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面對罵,我已經習慣了”對話甘肅省衛生計生委主任劉維忠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16759

甘肅醫改的主推人劉維忠,以倡導中醫、強力推行中醫而引發廣泛爭議。但他本人,大學學的卻是西醫。(南方周末記者 袁端端/圖)

“這些專門罵我的人是不是和藥企有關系,中醫藥用得多了,他們的藥品自然就用得少了。”

“以後應該推廣不要‘終生服藥’”

“看病一定不能市場化,市場化造成了看病難。”

又一次湧上風口浪尖後,甘肅省衛生計生委主任劉維忠的大門依然向各路媒體開放。4月20日那天,南方周末記者是他接待的第二撥媒體。一旁的等候室里,還有七八個人,包括知名的獨立紀錄片制片人徐童,他們想拍一部甘肅民間中醫的紀錄片,而劉維忠是最合適和了解這些老中醫的人了。

衛計委這棟位於蘭州市白銀路的灰色辦公樓,極不惹眼。門樓上掛著前衛生部部長陳竺在2011 年10月寫下的一幅題詞:“用最簡單的方法解決最基礎的問題,用盡可能少的費用維護居民健康,走中醫特色的甘肅醫改之路。”——這也是劉維忠堅持至今的觀點。

西醫學出身,卻大力推廣中醫藥。當了衛生廳廳長之後,他的外號連珠炮似的一個接一個。一開始是“豬蹄廳長”,然後是“真氣廳長”“黃花菜廳長”……最近一次引起全國嘩然的是十幾天前。

4月12日,國家衛生計生委舉行新聞發布會,劉維忠介紹了甘肅醫改情況,舉例“當年舟曲泥石流災害讓很多村民失去親人、患上抑郁癥。我求助於全國的名老中醫,得到用黃花菜煮水的方子,立馬買了2噸黃花菜,在村子里支起12口大鍋煮水,村民們喝完真的治好了抑郁癥。”

“黃花菜治抑郁”?爭議、不解言論在每一次風波之後都會湧來,網上最多一天800人都在罵他。

為此,南方周末記者來到甘肅,與這位59歲的西北漢子面對面進行了一場深度訪談。

南方周末:黃花菜治療抑郁癥的提法其實你之前也提過,這次引起這麽大的反響,意外嗎?

劉維忠:他們(反對的人)真的是不了解。我在舟曲泥石流之後用了實實在在起了效果。其實藥典有記載,黃花菜就是解憂草,可以治抑郁的,特別是這種群體性抑郁。

國家對舟曲泥石流的救援是有評估報告的,上面肯定了中醫藥正面積極的作用。當時我們煮的黃花菜水就給他們當成水喝,要喝水就喝這個。

南方周末:怎麽看每次在事後罵你的人?不生氣嗎?

劉維忠:習慣了。因為中醫藥見效慢,剛開始沒效果就有人會罵我。我也懷疑,這些專門罵我的人是不是和藥企有關系,中醫藥用得多了,他們的藥品自然就用得少了。微博上有一個小夥子幾乎天天罵我,問我怎麽不下臺。我就不明白,微博是供討論的地方,有話不能好好說嗎?為什麽非要罵我呢?

南方周末:提到微博,你也經常分享一些民間偏方。請問這些方子安全性、有效性怎麽保證呢?

劉維忠:我發的都是靠譜的方子。比如高血壓,芹菜水對一部分人效果就很好。我遇到病人會和他們說,先不要撤藥,但把芹菜水喝著,血壓降下來藥就慢慢減,之後就能替換了。降壓藥最大副作用就是沒性欲。有一個患者和我說過,降壓藥吃了那方面不行了。我說這是大事情,之後我就說你把鎖陽弄成一寸一段的,泡水從早上喝到下午一段時間就起來了。再喝芹菜汁把血壓降下來。果然,之後他再沒來找過我。

南方周末:可是像降血壓、降血糖的藥物不都是應該終生吃的嗎?

劉維忠:我們現在總是宣傳要終身服藥,第一時間讓人吃藥,這是不對的。有些病中醫能治好,應該用中醫治一治。現在降壓藥要終生服藥,降壓藥是利水的,時間長了腎就不好使了,腎不好了又要吃藥。還有現在腎透析的病人,很多都是糖尿病,吃降糖藥吃的。是藥三分毒,終身服藥對身體哪能不損害。(註:西醫科學結論認為,血糖控制不好,直接傷腎。腎衰的首要原因是糖尿病,而不是降糖藥。)

南方周末:那應該怎麽做呢?

