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傳話定成敗 林燕妮

2011-1-13  NM




傳話是危險的工作,很多傳話的人不是說多了便是說少了,不是說少了便是忘了說。我自已亦因此自取其咎。那是我踏出社會第三年的開始,我主管TVB宣傳部。我的上報途徑很簡單,助理總經理李雪廬,董事總經理余經緯這兩位而已。

宣傳部裡面有個英國婦人莎拉,專門負責打英文台全日節目表,然後由報幕員上鏡讀出來的,工作很輕鬆。有一天,李雪廬跟我說:「你叫她找幾種產品,做個市場報告,一個月內完成,做完了,我會給她額外的五千元。」

那時我根本不知道什麼叫做市場調查,問也沒有問便叫莎拉去做。一個月後莎拉的報告做好了,我交給李雪廬一看,他便說:「這是什麼東西?這不是我所說的市場報告!她不會得到那五千元的。」

我惟有告訴莎拉,她沒說什麼,只是寫了一封辭職信,說離職的原因是我不守諾言,沒給她那事先答應的五千元。這封信是我工作上第一個污點。回想,我做錯了很多事。一數,有4點之多:

1.自已不懂得什麼叫做市場調查,應該先讓李雪廬給我解釋明白才去傳話。

2.我只是傳了話,沒問過莎拉知不知道什麼是市場調查。

3.我只是傳了李雪廬的話,沒有告訴她那不是我叫她做的,是李雪廬叫她做的。

4.沒問清楚李雪廬那五千元是不是一定給的。

傳一次話犯4大疏忽,因為我以為我只是負責傳話而已。傳話,很多人都認為是沒有責任的,其實傳話是兩端的橋樑,並非傳了便不關我事。最後莎拉怨的是我。她是我的下屬,所以李雪廬叫我讓她做,程序上是這樣的。假如他自已去叫個小職員去做,而我又不知道,那便過不在我了。

我當時最應該做的是告訴她:「我的部門沒有人懂做,請另找別人吧。」那便平安無事了。有些丁大可小的事還是卸肩最好,卸負是自保方法之一,不需要用時不應 該卸肩,那叫做懶惰。在需要的時候必須卸肩,那不是叫你什麼都卸肩為上,而是自已不懂的事不要扛起來,不夠時間做的事亦只好卸肩了。有時做了反而害了自 已。至於什麼時候需要卸肩,什麼時候不需要卸肩,便靠你自己的判斷力了,想不通的時候可以找同事談談。

那個市場報告是微不足道的事件,要是大事情便可以讓你丟掉職位了。人做事的習慣老是一樣的,要是習慣了小事做不好,做大事更加做不來。

後來自己開了廣告公司,失掉一個大客戶「大家樂」便是同事在客戶面前說錯了一句話。客戶突然發信炒我們,怎麼問都不肯說出原因,去見客戶那位負責管理客戶服務部的資深同事也莫名其妙。

我覺得沒理由被炒,我仍做得很好,我亦很喜歡「大家樂」,「死因不明」,我不自在,後來便每年打一個電話給客戶,很短的直打了五年。每年一次而已,不好騷 擾人家太多。到了第五年,客戶在電話中說:「Eunice,你都很堅持的啊!這樣吧,我們九月會再遴選廣告公司,我讓你們參加吧。」

一聽到這消息,很高興,跟其他數大公司爭雄,結果我們成功勝出,把客戶奪回來。事後我問客戶:「為什麼五年前炒我們?」客戶說:「因為我們想提高形象,而你們公司那位先生卻說不可以,『大家樂』仍然是公眾大食堂,形象提高不到哪裡去。」

真是一言喪邦,客戶亦宅心仁厚,要是炒我們時說出原因,他擔心我們會炒那位高層人員。

我打了五年電話,因為我真的喜歡『大家樂』和客戶的為人,看着它一間又一間的愈開愈多,我們就像看着自己的乾兒子快高長大一樣。

要是我不喜歡那客戶,老闆或職員,他們炒了我我怎麼都不會打電話去的,我的面子也值幾分錢的。而是我喜歡的,便一定會找個真相。每年我傳給「大家樂」的話,只是「我喜歡『大家樂』」而已,這幾個傳話終於見效了。(待續)


