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鄂爾多斯煤礦陷入停產危機 一噸煤利潤僅幾十元

http://www.21cbh.com/HTML/2013-5-22/3MNDE3XzY4OTc3Mw.html?pc_hash=huHmNY

來關注實體經濟的最新變化。4月份的PPI數據發佈後,曾引發很多市場人士的擔憂,同比下降2.6%的數據,創下去年11月以來的新低,連續14個月為負增長。中國經濟如何恢復增長動力?究竟有哪些實體行業陷入低迷?從今天開始,我們將陸續推出系列報導《警惕實體經濟危機》。

從4月份的PPI數據來看,採掘工業價格下降8.2%,是下降最多的行業,根據我國煤炭運銷協會統計,2月份底全國重點煤炭企業庫存3790萬噸,和去年同比增加976萬噸,增加了34.7%,庫存積壓非常嚴重。鄂爾多斯是我國動力煤的主產區,當地很多煤礦損失慘重,有些企業已經難以為繼,近日我們記者就趕赴鄂爾多斯進行了調查,來看報導。

鄂爾多斯多個大型煤礦陷入停產危機

記者來到鄂爾多斯伊旗的一家煤炭企業,這座煤礦投資十二億元,年產三百五十萬噸,在當地屬於中大型民營煤礦。負責人告訴記者,這裡2011年9月投產運行,只過了不到一年的好日子,煤炭行情就急轉直下。

鄂爾多斯某煤礦總會計師喬建兵告訴記者:塊煤從530元降到430元

籽煤從430元降到315元 粉煤去年340元降到170元。

鄂爾多斯某煤礦總工程師桂允祥告訴記者:逐漸煤炭價格在下降 沒有反彈的時候一點機會也沒給。

這座煤礦主要以出產粉煤為主,產量約佔整體的60%,但是目前的價格,粉煤已經出現了價格倒掛的情況。

鄂爾多斯某煤礦總會計師喬建兵告訴記者:粉煤已經虧損了 每噸虧三十元

記者在這座煤礦看到,一共五個煤倉,每個煤倉儲煤量只有三千噸左右,負責人說,建礦時,他們從沒有想到煤炭能銷不出去。目前,他們只能新開了一個煤場,這個煤場能儲煤五十萬噸左右,現在也堆積如山,存煤量高達四十五萬噸。

喬建兵告訴記者:再有三兩天 煤再賣不出去就停產 現在每天採煤兩三千噸 減產百分之七八十。

大型煤企:產值十幾億 訂單只有幾千噸

喬建兵說,為了安全考慮,儘量不停產,但是銷量實在太少,對於這個一年產值十五六億的企業,最少訂單只有幾千噸。

鄂爾多斯某煤礦總會計師喬建兵說,2012年以前都是預售款,五百萬一千萬,今年過來金額變小了,一次三十萬二十萬,而且是承兌匯票,過去的話都是現金。

煤場堆積如山 賣不出去只能甩賣

目前,這座煤礦唯一的辦法只能以價換量。 鄂爾多斯某煤礦總會計師喬建兵告訴記者:降價銷售 要不然稅都交不起了 再往後呢 不知道了。

警惕實體經濟危機

鄂爾多斯:二成小煤礦陷入停產狀態

煤炭價格跌跌不休 一噸煤利潤只有幾十元

從剛才的報導中我們看到,鄂爾多斯的一些大型煤企都在生死線上苦苦掙扎,而一些小型的煤礦更是難以為繼。這些煤礦底子薄,抗風險能力差,面對這次的煤炭市場的低迷,有些只能是停產或者是以銷定產。

鄂爾多斯裕隆富祥煤礦年產量在100萬噸左右,在當地屬於小型煤礦,記者到達這裡時,沒有見到忙碌的生產場景,只有幾個工人和兩台煤車在工作。礦長桑佔福告訴記者,裕隆富祥煤礦主要以生產5000大卡左右的粉煤為主,由於下游電廠需求量急劇減少,目前煤礦處於半生產的狀態。

鄂爾多斯裕隆富祥煤礦礦長桑佔福說,礦井現在以銷定產能銷售就生產。

桑佔福帶著記者來到了主井車間,這裡的設備全部停止了運行。桑佔福說,煤炭價格和銷量最好的時候是2011年,每天工作16個小時。但是現在最多的時候開8個小時,一般也就三四個小時。需求量減少,價格自然上不去。以裕隆富華煤礦所產的粉煤為例,2012年4月份的價格還在320元左右,今年4月份已經降到了240元,降幅高達30%,目前,價格還在往下走。

鄂爾多斯裕隆富祥煤礦礦長桑佔福說,進入五月份,降了兩次價,二百四十元降到二百,百一,下降二三十元,降賣不出去,本價在一百八九,噸煤也只有二三十元的利潤。

裕隆富祥煤礦面臨的情況不是個案,鄂爾多斯煤炭局提供的數據顯示,(圖版入)今年1-4月份,鄂爾多斯市銷售煤炭18073萬噸,同比減少1701萬噸 減幅為8.6% 全市煤炭綜合平均價格為292元每噸 同比減少52元每噸 減幅為15.1%。目前,佔鄂爾多斯市煤炭銷量70%的地方煤礦,也就是民營煤礦,存在不同程度的減產或停產的情況。