劉維忠:用食療的方法。孫思邈曾說過,“凡欲治療,先以食療。食療不愈,後乃用藥”,意思就是食療不好再吃藥。而我推薦食療不好再“無藥治療”,指的是拔火罐、推拿、按摩、體育鍛煉這類方法,他們對身體損害小。以前我們一直說不能太多輸液,現在終於好些了,以後應該推廣不要“終生服藥”,終生服藥會造成很多醫源性疾病。

南方周末:但這些慢性病中醫能治療嗎?

劉維忠:我們常說的三高,高血壓、高血脂、糖尿病,中醫都能治,而且能治好。

南方周末:你上面的很多觀點恐怕西醫們不能接受。

劉維忠:醫生不接受是有原因的。我同學是治療糖尿病的西醫,有一次我給他們的病人講食療,我說苦蕎面就可以。他讓我再也不要來講了。因為如果病人都吃苦蕎面,藥賣給誰去呢?這都是醫療市場化的結果。

南方周末:醫療不能市場化?歐美最好的醫院都是私立的。

劉維忠:看病一定不能市場化,市場化造成了看病難。美國為了醫改花了那麽多錢,走了市場化失敗了。我們國家前幾年有4萬億元的投資計劃,如果用一部分錢把醫院養起來就好了,醫院和醫生不會太功利。醫療如果是商品,它就會是不透明的商品,老百姓根本不知道應該花多少錢,所以應該是政府行為。

南方周末:那甘肅醫改後怎麽做呢?

劉維忠:我們現在鄉衛生院、縣醫院實行總額包幹,比如去年增加1000萬,今年生病的農民少了,可能會給他們1200萬。如果今年得病的農民多了,可能才返還800萬。這樣會有越來越多的醫生願意到農村入戶做健康管理和疾病預防。通過以上這些減少病人的辦法,也落實了習主席講的“公平可及、群眾受益,改變醫院趨利行為”的目標。

南方周末:效果怎麽樣呢?

劉維忠:很多醫生還是思想問題。我就讓各級醫院每月看一次警示教育片,也樹立了一些典型,我們拍了七部戲,每年花四個月時間巡演,讓大夫們反複看。完全用錢不行,錢給多少是個度啊?要鼓勵他們,所以我們要評醫德醫風的先進個人和標兵,還送優秀人才出國進修。

南方周末:現代醫學評判一個藥物有效性、安全性,靠的是嚴謹的三期隨機雙盲對照的臨床試驗。質疑你推廣中醫的人會覺得,中醫不具備現代科學的理念。你怎麽看?

劉維忠:中醫的療效可以說是經幾千年人體試驗出來的,是老百姓的命換過來的。西醫光靠老鼠的研究就說是循證醫學,那遠沒有中醫科學。中醫講究個性化,因人而異,比如說咱倆同樣得一個病,你在南方,我在北方治法就不一樣。西醫完全用一個標準,就說感冒,總也看不好。因為可能你是濕熱體質,我是虛寒體質,用同一種藥就不行。

南方周末:可現實中每個中醫的水平不一樣,如何對患者負責?

劉維忠:在甘肅我們給中醫都評了職稱,從一級到十三級。但不要求中醫都統一培養。人有五臟六腑,有的中醫治病從肝入手、有的從肺入手,路徑不同,效果好就行。中醫就是這麽神奇,要求它千篇一律,那就不是中醫了。有人說,如果用英語語法衡量《道德經》連個標點符號都不對。那如果用西醫的方法衡量中醫也是不對的,應該各走各的路。

南方周末:西醫為主的綜合醫院支持嗎?

劉維忠:現在醫院都很支持,像甘肅省人民醫院,原來基本沒有中醫,現在一天能賣一千多服中藥。中藥在有些方面比不上西醫,但中西醫結合效果很好。現在我們的幾個西醫院,堅持中西醫並重,把醫改兩個難題都解決了:第一中醫便宜,把老百姓看病貴的問題解決了。第二中醫純利潤高,把醫生收入少的問題解決了,兩頭矛盾都緩解了。

南方周末:除了中醫,甘肅醫改的各項制度落實如何?

