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林伯二太收地揭身世



2006-12-14  NM


麗新前主席林百欣雖然過身逾年,但家族成員仍然新聞多多。上週,二太太余寶珠連環出擊,入稟收回林伯生前給 她的地皮和舊樓,甚至連親家姐亦要「趕絕」。

本刊追訪余寶珠的家鄉,原來她自幼家貧,被過契到一余姓家中做養女;亦因為窮,余寶珠踏入林家 後亦十分進取,不單只「爭名份」、「爭財產」,甚至與長房「爭老爺」。

本月,林伯的遺囑執行人,以及二太太余寶珠,不斷入稟高院,將霸佔 林伯地皮及大宅的住客趕走,當中包括在西貢濠涌亞視廠房、美孚九華徑新村的石屋,以及粉嶺龍躍頭的「欣寶廬」。

「啲地係佢(余寶珠)嘅,可 能佢想重建啦!」林伯長子林建名說。近年樓價不斷攀升,林建岳上月剛以四千八百萬買下一幅沙田豪宅地,似乎對新界豪宅地皮情有獨鍾。以西貢蠔涌亞視片廠地 皮為例,年中便獲城規會通過,准許發展十九幢三層高獨立屋。

除了重建,林建名亦估計收地是要釐清業權,以方便辦理遺產稅:「如果啲地係老豆 個名嘅,都要收返嚟,搞清楚業權,唔係邊個交遺產稅呀?而家律師仲攞緊啲文件俾政府,唔係有排都計唔掂啲遺產稅!」

位於粉嶺龍躍頭的「欣寶 廬」,佔地萬多呎,估計市值逾七百萬元;今年九十六歲的林玉明(右圖),在大宅居住逾三十年,是余寶珠同父同母的親姐姐。(張國慶攝)

不認 親家姐

佔地約萬多呎的粉嶺「欣寶廬」,內有兩幢殘破的兩層高物業。住在大宅內的九十六歲老婆婆林玉明,原來是余寶珠的親姐姐,居於大宅內逾 三十年。記者週日在大宅內,看見頭髮花白的林玉明在花園內扶住牆壁行出行入,由於撞聾,對記者在門外的詢問充耳不聞。

「呢間屋係林百欣嘅, 佢以前喺附近嘅坪輋,有間安寶漂染廠,林伯一星期都會去間廠幾次,每次就會返來休息。九七年麗新水緊,林伯都唔捨得賣呢間屋。」附近一名老街坊陳智文說。

兩 個月前,已有街坊看見大宅門外的圍牆上,貼了一疊律師樓的文件:「啲文件大致係叫佢哋搬走,一般呢啲信都係貼係大門,好少貼係圍牆上俾其他人睇,分明係無 面俾要逼遷啦!唔怪得佢哋尋日(上週六)先搬咗一大堆雜物出來。」一名街坊說。

胞姐被逼遷,風騷的余寶珠,上週五與林建名,以及長孫林孝賢 出席鄉下中山沙溪鎮的慈善捐款活動。翌日,她又匆匆返回香港,趕及晚上出席任白基金會的《帝女花》籌款晚會。

記者問她是否想收回粉嶺的欣寶 廬來建豪宅,她即大聲說:「公司啲嘢我唔知,你問番我啲仔啦!」記者再追問她是否認識自稱她家姐的林玉明,她即不耐煩地大呼:「我唔識呢個人!」

過 契改姓余

為了收地而不認親人的余寶珠自小家貧,對錢甚為看重。今年八十一歲的余寶珠,二五年在中山沙溪鎮港頭村出生,原名叫林文姬,其父林 占春育有七子女,因家貧而將排第三的余寶珠過契到附近的大涌鎮疊石村姓余的家中做養女。在村內,人稱她為三家姐。

余寶珠在家鄉的堂兄林炳輝 看了林玉明被余寶珠逼遷的新聞,一眼便認出相中的林玉明是余的親生大家姐,「我哋兄弟姊妹嘅感情一向好好,一定係報紙亂寫!」

不少村民仍記 得余寶珠年輕時頗有幾分姿色,「佢幾姊妹都好靚女,日本仔打仗淪陷時,佢有個家姐仲做咗縣長老婆。」村民黎伯說。四六年光復後,余寶珠與親母及幾個姊妹去 了澳門搵食,後來更在澳門認識林伯。

