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花蓮萬榮鄉》年輕人離鄉謀生,小原住民靠老阿嬤帶大 部落青年返鄉,要終結30年宿命


2015-06-08  TWM

從北部城市踅入南部鄉鎮,再轉到東邊部落,我們深入台灣偏遠鄉鎮,實地走訪一個個「孩子的祕密基地」,看見許多孤單無依的弱勢孩子,在脆弱的家之外,找到另一種心靈依靠,在成長過程中,有人拉一把,或許他們的命運就不一樣了。

撰文•鄧麗萍、賴若函

距離花蓮瑞穗火車站約十五分鐘車程,來到山霧氤氳的萬榮鄉。六千多人的原住民鄉鎮,門前冷落車馬稀,顯得格外安寧,時間彷彿也靜止下來。

由於失業率高,青壯年長期在都市謀生,只剩下老人與小孩。孩子們在課餘時間,不是滿山跑,就是跟著阿公阿嬤採箭筍和文旦。

「看到他們,就像看到三十年前的自己。」萬榮鄉祕密基地負責人簡智隆(Kaliling Qalmutan),回想起小時候幫忙阿嬤剝花生的光景。由於父母在北部工作,他成了流浪小孩,有時住二姑姑家,有時住阿嬤家,居無定所。

三十年前的孩子早已長大成家,三十年前的紅葉楓樹也老了,然而三十年前的宿命卻還沒改變。

原本在外地結婚生子的簡智隆,二○一三年回到部落,看見過去熟悉的成長歷程,在新一代身上重複著:許多父母把孩子留在偏鄉,變成隔代教養;也有父母在外受挫回鄉,失業或打零工,沉淪酗酒、吸毒者日益增加,更造成孩子的價值觀偏差,學習意願低落。

「問題到底出在哪裡?」現年三十八歲的他,對部落鄉親的窘境感到憂心,「我們為何不做點事情?」他認為,惟有教育才能改變這一切,於是萌生辦課輔班的念頭。

簡智隆自掏腰包開辦課輔班,獨自照顧三十多個小朋友,一個月要花掉約二萬元。做下去才發現,課輔班需要更多資源,包括經費、空間、人力、時間等,而且一做下去,就沒辦法停下來。

他們很少見到父母,阿嬤也無力管教數學和英文,原本的部落媽媽教不來,繁重的課輔工作也讓他捉襟見肘。幸好後來獲得博幼基金會提供師資培訓,加上快樂學習協會經費的支援,課輔班才順利運作起來。

簡智隆說,在地人做在地事,才能提供長期的陪伴。目前有三位課輔老師,包括兩位在地青年、一位部落媽媽,他們要照顧十八名小朋友。

「小朋友的共同背景,就是隔代教養,百分之百!」簡智隆無奈苦笑,細數著:「媽媽在外工作的、單親的、家暴的、爸爸工作很晚回來的,我都稱作隔代教養。」 這些孩子早上一起來,爸媽就不見了,他們很少見到父母,也沒人管。更糟的是,還多了上網咖、吸毒等許多誘惑。「我們試圖攔下來,即使父母成天在外,有我們 幫忙照顧,不會讓孩子餓肚子或在外遊蕩。」他把租來的舊房子改造成孩子們的祕密基地,外牆自行彩繪,充滿爛漫童趣。每天傍晚六點外頭天色已暗,但門前的燈 泡總是準時亮起,黑暗中有微光,迎接孩子們的到來。

這些孩子多半家境貧困,有的鞋底開口,有的穿著大人尺寸的寬鬆外套,但每張臉蛋盡是天真開朗的笑容。「孩子們以後會如何?不知道,但至少給他們創造好一點 的環境和條件。」除了輔導課業外,簡智隆也安排吉他、烏克麗麗以及烘焙等才藝課,鼓勵他們做喜歡的事。此外,周日下午他會帶小朋友「返服」,也就是返回部 落服務老人家。