爾多斯市煤炭局副調研員梁永傑說,受市場因素影響,全市21%的地方煤礦停產

警惕實體經濟危機

新聞特寫:找活沒有車賣不掉 煤車司機進退無路

在採訪中記者也瞭解到,目前,鄂爾多斯政府在積極的幫助煤炭企業,另一方面,也對涉煤企業實施收費減免的政策。而除了煤炭行業自身不景氣,貨運也受到不小的影響。(視窗入:)今年年初鄂爾多斯每天汽運車輛達到8萬輛左右,而到了五月,運行的汽運車輛只有2萬多輛,減少了70%。繼續來看記者在鄂爾多斯進行的調查。

包府路是鄂爾多斯煤炭運輸的主幹道,當地人告訴記者,這裡以往經常堵車,最長一次達到幾十公里。而現在,在包府路上,只有零零散散的幾輛滿載煤車在路上行駛,在一家小飯店,門口停著幾輛空煤車,記者進去後,見到煤車司機王金柱,聊起目前的情況,王金柱立刻掏出錢來,講起這幾天的收入。

煤車司機王金柱說,六天剩了835元,出來六天了,連今天都坐了三天了,沒活幹。

見到王金柱訴苦,旁邊的司機也紛紛拿出錢來,說王金柱是收入最好的。

煤車司機說,我只剩二百來元錢。

煤車司機說,我剩三百不到,同時出來的。

雖然王金柱掙得是最多的,但依然入不敷出,他給記者算了一筆賬,他的車是貸款買的,每個月還款大約一萬元,加上油費和吃喝,每月還要四五千元,這樣算下來,不算人工和維修,每天他要收入500元才能還上款,這500元意味著他每天都要拉一車煤。

煤車司機王金柱說,至少三十趟,現在呢,半個月跑了八趟。

王金柱的家離鄂爾多斯市還有一百多公里,他說現在他都沒辦法回家,一方面回家成本太高,在這裡說不定還能碰到一個活,另一方面,掙得這點錢實在沒辦法跟老婆交代。這個月他是肯定要借錢還貸款了。現在,他每天只能在這個小飯店和幾個同行打打撲克,聊聊天了,對於工作,他能做的只有等待了。

煤車司機王金柱告訴記者,去年,每晚十二點睡,早上五點就起來了,現在一天二十四小時,至少要睡十八個小時。

掙錢少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價格。由於現在的活比較少,大家都在爭,價錢也下來了。現在的運價與之前比,低了三四成。

煤車司機王金柱說,去年八十多一噸,現在四十多一噸。

王金柱的煤車一共花了四十多萬,折舊以後,最多賣到九萬元。但是按照目前的市場行情,出售肯定是沒人要的。還有十幾萬的貸款沒有還完,王金柱說他現在是進退無路。

煤車司機王金柱說,現在承包下車了,拴在這上面了,不干,沒辦法。

警惕實體經濟危機

鄂爾多斯煤區餐飲:靠煤而興 煤衰則敗

煤炭不景氣,貨運司機沒活幹,這也導致了鄂爾多斯的一些煤炭主產區的服務業陷入蕭條,一些餐飲維修等服務業紛紛倒閉。

鄂爾多斯市納林陶亥鎮附近有三十多家大大小小的煤礦,中午十二點半,正值用餐的高峰時間,記者來到了這裡的一家飯館,發現一個客人也沒有。老闆李先生是四川人,2011年經老鄉介紹來到這裡開飯館,當初就奔著人多,可惜好景不長,只過了一年多的好時光這裡就不行了。

餐館老闆李先生告訴記者:前年來的時候 最低能賣兩千多,好的時候三四千,現在每天只能賣到四五百,五六百。

李先生這個飯館每年的房租是五萬八千元,他說掙得這點錢都給房東了。由於客人太少,李先生每天只是在附近菜市場逛逛,進些常用的蔬菜。

餐館老闆李先生說,每天一二百,原來有時候一進貨就是八千一萬的,從東勝進貨,現在一般附近買點菜就行了。

記者也看到,生意慘談的不止李先生這一家,很多飯館都已經關門歇業,有的已經貼出轉讓的告示。李先生告訴記者,有的飯館半年多就換了三個老闆

餐館老闆李先生說,你看大中午的到處都沒人,你看哪個飯店有多少人啊。

李先生說,在這裡,就是靠煤,煤好了,什麼都好,煤不行,什麼都還不行。煤出去怎麼都好整 煤不出去什麼都不好整 什麼都不行。

鄂爾 多斯 煤礦 陷入 停產 危機 一噸 噸煤 利潤 幾十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6173

7億買礦十年未產一噸煤 紀委披露雲南煤化工“打虎”過程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5015126.html

2015年2月27日,雲南省紀委監察廳網站發布消息:“經雲南省委批準,雲南煤化工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和軍涉嫌嚴重違紀,目前正接受組織調查。”為配合省紀委快速查清和軍的違紀問題,深挖其他問題和線索,雲南省委第一巡視組奉命進駐該集團開展專項巡視。

預期落空,陷入僵局

讓巡視組意外的是,巡視組進駐集團後的一段時間里,雖然接到不少電話、信件、郵件,但大多是反映個人訴求和一般性問題的,個別談話也僅獲得一些粗線條和現象性的問題線索。原來預期的“熱鬧”的舉報情景並沒有出現。

為什麽會這樣呢?如何才能高質量完成省委交給的專項巡視工作任務?怎麽打破這樣的僵局?