傳話 成敗 林燕妮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391

傳話員 人在中環

http://manincentral.blogspot.com/2011/11/blog-post_25.html

「Emma,麻煩你聯絡d suppliers…」我將新設計模型既草圖交到去Emma手上:「安排佢地幫呢個模型做個mock-up出黎丫。」

Emma點了點頭,示意明白。

「你睇得明個草圖嗎?」我擔心草圖線條太複雜。

Emma還是點了點頭:「冇問題,我睇得明。」

唔到五分鐘,Emma敲門入我房間:「老細,個supplier話做唔到喎。」

我皺了一皺眉頭:「咁即係點?」

Emma大概係被我反問有點不知所措:「errr…」

之後,Emma就一直佢響我書檯前面,冇再出聲,亦冇表情,期望我「出句聲」打破房間內忽然變得僵硬的氣氛。

我只能嘆口大氣。

*****

係咪我要求太高?

一個新既設計,supplier話做唔到。講真我一d都唔覺得意外。令我意外既係,當同事面對類似既非routine性「問題」,所表現出黎既處理手法。

「supplier果邊有冇講,因為乜野原因做唔到?」我問Emma:「係錢既問題,抑或係技術問題丫?」

我覺得當你遇上剛剛這個疑難時,向supplier問一問「點解?」,應該算係最基本既反應。做唔到,總有個原因。要解決問題,首先要知道問題響邊度。點解連呢一步都未行,同事就會拿拿臨返入黎,將個波拋返俾我?

Emma聽完我既說話,又點了點頭示意明白。於是拿拿臨出返去。幾分鐘之後,又敲門入黎:「CK,supplier話係技術上做唔到喎…」

「and?」我心裡面一陣悶氣。

當然又係換黎一段dead air。

我心裡面即時有一大堆問題:技術上做唔到,係邊一part既技術上出左困難?係咪草圖上面某一部份稍作改動就可以過到關?呢個supplier既技術追唔上做唔到,其他supplier會唔會有辦法做得到?有冇試過call其他supplier問一問…

My Goodness.

Emma係個相對新手既同事,你或者會話:「CK,咪要求咁高,冇經驗嘛。」

我都想嘗試用「經驗唔夠」去說服自己唔好對Emma存有偏見,不過,做唔到。

「冇經驗」最大既麻煩,係令你面對一些未遇過既事情時「唔識點做」,然而「冇經驗」卻唔會令人選擇「索性唔做」,然之後交返個波俾你。

我相信Emma唔係特登練精學懶,專登將工作卸落黎唔做。但係更大鑊既係,佢真係天真到,以為自己既工作「經已完結」,而且辦妥。佢覺得自己既職責,只係幫我按個電話,傳個話。當中運用到既器官,包括手指、耳朵同咀巴,但並唔包括腦袋。


良久。

「errr…總之佢地話係技術上做唔到囉。」Emma將說話重複多一次。

我知道,講落去大概冇乜意思,呢件事,我應該要搵過另一個同事代Emma去處理。正當我諗緊應該搵邊個代替Emma時,佢一直企響我檯前,擔天望地,默不作聲,期待我快快出句聲打破沉寂。

