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高雄百貨天王 反攻台北再掀風雲 國揚侯西峰的傳奇人生

2010-04-19  今周刊





長長的隧道,終於,走到了盡頭。

從四十多歲就近1000億元的身價,一瞬間雲端墜落,從此展開負債500億元的還債人生。

這是國揚實業創辦人侯西峰傳奇的前半生。

如今,不僅沉重的重擔終於卸下,而且他手上的企業,包括高雄百貨業與飯店業龍頭——漢神百貨與漢來飯店,近期之內都有反攻台北的大計畫,令所有台北業者嚴 陣以待。

侯西峰不但回來了,而且將再掀風雲!

撰文‧劉俞青

﹁天漸漸光,雲慢慢在散,溫暖的土地,咱永遠袂孤單??﹂台上歌手黃國倫,正在輕唱這首名叫﹁天光﹂的歌,台下,國揚集團創辦人侯西峰坐著,他認真傾聽, 眼神中透著複雜的情緒。

這一天,在高雄的漢神百貨正對面,國揚建設正式推出十年來最大力作﹁國硯﹂,一舉把高雄房地產推上史上最高每坪七十萬元的寶座。當天晚上,侯西峰特別在漢 來飯店十二樓舉辦晚宴,招待VIP貴賓客戶。

風雲

從破產到帶大案重回市場

當受邀演唱的黃國倫,在台上娓娓唱出這首「天光」,裡頭的歌詞說道:﹁咱的青春,是一首勇敢的歌,咱的名,惦惦寫在土地的心肝……﹂時,原本坐在台下說說 笑笑的侯西峰,突然正色起來,當演唱到﹁天漸漸光,雲慢慢在散,……溫暖的土地,咱永遠袂孤單﹂,只見侯西峰低頭沉吟,再抬起頭時,目光看向遠方,彷彿這 十幾年來的低潮,都隨風而去,未來,牢牢地掌握在自己手裡。

如今,侯西峰風光在高雄推出第一豪宅,四月九日正式公開當天,侯西峰親自跳上第一線,白天他親自向上海來的看屋團介紹產品。晚上的宴會上,個子不高的他, 拿著酒杯,周旋於賓客與媒體之間,還一併帶上難得露臉的太太李宛瑩與漂亮的女兒,這一晚的侯西峰,自信與開心全寫在臉上。

這個場景,對很多國揚的員工,以及當天出席的諸多侯西峰老友而言,都久違了!從以前漢揚建設時期就是侯的員工、兩人交情超過三十年的北投水美溫泉會館董事長周水美就說:﹁很久沒看到侯董這麼開心了。﹂因為過去十年,為了像天一樣高的負債還沒全數償 還,他鮮少公開露面,頂多就是出席自家國揚集團的內部活動,例如開工、團拜等場合,連侯西峰自己都說,﹁十幾年來,我不曾出來主持過。﹂這一次,他不僅大 方現身會場,甚至還上台致詞,大動作等於向外界正式宣告:﹁我回來了!﹂侯西峰是回來了!但回來的,再也不是當年那個毛躁、追逐眼前近利的侯西峰。這一次 他不僅帶著﹁國硯﹂這個超級大案重回市場,而且,在經過長時間的審慎評估之後,包括名下的漢神百貨、漢來飯店都已蓄勢待發,在近期之內即將北上,重回台北 主戰場。而今年下半年以及明年,國揚建設也還有大案分別要在北縣汐止、北市南港推案,所有能量一併啟動。如同國揚建設總經理彭邵齡說:﹁三十年的功力,傾注一擲。﹂國揚建設董事長林子寬親口證實,今年年底前,漢神百貨北上的計畫就會拍板確定;目前為止最可能的地點選在遠雄 集團主導的台北大巨蛋,也就是松山菸廠的舊址。

