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虧損百億燒到本業 面板夢一場空 八十四歲不拚了 許文龍放手奇美電 僵持兩年多的奇美電兩大股東爭執大戲,終於在許文龍家族全面退出奇美電董事會後,畫下句點。宣布退出後的第三天,許文龍在自家宅邸拉琴、宴客,透露出他的好心情。他很清楚,無法再為奇美電打拚,只能選擇放手。 撰文‧賴筱凡 五月十八日,就在奇美集團創辦人許文龍捐贈博物館的那個下午,一場小型演奏會緊接著在許文龍家上演。琴聲如訴,緩緩自小提琴弦上滑出,就好像許文龍這天的好心情一般,在他心裡,企業是一時的,唯有博物館與醫院之於社會的貢獻,才能長存。 這是奇美實業宣布全面退出奇美電董事會後的第三天,許文龍表現平靜,「最困難的時候,已經過了。」貼近許文龍身邊的人士透露,奇美電與群創合併走一遭,經歷整合問題、美國反壟斷訴訟案,乃至於龐大的債務問題,五月十五日奇美實業全面退出奇美電董事會後,許文龍心中的大石終於放下。 據了解,許家不得不壯士斷腕,從去年奇美實業年報可窺一二。過去石化業有「北台塑、南奇美」兩強,奇美實業更是公認的幸福企業,但去年在龐大轉投資的業外損失拖累下,竟繳出五十年來最大虧損成績單,在本業獲利僅七十一.九七億元,不若前三年的逾百億元水準,認列投資損失達一一九億元,最後每股稅後虧損達二.二一元,原來奇美電大虧六四七億元的那把火,已經燒到奇美實業。 幸福企業五十年首見虧損 二○一一年,面板業的景氣蕭條,等不到面板報價回穩,奇美電大虧六四七億元,時任奇美電董事長的廖錦祥,為了奇美電銀行聯貸,擔心到耳中風,「他們都很清楚,聯貸案這關不過,奇美實業也會被拖下水,光看他們手上奇美電股票幾乎都質押,就曉得壓力有多大。」知情人士透露,即使奇美電與群創合併,但給許文龍家族的壓力未減。 眼看奇美電虧損累累,奇美實業只好進行內部大瘦身,「只要資源重疊的部分就整合,cost down再cost down。」奇美實業的員工私下抱怨,「虧錢的明明是(奇美)電子,卻連(奇美)實業也要一起苦。」對於奇美實業五十餘年的幸福企業員工來說,「打從○八年金融海嘯,奇美電大虧開始,奇美實業就不再幸福。」確實,過去一年來,奇美實業的營運費用大幅削減,以前一年營業費用得支出一四八億元,去年縮減到八十六億元。「(奇美實業總經理)趙令瑜上台後,整頓得很厲害,但一切還在常軌。」貼近許家身邊的人士不諱言,趙令瑜節省支出不遺餘力。 一頭灰白頭髮,面對記者追問,趙令瑜總是秉持著低調原則,一貫的笑容、快步離開,但奇美實業上下都知道,這位從基層做起的總經理,採購人員在他眼皮底下,很難搞鬼。 如果年輕三十歲 就跟它拚不過,奇美電的虧損壓力越來越大,即使奇美實業的塑化本業撐住,卻挺不住轉投資的虧損一再擴大。 甚至,奇美電兩大股東之間的矛盾,還倒打奇美實業一巴掌。 奇美電內部人士透露,在群創班底進入奇美電之後,奇美電董事長段行建把採購、財務等大權一手攬,過去奇美實業提供奇美電需要的塑化原料,可是,去年奇美實業送去的報價,居然被打回票。 這看在老奇美人眼裡,幾乎是大忌,「或許兩家公司的關係不若以往,但面對奇美電這種態度,奇美實業能忍嗎?」對此,奇美電發言人陳彥松回應,任何採購案都有其程序,奇美電不會因供應商不同而有差異,實在無需擴大解釋。 隨著外界不斷用放大鏡檢視奇美電兩大股東的關係,許文龍家族與鴻海之間的裂痕更大。就在奇美電董事會召開前兩周,許文龍家族的代表直接向段行建開口,決定全面退出奇美電董事會。段行建馬上表達挽留之意,卻已留不住許家要退出奇美電的決心。 「我很清楚,如果今天年輕個三十歲,還可能跟它(面板)拚,但我已經八十四歲,能做的有限。」許文龍曾私下和身邊的人如此透露。 最終,奇美實業不得不放手,「或許(許文龍家族)退出,對奇美電好、對奇美實業也好,許董、廖董都比以往寬心得多,所以還能釣魚、拉琴,心情也不像去年跟著銀行聯貸起伏。」知情人士說。 面對外界猜測是否要將股權轉手中資,或讓奇美電引入其他策略聯盟對象,許家人揮了揮手,「許董的立場很清楚,他是重然諾的人,答應銀行團的(對奇美電)增資都會繼續做,其他的就留給段總安排。」許文龍八十四歲的人生,從石化業起家,拓展到電子產業,要投入面板業時,他曾問當時奇美實業總經理何昭陽一句:「賠了,會不會影響到奇美實業?」何昭陽很明確地回答,「不會。」然而,時光移轉,面板景氣不再如他們當年所想,奇美電的百億虧損終究還是燒到奇美實業門口,為奇美電、也為了奇美實業好,許文龍的面板大業最終還是一場夢。