我心諗,小姐,假如你覺得你任務已經完成,至少你都出句聲話「冇事既話我出返去做野啦…」,唔係下下等我開口丫。

我無奈再嘆一口大氣:「OK,唔該晒Emma,冇其他事啦,麻煩你出返去做野啦。」

關上門,我忍唔住call HR部門:「我係CK,我想問,當日到底係邊個同事負責Emma既interview?」

祝大家有個愉快既週末。

傳話 人在 中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480

傳話員之死 人在中環

http://manincentral.blogspot.com/2011/12/blog-post_20.html

我跟HR Amy投訴Emma表現強差人意既翌日早上,Emma同Kathy一齊到我房搵我。

「做乜事?」 我問。

「 冇…」Kathy微笑說:「我果邊呢排好忙呀,唔係好夠人用,所以想問你,可唔可以借用你位assistant一個月幫下我手。」

「你話Emma?」我斜眼望了一望Amy,她只是一直微笑,也沒有回避我的眼神:「 Emma新手黎架喎 。佢真係幫到你? 」

「放心,得架啦。」Kathy自信地點了點頭:「最緊要我借走你既人,唔會影響到你工作囉。如果你冇問題既話,一個月之後既今日,我準時還返位assistant俾你。」

Kathy同我提出呢個要求,其實根本唔需要搵埋Amy入黎。反正問完我話ok的話,跟手同Amy單一聲就可以啦。Amy入黎企響Kathy旁邊但係又唔 出聲,成件事既setup,係話俾我聽,呢個「借人」既計劃,Amy係策劃者之一,而佢覺得係「有需要」俾我知道呢個事實。

「OK,我當然冇問題。」反正以現時Emma既表現,佢幫到我既野其實好有限。至於Kathy所講,佢果邊「唔夠人用」嘛,房間裡面既三個人,其實都好清楚呢個係一個大話,只係大家都冇打算將呢個「擺到明」既謊言篤爆。

「總之記住準時還番個人俾我就得啦。」我答說。

Kathy係個聰明人,而Amy就跟我共事多年,一直清都好清楚我既性格同要求。佢地兩個有呢個安排,雖然我唔敢肯定我所諗既係唔係佢地現在所想,不過我相信佢地兩個。

說話講得太多太白,有時仲麻煩。

傳話 員之 之死 人在 中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073

傳話員,全話完。 人在中環

http://manincentral.blogspot.com/2011/12/blog-post_26.html

「下個星期響上海既行程,我已經幫你安排好晒啦。 」Emma拿著手上的記事簿:「唯獨係銀行果邊個appointment,佢地果邊仲未百份百可以confirm到我。 我同佢地暫定左星期二早上10點鐘,如果有變既話,我會響呢邊幫你再安排,然之後sms你架啦。」

「唔該晒Emma。」我滿意地點了點頭。

「冇其他事既話,我出返去做野啦。」Emma說:「順便提一提你,Weather Forecast話上海下個星期溫度會驟降,記住帶多件衫。」

「Thank you Emma,會記住啦。」 隨即Emma便離開了我的房間。

Emma進來時,我本來跟Kathy在開會。

「Emma依家好似做得幾好喎。」Kathy微笑說。

「多得當日你幫我train佢囉。」我話:「其實我一直都好奇,當日你同Amy夾左佢走之後,響果4個禮拜裡面,你地同佢做左d乜野特訓,可以令到佢有咁大既改善?」

「我跟本就冇俾過任何training佢。」Kathy說得一貫淡定。

我聽得有點不明白,當日我向Amy投訴Emma這個assistant唔肯用腦,淨係識得傳話,投訴既翌日,Amy同Kathy就一齊黎搵我,話要抽調 Emma過去一個月。一個月之後,Emma回歸,表現猶如脫胎換骨。我心諗,響呢一個月裡面,Kathy一定係花左好大既力氣,幫我教好呢一位 assistant…

「冇呃你架CK…我真係乜都冇做。」Kathy笑了笑:「我查實只係安排左Emma響我條team裡面,每日參與我地既工作。」

每日參與工作?咁Emma響未調過去幫Kathy之前,咪一樣每日同我一齊工作?咁係咪我既問題,令到Emma一直領略唔到,做好份工作既精髓所在?

「咁好明顯係你唔掂啦!」Kathy帶點鄙視眼神:「拿,事實擺在眼前,冇得抵賴。」

OK,我認輸。

「其實我自己都冇乜點教Emma,事實上,你係呢度既老闆,我係GM,除左你之外,職位最高既人就係我,我地兩個響公司裡面都係高層,而Emma係個初入職既同事,我諗,Either你同我,都唔係一個合適去教Emma既人。」

我響度諗,呢個真係問題?以前我都係咁教同事架啦,不嬲都唔覺得有乜唔妥。到底係公司規模大左,令到我同其他同事既距離遠左,還是我自己個人,響不知不覺間變左?