「這兩年,小朋友進步很多,」簡智隆說,尤其是念小二的小瑋(化名),到課輔班半年多,無論是功課或品行,都有很大的變化。

小瑋原本是個髒兮兮的男生,「都小一了,上廁所不會擦屁股,身上老是散發出一股味道。」老師罵他、同學排擠他,小瑋天天被罰站、天天哭,還常動手打人。其 實,小瑋的身世就是原住民部落的縮影。他的父親因案入獄,由阿嬤帶大,但阿嬤不太會講國語、精神憂鬱,對小瑋疏於照顧。

點亮改變的花火,「窮一代就夠了」為了糾正他,簡智隆一對一教導他,要求他把功課寫完。小瑋怕了,不敢去課輔班,簡智隆也不放棄,主動去學校「堵」他。努力了半年之後,小瑋拿成績單給他看,原來他考了第一名,衛生習慣也改善,而同學也不再笑他。

「環境會塑造人。」停滯了三十年的原住民村落,簡智隆相信,惟有教育,能點亮改變的花火。教育是漫長之路,需要五到十年才會萌芽;事實上,會不會萌芽也不知道,但「窮一代就夠了,不要再窮下一代,至少能做到多少就做多少。」

萬隆的祕密基地

教室:出租舊房子改建

學生:18位

老師:3位

特色:6千多人的原住民部落,青壯年皆在外工作,剩下老人與小孩。課輔的孩子主要是國小生,有三分之二是低收入戶


花蓮 萬榮鄉 萬榮 年輕人 年輕 離鄉 謀生 小原 住民 靠老 阿嬤 帶大 部落 青年 返鄉 終結 30 宿命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0244

首位新住民立委的愛台灣日記 林麗蟬,從不會說國台語到變身社區土地婆

2016-03-28  TWM

原本懷抱的夢想,在這片陌生的土地上,被現實日漸消磨; 但他們不曾放棄,用自己的方式積極求生,甚至幫助他人。 他們有人進了國會,有人成了移工的守護媽媽,更有人從焊鐵工變為作家。 每個故事的背後,都有激勵人心的力量,成為福爾摩沙的一道光芒。

這是中華民國頭一遭,新住民頂著立委頭銜邁入國會殿堂。

今年二月,留著一頭俐落短髮的林麗蟬,領著新住民姊妹們走上紅地毯。在國民黨不分區立委排名第四順位的林麗蟬,和立法院前院長王金平握手寒暄後,便鼓起勇氣,加入眾委員的行列。在這個充滿權力氣息的場域,林麗蟬得讓自己快速度過適應期。

「雖然大家一樣都用中文, 但有些語言不是很能理解。」身為立院新鮮人,對政治用語陌生,並不意外,但林麗蟬認真聽、用心看,每一場會議、每一次質詢,是實戰,也是學習。

「我想這是一個緣分吧!就像我嫁到台灣也是一個緣分,以平常心面對就是了。」政治萬花筒,一時看不清,林麗蟬並不擔心,她只想做好自己想做的事。「就是保持初衷,我們的初衷是為台灣族群融合而努力。」回首過往,這一切,對當年初到台灣的林麗蟬來說,是連想都沒想過的。

第一頁.柬埔寨新娘

飄洋過海來台,人生茫茫一九九七年三月,林麗蟬剛從柬埔寨嫁來台灣,對未知的人生,她感到茫然。

雖然是華裔第三代,但剛嫁到彰化花壇時,林麗蟬連一句國、台語都不會說,她回憶,當時連買菜都成問題。在剛來台灣的那幾年,林麗蟬的「生活圈」就只限於傳統三合院的宅子裡,繞著丈夫、孩子、公婆打轉。那時候,在婆家鄰里眼中,她就只是一個從柬埔寨「買來的新娘」。

「孩子,是支持我繼續走下去的最大力量。」林麗蟬的母性本能,給了她融入台灣社會的勇氣,決定積極邁出家門,改變自己。她開始到社區走動,和附近的阿公阿嬤比手畫腳閒話家常,漸漸地,台語越說越「輪轉」(台語,很溜之意),自信心也大增。孩子上小學時,林麗蟬自願當學校志工,「那時候,只是單純想陪孩子而已。」她從打掃的「班級媽媽」,接著,雖然中文能力有限,她還挑戰「故事媽媽」的角色,到班上講故事給孩子聽。四年期間,跟著孩子一起學習成長,人生也更向前邁進一步。

