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王功權:創業就像生二胎,身處其中,我開始恐懼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7/0406/162415.shtml

王功權:創業就像生二胎,身處其中,我開始恐懼
新浪科技路演中心 新浪科技路演中心

王功權:創業就像生二胎,身處其中,我開始恐懼

要在適合的年齡去創業,投資是需要經驗的。

“原本我以為我做了17年投資,天天指導別人創業,已經看得很清楚,但真正身處其中,我開始恐懼。打理青普就像生第二個孩子,每一塊尿布都省不下來,每一瓶奶都要餵下去。”

2015年5月創立青普旅遊,是王功權的回歸。“從哪兒來回哪兒去,還是回到商場老老實實賺錢。”

重回商場,投資是王功權堅決不做的了。在逐漸離開自己與同為“萬通六君子”的馮侖、潘石屹等創立的萬通實業集團後,王功權陸續加盟IDG資本和鼎暉投資,作為國內風險投資行業第一批從業者,投資,他做了17年。

創業倒是尚可。這些年來,工作以外的多數時間,王功權要麽自己看書,要麽和人文學者聊天,要麽和創業團隊打交道。把自己喜歡的東西變成商品、服務,找到願意回到原初、並願意為之買單的那些人,王功權再稱心不過——於是,有了青普旅遊文化公司。

“不要以為我們是做酒店的,不要以為我們是搞旅遊的,說一句很狂的話,我們要讓青普的產品和青普倡導的人文度假生活方式成為中國大陸上的時尚傳承。別人說你不一定能實現,這不重要。人活在世上總要找一個讓自己敬重自己的理由。

“你做點什麽,我們大家跟你一起做”

2015年,潘石屹萬通時期的得力幹將,後來成為王功權多年合作夥伴的楊雪山回國,見到了清閑許久的王功權,“你不能這麽呆著,你做點什麽事情,我們大家跟你一起做。”當時的楊雪山正經營著一家甘南有裕固族民族特色的酒店,度假產品與人文內容、情感的交融匯合,這在王功權看來會是未來市場的爆發點。

但王功權漸覺年紀大了,要有年輕人配合。此前他在哥倫比亞大學訪學期間認識了大紐約地區學聯總會主席邵偉誌,和楊雪山同樣,“王總不管你做什麽,我都跟著你做。”在當年,青普旅遊著手成立。

“創業不易,近日忒忙,看見一塊石頭都想問願不願意加盟合夥。”這是王功權去年4月在朋友圈發出的感慨,到如今,青普旅遊已有10位高級合夥人。在萬通時期,六個兄弟遵循的是“座有序,利無別”,在IDG資本和鼎暉,也是典型的投資機構合夥人制,這種習慣,也被王功權延續到了青普,在企業真正實行合夥人制。

一方面是不同領域的事務由在這一領域實力較強的人負責,給予相當大自主權;另一方面是,青普旅遊最大的股東並非是王功權,而是期權公司,這些期權是要發給中高層團隊的。“到目前為止沒有哪家創業公司最大股東是期權公司。”王功權說。

投資做久了,真正開始創業,王功權也逐漸感受到其中的不易。“要懷著膜拜的心情對待創業者,永遠向創業者學習。不要覺得自己就像雄雞一樣在高崗上,天天鳴叫,你不叫天就不亮。創業者每天遇到的事情不知道要比投資者紛繁複雜多少倍。

寧可在調性上被罵死,也不搞粗俗

但一位投資老將轉創業多少是帶些自信的。

按照官方說法,青普旅遊是一家人文度假生活方式的提供商,穿透文化、度假和線下精品酒店三個行業,其產品表現形式:

一是文化主題的度假路線,每一路線有文化導師帶隊,兼具遊學、度假和旅遊的特點,比如到騰沖,會複原生活狀態,像當地的納西人一樣,原汁原味地生活;

二是今年7月馬上上線,在雲南、福建等地建設的行館;

三是基於行館和酒店,品質和審美符合度假場景的文化類產品。

“在消費升級的過程中,文化消費也在升級,會有非常大的空間,但市場上真正符合升級需求的產品和服務太少了。”目前,青普的產品還未開始鋪開銷售,王功權說不會倉促拿出來證明模式,而是需要打磨產品。而青普,也從不討論價格問題。

在青普的官網上,以“回到民國”為主題的不包含往返交通費的五天蘇州行售價為雙人間19000元/人,單人間21000元/人,相比同目的地的傳統旅遊價格高了些,但在青普的旅行中,會有包括學習白話詩、參加民國太太的餐廳、學習餐桌禮儀等等包含眾多人文風情的環節。

王功權多年合作夥伴的楊雪山回國,見到了清閑許久的王功權,“你不能這麽呆著,你做點什麽事情,我們大家跟你一起做。”