遠雄集團透露,這個合作案兩造已談了一年多,其間國揚曾經派出百貨團隊專程北上評估,而遠雄也曾派員南下介紹。根據了解,國揚與遠雄本來為了百貨到底要蓋 在這塊地上的哪個區位,稍有爭執;國揚希望能夠面忠孝東路,遠雄則希望蓋在光復南路邊。但最近兩邊慢慢達成共識,一旦明年遠雄與台北市政府的歧見整合完 畢,侯西峰有可能在不久的未來,就能在忠孝東路四段旁的黃金地段,掛上﹁漢神百貨﹂的金字招牌。

而無論是營業額、或是百貨業最重視的坪效,漢神百貨早已穩坐大高雄百貨業的龍頭寶座,而且是遙遙領先;如今挾著高雄的成功經驗北攻一級戰區,屆時面對原已 戰火連天的台北百貨業,肯定還是一場硬仗。

北上

帶百貨與建案重回台北

聽聞侯西峰對台北市場的躍躍欲試,台北的百貨業者也全數嚴陣以待,包括近期仍身陷SOGO經營權之爭的原始經營者章啟明也證實﹁知道此事﹂,但他也說﹁台 北市場的飽和度會是侯的最大挑戰﹂。

而另一方面,漢來飯店則確定落腳台北南港,目前規畫是一棟有二百房的商務型酒店,和國揚明年的重頭戲﹁大南港案﹂共同開發。

對今年已經五十六歲的侯西峰而言,這其實是一場第二回合的人生競賽。

十二年前,一九九八年四月,國揚在出事前,股本一百零八億元,股價最高來到八十二元,市值高達八八五億元;那一年侯西峰才四十四歲,如果再加上個人名下其 他資產,等於擁有將近千億元的身價,不可一世。

但因為過度的轉投資,當時他手上包括南企、利陽水泥、漢神百貨與漢來飯店,全數虧損連連;加上最後關頭,侯西峰幾乎動用全數的現金下去護盤,孤注一擲最後 一夕崩盤。同一年的十一月七日,他個人名下投資公司確定跳票,他差一點跳樓;隔天,他召 開記者會,除了選擇面對之外,也懇求大家給他時間,他願意傾全力還債。

困頓

從千億身價到負債

所有的璀璨一瞬間風雲變色,從雲端墜落,從此開始他看不見盡頭的還債人生。

不過,國揚的資深員工強調,﹁從頭到尾,跳票的都是侯西峰個人,國揚至今沒有跳票紀錄,也沒欠銀行一毛錢利息。﹂侯西峰堅持守住國揚的完整性,因此國揚沒 有暫停交易、也沒有下市,儘管股價慘跌仍讓股東受傷慘重,但至少沒有變成壁紙。

出事時國揚名下負債共一百九十八億元,而他個人名下負債究竟有多少?眾說紛紜,但研判大約是在三百億元之譜,合計大約將近四、五百億元。

直到今天,當時國揚帳上的負債已經確定全數還清,而他個人負債也清理掉二百多億元,即使是最難搞定的貸款業者,基本上都願意認同他的還債態度。

但即使把這幾年來的國揚推案總銷數字加總起來,恐怕都還抵不過這些負債,這有如天文數字般的負債究竟是怎麼還的?事實上,自從出事以來,侯西峰的諸多好友 陸續對他伸出援手,包括東南水泥的陳敏賢(已故)、三商行陳河東(已故)等等,都讓他銘感五內。但當然也有一些人態度丕變,侯西峰說,﹁這場猶如電影情節 的大災難,讓我認清很多事情,也看清很多人,現在很多人在我面前是穿透過去的,是透明的,我看不到他。﹂但細數下來,所有幫忙的朋友當中,對他實質幫助最 大的,當屬第一時間以實際動作力挺的遠雄集團董事長趙藤雄。

相對當時市場上很多人冷眼旁觀,甚至要等著看侯西峰完全倒下,到時可能可以用最低的成本坐收其名下的資產。但趙藤雄憑著多年交情,答應願意用國揚帳上成本 價、約四十八億元買下位在台北市南港路上的南隆案土地(後來遠雄在此推出﹁新天地﹂案,也順利銷售)。這筆錢對當時的侯西峰而言,是﹁救命的錢﹂,等於是 在一團毫無章法的毛線團裡,終於理出的第一個頭緒。

