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奇貨可居 巴黎

http://hk.myblog.yahoo.com/tonylaw-vaueinvesting/article?mid=6519

巴黎:


奇貨可居,居者---長期持有、貯藏


戰國時候,有個大商人呂不韋到趙國的京城邯鄲作生意。一個很偶然的機會,在路上他發現一個氣度不凡的年輕人。有人告訴他,說:“這個年輕人是秦昭王的孫子,太子安國君的兒子,名叫異人,正在趙國當人質。” 當時,秦趙兩國經常交戰,趙國有意降低異人的生活標準,弄得他非常貧苦,甚至天冷時連禦寒的衣服都沒有。呂不韋知道這個情況,立刻想到,在異人的身上投資 會換來難以計算的利潤。他不禁自言自語說:“此奇貨可居也。”意思是把異人當作珍奇的物品貯藏起來,等候機會,賣個大價錢。

呂不韋回到寓所,問他父親,說:“種地能獲多少利?”
他父親回答說:‘十倍。
呂不韋又問:“販運珠寶呢?”
他父親又答說:“百倍。”
呂不韋接著問:“那麼把一個失意的人扶植成國君,掌管天下錢財,會獲利多少呢?”

他父親吃驚地搖搖頭,說:“那可沒辦法計算了

-----------------------------------------------------------

彼德林奇的例子

這可能是最大的一個投資春秋大夢,但以下十倍利錢的例子的原則卻可能更容易實踐,而非發夢。

彼德林奇善於捉十倍股,他舉了一個非常有啟發的例子,說:

如果你的一個朋友向你要1,000元買一批音樂器材,並誠諾給你他的未來音樂收入的10%,在尚未有任何入息之前,這買賣看起來是非常愚蠢,因為樂隊的所有資產只是你出資的那1,000元價值的器材,帳面上你是用$1,000元買入只有$100元的所得權,先蝕了九成。

這是一般人"以為"價值投資人常做的計死數,實際又是如何呢?!

假 如你的朋友一個星期的演出是$200元,你將會獲得$20元,一年演出10次,你就獲得$200元,不錯吧?這時,雖然他們一定仍會很愛護那$1,000 元的唯一資產,但你更關心的是入息,因為你知道,比起那些資產,人更加重要!如果他們成了名,在帳目上只是零的無形資產更加不得了。反之,如果他們沒有入 息,那些資產只是一堆二手垃圾!

例子的啟發

我們可以從幾方面看這個例子:

第一點:不要忘記,Balance Sheet內的資產物,不能產生入息,是那些使用它們的人在產生入息,若果後來超支,要用$1200買樂器,你仍要著眼在那些人和收入;

二:越有精力的公司、人,越能把資產的運用發揮得最好,產生最多的入息,一如同一個靚結它,有人可彈得遶樑三日,有一些像鬼叫;

三:你必須懂得這個朋友的能力和誠信。

一 些公司,天生沒有信用,若果他沒有能力,那就很易決定。但若果他是有能力,你還是會非常頭痕,你會花很多時間,檢驗樂隊的成員,會不會一致對你的行動?有 沒有回扣?收入帳目是否老實?會否發行多個經理人攤薄你的利潤...等等?還要時常準備被迫反面,計算有沒有其它的樂器,例如結它、電子琴、....加加 埋埋二手賣出的時候值多小?。

最後,即使你是非常精明,花了很多時間不被人起尾注,你也只會獲得與你付出不相稱的利潤。

反之,若果你花你的寶貴時間,結識一個真正的才能公司,於它微時,或失意之時支持它,你就能獲得十倍、百倍以上的收獲。

如何相人、相公司

你 完全可以使用自已對相人的獨道的方法、能力,不過大多數看起來可能有此能力的投資人都說自已會先利用一些會計效率數值做一些篩選,例如Return on Assets (反映資產能產生的銷貨),Profit Margin(反映銷售價的高低、和成本壓制能力),Interest Cover(反映是否過度借貸),Sales per person(反映工人的效率)....等等,果真是這樣,你可能並不需要呂不韋的能力也可以買到一些升十倍的企業。

投資股票的成績決定在耐性多於分析能力

若果能擔大任之人是要先要接受命運的大考驗,例如嬴異人,那麼真正的未來十倍公司,也沒有理由會例外,不受到經濟週期的嚴厲考驗。

那 一天看黃師傅叫好的一個Blog主的過去幾年短炒的舊組合,不得了,若那Blog主能有多一點忍耐力,在一些股票落魄的時刻,給他一點支持而不是沽出,一 如呂不韋對嬴異人的長期持有,其成績就會非常利害,因為那些被放棄的股票很多最後都升了多倍。奇怪的是,Blog主毫不可惜,也並沒有像黃師傅說Blog 主會檢討得失。

回頭望,不知各Blog友有沒有試過在街上的某一角,遇過一個嬴異人,並把他放走?而沒有想辦法制止將來再發生呢?!

