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股東資產註入變引外援,廣州浪奇重組隱現臺灣化工巨頭和桐化學身影

作為廣州輕工工貿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廣州輕工)旗下唯一的上市平臺,廣州浪奇(000523.SZ)的資產註入話題長期是外界回避不了的焦點。多年來,外界盛傳,控股股東有可能進一步向上市公司註入相關資產,以扭轉後者長期業績疲軟狀態。直到近日,資產註入似有苗頭出現。不過,略超市場預期的是,廣州浪奇更意在找外援。

廣州浪奇的前身是廣州硬化油廠,始創於1959年,是華南地區最早成立的洗滌用品企業之一,主要從事民用日化產品、工業用精化助劑等產品的生產制造和貿易。

廣州輕工則是廣州國資委旗下全資企業,成立於2000年,是廣州市第一家工貿合一的大型企業集團公司,集團資產總額240多億元人民幣,在職員工近萬人。有子公司、參股和關聯的企業200多戶,經營範圍涉及節能環保、健康食品、綠色日化、商貿文體4大主業。位列中國企業500強、中國服務業企業500強、中國輕工業百強企業。

正處於停牌重組中的廣州浪奇,4月26日晚間,披露了公司擬重組輪廓。據顯示,廣州浪奇擬以發行股份方式購買廣州百花香料股份有限公司(下稱“百花香料”)、廣州華糖食品有限公司(下稱“華糖食品”)、智盛(惠州)石油化工有限公司(下稱“智盛惠州”)、天津天智精細化工有限公司(下稱“天津天智”)、江蘇盛泰化學科技有限公司(下稱“江蘇盛泰”)的全部或部分股權,並募集配套資金。

這擬收購的5家標的,只有前兩家與廣州浪奇存在關聯關系,屬於廣州輕工旗下的企業,後3家則屬於非關聯企業。

這起收購的蹊蹺之處在於,這5家擬收購標的中,除了華糖食品屬於農副食品加工業外,其余的4家皆是化學原料和化學制品制造業。對於廣州浪奇而言,收購後四家,是在立足日化全產業鏈基礎上作進一步補充。但退一步講,廣州浪奇跨界收購華糖食品的必要性,又在哪里?第一財經記者試圖向廣州浪奇證券部進一步了解情況,但未獲明確回應。

同時,有意思的是,廣州浪奇擬收購的智盛惠州、天津天智、江蘇盛泰這3家公司,背後的股東,皆有臺灣化工巨頭和桐化學的身影。和桐化學的來頭並不小。和桐化學官網顯示,公司1993年赴大陸投資設廠,與大陸中石化集團合資,於南京創立金桐石油化工有限公司生產直鏈烷基苯(Linear Alkyl Benzene, LAB),是第一家至大陸投資石化廠的臺灣企業,往後更持續以策略聯盟、轉投資等方式擴廠,生產據點遍布大陸南京、馬鞍山、天津、廈門、上海、廣州、惠州、四川等地。目前和桐化學已逐漸發展成為界面活性劑原料工業世界的龍頭企業。

多年來,廣州浪奇致力於打造日化全產業鏈,不過收效甚微。增收不增利是廣州浪奇多年來業績的真實寫照。近十年時間里,廣州浪奇營業收入從2007年不足十億元,一路扶搖直上,到2017年時,已達到118.11億元。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公司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長期徘徊在億元以下。2017年,該凈利潤僅有3997.30萬元。

從產品分布來看,廣州浪奇主要分為工業和民用產品,2017年收入分別為110.85億元和7.11億元,占比分別為93.85%和6.03%。總的來說,2017年,公司整體毛利率僅有2.74%。

雖“頂著”華南最早成立的洗滌用品企業之一的光環,但廣州浪奇的民用日化業務卻長期處於不溫不火狀態,早已被同城的立白集團、藍月亮遠遠甩在後頭。

值得註意的是,廣州浪奇2017年收入甚至同比下滑47.77%。公司在2017年報中解釋稱,本土日化品牌企業在國內日化產品領域都有各自的主打產品,在品牌、技術、 營銷渠道等方面形成了自己的獨特優勢,並占據著相當可觀的市場。日化行業是一個充分競爭的市場化行業。日化品牌企業受上遊化工原料及輔料價格上漲影響,勞動力成本上升快,激烈的同業競爭迫使各企業在品牌宣傳上加大投入,外部環境不明朗,企業盈利能力也逐步下滑, 競爭進一步趨於激烈。

廣州浪奇證券部的相關人員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公司並不會放棄民用產品的經營,該業務的品牌優勢仍存。“在過去的一年里,公司也在加大力度進行品牌推廣,同時產品也在往精品、高附加值轉型。”該工作人員也說,公司在往全國進行布局,但銷售市場主要聚集在華南地區。

廣州浪奇的這次重組,到底能否扭轉公司業績頹勢的局面?屆時會與和桐化學“擦出”怎樣的火花,值得觀看。

廣州浪奇目前在公告中表示,由於本次重組方案仍需要進一步商討和論證,關於業績補償及股份鎖定的具體約定尚在進一步溝通、討論,有關內容將在各方後續正式簽訂的協議中予以明確。

股東 資產 註入 入變 變引 外援 廣州 浪奇 重組 隱現 臺灣 化工 巨頭 和桐 化學 身影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3221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