劉維忠:我們特別嚴格。前兩年有十幾個省份都來甘肅學習醫改經驗,很多是學習制度建設和落實的,有的來了好幾趟。北京、廣東、山東、江西、貴州都有。很多地方的政策都比不上甘肅,我們除了衛生系統,很多部門都很支持和配合。國家中醫局全國中醫綜合改革試點示範省就是甘肅,唯一的一個。

南方周末:為什麽制度建設這麽重要?

劉維忠:如果把監管做好,醫改就好了一半,再把預防做好,又好了剩下的一半,再就把醫院的體制調順,不要市場化,再堅持中西醫並重,把健康促進模式做好,估計醫改就能成功了。醫改一定不能複雜,複雜了以後,專家看得懂,老百姓看不懂。老百姓看不懂的效果就不行。

南方周末:你也說自己很快就會退休了,剩下半年你最希望完成的事情是什麽?

劉維忠:最希望看到國務院把甘肅的中藥產業實驗基地批複下來。如果批下來,甘肅的中醫產業事業都能更快地發展起來了。對我自己來說,我就覺得甘肅中醫發展我參與了,甘肅老百姓看病便宜有我出的力,就成了。改革會傷害到一些人的利益,他們不罵不可能,但是多數人,特別是老百姓、窮人不罵我就可以了。

南方周末:那之後你會做什麽呢?

劉維忠:年底退休了,我就做中醫,給人看病,我的醫術還可以。現在我每周都到社區去講課,也給病人看病,都是為了推廣中醫,中醫是弱,再不喊就要消失了。

對罵 已經 習慣 對話 甘肅省 甘肅 衛生 計生委 計生 主任 劉維 維忠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4338

百度任命前聯想之星合夥人劉維為百度風投CEO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7/0206/161060.shtml

百度任命前聯想之星合夥人劉維為百度風投CEO
i黑馬 i黑馬

百度任命前聯想之星合夥人劉維為百度風投CEO

2011年開始,劉維即系統投資人工智能領域

i黑馬訊 2月6日消息 今日,百度宣布前聯想之星合夥人劉維作為副總裁正式加盟百度,任百度風險投資公司(Baidu Ventures)CEO,全面負責BV各項工作。

據悉,百度風險投資公司成立於去年9月,專註於人工智能,以及AR、VR等下一代科技創新項目,集中投資早期項目的風險投資基金。百度集團董事長兼CEO李彥宏親自出任Baidu Ventures董事長及投資委員會主席。一期基金規模2億美金,百度將持續提供資金支持。

劉維表示,希望憑借在前沿技術投資領域豐富的經驗以及對TMT行業的深入洞察, 帶領Baidu Ventures成為專註於人工智能領域的全球一流風險投資公司,為百度在人工智能時代成有全球影響力的高科技公司,貢獻力量。

據了解,劉維擁有劍橋大學政策管理碩士和電子科技大學工學學士學位。在加入百度之前,劉維先生擔任聯想之星合夥人,負責TMT、人工智能領域的投資和海外投資工作,對近百個項目進行了天使投資。

2011年開始,劉維即系統投資人工智能領域,在6年時間內,他在中國、美國共投資了60余個人工智能領域的早期項目,其中的Face++、思必馳、好買衣、Airmap、丁盯智能、Ablecloud、歐瑞博、作業盒子等項目,已成為人工智能領域的知名企業。

與劉維一同加入Baidu Ventures的合夥人還有齊玉傑及蔡薇。齊玉傑是老百度人,曾任多盟聯合創始人及CEO,後成功被藍色光標以2.89億美元收購。蔡薇擁有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商學院MBA學位及清華大學本科學位,曾任高盛執行董事及TA Associates合夥人多年。

百度風投的日常投資運營工作已經全面展開,目前有部分投資項目已接近完成。

百度資本 劉維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百度 任命 聯想 之星 合夥人 合夥 劉維 維為 風投 CEO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4710

新任CEO劉維揭秘百度風投細節,將投資哪些人工智能公司?

來源: http://www.iheima.com/news/2017/0214/161207.shtml

新任CEO劉維揭秘百度風投細節,將投資哪些人工智能公司?
機器之心 機器之心

新任CEO劉維揭秘百度風投細節,將投資哪些人工智能公司?

百度風投會將重點放在人工智能行業的哪些部分?標準是什麽?百度風投與百度之間又是怎樣的關系?