2012-5-28 TWM




僵持兩年多的奇美電兩大股東爭執大戲,終於在許文龍家族全面退出奇美電董事會後,畫下句點。宣布退出後的第三天,許文龍在自家宅邸拉琴、宴客,透露出他的好心情。他很清楚,無法再為奇美電打拚,只能選擇放手。

撰文‧賴筱凡

五月十八日,就在奇美集團創辦人許文龍捐贈博物館的那個下午,一場小型演奏會緊接著在許文龍家上演。琴聲如訴,緩緩自小提琴弦上滑出,就好像許文龍這天的好心情一般,在他心裡,企業是一時的,唯有博物館與醫院之於社會的貢獻,才能長存。

這是奇美實業宣布全面退出奇美電董事會後的第三天,許文龍表現平靜,「最困難的時候,已經過了。」貼近許文龍身邊的人士透露,奇美電與群創合併走一遭,經 歷整合問題、美國反壟斷訴訟案,乃至於龐大的債務問題,五月十五日奇美實業全面退出奇美電董事會後,許文龍心中的大石終於放下。

據了解,許家不得不壯士斷腕,從去年奇美實業年報可窺一二。過去石化業有「北台塑、南奇美」兩強,奇美實業更是公認的幸福企業,但去年在龐大轉投資的業外 損失拖累下,竟繳出五十年來最大虧損成績單,在本業獲利僅七十一.九七億元,不若前三年的逾百億元水準,認列投資損失達一一九億元,最後每股稅後虧損達 二.二一元,原來奇美電大虧六四七億元的那把火,已經燒到奇美實業。

幸福企業五十年首見虧損

二○一一年,面板業的景氣蕭條,等不到面板報價回穩,奇美電大虧六四七億元,時任奇美電董事長的廖錦祥,為了奇美電銀行聯貸,擔心到耳中風,「他們都很清 楚,聯貸案這關不過,奇美實業也會被拖下水,光看他們手上奇美電股票幾乎都質押,就曉得壓力有多大。」知情人士透露,即使奇美電與群創合併,但給許文龍家 族的壓力未減。

眼看奇美電虧損累累,奇美實業只好進行內部大瘦身,「只要資源重疊的部分就整合,cost down再cost down。」奇美實業的員工私下抱怨,「虧錢的明明是(奇美)電子,卻連(奇美)實業也要一起苦。」對於奇美實業五十餘年的幸福企業員工來說,「打從○八 年金融海嘯,奇美電大虧開始,奇美實業就不再幸福。」確實,過去一年來,奇美實業的營運費用大幅削減,以前一年營業費用得支出一四八億元,去年縮減到八十 六億元。「(奇美實業總經理)趙令瑜上台後,整頓得很厲害,但一切還在常軌。」貼近許家身邊的人士不諱言,趙令瑜節省支出不遺餘力。

