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吳海:被逼著創了三次業,夠了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7/0725/164288.shtml

吳海:被逼著創了三次業,夠了
創業家 創業家

吳海:被逼著創了三次業,夠了

我應該是再也不想創業了,20年被逼創業夠了。

來源 | 創業家(ID:chuangyejia)

作者 | 吳海

創業圈有兩個段子王,一個是萬通控股董事長馮侖,一個是桔子水晶創始人吳海

前者善於把自己的經歷和感悟寓於帶顏色的段子之中,後者則善於把自己的血和淚經驗揉雜於各種看似談笑風生而且帶顏色的段子之中

今天創業家&i黑馬與你分享的這篇文章是來自於吳海,他受邀在黑馬成長營做分享之後,以這篇談笑自若的文章複盤了自己的20年創業軌跡。你會從中看到一個創始人的血與淚。本文由吳海(wuhai222)授權創業家&i黑馬發布。

黑馬成長營又來找我去講講創業史,因為我公司又賣了,這是我賣的第三個公司了,價格比前兩次高了很多,賣了37個億。

讓我講創業史?我心想我能講個球啊?因為:

三次都是被逼創業,就像一個良家婦女被逼進了青樓,至於怎麽創業,呵呵,進了青樓的良家婦女不會的也都會了– 賠笑,陪酒、賣身、躲大蓋帽… …

今年是被逼創業20年整,晚上睡不著覺,想想還是寫出來,總之,除非有人再逼我,我應該是再也不想創業了,20年被逼創業夠了,幹不動了,把弟兄們安排好後就該回家帶孩子了。

2.webp (1)

20年創業軌跡

20年基本創業軌跡是:

打工(96年) – 被逼創業(97年) – 賣公司(99年) – 打工(00年) – 被逼創業(02年) – 賣公司(04年) – 打工(05) – 被逼創業(06年) – 賣公司(17年) – 打工(現在) …

第一次創業:1997年,商之行,國內第一家旅遊預訂公司,創業原因:被前面公司解雇;

第二次創業:2002年,財富之旅,在線旅遊服務公司,創業原因:被人耍了

第三次創業:2006年,桔子酒店,設計師酒店集團,創業原因:大哥希望我做,不好意思推辭就做了

當然,這些被逼創業都有我個人原因:性格比較軟,涉及到自己利益被侵犯時不好意思開口,最後這個弱點被人利用把自己玩了,當然現在我應該不會讓人白搞

第一次創業的原因:被解雇了

解雇

1997年我被解雇了,起因是赤裸裸的公司政治。

那時我是一家外企北京的總經理,市場不行公司快死了,總裁也被美國總部解雇,來了一個港慫(作者註:港慫指的事50年代和60年代初生的某些香港人,他們為了利益可以赤裸裸不擇手段說謊)做代理總裁,一個美國老頭做顧問,我被夾在倆個人中間。

那個港慫怕總部請的老美顧問做CEO,他知道美國總部信任我,於是讓我跟總部說那個顧問能力不行,我直接拒絕了,於是他以我出差超標把我解雇了,當時也沒什麽勞動法,於是我失業了。

這家公司做的是機票預訂系統,由於當時國家禁止外資做民航生意,我走之前提出可以做酒店預定,當時國內還沒人做,我還組織一個隊伍做了市場調查。我走之後為了證明我是一笨蛋,他們放棄了這個項目。

被解雇了,逼的沒辦法,就創業吧,做了酒店預定為主的公司- 商之行。

年輕一代可能不知道這家公司,想想攜程今天的市場地位吧,當時我的公司是國內第一家也是最大的一家酒店預定公司,公司賣的時候規模大概是同期攜程的100倍。

當時賣的原因也是大股東要賣,我就把公司賣給了在香港的所羅門兄弟(後並與花旗)亞太地區總裁的家族基金,我的股份他們沒買,承諾一年後我想賣可以賣,但沒跟我簽合同。

當時我窮啊,沒見過錢,可想把自己的股份賣了,於是問了兩次跟我簽買賣合同的事,他們因種種原因一直沒準備合同,於是我認為又被港慫騙了,不再問他們合同的事情

(其實是我的錯,當時沒經驗,不懂得他們只是財務投資人,他們不懂業務也離不開我,其實要是我沒走可能中國旅遊格局就變了,可能根本就沒攜程了,這是後話)

那時攜程剛創立,季崎找我請我過去,並且承諾會買我在商之行的股份,承諾攜程股份等等,我想這次我不能再相信口頭承諾了,於是要他準備了合同,並且加蓋了攜程的大印。

至今記得上攜程的第一個日子,三八婦女節,2000年3月8日,任攜程副總裁,後來迅速提到了資深副總裁,後來我的好友梁建章做了CEO之後,也跟我談了準備讓我做COO的事。

第二次創業的原因:被耍了,賭一口氣

在攜程最大貢獻是兩件事,一是轉型,二是把業務做上來了

轉型:我進攜程的時候攜程規模大概是我自己公司的1/100,那時候攜程純做互聯網,根本沒有交易,我主要工作就是幫著轉型,就是所謂的水泥+鼠標。

從加大呼叫中心建設,完善酒店BD隊伍,建立銷售隊伍等等,梁建章那個時候是CTO,他知道我有技術背景,公司網站設計和數據庫結構設計都讓我參與。

業務大家現在偶爾能見到機場發卡就是我幹的事情,我把以前自己發明的人海發卡戰術在攜程得到發揚光大,那時候發卡人員基本工資900塊錢左右,幹得好的業務員發卡帶來業務提成能到10000多塊錢,於是發卡人員發動全家老小沒日沒夜發卡,那時候夏天的晚上你在上海的外灘、北京的王府井到處都能看到攜一家老小發卡的壯觀景象。