本文系機器之心(微信 ID: almosthuman2014)授權i黑馬發布,作者虞喵喵。

2 月 6 日,百度宣布前聯想之星合夥人劉維作為副總裁正式加盟百度,任百度風險投資公司 (Baidu Ventures,BV)CEO,全面負責百度風投的各項工作。同時加入的還有曾任百度高級技術總監、後創辦多盟並擔任 CEO 的齊玉傑,以及曾任高盛亞洲執行董事及 TA Associates 合夥人的蔡薇。

至此,百度風投的核心團隊已基本組建完成。不過仍有很多問題等待解答:百度風投會將重點放在人工智能行業的哪些部分?標準是什麽?百度風投與百度之間又是怎樣的關系?

為此,機器之心第一時間獨家專訪百度風投新任 CEO 劉維,希望能解答各位內心的疑問。

首先,百度風投要投哪些項目?

「不是只投狹義的人工智能技術,而是布局人工智能時代。」

此前的媒體報道中曾多次提到,百度風投將專註於人工智能以及 AR、VR 等下一代科技創新項目,這里的「人工智能」很容易被認為是人臉識別等人工智能基礎技術領域。事實上,在百度風投的世界觀中,「人工智能」是包含底層智能技術、智能機器平臺、行業智能化在內,完整的三層生態。

在劉維看來,作為底層的人工智能技術不斷成熟發展,其中一部分算法技術今天已經進入可用階段,但隨之而來的海量數據處理需求、運算能力需求、安全需求、物理世界全方位感知需求都有巨大的機會,從傳感器到芯片,從極軟的高性能算法到極硬的前沿材料,都會誕生新的巨頭。

其上一層是各類的智能機器平臺。得益於逐漸成熟的智能技術,汽車、飛行器、AR/VR、音箱、輪式機器人、攝像頭、下一代的手機,乃至小衛星、人體內的嵌入式醫療設備,各類的機器都將變得更加智能化。它們的成本將變得更低,有更好的感知能力和理解能力、更強的作業能力,可以被利用到更多的場景中。「放眼未來十年,它們不再只是 Smart、也不是人的簡單附庸,而是 Intelligent、具有自主能力、數以萬億計的『類生命體 』。在這些設備及其相關生態上,將誕生十倍於智能手機的市場。」

652f6043270955855489eaff69942fe3

在新辦公室,劉維手書「人工智能的三個層次」

底層技術和機器的發展,都將服務於第三層:行業智能化。行業的發展源於效率的不斷提升,劉維舉了「行業效率沙漏」的例子:沙漏的一端是提高連接用戶、理解用戶、精準匹配的效率,另一端是提高組織員工、組織資源、精細化產品和服務的效率。

人工智能對行業效率的提升,將比互聯網更深入、更巨大:一端是越來越精準的用戶畫像、對於需求的理解甚至預測,都能達到「億人億面」的程度,無論在顆粒度還是準確度上,都會超過人類智能的極限;另一側是流程更加高效,人力更加節約,實現越來越強的精準作業以避免浪費,讓個性化的產品和服務與個性化的用戶匹配,從而創造更大價值。在這一層上,安防、農業、物流、金融、醫療、教育等行業的智能化,都是百度風投的關註重點。

其次,投資的縱向(階段)和橫向(區域)的標準是什麽?

作為專註人工智能的風投機構,百度風投自然會積極投資 B 輪、C 輪等成長期項目,但劉維表示,他們同樣會在在早期領域布局上花費不小的力氣。

「從基金的世界觀看,我們會把自己定位為『具有戰略打擊能力的早期基金』。我們會堅決出手值得布局的成長期項目,並為這些優秀項目提供資金之外的幫助和戰略資源;我們也會為優秀的人才、瘋狂的想法提供充足的早期資金,並在後續一輪一輪的投資下去,幫助項目快速發展。」

具備如此強烈的早期項目氣質,其實並不難理解——盡管百度風投有能力、有資金對市場內的熱門項目進行投資布局,但在其規劃的「人工智能時代」的版圖中,還有相當多的領域還沒有成熟項目。「這需要我們去做『創業者身邊的創業者』,與他們共同去創造。」

