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果欄喪父「喺番呢度向前行!」

2014-04-03  NM  
 

 

二○一三年十月廿二日,一輛貨車駛經油麻地果欄,撞倒一名推著木頭車的運輸公司老闆,涉案司機踩油逃離現場,被撞老闆送院後證實不治。這是馮智聰永不能忘記的日子。

每一天,阿聰都要重複經過這裡。他是專營高檔生果的「進濤菓欄」老闆,本來他跟隨爸爸在果欄做苦力、跟車,去年七月自立門戶。新鋪剛開張,至親便離世,但他沒有太多時間悲傷,因為他還要照顧媽媽、妻子、三歲的女兒,即將出生的寶寶,以及爸爸遺下的車隊共十多個司機。流了一整天眼淚,他重拾心情:「地球不會因為我而停轉,咁多人要養,我點都要向前行!」

阿聰爸爸發生意外那天,他正身處四川尋找生果貨源。他憶述:「我收到消息,話阿爸出事好嚴重,已即時買候補機位返香港,但都係趕唔切見他最後一面。」阿聰自小跟爸爸在果欄做運輸,中五畢業後,索性落欄跟爸爸做苦力、跟車,一做便十五年。後來,為免運輸生意不佳,會令兩父子「一鑊熟」,便另立門戶,與兩個拍檔開進濤菓欄,開闢另一條財源。

現在每一天,阿聰都很忙,不是去了試貨睇辦,便是傾新店的供貨事宜,中間還得找時間和快臨盆的太太到柴灣檢查。難得擠出時間接受訪問,他的電話仍響個不停。「你快啲車咗啲貨去大圍先,嗰邊趕住要。」電話的另一端,是車隊司機。「每日凌晨兩點就要起身,打電話叫啲車做嘢,有時司機『射波』(即失約)要自己落場。」車隊是他幫爸爸打理的。兩盤生意在身,他忙到無得瞓:「好多時瞓兩個鐘,就有電話打嚟問我嘢,斷斷續續咁。有時真係頂唔順,要熄咗電話瞓耐啲。」那副深近視厚鏡眼鏡,也遮不住他那對熊貓眼。忙得快要崩潰,為的是麻醉傷口,「夠忙就無時間諗,咁就無得掛住(爸爸)。」他淡淡然地說。

開舖前狂交學費

阿聰跟著爸爸在果欄長大,他以往曾在其他果欄檔學做買手,邊搬搬抬抬邊偷師。「做運輸嗰時識落好多來攞貨嘅人,有把握會有五、六十個客喺手,先決定做。」他表示在果欄「偷師」三年,獲益良多:「唔喺欄做過,係唔會識。最基本,要有韌力喺幾百箱、幾萬個橙內揀爛嘅出嚟。又好似你想啲未熟嘅生果放耐啲,就要將佢哋同熟透嘅分開放,因為熟透生果會散發熱力,將啲生嘅逼熟!呢啲知識,先係最賺錢!」阿聰在開檔前亦交了不少學費。「原本預計去年五月開檔,喺果欄傾咗個舖位,業主話大家果欄兄弟,唔使簽約住啦!到我入曬貨準備開檔,佢先話唔租!貨就買曬,但水果唔擺得,俾人睇穿我無地方去貨,被迫賤價賣曬,蝕咗廿萬!」除了這一課,阿聰還因自己魯莽交了另一次學費。曾有客點名要四川檸檬,他查了來源地便衝了上去,「無打聽過,孭個背囊就上咗去,點知上到去爛地一塊,成地水蛇,嚇到買機票即日返落嚟。」