第二頁.重拾書本

自學考證照、拿碩士學位

於是,林麗蟬決定重拾書本,再度當起學生。二○○九年,她靠著自學,考上建國科技大學美容系,並先後取得美容及美髮證照。為了更了解社會服務的領域,大學畢業後,林麗蟬還考上了暨南大學非營利組織經營管理碩士學位學程,並取得了碩士學位。

上大學、考證照、讀碩士,林麗蟬的出發點其實並非單純的「力爭上游」。她說,嫁來台灣多年,從不覺得自己是別人口中的弱勢族群,反而覺得自己「好手好腳,應該可以做更多事。」○九年莫拉克風災過後,林麗蟬只要有空就往山裡頭跑,用自己的美髮專長,為老人和孩子們義剪。

第三頁.回饋

整合鄉里資源,照顧老小林麗蟬的熱心助人,丈夫謝水金全看在眼裡,也願意全力支持妻子。當時,他們所住的彰化縣花壇鄉長春村,社區發展協會及活動中心已停擺多年,一一年,夫妻倆決心攜手重組社區發展協會及老人會。

同年七月,利用社區活動中心的空間,她和新住民姊妹共同成立了「台灣新移民發展與交流協會」,除了關懷新移民的生活之外,也開設技能專班,讓姊妹們能藉由學習翻譯、電腦、美容等技術,發展一技之長。

林麗蟬也在辦公室旁,闢了小型圖書館,每一本書,都是她們辛苦募來的,甚至還特地挑選多國語言的童書。

在這塊園地,不僅要照顧大家的生活,也要照顧彼此及下一代的心靈。

而在移民署彰化服務站,也總能見到林麗蟬忙碌的身影,穿梭其中。一會兒幫忙哄著哭泣的小嬰兒,一會兒忙著協助剛來的新住民處理居留問題。只見她用國台語雙聲道流利地溝通著,「聽她在說台語,我都沒想到她是柬埔寨來的」,剛從湖南嫁來台灣的羅映潔驚訝地表示。

第四頁.妳是我的姊妹

讓其他新移民融入台灣

林麗蟬的故事,在鄉里口耳相傳,逐漸被外界知曉。一三年,獲選為十大傑出青年,以及十大傑出女青年的肯定。她的奮發精神,也感動了許多人,願意義務幫忙她推動新住民在地發展工作。

「她在台灣的耕耘與努力,讓我很感動,覺得一定要幫她做點什麼。」台灣新移民發展與交流協會總幹事徐鴻欽,在十大傑出青年頒獎時,得知了林麗蟬的故事,當下決定放下手邊工作,協助她處理新住民事務。

農曆春節前,林麗蟬和姊妹聚集在一起,大家手上提著大包小包的菜肴,準備大展身手。「這是香蕉蕊,是台灣的喔,用來煮湯很好喝。」林麗蟬的拿手菜,是台灣食材配上柬埔寨口味的香蕉蕊湯。

「這是桂林的酸辣粉粒,粉粒是從廣西桂林來的!等一下還有貴州的酸辣土豆絲、江西的香煎豆腐,還有泰國的薑黃飯要上場。」新住民廖清平手上忙著端菜,嘴上也不停地介紹著。林麗蟬帶著姊妹們除了推廣不同地域的特色菜,也希望未來能藉由年菜的銷售,為大家爭取多元發展的機會。

但她們要做的,還不只這些。初春的彰化八卦山區,山嵐繚繞,仿若仙境。「這條公路上,有很多欖仁樹,沿路還有幾個牧場,可以邊逛邊感受這裡的自然美景。」林麗蟬專注地對著姊妹們解說,這不是旅行,是上課。

