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價值投資的生門和死門 黃國英 (Alex Wong)


http://hk.myblog.yahoo.com/alexwongkwokying/article?mid=13218


(原載於東周刋6月2日)

拙新作《值博率煉金術》,其一要旨,是嘗試粗淺地歸納各 大投資哲學、招式和工具的生門和死門。Investment is life personified (投資 即做人),該以何家何門的投資哲學為依歸,其實要跟個人的背景和性格相符。

很多投資者心存幻想,只要歸納往績,找出「必勝方程 式」,就能夠終生縱橫股壇無敵手,永世無憂。例如巴菲特的價值投資,心法口訣是「以合適的價錢買入優秀公司」,實戰彪炳,令巴郡(BRK.A)從一家日薄西山的紡織廠,崛起成為市值近14,000億港元的巨企。股神聲名大鵲後,信徒日眾,希望複製奇蹟。誰知巴老,黃忠 之齡,白髮蒼蒼,但價值投資的「二代目」,仍然未見人影。原因何在? 價值投資,實是()知不易,()行極難。

正如《值》書所講,價值投資的死門,是「揀股功力低、現 金流緊拙,得一注本錢」。宏觀點看,巴菲特的成功方程式,可以簡單歸納為:眼光+膽量+現 金流。關於眼光,暫不贅。「別人貪婪我恐懼」的膽量,看似天生,實則不然,乃是眼光和現金流的延伸:「神之眼」看透公司長期價值,自有雄厚信心,逆市而 行;儲備充足,現金流源源不絕,自有本錢,在絕世低位猛執平貨。如只得本錢一注,捉襟見肘,低位「貪婪」股票A, 就得「恐懼」股票B,自然事倍功半。

巴郡穩定的現金流,實乃股神與拍檔蒙格(Charlie Munger)多年來精心打造而成: 旗下眾保險公司,每日不斷收取保費,在賠償之前,保費可自由運用,資金來源 既穩定,又廉宜。加上巴郡買股,多取不需大量有形資產,且擁用品牌價值的消費品公司(consumer franchises,如可口 可樂和吉列鬚刨)。由於無需不斷再投資廠房和機器,經營獲得的現金,可大幅保留。070809年巴郡的自由現金流(free cash-flow),高達7151109億美元,實非無因。

我們貴為凡人,多無經營保險公司的本事,要奉價值投資為 圭臬,個人的現金流強弱,變成箇中關鍵。自己認識不少實業家和專業人士,本業的發展走到極限,再難擴充,但現金流強勁; 加上日理萬機,時間珍貴如金,不可能每日十幾小時,金睛火眼地坐在電腦面前投機炒賣,價值投資自是理所當然不過。

反觀年輕人,人微收入輕,就算選股眼光出眾,小注縱大 贏,不外蠅頭小利,要發達,極難。應先投資自己,在職場突圍,增強現金流,累積資本。籃球名將巴克利 ( Charles Barkley )的名言:「打籃球其實很簡單,就是把球搶過來。沒球在手,就只能挨宰。」縱 有摘葉傷人的本領,連葉都無塊,只能徒呼奈何。至於應否以投機搏第一桶金,很視乎能否做到Control your fear, maintain your hunger (控制恐懼,並保持饑渴)。 這個世代,整個金融體系極不穩定,三個月唔埋,就翻天覆地,成功率低,非如外人想像般易。


價值 投資 的生 生門 門和 和死 死門 國英 Alex Wong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849

$攜程(CTRP)$ 攜程酒店業務的金鐘罩和死穴 PierreHenri

來源: http://xueqiu.com/7798288880/33730271

$攜程(CTRP)$ 攜程酒店業務的金鐘罩和死穴

    經過近兩年的返現大戰,攜程積極應對,且有越戰越強的態勢。藝龍已經掉隊,且提前進入虧損狀態。去哪兒開啟燒錢模式,目前預計2016年單季度才可能實現non-GAPP下的盈利。

