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小頭家》滿足愛美天性 讓女人一年掏二千萬 七年級大男生 創光療美甲DIY紅到美日

2015-06-08  TWM


撰文•黃玉景

王子綱和呂祥禎是大學電子工程系的好哥們,三年前創立台灣第一家居家光療美甲品牌,連日、中、美、星馬都買得到,成了第一個進軍國際美甲市場的台灣品牌,年營收二千萬元,兩個大男生怎麼會投入美甲產業呢?

傳統指甲油容易日久掉漆,光療指甲油則是愛美女性的救星,它的成分添加了凝膠,塗在指甲上可以維持更久,光澤度飽和,廣受市場喜愛。

然而,光療指甲油的程序複雜,得先上平衡液,再上底層膠、還有光療指甲油和封層膠,最後用LED燈的光療機快乾等繁複的手續,女性多半尋求專業美甲師,一次美甲消費從一千兩百元起跳,往往得花上一個半小時,才能完成一雙美美的手。

仿咖啡膠囊機模式,自創美甲品牌「有沒有可能在家自己上光療指甲油呢?」王子綱和呂祥禎提出假想。

就像是咖啡膠囊機與咖啡膠囊的消費模式,他們打造居家光療品牌ME&WE也是如此:賣一台光療機以及季節性推出的新色光療指甲油,平均單筆消費包 含指甲油和光療機大約三千到五千元不等,女性可以買回家,自己在家做光療指甲,第一次購買後,未來視需要添購指甲油即可,非常方便划算。

兩個大男生接觸美甲市場,是一個意外。王子綱是廣春成建設董事長王鼎然的兒子,從小在家人期許下念電子工程系,在代工廠上班時,偶然接觸到裝置LED燈的 光療指甲機,隨手拍了一張照片到社群媒體,竟引發女性朋友熱烈回響:「好想要自己在家做。」「這個現在很夯耶。」留言一大串,頓時他嗅到商機,找來大學同 學呂祥禎一起研究市場。

花了一年時間,他們發現:「居家光療簡直是藍海市場。」原來,據國際美甲雜誌《Nail Magazine》統計,二○一三年全球兩大美甲市場的美、日規模就逾一百億美元(約三千億元新台幣)。

這塊大餅中,台灣的居家光療指甲都是進口貨,且只占了整體美甲市場的十分之一,潛力無限,呂祥禎分析:「台灣自創光療品牌的好處是,在亞洲美甲市場上,台 灣的形象其實僅次於日韓,進軍國際是很好的利基點。」認定市場的潛力,兩人決定向王子綱的父親王鼎然提案,卻被狠狠地拒絕。「我告訴我爸,就算你不讓我 做,我還是會去做。」王子綱堅定的態度軟化了父親,抱著父親資助的五百萬元,開始創業的第一步。

第一年,五百萬元很快在行銷和研發上燒光,為了拓展網路外的通路,他們一家家地向美甲工作室、美材行、百貨公司敲門,卻處處碰壁,連送產品給美甲師使用還被拒絕,「當時瞪著一箱箱幾百萬只的光療指甲油,心情盪到谷底,心想:到底要不要放棄。」王子綱回憶。

營造尊榮感,打進誠品、日本雅芳終於,一次刊登在少女雜誌的形象廣告上,被誠品看見,打開進駐百貨通路的門,進駐松菸誠品,繽紛浪漫的店頭形象、不時舉辦 DIY光療教學,讓過去只有專業美甲師才買得到的產品,也得以接觸消費者,「把美甲市場的餅做大,有助於推動整體市場。」經銷日本美甲品牌Nail Labo的凱登美甲負責人吳鴻捷指出。

「ME&WE的單價不便宜,如果消費者看到我們用這個品牌,會覺得備受尊榮。」TNA(國際美甲競賽)評審陳欣渝評論,「他們的凝膠不含傷肝傷腎 的溶劑,上膠後照射LED燈也不會縮膠。」由於產品好用,不少外國經銷代理來到松菸誠品就提出經銷邀請,因此獲得日本雅芳上架的機會;六月底,還將進駐中 國四川藍天百腦匯;接著,更準備進軍美國、巴西等地。

回顧過去三年,王子綱說:「創業當時很年輕,不懂品牌、公司營運管理,也沒什麼人脈,如果再多懂一些,我可能就不會創業了。」話雖如此,但是獲得父親的肯定,一路上苦澀的淚水也甜美了,一切辛苦還是值得的。

ME&WE

創業者:王子綱(1981年生)、呂祥禎(1979年生)

初期資本:500萬元

行業:美甲業

特色:DIY光療指甲組合成績:2014年營收2000萬元

創業日記:

2011.02 光療為何只能給美甲師做?有沒有可能突破DIY居家光療?

2012.10 一年了,網路正式開賣,好像懷胎十個月生下寶寶,ME&WE是我的第一個小孩。

2013.03 第一次參加台灣美容展,真是太神了,沒有一家產品像我們的人潮一樣蜂擁,覺得欣喜。

2013.12 今天再度突破業界先例,要在松菸誠品設櫃了。帶著誠品的背書和肯定,不能驕傲,要步步為營。

2014.12 ME&WE在日本雅芳通路上架了,業界第一個正式進軍日本市場的台灣品牌,是台灣的驕傲。


小頭 滿足 愛美 天性 女人 一年 年掏 掏二 二千 千萬 年級 男生 光療 美甲 DIY 紅到 美日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0247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