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海信管理层间接参股 ST科龙MBO初露端倪


 

From


http://www.caijing.com.cn/templates/inc/webcontent.jsp?id=110172900&time=2009-05-29&cl=100&page=all


  【《财经网》广州专稿/记者 王珍】海信科龙电器股份有限公司(深圳交易所代码:000921,香港交易所代码:00921,下称ST科龙)初露MBO(Management Buy-Outs,即“管理者收购”)端倪。ST科龙27日晚公告透露,该公司实际控股方海信集团的管理层已间接参股了ST科龙。

 这一间接参股很隐蔽,是透过两层股东关系来实现的。在5月11日ST科龙公布的新资产重组方案里也没有披露。5月25日,《中国经营报》刊发题为《高管潜伏ST科龙 海信集团MBO静待破局》的报道。ST科龙当天随即停牌,直至27日晚发布相关澄清公告。

  ST科龙在澄清公告里确认,海信集团的管理层已在其控股子公司青岛海信电子产业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海信电子)中持股48.99%,而ST科龙的大股东青岛海信空调有限公司(下称海信空调)现已被海信电子直接和间接持股100%。

  也就是说,海信集团的管理层已间接持股了ST科龙大股东海信空调48.99%的股权,与海信集团对海信空调间接持股51.01%的比例相比,仅仅相差约2%。

  其中,海信集团董事长周厚健在海信电子中持股7.28%,海信集团董事、总裁于淑珉持股5.5%,ST科龙的董事长汤业国持股1.97%。而ST科龙的副总裁贾少谦、刘春新、石永昌、张明以及ST科龙的前总裁王士磊在海信电子中也均有持股。

  而按照最新的资产重组方案,ST科龙将通过定向增发,收购海信空调所持有的约12.5亿元白色家电资产。重组完成后,海信空调对ST科龙的持股比例将从25.22%增加至45.35%。这意味着,海信集团管理层在ST科龙的权益将增至约22.21%。

  ST科龙的副总裁张明27日晚向《财经》记者强调,这一持股安排是经过青岛市政府批准的。

  据27日晚的公告,2001年3月,为建立和推动海信集团骨干员工的激励机制,青岛市政府批准海信集团股权激励试点实施方案,批准以海信集团为 主要发起人,联合周厚健、于淑珉、刘国栋、王希安、夏晓东、王培松、马明太七位自然人,以发起设立的方式成立海信电子。海信电子注册资本为1.24亿元,其中海信集团占总股本的85.79%,自然人占总股本的14.21%。

  2002年10月,青岛市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及青岛市国资局批准对海信集团部分骨干员工实施第一次股权激励,由11名自然人股东(新增肖建林等人)以个人出资的方式对海信电子进行增资,海信电子注册资本从1.24亿元增至1.33亿元,海信集团占总股份的79.7%,自然人股东占总股份的20.3%。

  2006年8月,青岛市国资委批准海信集团部分经营人员个人出资,以1.045元/股的价格向海信电子增资,海信电子的注册资本从1.33亿元增至1.69亿元,海信集团占总股本的62.83%,自然人股东(共13人,新增汤业国等人)占总股份37.17%。

  2006年11月,青岛市国资委批准海信集团部分骨干员工实施第二次股权激励,骨干员工以个人出资行使期权,行权价格1.08元/股,行权后,总股本达1.69亿股,其中海信集团占总股份55.59%,自然人股东增加至77人,占总股份的44.41%。

  2008年6月,青岛市国资委批准对海信集团骨干员工实施第三次股权激励,由骨干员工个人出资以2.34元/股的价格对海信电子增资扩股,海信电子总股本增至1.85亿股,海信集团占总股本的51.01%,自然人股东增至81人,占总股本的48.99%。

  张明强调,海信电子的股权结构是历次激励后造成的,与ST科龙的资产重组无关。但是,广州证券的分析师钟楚宏在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却认为,一旦ST科龙完成资产重组,海信集团管理层对ST科龙的控制力将大为增强,从而推进MBO的进程。