抓住關鍵,有的放矢

為找準突破口,巡視組組長多次召集專題會議,認真對省紀委提供的情況和巡視組進駐該集團後接受信訪、個別談話、網絡等渠道收集到的重要信息進行綜合分析研判,結合該集團的行業特點和容易產生腐敗問題的領域、環節,進行“碎片”整理和“拼圖”。

“知情人可能害怕遭受其利益關系人的打擊報複,擔心‘引火燒身’而不敢反映”“有的違紀問題手法隱秘,一般黨員幹部群眾很難掌握”“如果拿不到關鍵的鐵證,手中沒有‘殺手鐧’,繼續開展常規談話意義不大……”經過反複推敲,巡視組得出這樣幾個結論。

找到了關鍵點,拿準了病因,就可以對癥下藥。於是,巡視組決定把巡視重點放在幹部群眾、網絡反映強烈的煤礦資源收購領域和審計發現私設“小金庫”的某鋁業公司,以及群眾議論較多的該集團下屬經貿分公司和房地產公司上。

兵貴神速,戰機稍縱即逝。巡視組迅速調整戰術,安排專人負責,集中力量,有針對性地調閱了該集團煤礦收購和上述3家企業的部分相關資料,以及集團董事會、總經理辦公會會議記錄,以求從中發現違紀違規問題的“蛛絲馬跡”。

功夫不負有心人,經過連續幾個日夜在資料堆里深挖細查,巡視組掌握了該集團2005年以來近50個煤礦(含探礦權)收購的具體時間、金額、主要負責人、經辦人、技術負責人和參與人、原礦主和部分“礦權定價”“會議研究”等情況,以及鋁業公司建設、生產和物資供應商、產品銷售商等相關情況,一些違紀違規問題逐漸“露出馬腳”,如該集團投資7億多元收購的10余個煤礦(含探礦權),地面設施建設了不少,但因各種問題,竟然10多年沒有產出一噸煤,每年還要不斷投入資金“探礦”和管護,成為集團的嚴重“出血點”;有的花巨資收購的煤礦根本不具備開采條件,成為集團沈重的包袱;不少煤礦收購前,不搞調查評估或調查評估走過場;有的煤礦是先談好價後再請中介機構評估,收購程序完全倒置;在查閱某鋁業公司財務資料中,發現該公司將年生產所需數十億元的原料采購權和產品銷售權完全交給同一老板控制的3家民營企業掌控經營……

巡視組分析認為,該集團花巨資收購“空礦”“貧礦”“廢礦”,絕不會是因為業務生疏,里面肯定隱藏有重大問題。

精準打擊,形成震懾

在掌握大量“書證”(會議記錄、財務資料等)和相關基本信息後,巡視組較為精準地挑選了一批責任人、當事人、知情人等作為談話對象。同時,根據不同談話對象和需要弄清的問題,精心準備了針對性極強的“清單式”談話提綱,談話方式變為準備充分的“二對一”和“詢問式”,基本封住了被談話對象對問題線索的“退路”,使其無法回避問題和矛盾。

效果“立竿見影”,有的談話對象談得臉色發青、虛汗直冒……有的談話對象經過激烈的思想鬥爭,不但回答清楚了巡視組“清單”上要了解的問題,還主動向巡視組提供了很多重大問題線索。此後,一些想給巡視組反映情況的知情人,也從觀望、猶豫、徘徊中走出,主動聯系巡視組反映了一些較為翔實的問題。至此,涉及和軍的大量違紀問題線索被挖出,一些領導幹部和中層管理人員的違紀違法問題線索也浮出水面。

打鐵還需趁熱。巡視組及時將情況整理上報省紀委。很快,和軍因涉嫌犯罪被移送司法機關立案偵查,該集團原副董事長兼總經濟師董某、原常務副總經理李某等3名集團的“老虎”,以及下屬企業的6名處級“碩鼠”也被查處,還有一批集團中層管理人員也受到黨紀政紀處分。

在查找違紀問題線索的同時,巡視組還在認真調研的基礎上,及時向省委上報了《巡視煤化工集團情況反映》,既客觀反映了該集團的真實情況,又有針對性地提出了全面整頓的意見建議,引起了省委、省政府領導的高度重視,省政府和相關部門拉開了對該集團全面整治的序幕。該集團幹部職工普遍反映“我們的企業有希望了!”

億買 買礦 礦十 十年 年未 未產 產一 一噸 噸煤 紀委 披露 雲南 煤化工 煤化 打虎 過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7059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