開舖初期低檔打個和

去年七月,進濤菓欄終正式開業。當時主要賣內地平價水果,但做極都只是打個和。「大陸水果毛利太低,有百分之七已經好好。問題係來貨質素唔穩定,啲貨嚟到質素差少少已要平賣,即係白做。」阿聰繼續分析內地水果市道:「內地市場太扭曲。供應商仲會跳過我哋,直接派貨俾零售,邊有得做?」頭兩個月白做,直至一天,有日本人上門找阿聰,指有一批日本貴價水果,問他有否興趣試賣。「嗰次有水蜜桃、巨峰提子。用咗三萬蚊入批水蜜桃,好快賣曬,埋單賺成八、九千蚊!」進濤菓欄立即轉型,轉賣貴價水果,批發零售兼做。除了改革貨源,阿聰及拍檔亦改變了營業時間,由原本的朝九晚八、凌晨再做批發,變成二十四小時營業。另一老闆、買手阿鋒說:「晚上啲客會揸車來、慢慢揀,比較捨得使錢,好易就一張單有幾千蚊。唔開舖,啲燈同雪櫃都要照開,條數喺番度。」其中一個員工、阿聰的三姑媽則說:「對面就係油麻地戲院,好多觀眾都會幫襯,所以夜晚好多客!」記者見晚上約十一時,剛看完戲的王先生便和家人花六百多元買了一箱富士蘋果,消費力相當高。

開舖九個月鬥快出貨

雙重改革下,進濤菓欄平均每月賺四萬元。現時進濤會賣哥倫比亞麒麟果、以色列蜜棗乾、及南非無花果等高檔生果,平均毛利兩成六。在果欄工作,要周旋於客人及同行外,還要和供應商打好關係。進濤的優勢在於能直接跟日本批發商取貨,「咁樣比起搵本地代理商入貨,平兩成。因為有水位,我哋有批發俾其他欄商。」其中一個供應商是日本人龍義典,採訪當日,他剛巧送一批日本士多啤梨給進濤,他以不鹹不淡的廣東話對記者說:「我哋喺香港都有鋪頭,同佢哋合作半年,賣嘅係日本九州嘅水果。」阿聰指,日本人做生意很小心,須觀察一段時間才建立合作關係。「日本人好怕你打破市場平衡,鬥平推低個零售價。我批貨都只俾信得過嘅欄商,以免佢哋亂劈價,因為日本人都睇住我點做。」由於和日本人關係良好,他可以盡快攞貨,食「第一浸錢」。「啲新奇生果主要做第一浸,之後去貨會慢,最後唔新鮮嘅仲要平價賣咗佢!」當然,他亦知日本人也會不停嘗試和其他人合作,「我份人好直腸直肚。同佢哋建立咗信任,都愈來愈多款俾我賣。」果欄競爭大,又龍蛇混雜,欄商間既是老街坊、又是互相供貨的行家及同行對手,記者感到阿聰的危機感較其他人重,去年十二月他已萌生「開多瓣」的念頭。「我想開多間鋪賣果汁、貴價果籃同日本雜貨。」新店未計入貨,他已投資五十萬裝修,醉心工作的他說:「呢間鋪仲裝咗個大雪房方便發展批發,保守估計,未來三、四年我都唔會有假放!」

未來日子向前行

工作令阿聰有安全感,去年十月的一個清晨,他父親在果欄搬貨時,遭一輛運魚車撞倒,涉案車輛事後不顧而去,在場工友見狀,即飛的死追,雙方追逐近四公里,貨車始被截停,但阿聰爸爸遭輾過重創,送院搶救終告不治。「人總有離開嘅一日,差別在點走。自知一定要向前行,做好件事。阿爸車隊有百幾個客,自己生意加打理車隊,真係心力交瘁。無得停o架!地球唔會為你停轉!」「日日對住阿爸出事嘅地方,但忙到無諗起佢。你諗嚇,一日接電話可以接到部電話無曬電,你仲邊有空間去諗?但當個人靜低,好似搭升降機、沖涼、臨瞓前,就會諗番起。」邊說邊執雪櫃的阿聰,頓一頓說:「所以我都幾享受咁忙,無得諗。」親人突然離世,總會留下遺憾。「阿爸一路都有教我做生意,遺憾係當生意行得順嘅時候,佢就唔喺度,無得一齊拍住上。」阿聰說服自己說:「可能佢覺得有工開已經好開心,又可能佢有得同個孫玩已好滿足,無咩遺憾呢!我真係唔知……。」

開業資料(7/13)

租金*$60,000裝修$20,000器材$400,000入貨$800,000總數$1,280,000*三按一上

營業資料(2/14)

營業額$470,000租金$15,000人工#$55,000入貨$350,000雜費$8,000利潤$42,000#三個全職,兩個兼職

果欄 喪父 喺番 番呢 呢度 度向 前行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5053

「阿 Sir話呢度好猛」

1 : GS(14)@2012-02-20 22:56:58

是咪是但找藉口?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 ... 104&art_id=16085629