「我估大概係兩樣都有…」Kathy說得坦白:「一個老闆既說話,對一個剛出黎社會做事既新人黎講,永遠係個absolute order。當佢心裡面覺得,你講既說話,全部都係一個又一個不能違抗既『命令』時,佢點會有機會學習思考? 」

「其實,即使佢過到去我果邊面對住我,情況都係一樣。不過我果邊既環境,同你果邊好唔同。Emma請返黎,係做你既assistant,幫你跟頭跟尾。佢 響你果邊既environment基本上係working alone,冇teammates可言,所以完全唔會有role model可以跟。」Kathy娓娓道來:「響我果邊就唔同喎,佢有一大班同事同佢一齊work together, 人地點做,佢有眼睇。好多時我地所謂教人,可以做既就只係用把口黎講,但係我地講一萬次,都唔及佢親眼睇一次一個同佢職位相若既人點樣做來得有效。」

「CK,千祈唔好睇少一個人身邊團隊既影響力呀。你話係佢向role model學習又得,你話係peer pressure又得。之但係,身邊冇人就九成九都唔得。」

我只能嘆口大氣。

「其實你向Amy投訴當晚,佢就走黎跟我傾過呢件事。」Kathy說:「佢話其實Emma唔係真係咁差,只係佢冇諗清楚,Emma既培訓應該點樣做。響冇做合適training既情況底下,就將個assistant送到你手上,其實等於送Emma去死。」

「所以佢搵你幫手?」我問:「你唔怕揹鑊咩?」

「我有乜所謂?」Kathy笑:「本來你就以經覺得佢唔得架啦,即使Emma跟住我一個月之後冇乜改善,怕且你都唔會怪我掛老細。」

況且Amy同Kathy— 直都只係話想同我「借個人用」,從來冇講過出口,話會幫我培訓Emma。

所以,我估即使Amy一心諗住搵Kathy幫手調教Emma,亦唔肯響我面前開口講得太白。對於佢地既「唔坦白」,我唔敢講到底是否應該, 不過對佢地黎講,我明白,只要我唔堅持篤爆佢地,有些說話大家留些少空間,佢地會樂於繼續用如此既方法跟我溝通,令到一d有尷尬成份既 situation,大家都比較容易落台。

仲有一件事,我心裡面其實很明白。

當我成日口口聲聲話,唔應該對年輕人有太多歧視既同時,響我心底裡面,我對年輕人既能力,好多時候其實還是充滿質疑。 口不對心,或者正正係我慢慢「退化」成一個死老鬼既「病癥」。然而當面對年輕既同事們,我或者要接受既係,今天既年輕人,與我呢一代既人對社會既理解,其 實係存在住一定既差異。呢種差異,我諗,其實可能就 係所謂既「代溝」。

至於誰人既理解先至係「正確」,邊個對社會既解讀先至係「真理」,至少作為一個如CK般銅臭到極既生意佬,呢類問題既答案,唔應該係「有意義」既。

真正重要既,大概只係點樣幫相方收窄呢個差異。

但老鬼要明白既係,收窄差異,並唔係可以單靠高高在上地向年輕人說教就可以做得到。可悲既係,對此,我有不止不一次既慘敗經驗。

《全話完》

*****

對上幾集:

1) 
傳話員
2) 
已經係最好
3) 
肯跑肯追
4) 
傳話員之死

傳話 全話 話完 人在 中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258

協助破兩岸僵局「傳話者」促成汪辜會談

1 : GS(14)@2015-03-24 08:23:21





李光耀作為一個小國的領袖,但卻在國際和地區事務上扮演重要角色,尤其是在中共和台灣兩岸分治、兵戎相見互不往來的時代,新加坡扮演「協調人」或「傳話者」角色,且促成了兩岸隔絕十數年後首度在新加坡舉行「汪辜會談」,打破兩岸僵局。一九六五年新加坡建國後,先與台灣建立外交關係,共同投身反共陣營,李光耀生前曾多次訪台,與前總統蔣經國、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都見過面且關係密切,前後訪台共二十六次。新加坡自一九七五正式開啟,由台灣代訓步兵與炮兵,故新加坡軍隊的武器制式與台灣相通,雙方合作舉行的「星光演習」,迄今仍持續進行。