一頭灰白頭髮,面對記者追問,趙令瑜總是秉持著低調原則,一貫的笑容、快步離開,但奇美實業上下都知道,這位從基層做起的總經理,採購人員在他眼皮底下,很難搞鬼。

如果年輕三十歲 就跟它拚不過,奇美電的虧損壓力越來越大,即使奇美實業的塑化本業撐住,卻挺不住轉投資的虧損一再擴大。

甚至,奇美電兩大股東之間的矛盾,還倒打奇美實業一巴掌。

奇美電內部人士透露,在群創班底進入奇美電之後,奇美電董事長段行建把採購、財務等大權一手攬,過去奇美實業提供奇美電需要的塑化原料,可是,去年奇美實業送去的報價,居然被打回票。

這看在老奇美人眼裡,幾乎是大忌,「或許兩家公司的關係不若以往,但面對奇美電這種態度,奇美實業能忍嗎?」對此,奇美電發言人陳彥松回應,任何採購案都有其程序,奇美電不會因供應商不同而有差異,實在無需擴大解釋。

隨著外界不斷用放大鏡檢視奇美電兩大股東的關係,許文龍家族與鴻海之間的裂痕更大。就在奇美電董事會召開前兩周,許文龍家族的代表直接向段行建開口,決定全面退出奇美電董事會。段行建馬上表達挽留之意,卻已留不住許家要退出奇美電的決心。

「我很清楚,如果今天年輕個三十歲,還可能跟它(面板)拚,但我已經八十四歲,能做的有限。」許文龍曾私下和身邊的人如此透露。

最終,奇美實業不得不放手,「或許(許文龍家族)退出,對奇美電好、對奇美實業也好,許董、廖董都比以往寬心得多,所以還能釣魚、拉琴,心情也不像去年跟著銀行聯貸起伏。」知情人士說。

面對外界猜測是否要將股權轉手中資,或讓奇美電引入其他策略聯盟對象,許家人揮了揮手,「許董的立場很清楚,他是重然諾的人,答應銀行團的(對奇美電)增 資都會繼續做,其他的就留給段總安排。」許文龍八十四歲的人生,從石化業起家,拓展到電子產業,要投入面板業時,他曾問當時奇美實業總經理何昭陽一句: 「賠了,會不會影響到奇美實業?」何昭陽很明確地回答,「不會。」然而,時光移轉,面板景氣不再如他們當年所想,奇美電的百億虧損終究還是燒到奇美實業門 口,為奇美電、也為了奇美實業好,許文龍的面板大業最終還是一場夢。

 
虧損 百億 億燒 燒到 本業 面板 夢一 一場 場空 八十 十四 四歲 歲不 不拚 拚了 文龍 放手 奇美 僵持 兩年 年多 多的 電兩 兩大 股東 爭執 大戲 終於 在許  `  =| @   畫下 句點 宣布 退出 後的 的第 第三 三天 自家 宅邸 拉琴 宴客     7 | 接著 上演 琴聲 如訴 緩緩 自小 提琴 弦上 上滑 滑出 好像 許文 困難 時候 經過 貼近 身邊 人士 透露 電與 不得不 不得 壯士 斷腕 去年 實業 年報 可窺 窺一 一二 過去 石化 業有 北臺 的逾 逾百 億元 水準 認列 投資 損失 達一 一一 一九 九億 最後 每股 稅後 達二 七億 時任 董事長 董事 的廖 廖錦 錦祥 為了 銀行 聯貸 擔心 到耳 給許 家族 壓力 未減 眼看 累累 只好 進行 五十 餘年 幸福 企業 員工 來說 打從 年金 海嘯 電大 虧開 令瑜 瑜上 上臺 臺後 整頓 得很 厲害 一切 還在 常軌 許家 採購 人員 在他 眼皮 底下 很難 搞鬼 如果 年輕 三十 十歲 就跟 跟它 它拚 不過 在群 群創 班底 進入 之後 段行 行建 建把 關係 不若 以往 面對 這種 態度 能忍 忍嗎 對此 與鴻 鴻海 之間 裂痕 更大 就在 董事會 召開 前兩 兩周 但我 已經 能做 做的 有限 私下 跟著 起伏 知情 外界 猜測 是否 要將 將股 股欀 安排 歲的 人生 起家 拓展 電子 產業 所想 電的 的百 終究 還是 門口 電、 、也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041