【本報訊】一名密斗貨車司機,昨清晨未天亮,駕車駛經吐露港公路時,聲稱看到一個高速黑影從山坡來回飄過,他扭軚閃避時失控,貨車鏟上路壆,連掃 50米水馬,險墮 5米深坑,直撼大樹始停下,車頭嚴重變形,幸他絲毫無損。司機事後頻呼:「阿 Sir都話呢度好猛(鬼),返去真係要還神!」
記者:江寶龍
Sir 話呢 呢度 度好 好猛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7845

【絲打脫毒】走火入魔 日本妹胭脂竟然搽呢度?

1 : GS(14)@2016-05-21 18:47:17

普遍女生面色蒼白,塗一抹粉紅胭脂即變面色紅潤、神采飛揚,的確是變臉好幫手。年前日本大熱的宿醉妝,在眼底掃上胭脂,營造宿醉後的可憐醉樣,最近㗎妹又有新玩法!



想不到胭脂已由面部進化到耳朵!你沒看錯,現在當地最流行的就是耳朵胭脂妝(耳チーク)。㗎妹們認為在耳朵掃上胭脂可愛得來又低調,更說能提高戀愛運……記者:羅祖兒



渡邊直美早前就以耳朵胭脂示人,配合桃紅色耳環又沒想像中驚嚇。

做法很簡單,就是用掃在耳珠或耳殼掃上胭脂而已。

日本妹們認為在耳朵掃上胭脂可愛得來又低調,你feel到嗎?



日本向來愛玩妝,年前就流行宿醉妝。

同樣作為彩妝大國的韓國早年也流行由前f(x)成員雪莉掀起的膝頭胭脂熱潮。

做法就是用粉撲在膝頭印上粉紅色胭脂。



香港也有代表!早年潮后王菲也曾在演唱會中以耳朵胭脂妝示人。係囉,得佢carry到囉……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 ... t/20160520/19619315
絲打 脫毒 走火 入魔 日本 胭脂 竟然 搽呢 呢度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0902

「係你哋帶我返嚟呢度」阿詩淚浸紅館 密友鄧九雲陪喊

1 : GS(14)@2016-10-10 04:28:29

【爆喊致謝】■前晚再踏紅館的何韻詩,對於歌迷不離不棄,感觸喊到滿臉通紅。



何韻詩幾經辛苦籌備的四場「Dear Friend何韻詩2016演唱會」前晚在紅館舉行,阿詩稍為熱身唱了幾首歌後即說:「衷心感激,係你哋帶我返嚟呢度。」她講完即走近密友鄧九雲坐的台邊大唱《滿地可》。



【不停抹淚】■同性密友鄧九雲在台下看騷時,亦陪阿詩一起喊。

■台下歌迷亮起手機燈,這片星河令人想起雨傘運動的畫面。

■阿詩在舞台上打敗大隻佬,她表示是代表一種希望、團結的力量。


向梅姐致敬

阿詩在騷上向梅艷芳致敬,她獻唱《如無意外》後說:「頭先唱嘅歌,有兩首歌係我作,係記錄兩個唔同時候我對一個人嘅情感,雖然呢個人已經唔再喺度。」當阿詩唱出《是有種人》時,她感觸地說:「是有種人,令呢度有風景,是有種人帶我返嚟呢個舞台。」阿詩更哭起來,全場拍手鼓勵,她連聲致謝觀眾:「呢個舞台不屬於我一個人,屬於你哋每一位,全靠你哋每位,集體獨家贊助。」台下鄧九雲都哭到面紅,不停拭淚。阿詩表示每人心中都有多間房,當中不但有快樂、圓滿和失去,她續說:「黑麻麻舞台藏住好多希望同想像,我衷心希望憑我哋將黑暗打磨成光亮,將希望繼續推進。」阿詩臨完騷向觀眾謝幕,安歌後阿詩再出場,唱多次《水花四濺》和《天使藍》,於11時27分完騷。