曾被罵是「騎牆派」


李光耀與北京、台北同時保持密切友好關係,曾被罵是「騎牆派」;但李光耀反對兩岸分裂,主張中國統一,而且為此親力親為,成為兩岸事務的協調人。一九九三年四月,在李光耀中間協調下,兩岸官方代表大陸海協會會長汪道涵與台灣海基會董事長辜振甫,在新加坡舉行歷史性會晤,即史稱「汪辜會談」,兩岸由此開始接觸。原大陸國台辦副主任唐樹備回憶稱,一九九二年大陸國家主席楊尚昆訪新加坡時,通過李光耀轉話李登輝,成就了汪辜會談。李光耀承諾給予兩岸在新加坡兩晤時「平等對待」,對「汪辜會談」立下頭功。「汪辜會談」花落新加坡,成為一九四九年兩岸分治以來首次雙邊正式會晤。李光耀談到這段歷史曾說,「海峽兩岸以我為通話的渠道,因此很自然地選擇新加坡,成為兩岸首次歷史性會晤地點」。李光耀認為兩岸重新統一「只是時間問題,任何國家無法阻擋」,他認為漸進經濟整合可讓兩岸走在一起,大陸毋須用武力解決兩岸問題。李光耀還利用兩岸關係和解為新加坡爭取經濟利益,二○一○年兩岸簽署經濟架構協議(ECFA),同年新加坡就宣佈同台灣展開台新經濟夥伴協議正式談判。中新網/台海網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50324/19087750
協助 兩岸 僵局 傳話 促成 汪辜 會談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8838

定欣幫杏兒傳話

1 : GS(14)@2016-09-29 08:05:38

■胡定欣撐杏兒與老公好恩愛。



李嘉欣夫婦、胡定欣、汪圓圓與袁偉豪等昨於中環出席Harvey Nichols專門店開幕,李嘉欣與撐着枴杖的許晉亨十指緊扣到場,二人逗留約20分鐘便離開。胡定欣提到好姊妹胡杏兒與老公嗌交,她說:「佢託我同大家講,唔好成日話佢哋唔開心,佢哋不知幾恩愛,婚姻美滿甜蜜,好sweet,唔需要擔心。」



■撐枴杖的許晉亨拖着李嘉欣到場。

此外,袁偉豪日前被拍到與女伴在沙田撐枱腳,問他有否向女友岑杏賢申請?他說:「嗰個係我經理人,唔使解釋,佢都見到係邊個,平時都會講去邊。」做廿四孝男友?他說:「需要嘅,仍需努力打好基礎,養唔到自己都要養人,時間適合,緣份到就結婚。」採訪:羅慧敏攝影:陳慧安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entertainment/art/20160929/19784817
定欣 欣幫 幫杏 杏兒 傳話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0579

【你幫我同佢講...】林日曦元秋傳話人OO由繙譯榮升Producer

1 : GS(14)@2016-11-11 08:10:34

OO全名Viola,o依家唔做繙譯,轉行做公務員,喺首爾公營電台做英文節目監製。



【尋找首爾的香港】「OO...OO...OO...」一個林日曦曾經不停嗌嘅名字,一個站於林日曦同「政壇元秋」蔣麗芸之間嘅中間人,一個用廣東話譯廣東話嘅繙譯員,全名Viola!Viola係韓國人妻,三年前跟老公搬去韓國定居,花年半時間精通韓語。最近,Viola唔譯廣東話,改行做公務員,喺首爾TBS公營電台做英文節目監製(Producer)。
Viola做公務員唔係為咗高薪厚職求穩定,原來只係同林日曦一樣鍾意做試驗,佢笑住咁話,「申請原因真係好低能,我見韓國人細個讀書要補習,大個想入大公司,原來都要補習筆試同面試。有冇咁大件事呀?大學畢業唔係代表準備好出嚟社會做嘢咩?好慘呀!」所以Viola就身痕,去搵份工嚟申請吓,睇吓係咪真係咁難!



