯網企業方面可能要做更大的改善和完善。但商家在資本市場對接的過程中,上交所會幫大家做好貼心的專業服務。”

這群服務商的身份是為電商企業提供從IT技術、後臺管理,到營銷與金融服務的第三方。2015年中國電子商務服務業規模達到19800億元,年增速58.4%。其中,圍繞阿里的電商服務業規模達到12665億元,連續4年增長率均超過60%。去年5月寶尊電商登陸美國納斯達克,將電商ISV這個群體推上舞臺,上市意願隨著自身規模的擴大不斷高漲。

今年7月份開始,IPO市場活躍起來,滬深兩市一共新增了50多個IPO案例。上交所發行上市部相關人士結合近期房產市場趨勢、貨幣流動性、IPO趨勢等因素判斷,未來3-5年將迎來一個IPO黃金期,新增上市企業有望沖到3000多家,加上已上市的將一共達到6000家,與紐交所體量相當。

主板上市無外乎三條路,要麽直接IPO,但嚴苛的條件對於這些中小公司來說好比門前的一座山;要麽重組上市,今年政策風向突變,證監會收緊了借殼上市通道,殼資源在市場上炒到10-20億元身價,讓小公司望而卻步;那麽只剩下一條路,就是先掛牌新三板,再轉主板上市。由於美國市場比較克制的市盈率和陌生環境,沒有多少小公司會步寶尊電商後塵,登陸美國資本市場。

“都說新三板對標納斯達克,我們還在觀望要不要轉主板上市,考慮的不只是融資,更看重這個市場帶來的品牌效應與資源。”鄭宇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說。他是新三板掛牌公司杭州美登科技CEO,公司為淘寶天貓商家提供打折促銷、營銷活動等後臺支持,在淘系商戶中覆蓋較廣。

“我們終於有一些機會可以直接和七匹狼的董秘溝通起來,和市場總監溝通起來,這是很難得的機會。”另一家新三板掛牌服務商北京喜寶動力(為商戶提供營銷與數據分析服務)負責人認為,去年市場火熱時,很多投資機構主動進來,為他們牽線搭橋推薦了一些大品牌客戶,這些優質資源是新三板帶來的一個收益。

但當他們想謀求更大發展和更高市值,從新三板轉主板時,卻面臨不小的困難。首先從時間窗口看,走完主板IPO流程前後大約需要近3年。這個時間段中,除去財務硬性指標,這些中小互聯網公司一方面要面臨萬一業績下滑不再符合IPO資質的風險,還要想方設法讓審計員理解互聯網公司的運營數據。不止一家擬上市企業負責人抱怨,單是一個收入確認問題,就很讓人頭疼。因為現在的審核標準還是按照傳統工業企業、講究資產規模那套玩法,不太適應於複雜的互聯網公司。

這也是阿里巴巴4月份成立協助商家上市辦公室的初衷,以平臺身份做背書,幫助電商生態中的這些淘品牌、中小服務商去和證監會、交易所和券商溝通,力求加快IPO申請的節奏、降低難度。

類似的事情在美國曾經是奧巴馬政府去做。2012年,奧巴法簽署了JOBS法案(Jumpstart Our Business Startups Act)。背景是美國資本市場服務中小企業的能力不斷下降,而高成本和高負擔被視為癥結所在。該法案的條款就是幫助中小企業簡化IPO流程、降低成本和信息披露義務,比如年收入低於10億美元的公司可以秘密申請IPO;將公眾公司的要求從500人提高到2000人等。Twitter等一批互聯網公司IPO就因JOBS法案受益。

現在,中國中小互聯網公司也到了類似當年美國市場的那個臨界點,他們對上市遊戲規則調整的期待正在引起監管層、交易所和電商平臺方的重視。然而變革仍在醞釀中。

一個 IPO 電商 生態 圈小 公司 期待 政策 松綁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9867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