  钟楚宏认为,管理层持股对ST科龙的影响中性。表面看,这让个人利益与公司利益紧密联系,有利于公司今后的发展,但是,一家企业持续成长更有赖 于其发展战略、经营方针、资源整合及对市场掌控力等因素。而且,MBO相比于股权激励,后者有更明确的约束机制。因此,完善治理结构之后,管理层能否带领 ST科龙走出困境才是最重要的。■  

 
海信 管理層 管理 間接 參股 ST 科龍 MBO 初露 端倪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257

真酒面容初露:90%茅台是假酒?

http://www.21cbh.com/HTML/2012-4-14/2ONDEzXzQxODk2OQ.html

「國酒」茅台再度提價。

4月9日,貴州茅台公告稱,公司一期計劃投入8.5億元,在3個省會城市和直轄市開設31個直營店。4月1日起開始,53度茅台從原來的1099元零售限價,上漲420元至1519元,僅限於直營店。

市場上53度茅台被茅台產業鏈上的商家持續熱炒,零售價一度超過2000元。業內人士預測,在炒作背景下,茅台甚至可能突破5000元價位。

但值得注意的是,各商家伺機瘋狂炒作時,市場上的流通茅台酒也魚龍混雜。

貴州省商務廳副調研員陳有泰2011年9月曾表示,「2009年,茅台酒廠的年產量約2萬噸」,「市場上90%的茅台都是假酒」。

市場上真茅台供應量,以及其每年的實際銷量,貴州茅台則始終未公佈。

此前,中國食品工業協會組織五糧液、貴州茅台、瀘州老窖等8大品牌白酒企業欲向公眾公開真酒的銷售渠道、網點和供應量等原本「機密」的信息,這也或能讓茅台酒年供應量的真實情況浮出水面。

但對於市面茅台90%屬假的數據,一名大型白酒企業銷售方面人士則表示,「這個數字具有一定的真實性」。

假酒幾何?

雖然包括貴州茅台在內的8家白酒企業尚未公佈真實銷量數據,但圍繞這些「機密」信息的爭論已然乍起。

2月下旬,國家質檢總局宣佈,中國食品工業協會已組織五糧液、貴州茅台、瀘州老窖等8家知名白酒企業簽訂「自律宣言」,並承諾「銷售渠道、網點和供應量;公開假冒產品產銷商名單和案件查處情況」。

8家企業也隨即表示,將在60日內,向社會公開有關產品銷售信息,而這一消息讓正遭遇「三公消費」質疑的政府招待用酒大戶茅台再次被聚焦。其中,關於市面茅台假酒的數量是各方數據打架的關鍵之一。

在首屆白酒領袖高峰論壇上,貴州茅台集團董事長袁仁國表示,2010年茅台集團白酒產量佔行業總銷量0.61%,佔醬香酒銷量的2.9%。

此前,貴州省商務廳副調研員陳有泰曾則給出了另一組統計數據,其稱,2009年,茅台酒廠的年產量約2萬噸,而2010年全國茅台酒消費量高達20萬噸。

這是截至目前關於茅台市場數量公佈的相對權威的數據,而按照雙方給出的數據進行換算,也就意味著市面上90%的茅台皆為假酒。

不過,該數據也遭到白酒行業分析和觀察人士的質疑。

「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多?即使50%也難以達到,目前假茅台真正有多少並沒有統計數據,假的具體怎樣去統計沒有人能給出好辦法。做假酒的怎麼可能會告訴我這是假茅台?」上述分析師說。

貴州白酒專家萬興貴也強調,90%的是假茅台的說法不真實,「如果真是這種說法,2011年茅台集團銷售額237億元,假茅台是真茅台的9倍,一計算就有2000多億。這怎麼可能,去年整個白酒行業銷售額才3746億元」。