直接的效果:我進公司預定大概是一個月300多間房,2001年我走的那個月做到了10萬間房。

對了,在攜程做得另外一項工作是幫助融資,第二輪融資的商業計劃是我寫,業務這塊也是我談的。記得當時我還問沈南鵬要第一輪融資的商業計劃參考一下,他訕訕一笑說,第一輪融資還沒來得及寫完商業計劃人家就投錢了,也是能理解,第一輪融資正好是互聯網泡沫時代。

我離開攜程的原因也很簡單

第一是承諾給我的股份變成了期權,我沒做聲,其實我是95年就拿過期權的人,自然知道期權和股份的區別;

第二是答應買我原公司的股份一直沒兌現,我當時進公司也沒催他們兌現,因為我覺得我手頭上有蓋了攜程大印的合同,我想他們應該不會耍流氓。

過了大半年我開始催的時候,他們說第二輪融資他們沒披露這事,讓我賣給原來的股東,差價由他們以分期付款和漲工資的方式大概三年時間補齊,這個確實是耍流氓了。

跟我一起來攜程的上一家公司的同事想自己再做,我毫不猶豫地出錢了,女朋友也過去工作了,這家公司叫做財富之旅;自己後來則回家複習GMAT考試準備去哈佛讀書,無奈2003年非典,我被逼又出來做這家公司。

我在攜程這段事怎麽說呢?當時來跟我談讓我加入攜程的是時任CEO季崎,後來他離開攜程做了如家和漢庭(現在的全季),他現在又把我做的桔子酒店收購了。

收購前為了讓我同意賣給他,季崎找我喝了幾次酒,我和季崎也特意聊過這段往事,因為我怕了。

他說當時他不知道跟我簽合同沒執行的事,我走的時候也沒說原因就走了,他說當時我真應該拿煙缸砸他腦袋,因為他沒做到。其中一次喝日本清酒他喝高了之後他抱著我流淚,說,對不起了,兄弟,希望能給他買桔子酒店的機會,兄弟們一起接著做。

想想也是,當年我不成熟,太沖動了。如果我走之前說了他欠我的,甚至真拿煙缸砸他,也許就沒這事了。總的來看都是大家年輕,都有責任。這次是大股東要賣桔子酒店,我不願意也沒辦法,但是和季崎聊了之後發現他的變化也蠻大,我當時隨口說後海的那家酒店我有情節希望留下來給我,他也很痛快地就說給我了,人老了確實成熟了,也可能是人有錢了境界不一樣了。

第三次創業:大哥想做,我不好意思不做

第二家賣掉的公司叫做財富之旅,也是做在線旅遊服務的公司,估計當時的規模應該是在攜程、藝龍之後吧,算是第二梯隊排名前面的公司。

這家公司我自己大概做了2年,畢竟家底不夠厚缺錢做大,在融資的問題上與合作夥伴發生爭執,最後我選擇了不傷和氣不做了,全部賣給了新浪,改名叫做“新浪財富之旅”

財富之旅做得沒有可圈可點之處,倒是賣給新浪後應該有機會借助當時新浪的平臺沖一下,可惜新浪當時買的原因是因為看見攜程股票好,以為買了之後能讓新浪股票上去,可惜股市並沒有買賬,新浪也就把這家公司當做雞肋,最後賣給藝龍了,我又開始打工了,在藝龍做副總。

當時新浪出面來買我們公司的是時任COO老林(創業家&i黑馬註:林欣禾),之後我們成為了好朋友,現在他是著名的投資機構DCM的老大,唯品會,58同城就是他投的。

2

我們兩個都在新浪的時候常聊旅遊行業,聊如家、七天未來的事,但是因為我們都在新浪工作,為避免利益沖突,我們也從沒聊過自己做酒店的事。

後來新浪把我的公司賣給了藝龍,老林也從新浪出來了但還沒加入DCM,這時候沒有利益沖突問題,他跟我說做酒店吧,我想,當年他代表新浪買了我的公司幫我掙了一些錢,雖然我知道這是新浪的決定,但是我這人比較執著地認人,我就是覺得是他幫的我,我無論如何也應該報答大哥,於是我就做了桔子酒店。

不會有第四次創業了

第三次創業做得桔子酒店做得不算大,賣給季崎的華住的時候加上沒開業的200多家,唯一有點小成就的就是桔子水晶酒店系列的中高端設計師酒店定位得到市場的認可,在中高端也算是有名氣的品牌。

賣給季崎之後我又開始了新一輪的打工生涯,理論上我是不會再創業了,20年幹夠了,做小姐也有年長色衰幹不動的時候。

我現在的任務是保證華住兌現買桔子酒店時對大家的一些承諾,保證弟兄們的利益,幫助老季完成整合和過渡,有時間就幫華住整整品牌和營銷策略,差不多就該回家帶孩子了。

這就是我被逼創業的故事。

我真的不想再有下一次循環,我累了。

我把桔子酒店賣掉的原因可能有人不清楚,可以參考“我只是一個代孕媽媽”。

創業軌跡 被逼創業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吳海 被逼 逼著 著創 創了 了三 三次 次業 夠了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5154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