國揚的員工說,這筆為數可觀的錢入帳後,先還掉這塊土地原來帳上約三十幾億元的銀行負債後,剩下的十幾億元,就成了其他工地復工的工程款。等於一台故障暫 停的大機器,從核心的齒輪開始慢慢運轉開來。順利引入這筆十幾億元的活水後,緊接著好幾塊工地陸續復工、推案銷售,資金才慢慢流進來。

援手

來自趙藤雄的保命錢

而趙藤雄此舉或許讓市場對侯西峰稍稍安了點心,也起了帶頭作用。緊接著包括位在台北市建國北路、南京東路附近的土地,原本國揚和富邦各持分一半,後來富邦 也答應願意仿效遠雄,以成本價買進。不過這筆賣土地的現金沒有直接回到侯西峰的口袋,富邦把這筆錢直接轉進另一個工地,當成北縣中和後來推案﹁天琴﹂的工 程款,而天琴順銷,又有了活水進帳。

就這樣一點一滴,原本烏雲密布的天空,彷彿看到了一點點的曙光。不過,也有極資深的地產人士分析,侯西峰還債最艱困的時期,大約是從一九九九年到二○○四 年之間,這段期間剛好是台灣房地產業最暗無天日的谷底,大跌一跤的侯西峰竟然可以在此時逆勢而行,大舉清債,其實應該與後來他透過好友陳敏賢引薦,結交認 識當時陳水扁的重要帳房林文淵有關。

透過林文淵的幫忙,加上當時的國揚已經略有起色,讓債權銀行團對侯西峰個人及公司的債務﹁適度鬆綁﹂,應該也是他能重新再起的重要關鍵。

但無論如何,在最困難的時候,朋友伸出援手,侯西峰除了感念之外,事過境遷,他也曾自嘲:﹁我人緣算不錯。﹂什麼是好人緣?侯西峰說,﹁在你最困難時,不 要奢望人家幫你,但至少不要趁機推你一把,也沒有落阱下石,就叫好人緣。﹂這段一般人不會也不想有的人生經歷,改變了侯西峰很多處世觀念。以前成功來得太 快,他接受媒體採訪時,整個人陷在沙發裡蹺著二郎腿,戴著名表的手揮舞著,眼睛卻不太看著對方的態度,讓來訪的記者印象深刻。但如今的侯西峰出現人前時經 常是一套胸前印著﹁國揚﹂的休閒POLO衫,整齊乾淨卻樸素;北市新生南路巷子裡十幾年的老房子,一住多年也沒換。

後來,國揚一度和當時還在尋覓合作對象的宏國集團,優先簽下經營BR4(就是現在的SOGO復興館)的意向書,等於是第一順位的經營者。如果當時侯西峰堅 持不讓,現在漢神百貨的招牌,恐怕早就樹立在台北市復興南路、忠孝東路口的燙金地段了。

但遠東集團的徐旭東半途殺出,開出了一個﹁夢幻價格﹂,讓宏國心動不已。侯西峰固然可以選擇不讓,但當時宏國的財務狀況非常不好,手上唯一最值錢的資產, 當然就屬這塊黃金土地,有類似經驗的侯西峰,深刻了解宏國﹁迫切的需求﹂。

最後,侯西峰告訴宏國﹁以自家公司的立場,我應該要堅持下去;但以朋友立場,我勸你半夜就趕快去簽合約吧!﹂國揚選擇成全由遠東集 團向宏國買下這塊土地使用權,但侯西峰自己的漢神百貨,也因此與台北戰區擦肩而過。

侯西峰事後曾向朋友回想這段還債的歷程,有三大關鍵促成他能夠逐漸清償債務。首先當然是許多朋友的情義相挺。第二則是出事當時,公司與個人名下都還有一些資產,侯西峰充分發揮創意,靈活運用這些資產價值,也清掉不少負債。