雖然,關於茅台假酒數量的爭議尚難論斷,但目前市場上假茅台橫行則是不爭的事實。

本報記者瞭解到,今年春節前夕,受價位哄抬影響,市場上高檔茅台酒瓶的回收價格也大幅上升,市場售價將近2萬元的茅台年份酒50年年份禮盒若包裝完好、防偽塗層沒有刮開,最高能換1200-2000元。而在東南沿海城市,回收價甚至達到4000元。

即便分析人士對90%假酒的數據存有質疑,但據本報記者瞭解,茅台專賣店出售假酒亦是持續多年的公開秘密。

多個零售銷售人士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透露,「現在專賣店擺在櫃檯上展示的是真茅台,如果你要想買到真茅台就別讓服務員從櫃子裡拿,就買那個展示的,不過,一般櫃檯展示的茅台是不出售的」。

真假「打假」

業內人士表示,假茅台橫行與茅台經銷商的放縱有關,而為打擊市面假酒,貴州茅台也曾使出各路招數。

今年,茅台對外宣佈,在壓縮經銷商專賣店同時,用直營店逼經銷商維護茅台。貴州茅台計劃十二五末達到120家,通過直營店來樹立終端價格標竿。

與此同時,貴州茅台還發佈公告,將投資1.8億元,在茅台酒瓶蓋膠冒上添加RFID電子標籤建設茅台酒流通追溯體系。

茅台這兩項試圖加強終端控制,提高渠道和終端控制力的舉動卻遭來了外界的質疑。業內人士說:「事實上,假酒的熱銷也帶動了真酒的銷售,企業並不會熱心打假。」

而相比「打假」,「悶聲發財」、伺機提價似乎是貴州茅台更為關注的目標。

本報記者瞭解到,由於茅台每年供不應求,貴州茅台甚至通過對經銷

商灌輸「飢餓營銷」思路予以控制茅台酒價格,並為提價做準備。

資料顯示,從2005年到2010年,五年間,茅台酒就有過六次集中而頻繁的大規模提價,而最近一次漲價就是在2011年中秋節前後。作為貴州茅台的主打品牌53度的飛天茅台的價格一路走高,10年漲幅近10倍。

與此同時,貴州茅台對其年銷量數據的嚴格保密也同樣讓市面上流通的假酒數量無從計算。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目前,貴州茅台從未公佈其茅台酒每年銷售量、市場流向和政府採購量。而在此前的全國經銷商大會上,貴州茅台也只公佈了去年的產量。據悉,2011年,貴州茅台集團白酒預計總產量6.3萬噸,同比增長20.7%,其中茅台酒30026噸,增長14.2%。

「按照產能計算,2012年貴州茅台公司的銷量可以達到約15000噸」,「預計公司2012年茅台酒銷量約為1.3萬噸,(比去年)增加近2000噸」。 安信證券分析師李鐵表示。

進退兩難

作為高檔酒的代表,外界猜測,每年貴州茅台供給政府和軍隊的茅台酒比例或佔其總銷量的60%,進而導致市場上供應不足,滋生假酒橫生、價格高企。

針對此說法,前貴州茅台董事長季克良表示,「這是絕對不可能的,哪有60%,6%都不可能,我是非常負責任地說這話」。

據 茅台集團內部人士透露,從已簽訂的合同來看,政府部門直接採購的茅台酒佔總銷售量的15%左右。貴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的年報上發現,2010年的應收款 中,來自貴州省勞動與社會保障廳的應收款為412.85萬元,來自民政部的應收款為500萬元,分別佔該公司應收款比例的6.27%和7.60%。

3月26日,國務院召開第五次廉政工作會議,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總理溫家寶發表講話。他強調,要嚴格控制「三公」經費,今年繼續實行零增長。

多個分析人士表示,限制三公消費對茅台影響不是太大,潛在風險最大的則是貴州茅台公佈真酒銷售渠道、網點和各地的實際供應量「數據」。

萬興貴表示,要求8家品牌公佈內部商業數據初衷是美好的,可以使信息透明化,有利於打假。但是現在外界對三公消費有很多抱怨,如果公佈的數據放在發達地區還不算問題,而公佈的貧困地區出現大量消費茅台,無形中會帶來很多社會問題。