「我常說,這是一堂愛台灣的導覽訓練課。」林麗蟬認真地說著,她積極為姊妹們找出路,讓自己不再是遠嫁來台的「移民」,而是正港的「台灣人」,積極訓練新住民學習導覽,要把台灣的美麗風光,介紹給更多人看到。

第五頁.前進立院

要把新台灣之子推向世界

以新住民的身分來到立法院,林麗蟬感受到的,不是光環,而是責任。一如她對一雙兒女的教養,有很深的期許。

十八歲的女兒,是代表台南市出賽的網球選手;十七歲的兒子,則是愛好園藝的大男生。當了立法委員之後,林麗蟬幾乎每天都在台北與彰化間奔波,她希望在工作之餘,還能同時扮演好妻子及母親的角色。「雖然很忙,還是要盡量想辦法陪伴家人。」難得的假日,陪著兒子來到田尾的花園公路,趁著好天氣,母子倆整理著花花草草,時而聊家常,時而談未來。「今年暑假,我想帶他們去柬埔寨實習,了解當地環境;未來有機會,希望連結兩地資源,做更多事。」帶著自家的「新台灣之子」,林麗蟬希望未來如果有機會,也想將更多新台灣之子推向國際舞台,成為台灣與東協間的橋樑。

來台將近二十年,她不再是當年那個羞怯的女孩,而是國會裡閃亮的新星。

走出議場,燦爛的陽光,讓她不自覺瞇起了雙眼,但心卻是清明的,她知道,在這裡每往前一步,都是新的契機。

(本文與大愛電視台《大愛全紀錄》合作,影音檔:http://youtu.be/8NA5_y2586I)

林麗蟬

出生:1977年

現職:立法委員

經歷:行政院青年顧問、新住民事務協調會報委員、十傑基金會董事、台灣新移民發展與交流協會理事長

撰文 / 孫沛芬

首位 位新 住民 立委 的愛 愛臺 臺灣 日記 林麗 不會 說國 國臺 臺語 語到 到變 變身 社區 土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1057

白天拿焊槍 晚上化身療癒系文青 新住民系列報導》印尼鐵工王磊 靠一台筆電圓夢

2016-04-11  TWM

從印尼飄洋來台,他進到鐵工廠,每天在火花中與焊槍為伍,一做就是四年,但鐵工下班後的真正身分,其實是才華洋溢的作家……

二○一二年,家鄉在印尼的王磊(Justto Lasoo)直到來台灣的前一天,才知道要落腳在台中豐原的鐵工廠。為了讓自己能堅強面對新的生活挑戰,Lasoo入境隨俗,取了有三個石頭的中文名字,他說:「王磊,就是『石頭王』的意思。」

若留在家鄉,王磊一個月頂多賺一萬多元台幣;但在台灣,一天工作連同加班經常超過十個鐘頭,每月就可以賺到三萬元。他說,「來台灣就是要努力工作賺錢,才能好好照顧家人。」

宿舍小房間裡,一張單人床和書桌,就是王磊的全部家當。桌上的筆記型電腦,是他轉換為「文青」的另一個世界。「每次當我(用印尼文)寫作的時候,心裡的感受就會釋放出來,什麼都可以寫,就感覺很快樂。」鐵工的粗獷和文青的細膩,在王磊身上,沒有反差,只有驚奇。

寫出遊子心聲熱愛創作 還向總統投書

下班後第一件事,王磊會換上印尼傳統服裝,做回穆斯林(編按:Muslim,指伊斯蘭教信眾)的自己。打開筆電的瞬間,壓力頓時放下,思鄉的情緒如泉湧不歇。「現在寫的,是講一個移工,很想念印尼的爸爸。就像有時候,我會想念我爸爸一樣。」

每一個獨自來台打拚的靈魂,總能透過網路文章的交流,互相撫慰。「雖然我們都是一個人,但是寫故事出來分享,就感覺有很多人在一起。」這是王磊愛上寫作的最大原因。

王磊甚至成立了印尼筆社台灣分社,鼓勵更多和他一樣的移工參與創作。「工作時,勞動是義務;創作時,就是自己想要的勞動。」

當然,寫作有時還可以為自己的權益發聲。

今年台灣總統大選前,王磊在媒體用印尼文投書了一封「給未來總統的信」,提及穆斯林祈禱的自由、固定休假的權益(尤其是看護工作)、降低仲介費等,期盼新領導者,能為外來移民帶來正面的改變。