此外,在出事五年之後,也就是○三年,侯西峰才意外地被遠東銀行向法院申請破產,當時有一說是遠東集團為了爭取BR4的主導權,刻意讓他因此記上一筆破產 的紀錄。

脫身

二年後將再披國揚董座戰袍但無論真相如何,儘管他本人極度不願意留下這個紀錄,但他周邊的員工和朋友們,都因此大大鬆了一口氣,因為如此一來,侯西峰名下 的許多銀行負債一筆勾消。而根據《破產法》第一百五十條規定,破產人可以在破產終結三年後,申請復權之規定;換句話說,當時遠東銀提出破產申請,但直到去 年、也就是○九年,才真正走完所有破產程序。因此,只要等上三年,也就是二○一二年、侯西峰五十八歲那年,他就有機會正式浮上台面,重新坐回暌違十四年之 久的國揚董事長寶座。

長長的隧道,終於,走到了盡頭,曾經壓得人喘不過氣的重擔總算是放了下來。但今年年初,一次集團內部會議上,一向樂天派的侯西峰突然語出驚人,跟大家 說:﹁我得了躁鬱症,最近只要是一點小事就大聲小聲,不要來跟我計較。﹂原來,一路以來一直被債務壓得太ㄍㄧㄥ的侯西峰,在壓力釋放之後,反而開始和自己 心裡過不去。他ㄍㄧㄥ到什麼程度,侯西峰曾經跟朋友說,出事之後,十幾年來他沒有掉過一滴眼淚。朋友說當時召開記者會宣布跳票時,你明明就有摘下眼鏡拭 淚,當時讓很多人印象深刻,但超ㄍㄧㄥ的侯西峰堅稱「那不是擦淚,是擦汗。」是汗還是淚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走出了這一道幽長的人生隧道之後,此時,侯西 峰真的需要喘一口氣,釋放自己也善待自己。

但他也沒能歇息太久,因為所有的事業已經蓄勢待發,很快,他不高的身影又要活躍在台灣的市場上,只是這一次的他已經大不相同,他準備充分,而且懂得拿捏分 寸踩煞車,還特地跑去把原本已經灰白的頭髮染成黑色。或許,稍停下來就要得躁鬱症的他,只要加足馬力認真工作,帶著他的得意之作——漢神百貨與漢來飯店, 重新反攻台北這個一級戰區,就是治療他躁鬱症最棒的特效藥。

侯西峰再度揮軍北上

建案

地區 地點 案名 推出日期 總銷台北市 士林區中山北路六段37號 國揚天母 2009.11 16億元台北縣汐止 汐止市新台五路旁 新汐止案 2010.4

(預計) 32億元

(分得18 億元)

台北市 南港區南港路三段 大南港案(國揚、工信與和桐合作) 2010.Q4(預計取得建造) 500億元,其中國揚占比重四成,約200億元

百貨

● 2006年,台北景美漢神百貨因規模太小,被迫退出市場,吹熄燈號● 侯西峰有意重返台北,一度想搶標忠孝復興捷運站的BR4,後讓給SOGO ● 與遠雄集團協商多時後,規畫將在台北大巨蛋建地臨忠孝東路四段邊興建

旅館

規畫將在南港路三段的「大南港案」中,興建一棟200房的商務型酒店。

侯西峰的三段人生

巔峰

1989年 推出新店安坑「黎明清境」建案,總銷金額上百億元,侯西峰因而冠上「侯百億」封號1997年 以20億元現金,接手高雄漢來飯店與漢神百貨

谷底

1998年 國揚跳票,負債高達198億元,龐大負債讓侯西峰興起自殺念頭,並被捕入獄1999年 以500萬元交保,暫時恢復自由之身,10月將集團公司減至3家,國揚建設並減資50億元

再登巔峰

2008年 還清198億元債務,高雄漢神巨蛋開張2010年 國揚與葉國一合作推出「高雄國硯」,親自現身介紹推案,再創人生新局



高雄 百貨 天王 反攻 臺北 北再 再掀 風雲 國揚 揚侯 西峰 傳奇 人生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299