以分析而非市場去支持自已的耐性

我就試過在10元多時賣出港交所!非常痛苦,除了愚蠢,沒有任何籍口。之後我向自已誠諾,若有一支股票的入息,乎合盈利穩定招,即使它偶然有一些失意、困難,我仍會支持它,長抱它們不放它走,管它正受千個市場先生所指。

這亦是為何自已一直不放走一些盈利穩定股票的原因。

這 觀念改變後,短短幾年間,我現在的組合已經累積了幾隻賺多過一倍的股票,其中包括不少人沒有耐性放走的中信泰富,很多短炒人士在其鋼礦超支時離棄它,但就 連它的鋼礦到底每年能賺多小的財務也沒有耐心等待2011年報告,無論他們如何言之確鑿,所反映的都是沒有遠見的意見。

難怪短炒的人從來也不可能賺到升多倍以上的股票,即使它們曾與奇貨有一面之緣。



奇貨 可居 巴黎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180

奇貨可居 逆市賺到盡

2012-1-19 NM

一一年下半年經濟轉差,記者原以為一眾生意老闆必被殺個措手不及,但逐一致電五十二盤生意跟進後,不但沒有「執笠」個案,打入最佳進步榜頭十位的生意,盈利升幅更由八成至十倍不等,十分驚喜。
能夠成為逆市大賺奇葩,共通點原來是「物以罕為貴」。
其中,爬蟲專門店「龜蜥大發」,由藏身元朗的小店進身獨家代理,客仔包括主題公園及富豪邢李,去年十一月盈利暴升十倍至一百萬;另外,嬰兒用品店「嬰國」,以市場少見的過萬元的歐洲BB車做賣點,更打進五星級酒店,每月盈利翻一番至十二萬。
零售以外,日式食店如蛋包飯及拉麵亦表現出色,齊齊過肥年。

爬蟲專門店月賺百萬
三十歲的樊展華 (Walla)一○年八月在元朗開設爬蟲專門店「龜蜥大發」,同年十一月時接受訪問,已月賺八萬六千元。當時,旺角花園街的分店仍在裝修,想不到,此店成 為他的賺錢旗艦。去年十一月,盈利高達一百萬,其中批發、零售各佔一半,零售八成盈利來自旺角店。今日的成功,原來全因一個價值數十萬的「教訓」而起。

受騙學精 因禍得福
現 旺角分店上手是行內甚有名氣的爬蟲店,亦是代理商,老闆是有逾十年經驗的行家。Walla在元朗開鋪時曾向他入貨,先給錢後交貨,共三十萬。不久,該行家 突然結束店鋪,不肯還錢亦交不出貨,一味拖。「報咗警,但警方話要循民事告佢,又話佢仲有聽電話唔算詐騙,打官司閒閒哋十幾萬,惟有託財務公司追。」 Walla講起仍一肚氣。之後,他細心一想,該行家間鋪在行內多人識,累積不少舊客,便決定租下該鋪位。他答應業主簽下三年死約兩年生約,得以月租五萬元 租下地下連閣樓,共近千呎鋪位。 開鋪後,不少舊客搵上門,包括海洋公園及挪亞方舟的買手,都找他代購動物。生意急增,一直向日本代理拿貨的Walla,主動接觸德國最大的爬蟲代理商,發 現對方亦與店鋪上一手的行家做生意,但仍未知對方「走佬」。「因為年尾先埋數,所以德國公司初時唔信,半年後嚟香港,見到間鋪都變埋我嘅,先肯同我傾代 理。」Walla堅持要做香港獨家代理,德國公司要Walla每年至少買二百萬貨,包括陸龜和守宮(壁虎科)等。「德國買賣爬蟲較日本自由,德國代理有不 少動物種類嘅出口證書,入口動物時較快捷方便,而同一物種來貨價只是日本嘅六、七成。」Walla指,動物零售的毛利達七成,批發予同行亦有五成。現 時,Walla一年要到德國四次參加爬蟲展,發掘新品種。

