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投資人舉報排隊上市的四三九九,他們之間究竟發生了什麽?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25399

(視覺中國/圖)

遊戲公司四三九九網絡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四三九九”),在IPO隊列中已經排在第25位之時,卻突然遭到實名舉報。

6月20日,舉報人在北京西城區威斯汀大酒店召開了新聞發布會。舉報人是參與上海鼎麟股權投資基金合夥企業(下稱“上海鼎麟”)的投資人蔣和平和李勝利,代表發言的則是中國慶安國際貿易集團有限公司的範建華。

沒有披露的往事

他們舉報的內容涉及一段四三九九準備上市期間的陳年往事,但這段往事並沒有被完整出現在2014年和2016年的兩份招股書中。

2002 年 9 月 26 日,四三九九由蔡文勝、張立二人出資設立,註冊資本金102萬元,蔡文勝占比81%。2012年,四三九九開始為上市進行股改。

舉報內容顯示,股改期間,蔣和平和李勝利曾分別投資了2000萬,入股上海鼎麟的定向基金,上海鼎麟成立的目的正是為了投資四三九九等項目。

這段歷史只簡單地出現在四三九九2014年的招股書中,四三九九的股本在2011-2013年發生了變化,分別為1256萬元、3.69億元和1億元。其中,對於2012年股本的突然增加,四三九九解釋,主要是由於公司在2012年度引入上海鼎麟等九名投資者,合計認購120.45萬股,增資金額3.5億元。

而在2016年的招股書中,只記錄了2013年四三九九註冊資本金減少,是因為上海鼎麟等13位股東減資。

範建華表示,減資是因為第一次IPO停擺及四三九九的內部爭鬥。當時,上海鼎麟等投資者被告知四三九九要回購他們手中的股票,“因為當時是大家一起回購,所以並沒有在意。”

蹊蹺的是,四三九九的兩份招股書都沒有披露公司股權變更的歷史沿革。按照範建華的說法,他們投了錢,但是並沒有獲得股權。不僅如此,他們最終“錢權”兩空,投資本金只追回了一半。

對於公司IPO要不要進行歷史沿革的披露,一位IPO律師告訴南方周末記者,不披露歷史沿革屬於違規行為。

誰的西藏晨麒

“如果沒有2012年的IPO停擺也就沒有了後面的故事。”範建華說。舉報人質疑,上海鼎麟的註資沒有被退回的原因在於被西藏晨麒投資中心(有限合夥)(下稱西藏晨麒)挪用。

四三九九的招股書顯示,公司目前由7位股東控制,分別是駱海堅(51.13%)、西藏晨麒(23.7%)、李興平(20.38%)、蔡文勝(1.37)、樂遊家(1.2%)以及愛遊投資(0.92)。

其中,西藏晨麒如何獲得四三九九的股權,在2016年的招股書中被輕描淡寫提到:2013年10月,蔡文勝曾將股權轉讓給西藏晨麒,但是轉讓了多少以及價格和成本均沒有披露。

據範建華介紹,投資四三九九這個項目一開始是在老師的聯系下由校友邵曉舒介紹的。邵曉舒的身份是渣打銀行前股權投資經理,通過渣打銀行的盡調,發現了四三九九這個項目。範建華和邵曉舒都畢業於北大光華學院,在老師的撮合下一起參與投資了四三九九。同時範建華找來了蔣和平一起入場。

最關鍵的信息,舉報方認為在於,邵曉舒在牽頭上海鼎麟的同時,也是西藏晨麒的實際控制人。“邵曉舒最開始帶著大家一起投資四三九九,結果在勸退投資者後,自己拿著投資者的錢用另一個馬甲西藏晨麒投資了四三九九。”

首先來看邵曉舒與上海鼎麟的關系。上海鼎麟中有一位名為邵澤的股東,占股2.891%。據舉報人指證,是邵曉舒的父親。

而西藏晨麒目前有7位股東,最初的法定代表人是劉建紅,據舉報人指證,由邵曉舒控制。最為關鍵的是,工商資料顯示,西藏晨麒曾經的股東中也出現了劉建紅,此外還有一家名叫西藏乾麒股權歐子合夥企業(有限合夥)(下稱“西藏乾麒”)的公司,這家公司目前已註銷,但最初的股東是邵澤和葉雨明。

除了邵澤被舉報是邵曉舒的父親以外,葉雨明也被指認為由邵曉舒實際控制。

葉雨明是誰,他與邵曉舒是什麽關系,南方周末記者將會繼續披露。

對於以上所有指證,四三九九委托廣州金鵬律師事務所公告,四三九九網絡股份有限公司的股權結構及歷史演變已按照相關法律法規規定和要求嚴格披露,不存在任何違法違規情形。四三九九網絡股份有限公司IPO申報材料已按相關法律法規如實披露,不存在任何欺詐隱瞞。

投資人 投資 舉報 排隊 上市 的四 四三 三九 九九 他們 之間 究竟 發生 什麼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2965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