年初,王磊的新書《我在福爾摩沙找到一道光》出版,網友們紛紛下訂。適逢周日,他提了一大袋新書,從豐原搭車來到台北車站大廳,準備交給訂書的朋友。從事看護的優妮捧著新書說,「在台灣工作的印尼人看這本書,會覺得自己不是一個人辛苦,可以激勵人心、給大家加油。」

除了寫作,王磊也透過演講,和移工朋友分享自己的心路歷程。在《印尼之聲》雜誌的教室裡,王磊台上講述生活點滴、台下笑聲不斷,現場互動熱絡。

激出正面力量經常演講 分享心路歷程

《印尼之聲》雜誌負責人沈天德表示,「起初王磊以讀者的身分寫信來,我們發現他很會寫作,就邀他來當特約作家,有時也請他來激勵一下印尼移工朋友。」

有空的時候,王磊還會參加歌唱比賽、登山活動,用行動認識台灣這片土地。他說,「很多美好的事物、風景,要親身體會,才能深刻感受。」

儘管異國生活充實而忙碌,每當夜深人靜,王磊最想念的,還是家人,「只有打電話時,才感覺比較踏實。」新婚不到一年的他,談起相隔兩地的妻子,一臉靦腆的笑容。

在炙熱的工廠,焊鐵工是支撐王磊文青夢的現實身分,他從書寫找到樂趣,把寫作當激勵人生的動力,未來返國仍會筆耕不輟。暫拋文青夢,回到工作的日常,坐在工廠小板凳的他,專心凝視著焊接點,每一次的火花,都得精準到位;一如他每一回的書寫,都能寫進心底。

(本文與大愛電視台《大愛全紀錄》合作,影音檔:https://youtu.be/8NA5_y2586I,本系列完)

撰文 / 孫沛芬

白天 焊槍 晚上 化身 療癒 癒系 文青 住民 系列 報導 印尼 鐵工 王磊 靠一 一臺 臺筆 筆電 圓夢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2463

藍營捧柬籍新住民大陸新娘轟欺騙

1 : GS(14)@2016-01-15 17:24:41

台灣有逾50萬新住民透過婚姻移民到台,當中大陸配偶約有35萬人,其中逾13萬人有投票權。這次立委選舉後,可能產生首位新住民立委,但國民黨提名的卻是柬埔寨籍新住民,令許多來自大陸的新住民不滿,感覺有被國民黨欺騙之嫌!新住民發展協會理事長徐春鶯由大陸嫁到台灣,她指從新住民數據看,大陸配偶佔67%,而柬埔寨只有4,000多人,僅佔0.8%:「怎麼能代表我們30幾萬人,它不具有代表性吧!」來自柬埔寨的林麗嬋現為新移民發展與交流協會理事長,是首榮獲十大傑出青年獎的新住民,她獲國民黨提名不分區立委,很大機會成為中華民國首位新住民立委。但徐春鶯指,國民黨的提名令來自大陸的新住民非常驚訝而且失望。大陸新娘團體曾發起抗議,向行政院當局投訴,指國民黨的新住名立委提名不具代表性,違反了比例原則。徐說,國民黨很清楚,大部份大陸配偶都是支持藍的,票都是投給國民黨的,或投給國民黨分裂出來的政黨的,「這次我們有給國民黨騙了的感覺」。徐認為國民黨此舉是怕綠營攻擊把來自大陸的新住民引進台灣議會,但她覺得這做法很笨:「要不乾脆不要提新住民立委的名額,否則會傷害陸配對國民黨支持!」陸配到台灣定居到六年才有身份證,之後半年才有選舉權,要滿10年才有權參選。對於綠營或將執政,徐認為一些政策是已定的,加上更多人支持和平,相信在兩岸關係上,綠營也會有考量。記者蕭宇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0115/19452750
藍營 營捧 捧柬 柬籍 籍新 住民 大陸 新娘 欺騙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4216