乾貨最賺錢
事實上,動物只是賣點,Walla口中的「乾 貨」,即飼養動物的強化玻璃箱、鋪底的草、飼料等,佔了營業額六成。「動物買賣係一次性嘅,我喺日本代理個爬箱,來貨價約千三,賣三千八,如果我set好 來賣(在箱內加燈及加植物等),就要三萬八。」Walla除親身教人養爬蟲,亦印製了小冊子讓客人取閱。「無論返工定喺屋企,都係對住啲爬蟲,真係要當門 生意係唯一興趣先得!」Walla笑說。

BB用品打入酒店
荔枝角商場宇晴匯的嬰兒用品店「嬰國」,走高檔路線,吸納 一眾中產父母幫襯。去年二月接受訪問時,開業僅一年,已月賺六萬五。去年,老闆吳偉倫(Iris)成功開拓酒店客,兼做批發之餘,又在奧海城開新店。現兩 間分店合計,每月賺逾十二萬元。今年經濟難樂觀,但Iris仍信心十足:「龍年多人生仔,BB生意只會有增無減。」

酒店生意賺名氣
去 年中,Iris見挪威牌子Stokke的BB櫈銷路差,突然想起平時去餐廳食飯,三歲的女兒喜歡踢枱,而坊間餐廳的BB櫈多數較「易反」。於是,她主動發 電郵予七、八間酒店的餐廳,推銷「不反」BB櫈。等了一個月,只有Ritz-Carlton查詢。「機不可失,我將原價二千六百元嘅BB櫈劈價至六折,終 於Ritz-Carlton話要六十張,但之後兩個月都沒反應。」她死纏爛打,不時打電話跟進,酒店終於拍板,買下三十六張BB櫈,埋單八萬元。之後,美 麗華、L Hotel、Hotel ICON等都「跟風」找上門,每張訂單由五至三十張櫈不等,另外還以八折價購買BB床單、奶樽刷及溫奶器等。「做酒店生意毛利僅兩成,但平賣俾佢哋可以當 宣傳,客人睇到或用過後會問喺邊度有得賣。」去年八月,Iris在會展BB展擺檔,三日內賣了一百七十張BB櫈,勁賺二十五萬元。如今BB櫈成為「鎮店之 寶」,佔總營業額的四成。

奧海城多中產客
去年六月,奧海城三期商場招租,租務部主動找她開鋪。「佢哋話商場缺乏貴價 BB用品店,我睇中鋪位就喺通往新落成豪宅帝峰皇殿嘅通道旁,食正樓上嘅中產客源。」Iris笑說,投資新店的六十萬元,全是舊店賺回來的。約五百呎的奧 海城新店,面積只得荔枝角店一半,月租同是六萬元。商場諸多管制,如要求櫥窗燈開足二十四小時,每月電費要一千三百元,比舊店多一半。不過,奧海城中產客 更集中,且十分疏爽,「荔枝角啲客用過嘅奶嘴不鍾意,都拿返來話要換,呢邊啲客買嘢唔睇價錢。」開張四個月,新店已月賺四萬元。另外,帝峰皇殿還有一群內 地客,佔了每月二十萬營業額的四成,主要買BB車、嬰兒手提睡籃和奶粉,「好多內地人買間屋方便落嚟生仔,好少喺度住,試過有內地客買完架BB車,叫我唔 使拆包裝,話車返大陸先拆。」

日式食店熱潮升溫
代理潮流品牌Paul Frank的陳萬匡(Charlie),一○年七月「踩過界」在大坑開設「達磨日式拉麵店」,以日本醬料及每日鮮煲豬骨濃湯做招徠,生意大好。去年七月再 添食,以月租八萬五千元租下銅鑼灣耀華街約八百呎鋪位,投資近二百萬開分店,更花逾二十萬在荃灣開設中央廚房煲湯。Charlie妹妹Annie每天六、 七點就要到荃灣將湯運到港島鋪頭,「日日咁遠拎過嚟唔係辦法,希望過咗年喺港島再搵地方。」