「有少少錢賺」

阿詩完騷後接受訪問,講到演出時雖沒有多個造型,但一樣落重本:「我要鄭重澄清一啲都冇節省,仲超出預算約二、三百萬。啲錢有集體獨家贊助,點都有少少錢賺,因為有好多義工幫忙。」有指當中情景如重溫雨傘運動,她說:「藝術就係咁,每個人都可以get到唔同嘅嘢。我唔想觀眾入嚟只見到歌舞昇平,而係接收到啲希望及訊息。」阿詩感人演出,連密友鄧九雲都流淚,阿詩說:「而家上到台,知道全部人都同自己同一個信念,我覺得一啲都唔辛苦。」當中阿詩帶領群眾打大隻佬一幕,大隻佬是否代表惡法?她解畫說:「照你哋方法去諗、去寫、去睇,我覺得佢係代表一種希望,係一種團結大家嘅力量。」對於有內地粉絲力撐,她說:「據講我啲歌喺內地已經全盤下架,不過冇所謂,世界資訊好發達。」採訪:盧妹攝影:陳順禎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entertainment/art/20161009/19795172
係你 帶我 我返 返嚟 嚟呢 呢度 阿詩 詩淚 淚浸 浸紅 紅館 密友 鄧九 九雲 雲陪 陪喊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1289

【山旮旯不是伏】我係中大髮型師「唔想有人話呢度唔得」

1 : GS(14)@2017-05-07 15:31:30

李鐵剛(Danny)十二年前接手中大髮型屋,決心改變同學舊日印象。



「之前學生都比較怕來光顧,一般他們都覺得『伏』,覺得會剪到他們冇面目見人。我覺得最困難是這件事,因為一個形象做壞了,你要再將它變好,是需要很多很多時間。」入行逾30年、中大唯一一所髮型屋的老闊兼髮型師李鐵剛(Danny)如是說。
Danny在17歲入行,「我們的年代很清晰,讀不了書就找門手藝做。」碰巧有朋友做髮型,他便很順理成章地一同入行。由洗頭仔做起,做了三年才做到師傅,其間身邊的朋友都曾勸他轉行,「但我性格較好勝,我一定要做到師傅,我才考慮轉行。」做了師傅一年,Danny轉行,在酒店做了文職兩年,「髮型這行自由度較大,做酒店始終有較多不同意見,還要跟從上司指示行事,最後還是覺得髮型這行較適合自己。」