Viola話見工嗰陣有9個面試官,勁誇張!

結果得佢一個in到,榮升Producer,直播室嘅人都嗌佢:「PD님!」

Viola話Producer係乜都做,由揀歌、定主題,到主持講乜都要諗。

試過就知大陣仗,淨係份申請表就有23頁,Viola話好多要填嘅資料根本係私隱,「真係唔知點解要填,唔止填阿爸阿媽嘅資料,仲要填埋阿爺阿嫲嗰代,又要填銀行有幾錢,租樓定買樓,連血型都要填!」申請合格者先考筆試,然後再要面試。
Viola話面試就誇張,「有九個面試官!嘩!好chr!九個人不停問、不停問,問你如果製作節目,點可以肯定個節目喺韓國會受歡迎?喺韓國嘅外國人想聽啲咩節目,你了唔了解?」Viola形容好似打咗場仗!結果,呢場仗畀貪得意、無補習、冇大冇細嘅Viola取得勝利!換嚟電台直播室嘅工作人員嗌佢:「PD님!(韓國人對Producer嘅尊敬稱呼)」Viola話Producer係乜都做,「揀歌、定主題、主持講乜都要諗。」拍攝當日,喺直播室嘅幾位節目主持就特別同Viola開玩笑,喺大氣電波講佢好似大明星,有香港傳媒嚟採訪佢,仲對攝影機揮手交足戲!



鬼馬主持特登向攝影機揮手,交足戲!

班主持又細數Viola,話佢食嘢好快,令佢哋有壓力。

Steve(右)仲話Viola講嘢直接,叫嘉賓試咪,就嗌佢「Say Something」。

呢班鬼馬主持又細數Viola,先講啲門面嘢大讚佢為人好好、合作性高、畀自由度大...但係慢慢就數埋啲奇怪嘢!外籍主持Liam Lusk話同Viola食飯好有壓力,因為佢食得超快,另一位主持Steve Hatherly就爆Viola講嘢直接,「有次佢想一位嘉賓試咪,正常都會同嘉賓講『唔該你試咪』,但係Viola就嗌佢『Say Something!』」Steve自己講完都笑,不過就話明白Viola只係直率,唔係無禮貌。至於大老細點睇呢?TBS電台部局長Kim Yeong Sik就話,因為Viola係外國人,第一次見佢就「打咗個突」,「韓國人打招呼係鞠躬,但係Viola係舉起手『Hi』咁樣!」不過局長話o依家已經習慣咗喇!雖然同事好,不過打工制度點都比唔上香港,Viola話:「一定要朝九晚六,遲一秒鐘都畀人睥住你!」莫講話一秒,唔少韓國公司都不明文規定要早半個鐘返工,老細未走都無得放工,相信有睇韓劇《未生》嘅朋友都明白,不過Viola就懶理,「早起身真係好難!」



上司金先生都加把嘴,話韓國人打招呼會鞠躬,但係Viola就咁舉手say hi,不過o依家就慣咗喇!

Viola話喺韓國做嘢好忟憎,韓國人階級觀念重,唔識變通又唔敢表達意見。

所以佢都係用返香港人最叻嗰招,用自己方法,咁個人就會開心啲喇!

Viola又話韓國人好目標為本,唔理成效係咪理想,總之定咗目標就一定要達到,「好急o架喎,老細會話『聽日,你聽日要做畀我!』我心諗:『吓,我諗都未諗!』」最令Viola忟憎嘅,係韓國人唔夠膽向上司表達意見,甚至乎根本唔知有另一個方法做嘢,只係盲目跟前輩話點做就點做!Viola話一於少理,貫徹香港人用自己方法行事,「做到咪得囉!」至少,自己開心啲!記者:鄒倩婷(阿仙)攝影:陳家文、李錦鏵剪接:Roy編審:陳家文導演:陳家文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entertainment/art/20161111/19829490
你幫 幫我 我同 同佢 佢講 林日 日曦 曦元 元秋 傳話人 傳話 OO 由繙 繙譯 榮升 Producer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5082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