    從數據上看,攜程也是儼然練了金鐘罩。即使將3季度單季度1994萬酒店晚數全部算為OTA的貢獻(平臺方面沒有披露,但量也應該不少。),按9.5億元的酒店收入計算,其每夜傭金收入高達47.64元。攜程管理層披露,3季度的返現比例為傭金收入的18%,按此計算,其毛傭金高達58.1元,如果按13%的傭金率計算,其酒店夜單價ADR高達446.9元。同期,藝龍的夜傭金收入僅為28.7元,去哪兒OTA酒店業務的凈傭金也僅為11.17元。
    攜程酒店業務堅不可摧背後的原因是其先發優勢和藝龍、去哪兒的同質化競爭。從攜程夜單價ADR高達446.9元可以看出,一方面攜程的主要用戶是中高端商旅客戶,這些人對品質要求高,但價格敏感度相對較低;另一方面,攜程的主要收入和利潤貢獻酒店是中高星級酒店。在中高星級酒店方面,攜程已經耕耘多年,單個酒店的訂單量規模遠遠大於藝龍和去哪兒,從議價能力和客房保證方面都有較大的優勢。此外,目前同一家中高星級酒店在三家網站的呈現出來的差異較小,同一房型價格基本一致,返現規模也基本相同。在這種背景下,去哪兒和藝龍如何能與攜程競爭?
    那攜程的酒店業務就沒有死穴了嗎?當然不是。個人認為,merchant模式將會成為攜程酒店業務的死穴。
    首先,merchant模式是國際上OTA巨頭的通行模式。從Expedia的情況來看,其以酒店為主,RevenueMargin率在12.1%左右,不過其收入中的70%是以merchant模式(即承擔了庫存風險),23%是以agency模式,收取傭金的。考慮到merchant模式更高的利潤率,agency模式的傭金率可能是低於10%的。從Priceline的情況來看,其agency模式占收入比重為64.8%,傭金率13.49%;merchant模式占收入比重32.4%,利潤率33.84%。

    其次,目前國內的幾家OTA仍在agency模式上做困獸鬥。由於merchant模式要承擔存貨風險,基於多種原因,目前攜程、藝龍、去哪兒寧願加大返現,買流量也不願意在merchant模式上有所突破。
    第三,merchant模式才真正可能解決目前酒店和旅客所面臨的問題。Agency模式下,OTA發展多年,高星級酒店的低入住率問題沒有任何緩解,而高星級酒店令人望而卻步的價格也沒有降下來。通過merchant模式,可以繞開酒店批發商,通過承擔庫存風險從酒店直接取得更低的價格,從而為消費者提供更有競爭力的選擇。這件事,攜程、藝龍、去哪兒必須得做,誰先做,誰的先發優勢就越明顯。如果它們都不做,行業一定會有新的競爭者這樣做,到時候競爭局面就更加多變了。
    成功的商業模式要麽是幫助商家更好地進行價格歧視,榨取每一分消費剩余(學生票,老人票,預付,提前購等等);要麽是為消費者提供更多個性化的選擇(單早餐、無早餐、無客房服務、連續入住優惠、星級客戶優惠等等);或者是兼而有之(團購、nameyour price, last minute hotel)。簡單粗暴的價格戰對股東和消費者沒有任何價值。

附: 虎嗅網上的《攜程VS去哪兒,刀刀見血的B端暗戰》對此問題有過分析。(http://www.huxiu.com/article/42823/1.html)其結論是:“主戰場中,高星酒店是攜程通過酒店B2B與商戶徹底布局的重鎮,中星酒 店則是攜程多年耕耘的核心,去哪兒只要攻不進這兩塊城池,就只能演變成低星酒店與經濟酒店的消耗戰,藝龍是前車之鑒。”
攜程 CTRP 酒店 業務 的金 鐘罩 和死 死穴 PierreHenri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2523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