中國本考慮恢複援建索馬里,這麽一炸只好再想想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2015/07/4661421.html

中國本考慮恢複援建索馬里,這麽一炸只好再想想

一財網 王琳 2015-07-28 14:38:00

在極端組織索馬里“青年黨”的根據地索馬里,中國的投資幾乎為零,但該組織已把恐怖襲擊擴散到肯尼亞、埃塞俄比亞和吉布提三個鄰國。這三國是中國在東非投資的重點國家。

索馬里一炸,不僅炸死炸傷了中國使館人員,也炸飛了中國短期內恢複對該國援建項目的希望。

“整個索馬里局勢不好,亂,危險。摩加迪沙我沒去過,我去的是北部索馬里蘭,相對平和,內部號稱獨立了,只是國際社會不承認。”深圳邁瑞生物醫療電子股份有限公司的索馬里銷售代表錢文彬告訴一財網記者。

錢文彬每年都會去索馬里一次,一般3~4天,到醫院調研,拜訪客戶,最近一次是去年。

當地時間7月26日,中國駐索馬里大使館所在的摩加迪沙半島皇宮酒店遭到自殺式汽車炸彈襲擊,造成中方一人死亡、三人受傷的恐怖事件,再次將索馬里這個長期戰亂的非洲之角拉入中國人的視野。

被炸的摩加迪沙半島皇宮酒店

一財網記者多方采訪了解到,目前沒有中國企業在索馬里進行投資或開展項目。

索馬里官方一直希望,中方能對索馬里內戰前的中方援建項目進行擴建修複,或至少開展可行性考察,但受阻於安全原因,尚未進行。

一財網記者從中國對外工程承包商會了解到,過去兩年,2013年和2014年均沒有中國基建企業在索馬里獲得商業合同的記錄。

中國對外工程承包商會新聞發言人張湘告訴一財網記者,目前中國企業在索馬里唯一查到的一項工程合同額僅為40萬美元,對工程承包項目來說,數額小到可以忽略不計。

中方原本正在考慮恢複援建項目

索馬里是全球最不發達的國家之一,經濟以畜牧業為主,工業基礎薄弱。加上1991年後連年內戰,基礎設施和工農業生產遭到嚴重破壞,經濟全面崩潰。

索馬里首都摩加迪沙戰亂前風貌

近年,部分地方政權所轄地區局勢平穩,經濟有所改善,但仍處於很低的水平。2011年索馬里人均GDP僅112美元,主要的外匯收入是出境工作者的匯款。

在索馬里內戰爆發前,中國在索馬里首都摩加迪沙援建了貝納迪爾醫院(該國最大的婦女兒童醫院)、摩加迪沙體育場、國家劇院、大學、工廠等設施。現在這些設施都亟待修繕和重建。

5月末6月初,中國外交部中非合作論壇事務特使劉貴今訪問索馬里,並會見索馬里總理舍馬克。劉貴今對索方傳遞的最重要信息就是中方會繼續向索提供支持與援助,但前提是保障安全。

索馬里希望中方視情況幫助修繕相關項目並加強雙方在基礎設施建設、貿易、投資、教育和職業培訓、和平與安全、政府執政能力建設等領域的交流合作,加快國家經濟恢複與發展。

索馬里熱切希望中國企業赴索投資。索首都摩加迪沙市市長兼貝納迪爾州州長侯賽因將軍6月11日會見中國駐索馬里大使韋宏添時表示,歡迎中資企業到摩加迪沙投資興業,索方將提供一切便利。