一大型白酒企業銷售方面人士表示,「如果公佈影響很大,企業會成為替罪羊,企業根本沒動力。最後的結果是不了了之。」

茅台數據公佈還會引發另一個層面的擔心。上述不願署名的分析師表示,如果公佈某些省份消費的茅台比其他省份多很多,外界一對比,當地的政府領導肯定會被架在火上烤,坐不住的,臉上無光。

「各地供應量數據,茅台能公佈到省一級已經很敏感,何況還要公佈到縣一級。」 不願署名的該分析師表示,各地政府官員肯定會向茅台施壓,或者選擇不喝茅台,這對茅台潛在的威脅很大。

還有多位人士表示,現在是白酒行業企業要保護茅台,茅台一直頂在前面,其他企業才會有好日子過,如果茅台倒下,大家都會跟著倒霉。

28日當天,袁仁國匆匆講完話就離開,沒有接受媒體採訪,貴州茅台前董事長季克良也避開媒體,一直沒講話。

對於中國食品工業協會牽頭打假,五糧液集團董事長接受本報採訪時反問,「怎麼打假?沒有政府部門出面去做,企業去打假,結果有可能被『假』打。」


真酒 面容 初露 90% 茅臺 臺是 假酒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667

歐洲女王接班人初露鋒芒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68298

本周日,現任德國總理默克爾終於公布了與社會民主黨(SPD)組建聯合政府的內閣名單。在名單中,關鍵的除了71歲的朔伊布勒留任財政部長繼續主導歐盟和歐元區政策,以及54歲的SPD領導人Sigmar Gabriel擔任副總理和經濟部長,負債監管頗具爭議的高成本綠色能源變革以外,最大的亮點莫過於默克爾提名55歲Ursula von der Leyen擔任首位女性國防部長,這個意外的選擇可能預示著Ursula von der Leyen將會接過默克爾“歐洲女王的皇冠”。 在今年9月大選如期大勝以後,默克爾就已經鎖定了第三個總理任期,但早在大選前就有報道稱,默克爾已經開始計劃更長遠的未來——計劃自己將在第三個任期內卸任,並扶植接班人。雖然默克爾方面早就否認了相關的報道,但政治事件總在傳聞與現實中糾纏。在德國具有極高威望的明鏡周刊甚至直言不諱的表示:“她(von der Leyen)最終將占據女王的地位”。 von der Leyen在2005-09年擔任家庭部長的時候,支持增加兒童保育設施和男性產假——與其保守派的立場相沖突,並幫助默克爾把政黨轉移到政治中心。但接下來擔任勞動部長期間,她又成功推進了艱難的勞動力市場改革。然而,她要在短時間內建立威信仍然是個艱難的任務。FT寫道: 她接受國防部長的職位承擔了很大風險,因為國防部是個已建立政治聲譽的墓地。德國國防部有25.5萬個雇員和330億歐元預算,存在大量出錯的可能性——尤其在阿富汗,德國有一支分遣隊。...報道稱,von der Leyen承諾“在不同的領域做點不同的東西”。 其前任Thomas de Maizière在今年早些時候擔任國防部長的時候被批評無法控制現在已經廢棄的6.6億歐元無人機項目而轉到了內政部。 而再前任國防部長,在CDU不斷上升的政治新星Karl-Theodor zu Guttenberg也因為博士論文抄襲指控而辭職收場。 如果von der Leyen頂住壓力,德國的最高職位可能只離其2年時間。... 有趣的是,在9月大選前,von der Leyen就和默克爾在爭取女性權利問題上發生了沖突,並迫使默克爾向反對黨作出了讓步,放棄限制公司董事會女性董事的人數下限。這一度被視為是保守派內部的背叛行為,因為這令默克爾尷尬萬分。
歐洲 女王 接班人 接班 初露 鋒芒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5032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