“天下第一街”5年未搬動 漢正街漢口北再爆搶客戰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5019057.html

因擁堵、火災等問題日漸凸顯,武漢市於2011年正式提出“用三五年時間對漢正街小商品市場進行整體搬遷改造”,政府部門則積極引導漢正街批發市場整體有序地搬遷至黃陂漢口北及三環以外其他區域。

然而,五年大限將至,《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近日走訪漢正街批發市場和漢口北批發市場集群發現,與國內其他城市批發市場“說搬就搬”不同,仍有一批商戶堅守在漢正街,漢口北的基礎設施建設亦未達預期,而漢正街、漢口北管理方、經營主體分別祭出殺手鐧爭搶商戶客源,雙方拉鋸戰近乎白熱化。

商業專家指出,漢正街整體搬遷改造工作推進艱難,與缺乏統一、持續的政府引導不無關系,導致市場勢能耗散、商貿資源流失,令人痛心,如此推進效率要想重新擦亮“天下第一街”的金字招牌可謂任重道遠。

漢正街:離高端新定位有點遠

早在2011年,武漢市政府便對外宣布,作為武漢市最大的舊城區,漢正街地區人口密度達每平方公里近10萬人,業態落後、人口稠密、商居混雜、交通擁堵、市容臟亂、火災頻發,漢正街市場整體搬遷改造勢在必行,“用三五年時間對漢正街小商品市場進行整體搬遷改造”。

硚口區隨即拋出改造方案:計劃投入400億元對漢正街進行整體搬遷改造工程。到2014年底之前完成19宗地塊的拆遷,同時興建20萬平方米的商業和公共建築,將漢正街改造成集商貿、商業、金融、旅遊等多種商業形態於一體的高端商業中心。

如今5年過去了,漢正街改造確實取得了部分突破性進展。武漢市漢正街管委會最新統計顯示:自2011年啟動整體搬遷改造以來,在漢正街1.67平方公里的核心區,經營面積從200萬平方米萎縮至110萬平方米。原先的2.7萬商戶一大半遷往漢口北和漢川等地。目前,仍有1.2萬商戶留守漢正街,其中八成從事服裝及相關行業。

隨著大批傳統市場關閉搬遷,武漢市三環線以內全面“禁貨”,全國電子商務風起雲湧,漢正街的經營空間、物流手段、交易渠道等面臨重重沖擊,傳統的“三現”(現場、現貨、現錢)交易模式已經走到盡頭。

2016年1月8日,綠地集團以25億元總價拿下P(2015)149號商服地塊,擬建綠地沿江一號二期。按照規劃,該項目總建築面積約40萬平方米,由2棟甲級辦公樓、4層商業、準甲辦公樓組成。這無疑是漢正街打造高端商務功能的一個重要起步。

近日,本報記者來到綠地項目實地看到,該地塊緊鄰白馬商城和沿江一號一期,目前已全線打圍,地塊上仍有部分舊房尚未拆除。場地內有幾臺挖掘機在作業,但整體工程沒有明顯的動工跡象,大部分區域成了臨時停車場。

然而,綠地項目周邊地區很難看到打造高端商務的氛圍,周邊商城仍以經營中低端服飾產品為主,而東面原本定位中高端的新興商業體沿江一號卻落寞已久,客流量、提袋率均不理想,漢正街距離5年前提出的高端定位仍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漢口北:配套設施建設有點慢

2011年至2012年間,武漢市主要領導多次表示,要舉全市之力支持漢正街搬遷改造。按照武漢市有關規劃,用三五年時間,積極引導漢正街批發市場整體有序地搬遷至黃陂漢口北及三環以外其他區域。

2011年8月,武漢市黃陂區有關負責人在接受媒體采訪時就介紹,漢口北批發市場集群已經對接了漢正街的三個市場。其一是小商品批發市場,現已有2532戶簽訂了入住協議。按照預計,實際搬遷需要的面積為18多萬平方米,現已建成的有二、三十萬平方米,完全可以滿足一期,以及後面幾期小商品鋪搬遷的需要;其二是漢正街副食品市場,主要搬遷至四季美農貿市場,目前已簽約了千余戶。預計搬遷需要的場地是11萬平方米,實際已建成了68萬平方米,完全能滿足漢正街副食品商鋪的需求;其三是建材、燈具市場,目前已有500多戶商戶在五洲建材城簽約,已準備的面積為14萬平方米,足以滿足需求。