「四十年代香港淪陷,我得六歲,由香港跟住阿爸阿媽逃難去咗廣州,再去澳門,當時我哋都未發達,我有個 親妹有痢疾,便因冇錢買藥病死咗! 阿爸係四八、四九年喺澳門識佢(余寶珠),當時阿媽因為咁成日同老豆嗌交。」 林建名說。

林伯身邊助創 業

四、五十年代,林伯在中環開設華興行做貿易,以及在深水埗元州街開設成福針織廠,一位曾在成福工作的中山鄉里說:「當時成福主要係做笠衫 嘅,只係佔咗兩、三個鋪位,有一百幾十人做嘢,日日開工二十個鐘,三家姐(余寶珠)已經係老闆娘,喺廠內睇頭睇尾。」

五○年,林伯買入麗新 製衣廠,開始涉足恤衫、牛仔褲生意,亦有賴余寶珠的幫助。「麗新原來嘅老闆係姓李嘅中山人,因為發生家變,無心再經營麗新,三家姐識李老闆,於是介紹林伯 以好平嘅價錢買麗新。當時麗新嘅恤衫可以出口美國,三家姐就同姓李嘅,搞掂出口美國嘅批文,由於間廠細,好多單都發俾外面做,當時林伯都唔熟呢行o架,所 以話麗新所有嘢都係經三家姐手賺返嚟!」在香港經營製衣,今年八十多歲的中山人鄉里黎金康說。

五十年代,林伯在三日內如期趕製七百打出口非 洲的恤衫訂單,令他成為「非洲王」。林炳輝說:「當時工廠好多訂單,三家姐喺廠內仲車埋衫辦,同煮消夜俾工人食。」

與長房爭老爺

以 往,余寶珠確對親友甚為照顧,據悉,大家姐林玉明及其兒子曾在麗新工作,女兒則曾在林家的寶藝製衣廠做管理工作。余亦曾打本予胞弟在北河街開酒樓及承包麗 新工廠內的飯堂。

五七年,余寶珠為林伯誕下二子林建岳,正值林伯事業高峰期,林建岳被指腳頭好,二房因而甚得林伯寵愛,與元配賴元芳一爭長 短。

「佢(賴元芳)份人又唔識同人爭,由澳門返香港之後,阿大住西洋菜街,阿二住大埔道,不過阿二間屋大過又靚過阿大嗰間!初時林伯一星期 有三日留喺阿大處住,三日係阿二處,剩下一日就俾阿三或其他人。」一名林家親友說。然而,後來林伯一星期才去大房家一天,到林伯去世前,亦長留在余寶珠九 龍塘森麻實道的大宅。

據知情者說,賴元芳與余寶珠交惡,起因是為了爭老爺。「以前林伯老豆林獻之本與阿大住喺西洋菜街三層高嘅屋內,老爺住 二樓,但佢有青光眼,睇嘢唔清楚,林伯嘅七弟同余寶珠就夾埋話阿大虐待老爺,搬咗老爺去阿二度住。」

「後來,林伯個細佬又叫阿大俾阿二入 宮,不過佢要同大婆平起平坐,阿大咪覺得佢(余寶珠)唔尊重自己,因為連阿四都曾經上門拜會大婆,斟茶佢飲。」

賴元芳四年前曾在訪問中說: 「佢(余寶珠)買嘢俾我嬸母,碼住佢哋,我係大婆,自己嬸母都同佢行……阿二好惡好巴閉,好似佢大晒咁,唔尊重我。」

對於余寶珠這個阿媽, 林建名則笑笑口說:「我細個去英國讀書時,佢都有送禮物俾我,而家我阿媽年紀大,近十年都冇乜爭拗,大家和解咗啦!」


林伯 伯二 二太 太收 收地 地揭 身世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555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