由17歲入行至今逾三十年,Danny對各類髮型駕輕就熟。

店內各類設施齊備,與一般髮型屋無異。

雖然髮型屋位處校園,但格局與一般街舖無異。

選擇在中大山旮旯的髮型屋工作,原來跟假期有關。「我是教徒,一直都想找一家能星期日放假的髮型屋,剛巧看到報紙有中大的招聘廣告,就決定試試,怎料一做就是22年。」25歲開始在中大髮型屋工作,做了10年,決定離開,「因為工作模式有分歧,所以我離開了一年左右。」至於後來重返中大,原來也是一個偶然又似曾相識的機會,「我在報紙看到中大髮型屋重新招標,我就忽發奇想,做了這麼多年,不如試試將自己的一套放到中大,試試是否可行。」Danny坦言,當年離開中大,並沒有想過要回來,「由我走那日開始,我就想着在出面打拼,不過外面有點辛苦,因為在中大太久了,習慣了中大的節奏。」
Danny形容,中大髮型屋跟外面的,是兩個世界。「中大始終是按學校放假和考試時間,去分旺季還是淡季,而中大的客人比較偏向實際型,就是頭髮長了便要剪,而出面就比較多玩家,就是一般突然想染髮和電髮之類的。」在一般上學日子的旺季,這裏一日有大約二、三十人光顧,放假就大約只有平日的五至六成。客人以學生為主,佔七成左右,亦有不少教授甚至是校長是座上客。「學生一般是內地研究生,他們來港真的是要拼搏、讀書,剪頭髮這些日常需要,最重要是方便就腳。」要用普通話跟這些客人溝通,會否有阻滯?Danny笑言:「其實多說就自然會熟練,而最重要是明白他們的文化、對美感的標準都跟香港人有很大不同,這就不怕溝通出問題。」要是身邊有中大人,該會聽過圍繞這所髮型屋而來的笑話。「取笑中大髮型屋,其實已經很多年了,由我剛剛入來做的時候,已經在取笑。」在Danny接手前的上海舖年代,他甚至聽過不少學生玩遊戲輸了,要到中大髮型屋剪髮,「他們覺得來剪頭髮是一個懲罰。」接手12年,由上海舖到今日的Comer,髮型屋形象開始轉好,全因Danny用心經營,「我想人知道甚麼才是真正的髮型設計,所以第一步要讓客人了解自己的面形,再為他們的髮型提供意見。」記者採訪當天,不時都有本地學生特意前來剪髮,可是髮型屋在公眾假期休息,他們只能摸門釘,「一般來試過都說『OK,不差』,我覺得算是有交代,我不想有人再說『中大嘅髮型屋唔得』。」記者請Danny用任何事物比喻自己入行至今的經歷,他思量一番後還是說:「我真的想不到。」他覺得每個人都不同,人人都有自己的特質、長處和短處。Danny認為他的長處是可以將天馬行空的想法在現實實現,「這份滿足感是很大的」,至於短處,他就笑言自己是個沒有耐性的人,做事較急,「但這跟我髮型師的工作沒有衝突,急不等於馬虎,我的急,是一定要完成手頭的工作,才肯放手,我不會拖長來做。」今年48歲,Danny仍未想到退休和撤離中大的問題,「問我會在這裏做多少年,我真的無法答你。我只可以答你,我只要我能活動,我都會繼續工作。或者人生最好玩的,就是你永遠都不知道下一刻會是怎樣。」
Comer Hair Salon香港中文大學富爾敦樓地下G05記者:李煒汯攝影:張志孟、蕭志南2017果籽繼續認真知味。識買惜用。行以求知。好事多為。重修舊好。緊貼果籽報道,即like:http://fb.me/AS.AppleDaily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 ... t/20170507/20013051
山旮旯 不是 我係 中大 髮型師 髮型 唔想 有人 話呢 呢度 度唔 唔得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2419

【私樓控必睇.2】走入沙頭角禁地!居民:呢度天怒人怨

1 : GS(14)@2017-05-14 10:44:54

「嗌交嗌到拍枱拍凳,同啲幫辦嗌。」「好似我哋讀書學過一句說話,朝令夕改」。於禁區經營茶餐廳的黃先生,他家族幾代人,都以沙頭角禁區為家,提到「禁區紙」問題,他談得激動。他表示,沙頭角禁區,沒錯是景色怡人,環境一流,但一張「禁區紙」卻為生活增添不少麻煩。他指,警方不時更改「禁區條例」,以「居民住戶證」可擔保禁區訪客數目為例,就時有改變,「我試過咁樣俾幫辦問,點解你啲朋友要入嚟沙頭角,我唔識答佢啊,點解呀?因為我啲朋友要上嚟探我囉!」他表示,「你試吓喺上水禁區紙辦事處嗰度坐兩、三日,一定大把Argue。」他反問,「我哋禁區居民,都係香港人,點解對我哋限制越來越多。」自從2012年起,港府分三階段開放禁區,禁區範圍越縮越細,只剩沙頭角村、沙頭角墟及鄰近的中英街一帶,令禁區內店舖生意越來越差,黃先生慨嘆,「依家生意,唔係話賺錢,三幾千蚊生意維持得到嘅,當係生活一部分。我原本兩間舖頭嘅,做做吓依家做剩一間。」被問到有否考慮過買入新盤尚澄,他表示本來考慮買,但開價太貴,「供唔到,依家講緊嘅係200幾萬買200幾呎喎,係一個唔正常嘅單位喎。」他又指,尚澄每呎樓面地價只是1,104元,但開價逾萬元一呎實在不合理。生於斯、長於斯,黃先生繼續留在沙頭角,是因為這裡始終是他的家,「呢度簡單,人情味重啲,來來去去都係呢一班人,好似你哋嚟到我哋都好開心架,有多幾個人望下,開心架。」被問到會否建議區外人搬入,他表示,「退休啦,環境係好架。」旁白:黎少凡、倪敏慧記者:倪敏慧攝影:馮鋒、陳家文編導、剪接:陳家文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inanceestate/art/20170514/20020953
私樓 樓控 控必 必睇 走入 沙頭角 沙頭 禁地 居民 呢度 度天 天怒 怒人 人怨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2917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