我對我們的模式非常有信心,這麽大的度假市場,這樣規模的消費升級,我就不信人們不想到山清水秀的地方去,讓心靈回到原初。在中國沒有用戶群體,我一點都不相信,我拒絕一切市場調查。

雖然堅決不做市場調查,但王功權是有自己的用戶畫像的:

第一,有能力安排自己的度假時間的;

第二,有品位追求的;

第三,肯於開放和互動的;

第四,能夠解決支付能力的。

“蘋果手機出現前,你會知道人們需要這種產品嗎?你會想到收入不高的人也願意買蘋果嗎?”王功權反問道。

在現階段,他也不在乎是否能夠盈利。今年3月,青普宣布獲得2億人民幣A輪融資,此前它也曾獲得6800萬人民幣的天使融資,但看上去,這對於還未實現大規模銷售的青普而言並不足夠。王功權介紹說,在建的5家行館每家投入大抵在2000-3000萬左右,而同時為保證度假品質,青普行館客房與公共空間的比例達到了1:1,而一般的酒店幾乎不低於2:1。

“我們的行館投資了多少,一家行館多少房間,一間房一日單價多少,收入都明擺著,如果搞投資這麽多年,連這都不會算,我就白活了。”王功權說,顯然,青普在做另外的嘗試——將傳統的旅遊向度假轉,同時融合社群、互聯網與文化。

事實上,自建行館也並非青普完全自己投入,其采取了與其它公司合作開發的方式,共同入股,但在品位和品質控制上由青普負責。“想要提供高品位的服務,關鍵元素和環節必須掌握在自己手里。我們寧可在這樣的調性、這樣的品位、這樣的檔次上被別人罵死,絕不搞粗俗、低俗的東西。”

今年7月份,青普的行館要開業了,而青普近日宣布的戰略投資的花間堂也將作為青普對外產品基地,與行館進行業務的疊加。這也意味著,青普的主題度假之旅也要開始大規模銷售了,王功權說,青普在2018年下半年會實現規模化營收,2020年會達到符合上市要求的標準。

“害怕會賭輸嗎?”有人向王功權問道,“賭就有贏和輸。”

不會再重回投資界了

而為了賭贏,王功權已經把95%的時間都花在青普上,早9點到晚9點是王功權的工作時間,甚至連做夢都會夢到青普,夢到青普資金緊張。“你們以為我融資就很容易嗎?沒有這回事。”

那麽,如果有一天青普的資金緊張到需要王功權自己再投入資金,他還會堅持嗎?王功權說,至少現在還沒遇到這種情況,B輪融資也正在進行中,但如果公司資金真的緊張到那種程度,是會再投入的。

“不過,我是沒有多少錢的。”王功權笑說,“那些年說是管理著幾十億、上百億的資產,實際上都是給投資人賺錢,所以實質上我沒多少錢,就是因為錢不夠花、不夠捐的,所以我又來創業了。”

雖然大多數時間鋪在青普上,雖然他說投資幾乎無法再帶給他更多的更深層次的體驗,但在周末王功權有時還會抽出給創業者免費指導時間,對於投資界,他依舊有自己的關註。

2015年,王功權曾指出整個投資界已經亂了陣腳,到了今年,他則表示,投資界變得相對成熟和穩定,雖然在個別案例上還會有火熱的情況出現,畢竟機會太少了。

“經濟發展和財富積累應該是有基本邏輯在的,個別有奇跡性的增長和奇跡性的回報的案例,往往都是出現了重大的技術突破和應用變革,否則不會有爆炸性的增長。世界上絕大部分的產業平均回報實際上是有10%幾到20%及之間。”

在周末王功權有時還會抽出給創業者免費指導時間,對於投資界,他依舊有自己的關註。

他也建議年輕人不要輕易往投資界跑,要在適合的年齡去創業,投資是需要經驗的。“在該創業的年齡沒有創業實際上是損失,雖然並不是所有人都適合創業,但至少可以與團隊一起去體驗。”

同時,王功權認為,進入創業領域,如果你沒有非常強的技術門檻和技術實力,或者在商業模式上沒有非常創新的能力,就要調整自己的心態,不要指望自己的公司瞬間成功,而也不是所有的公司都適合引入風險投資。

從投資到創業,也讓王功權對過去的17年投資生涯有了些反思。他說,以前作為投資人,會告訴創業者,這個事情不可能,放棄吧,當時會想,創業者怎麽這麽固執,怎麽就不聽自己的話呢?但成為創業者,當你後面沒有退路時,有人來跟談退一步海闊天空,你真不知道他是什麽心情。“創業之後,我會有一些恐懼,自己體會到的恐懼和別人告訴你的恐懼,完全不同。

王功權 創業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王功 功權 創業 就像 像生 生二 二胎 身處 其中 開始 恐懼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4465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