1ffea22f81452aaa5fb416e0d547af98

百度 CEO 李彥宏將作為百度風投董事長兼決策委員會的主席,參與百度風投的工作

作為具有統一價值觀的行業,百度風投覆蓋的地域也將是全球化的。「人工智能時代是絕對全球化時代,是有普適價值的,最好的東西就是最好的東西。」在這個重構價值鏈和重新分工的時代,底層算法、部分行業應用如智能安防,中國有其他地區無法比擬的天然優勢。但在智能金融、智能醫療領域,海外似乎要更勝一籌。充分認清現實的百度風投,希望借助百度這塊「全球認可的人工智能技術公司」招牌,利用平臺優勢,覆蓋中國、美國、歐洲等各個地區有特色的早期技術和應用示範。

要在早期項目上投入重兵的百度風投,會推出自己的 EIR 駐場創業者計劃、並與全球大學實驗室、產業公司緊密合作;同時會根據人工智能創業者的需要,整合加工雲能力、技術能力、業務資源、數據集等百度內部資源,甚至與業務部門聯手二次開發,打造「人工智能創業者大禮包」;還會整合各類外部資源,包括與聯想之星合作發展 Comet Labs 行業智能實驗室等生態平臺,為創業者提供產業需求、實驗環境等服務。

「我們想做一個積極的投資人,一個不是只有資金的人工智能生態建設者,與世界一流的人工智能企業共舞。」

還有,百度風投和百度之間是什麽關系?

百度風投在成立之初就定位於「獨立的風險投資機構」,從來都不是百度的戰略投資部門。

如百度 CEO 和百度風投董事長李彥宏所說:「投資這個事情,不是百度的核心業務,但是又對百度的核心業務實際上有比較大的影響,未來我覺得影響會更大。我們的投資最主要還是能夠跟合作夥伴,跟上下遊共建一個好的生態。」作為發起人和一期基金的唯一出資人,百度希望支持百度風投通過完全市場化的專業機制,和比一般 VC 更好的資源,成為世界一流的人工智能 VC。打造一流的投資組合,與眾多明星企業一起構建一個強大的生態,助力百度核心業務的長期發展。

fb9943cb882c910ed08101f48104e226

百度風投的百度百科頁面,明確表述其「獨立於百度公司現有投資並購團隊」

根據這樣的定位,百度風投建立了「單向閥」理念:利用百度的平臺資源為創業者提供大量「輸出」,不會犧牲或爭奪創業者的利益為百度「輸入」。百度風投需要的,是通過優質的投資組合來實現長期戰略回報。

「百度風投會在市場內成為獨立、專業的風險投資機構,相信同業內其它風險投資機構、天使投資、產業公司都會有很好的合作。」

劉維的角色

作為在人工智能領域深耕 6 年,投資過 Face++、思必馳等 60 余個人工智能領域的早期項目的聯想之星合夥人,為什麽會加入剛剛建立、蹣跚學步的百度風投?

「聯想之星作為人工智能最佳天使,地位已經穩固。但我個人覺得,人工智能是比原來的預想還要大得多的時代,它的深遠性、它的國際化、它的生態建設、它賦能於成熟企業使其再次快速增長的潛力,都值得在這樣一個『人工智能元年』,全身心地投入和探索。」

劉維坦言上任後有大把「打地基」的事情要做,但最首要的還是「把人工智能四個字嚼透」,建立對人工智能更長遠的世界觀。「想要關註 5-10 年的周期能改變未來的技術、商業模式,這就要求我們有更長遠的世界觀和格局,通過我們投資的項目不斷推出新的『關鍵詞』。這些項目會 underwater 一段時間,被人所知時已經做出相當酷的東西。這能讓大家看到,『哇,原來人工智能還可以這樣,人工智能驅動的機器和行業應用還可這樣』,改變我們生產生活。」

組建團隊也是劉維的當務之急,對人工智能是長周期的判斷同樣影響著他的決定。「我們希望尋找到的是對人工智能有長期的理想和熱情,而不是機會型、認為人工智能比較熱就跳到這個領域的人。在人工智能「螺旋式上升」的過程中,會有不斷的挫折和挑戰。我們希望找到既有對前沿技術的洞察和熱情,又能對行業價值鏈深入分析,長期低調潛行,同時自己也有創業者心態的人。」

在最後,劉維依舊表達了自己對人工智能行業的樂觀,「期待各種創業者、投資人、合作夥伴,與百度風投攜手去摸著石頭過河,走進壯闊的人工智能時代。」

劉維 百度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新任 CEO 劉維 揭秘 百度 風投 細節 投資 哪些 人工 智能 公司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5349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