拉麵大混戰
去年坊間拉麵 店越開越多,中環長龍店「豚王」、太興旗下的「鳥華」、新手「魂」及過江龍「一風堂」等相繼進駐銅鑼灣。自稱差不多「試勻」銅鑼灣拉麵店的客人李先生指, 覺得豚王和達磨的豬骨湯底最出色。話雖如此,面對競爭,達磨打算加入雞湯底作選擇,單是研製雞湯底已花了兩個月時間,「過年之後會試賣。」另外,亦和不同 媒體商討合作做宣傳,「我哋諗緊遲啲可能要拎住份報紙先有特別嘢食,你哋拭目以待啦。」Annie自信道。
Annie指大坑店的客快來快去,九點就賣光湯底收鋪,相反銅鑼灣店的客人不少是遊客,喜歡「慢慢坐」,十一點才能拉閘,翻枱次數減少,被迫要加 入外賣,現約佔生意額一成。現兩店每日共賣四百碗拉麵,上月營業額總和一百二十萬,盈利二十八萬。「下一步係進軍九龍,依家喺旺角同尖沙咀睇緊鋪,另外有 人同我哋傾緊合資在新加坡開分店,大約四月就會開張。」Charlie表示。

蛋包飯加價賺到盡
化妝師出身的歐淑媚 (Purple),去年六月與曾在人氣壽司店做廚師的丈夫李俊華(華師傅),在天后開設香港少見的蛋包飯專門店。物以罕為貴,小店半年間接受過本地及日本 共十六家傳媒訪問,吸引不少蛋包飯「粉絲」專程摸上門搵食,日賣過百個套餐,八月接受訪問時月賺五萬。當時,記者找來「日本通」、豚王老闆Meter給予 「壹點意見」。Meter吃過該店的蛋包飯後,大膽建議老闆改走精品路線及加價。 上月記者到鋪頭做訪問,發現兩位老闆果然「從善如流」,兩個月前已大幅加價,「其實依家都唔係貴,係之前太便宜,你喺港島食一個拉麵都八十幾蚊,我哋一個 lunch set都係七十蚊!」Purple指,經過傳媒報導後,多了「身光頸靚」的區外客「揸車」來幫襯,令她對加價更有信心。餐牌上,除小食價格不變,蛋包飯的 加幅由一成至四成不等,其中鰻魚蛋包飯套餐由六十五元加至九十元,改為溏心蛋原要十二元,現加至十八元,加幅達五成。想不到,加價後客人繼續有增無減,三 十二個座位外,連走廊也「用到盡」,多放三張枱,仍然日日爆滿。店鋪營業額急增二十萬,盈利更翻兩番,上月勁賺十五萬。店鋪再請了一名全職廚師,開店時瘦 了十磅的華師傅即時輕鬆不少,「依家一星期有兩日假,過去十年一路做嘢未放過假咁滯,終於可以輕鬆吓!」華師傅笑說。

「大記」重新起步「亞玉」保原址
位 於太子砵蘭街的大記糕點攦粉,去年中因業主企硬將租金由五萬元加至九萬多元,老闆梁儉被迫棄守,遷至位置較隔涉的斜對面基隆街。老闆為爭取時間通知舊客, 搬遷前兩個月,新、舊兩店同時營業,交兩邊租。上月,梁生甫見到記者即「搥心」道:「狂加租間舊鋪結果租不出,業主最後將租金減至七萬租俾第一腸粉,當初 佢肯收七萬蚊,我就租咗啦。」現時新店買糕點的客人少了四分一,吃攦粉的客人卻增多,拉上補下,新店每日生意額由最初的九千元增至逾一萬七千元,拍得上舊 店。生意好轉,但夫婦二人仍不時為燈油火蠟等小數目「鬧交」,梁生沒好氣地說:「呢個老婆好惡死,要吵但又要做。」 受加租影響的還有元朗阜財街的亞玉豆腐花,老闆玉姐與丈夫、兒子三人,早上十點做到凌晨兩點,靠着六元一碗的豆腐花,月賺四萬五,養起一家人。去年六月接 受訪問時,店鋪月租四萬三千元,玉姐十分擔心九月續租時,業主會「獅子開大口」,小店隨時執笠。幸好,最後租金只加至五萬元,續租兩年,比附近鋪位升幅少 得多,玉姐自覺「好彩」:「我個業主有商有量,好好人,無加咁多。」 玉姐指現時不少區外客慕名而來,缽仔糕日賣近五百個,比以前賣多三成,豆腐花日賣九百碗,亦比之前多兩成。盈利增加數千元,但一家人也因此投入更多時間, 「大仔幾乎晚晚凌晨四、五點先走得。」「逐蚊賺」的日子雖辛苦,但玉姐坦言已十分滿足。

奇貨 可居 逆市 賺到 到盡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679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