雲籌網略:21世紀住民的長生不老夢

1 : GS(14)@2017-04-30 15:17:34

人類發展經歷了工業革命、互聯網興起,再到現今人工智能(AI)時代,隨着科技日新月異,21世紀最大的產業革命,可能已經不再是某種服務或產品,而是由秦始皇開始,人類夢寐以求的長生不老術,對於這個課題,目前科技界有兩種技術取向,或許就可以讓這一代人實現永生。第一種長生不老術側重人體再生,透過改變基因將細胞激活,「翻新」並補充人類器官功能,取得再生的效果,甚至能避免患病。美國聖地牙哥一家名叫「Samumed」的生物科技初創企業,致力對人類頭髮、皮膚、骨骼、關節等進行再生技術的研究,使人類在抗衰老技術上得到不少突破。這家公司現時總值120億美元,最近吸引3億美元注資,百度也是其中一名投資者,成為最有價值的生物科技初創企業之一。目前Samumed擁有「雄激素性脫髮」治療,技術能改變細胞結構,令頭髮再生。同時,膝蓋軟骨再生激活技術進入臨床試驗的第3階段,成功的話,對治療骨關節炎相當有效,而且激活技術亦打算應用在癌症、消除皺紋等領域上。技術成熟後,理論上人類可以將身體器官不斷升級,顛覆衰老規律,最終達到極致的長壽不衰。另一種技術就如科幻電影《攻殼機動隊》的情節,傾向永久保存人類自我意識,以電子化形式實現永生。人類只需保留大腦個人意識,並植入無堅不摧的機械人AI身體中,並且這情節可以在不久將來成真。未來學家伊恩·皮爾遜(Ian Pearson)博士曾預言,2050年人類將能與電腦合體,只要把個人意識上傳,即使死後沒有身體,亦能透過電子儀器發表意見。並且會創造超級人類「Homo optimus」,這樣人類能隨時把個人意識上載雲端,再下載到任何一個身體上,達到「人機融合」。乍聽好像天方夜譚,其實Tesla創立人馬斯克(Elon Musk)已着手將其變為現實,他最新創立的公司Neuralink Corp.,正研究將電腦與人腦連結的「神經織網」(Neural Lace)技術開發,希望在大腦植入微電極,讓人腦與電腦能夠直接溝通,甚至下載上傳思想。筆者相信,在大部份讀者有生之年內,或有機會可以見證這兩種技術中最少其中一種!但就算科技真能讓部份人類長生不老,若給大家一個免費試驗但要當白老鼠的機會,有多少人願意嘗試,將自己「改裝」呢?從社會學角度看,如果放任「人體翻新」技術發展,老人不斷激活再生細胞,顯然違反自然及經濟規律,最後只會導致全球人滿為患,不但讓高齡化社會越趨嚴重,產生各種社會問題,地球資源亦會更加短缺。再者,可以預想高端技術與療法絕對價值不菲,屆時每個人的時間價值差距將導致終極的生命不平等,貧富懸殊的尖銳性會被無限放大。另一方面,若「人機融合」成為現實,人類將大腦與電腦連接,把意識隨意轉移機械人身上,這讓人類可擁有多重存在的形式和身份。但屆時一部份人類改為居住在網絡虛擬空間,更可能與居住在「真實」世界的社群產生對立。就如電影《21世紀殺人網絡》,大部份人類活在電腦所控制的虛擬世界之中,也覺得沒有任何問題,而且他們還能相信自己是身處現實世界。反而活在「真實」世界的人,卻過着艱苦的非人生活,甚至很多人質疑,去「解放」被電腦囚禁意識的同伴是否不人道。我的問題是,當你的思想意識都被電腦融合,還會理會自己身處的空間是否「真實」的社會嗎?無謂君
https://www.facebook.com/wuweilord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inanceestate/art/20170430/20006033
雲籌 籌網 網略 21 世紀 住民 長生 不老 老夢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1999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