然而,本報記者近日在漢口北批發市場集群實地走訪發現,雖然整體商的簽約商戶、已售商鋪眾多,但各主題批發城現場交易情況卻冷熱不均。漢口北酒店用品城、小商品城內,前來進貨的客商絡繹不絕,但四季美農貿市場內卻門可羅雀。

多名鋪主認為,漢口北的市場熱度未達預期,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周邊的配套設施建設進度緩慢。“按照規劃,到2013年,要基本完成漢口北市場及配套建設,其中漢口北長途客運站、公交換乘中心要在2013年10月前建成,堤角至漢口北地方鐵路工程也要在2013年完工,停車位、酒店、醫院、學校等配套亦同期完工。”鋪主劉先生介紹說,但由卓爾集團、省客集團和公交集團三方共建的漢口北交通樞紐站至今沒有投入使用。

兩街打響服裝大戶爭奪戰

漢正街與漢口北,一新一舊兩個市場,一承一接之間,看似平靜的微妙關系,最近突然被打破了。

去年10月底至今年2月底,武漢漢派服裝業主聯合會在漢正街服裝商戶最為密集的街區挨家挨戶走訪,調查搬遷意願,共有500余家商戶表示“願意一起搬走”。這些商戶中,大多數都是漢正街的租戶,承擔著漢正街高昂的門面租金。而在漢正街擁有自己門面的服裝商戶們,則不願搬遷。

隨著“630家漢正街服裝商戶敲定於今年6月正式啟動搬遷”,漢正街最後的留守者也將搬遷至漢口北。而自從動了漢正街服裝商戶這一“根基”後,漢正街方面就再也坐不住了。

4月5日,由部分服裝商戶自發組織的漢正街北遷誓師大會在武漢國際會議中心舉行,黃陂區隨即拋出橄欖枝,給予入駐企業稅收返還獎勵,並設立5000萬漢派服飾振興專項發展基金,承諾漢口北交通樞紐站將於6月份正式運營。

4月7日,漢正街的業主們也不甘示弱,在晴川飯店舉行了緊急應對會議,承諾兩年不漲租金,上一年租金在30萬元以上的,最少降幅30%以上。

不僅如此,漢口北主要經營方卓爾集團去年底推出全國首個面向批發市場的在線交易及綜合服務平臺“卓爾雲市”後,漢正街也隨即推出“漢正街電子商務平臺”。前者稱上線首月成交即突破20億元,不到半年交易額便突破百億元大關;後者則稱已有2500家漢正街商戶簽約入駐,部分商戶的網上營業額已占到總營業額的八成以上。

一邊是誠意相邀,一邊是誠心挽留,漢正街商戶們該何去何從?有20年漢正街服裝批發生意經驗的魏紅喜告訴記者,漢正街的商鋪租金10年翻了近8倍,加上高昂的物業管理費,每年光租鋪開支就高達100萬元,分攤到單件商品上的成本增加了4倍多,“同款服裝,客商在漢正街進貨要20元/件,但在鄭州、株洲等地進貨才12元,大量外地客商放棄了漢正街,就連湖北本省也有一半的生意被‘別人’吃掉了”。

因此,“漢正街業主們為挽留商戶主動降低租金,確實可以暫時緩解一下經營壓力”,魏紅喜坦言,但我們都明白,“降租金留人只是暫時的”,從長遠來看,批發市場從鬧市區外遷出去是城市發展的大趨勢,“早點布局未來好過臨時抱佛腳”。