中國援建的索馬里最大婦女兒童醫院

在6月末清華大學世界和平論壇的討論中,劉貴今談到作為中非合作論壇特使訪問索馬里時說,他們一行被30多名全副武裝的人保衛,其中有8名來自中國。

中方希望邀請所有的非洲國家參加今年第四季度將在南非舉辦的中非合作論壇部長級會議,而索馬里看到鄰國坦桑尼亞、埃塞俄比亞、肯尼亞以及吉布提在和中方合作中發展很快,急切希望希望索馬里能從即將舉辦的中非合作論壇中受益。

劉貴今說,他與索馬里政府只強調了一個問題,就是安全問題。“安全問題一解決,中方必定會派人員來援助索馬里的經濟重建。”

據悉,中國駐索馬里經濟商務處本來已經著手進行有關項目的可行性研究,正在考慮的是貝納迪爾醫院擴建項目。

民企冒險試探空白市場

索馬里醫療衛生形勢非常嚴峻。目前有320萬人亟需人道主義援助,當地每小時有8名5歲以下兒童死亡,每2小時有一名準媽媽死於孕期並發癥,四分之一的兒童患長期營養不良,三分之二的索馬里人喝不到安全的飲用水。

今年7月23日,世界衛生組織就此發出警告。2015以及可以預計的2016年人道主義援助款將大幅減少,索馬里現有的醫療服務已經難以維系。世衛組織估計,150萬人將失去基本的醫療保障。

極度營養不良的索馬里兒童

世衛組織駐索代表吳拉姆·波帕爾表示過去3個月,已經有10家醫院關閉,有3家瀕臨關閉。

錢文彬去的是索馬里第二大城市哈爾格薩,是1991年宣布獨立的索馬里蘭共和國的首都,但索馬里蘭的分離和獨立只得到了埃塞爾比亞的承認,後者需要借用其柏培拉港作為出海口。

索馬里蘭與索馬里其他地方相比,政治較穩定,已基本實現事實上的自治,經濟狀況也較好。因為北部靠近非洲交通樞紐吉布提,吸引了一些外國投資者前去考察市場。

出差索馬里,錢文彬是為了開拓索馬里這個空白市場。“雖然亂,但有人的地方就有醫療需求。”他所在的邁瑞醫療設備公司“本身就有一種支持闖的企業文化”。

一財網記者此前在烏幹達和巴基斯坦都遇到過前往兩地開拓市場的邁瑞銷售代表。

恐怖主義威脅周邊中國投資項目

但安全問題和安全代價及成本是最大的阻力和中方主要的顧慮。此次剛剛複館不到一年的中國駐索使館遇襲,並產生傷亡,無疑會減緩中國的援助和投資進入索馬里的腳步。

劉貴今日前接受《第一財經日報》專訪時指出,索馬里周邊地區的恐怖襲擊是中國在非投資面臨的風險之一。

索馬里,你的希望在哪里?

盡管在極端組織索馬里“青年黨”的根據地索馬里,中國的投資幾乎為零,但索馬里青年黨的早已將恐怖襲擊擴散蔓延到肯尼亞、埃塞俄比亞和吉布提三個鄰國。而肯、埃、吉三國卻是中國在東非投資的重點國家,將有更多項目落地三國。

2011年、2012年,中國連續成為肯尼亞最大外國投資來源國。到2013年底,中國對肯協議投資額達5.3億美元。中國企業在肯尼亞修建了從港口經首都內羅畢聯通其他東非國家的蒙內鐵路。

在埃塞俄比亞,中企投資了東方工業園等產能合作項目,承建了價值上百億的基建項目。截止2013年底,中國對埃塞直接投資存量7.7億美元,中國企業簽署工程承包合同額224億美元。

而占據極佳地理位置擁有天然良港的吉布提此前表示歡迎中國在吉布提建立基地。

編輯:馬俊

更多精彩內容
關註第一財經網微信號
中國 考慮 恢複 援建 索馬 這麼 一炸 只好 想想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5145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