魏紅喜算了筆賬,按照黃陂區和漢口北給予商戶的各種優惠政策的疊加計算,每件衣服可以比鄭州、株洲等地便宜10~15元,“非常有利於客商的回流”。

但魏紅喜當前最擔心的是,前幾年鬧得轟轟烈烈的漢正街搬遷事宜,最近一年來“沒什麽動靜了”,“我們不知道是不是政府的政策變了”,“政府缺乏統一持續的部署,令我們這些商戶摸頭不是腦”。

對此,商業專家指出,漢正街整體搬遷改造工作推進艱難,令商戶左右為難,確實與缺乏統一、持續地政府引導有關,最終結果可能是市場勢能耗散、商貿資源流失,進而將“天下第一街”的金字招牌拱手讓人。

天下 一街 年未 搬動 漢正街 漢口 北再 再爆 爆搶 搶客 客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7947

緬北再爆武裝衝突 雲南居民中流彈

1 : GS(14)@2016-11-22 00:24:35

■大批緬甸難民為避戰禍,穿過河流到中國避難。



緬甸再次爆發大規模武裝衝突,戰火禍及中緬邊境。緬甸政府軍與地方聯軍,昨日在接壤雲南邊境地區展開激戰,有流彈落入中國境內,至少一名緬甸平民死亡,多名中國公民受傷。大批難民湧向中國境內躲避戰火,解放軍在邊境地區重兵駐守,戰事有進一步升級的趨勢。戰亂地區緊鄰雲南瑞麗市畹町鎮及芒市芒海鎮。在畹町鎮開商店的肖先生向《蘋果》表示,商店距緬甸一河之隔,昨早7時左右突然聽到密集槍炮聲,每隔10、20分鐘都有斷續槍炮聲。不少流彈落入中方境內,有民居熱水器水箱被打穿、窗戶被轟擊凹陷。由於炮火密集,他表示暫時不敢出門。


數千緬甸難民湧入

肖先生又指,有鄰居在住所被流彈打中,手臂流血及骨折。畹町人民醫院表示已接收兩名傷者,包括一名緬甸人,腳部受傷,另一名餐廳女廚師,手臂被打中,已接受手術。畹町鎮居民溫先生也向《蘋果》指,緬甸棒賽鎮已多年沒戰亂,但今次戰況最激烈地區由105碼一直到棒賽鎮,幾千緬甸難民經陸路及涉河到中國逃避戰亂。



■畹町市有市民撿起流彈。

■中國境內發現的炮彈外殼。

■解放軍在邊境鎮守。受訪者提供圖片

消息指,中國政府安排臨時住宿點,又派解放軍在邊境駐守,嚴防緬方武裝人員及政府軍進入中國境內,現場氣氛緊張。在畹町鎮經營車行的楊女士指,槍炮聲最激烈的是昨日上午7時左右,後來發現家中的車被子彈打穿。大批難民湧向中緬邊境避難,中國政府啟動應急響應機制,在邊境地區增派警力維持秩序。內地媒體報道,昨凌晨2時40分,撣邦多地發生武裝衝突,果敢、德昂、若開和克欽四個武裝組織,組成近10個混合營的地方聯軍,突襲木姐縣、勐古鎮、棒賽鎮、105碼地區及彭線地區的政府軍據點,其中緬軍99師與克欽6旅爆發激戰,聯軍切斷政府軍補給路線,佔據重要軍事位置。


據稱,緬甸軍方自本月8日開始,在勐古加強戒備、實施宵禁,畹町鎮機關黨政辦發佈緊急通知,提醒居民不要在外邊觀望緬甸打仗,一旦發現緬甸士兵入境,要立即上報。緬甸戰火連天令雲南村民遭殃。去年3月緬甸軍機炸彈落入臨滄市孟定鎮,造成五名平民死亡,八人受傷,中方解放軍派防空導彈、火箭炮及戰機到邊境地區。昨日下午,緬甸仰光一個超市連發多次爆炸,目前確定是不同樓層由多個炸彈引發的連環爆炸,傷亡人數尚在統計中,肇事者是誰不確定。《環球時報》/《蘋果》記者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1121/19840693
緬北 北再 再爆 武裝 衝突 雲南 居民 流彈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6502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