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佛祖做乜叫佢參選?

胡官:可能佛祖叫我參選 葉劉:需增少數族裔保障
.......
胡國興昨早出席一個論壇,以「一國兩制下的政治出路」為題演講,指人權、自由、法治是香港的核心基礎,港人最怕內地干預和失去自由,認為人大釋法不一定踐踏一國兩制,因根據《基本法》人大有權釋法,但人大「8‧31決定」顯示中央對港人極不信任,要化解困局先要挽回港人對政治制度的信心。他建議,立法規管內地不得干預本港自治範圍的事務等。

上面這則新聞節錄自今天的明報, 我只想評論最後那一句。我明白一搞政治, 一街都是空頭支票。有的是有願景但無能為力, 開支票時可能無心哄騙, 真心想履行承諾時才發現困難重重。有的卻是為了爭取民意, 甚麼也誇下海口, 甚麼也覺得應該大幹一番。胡官可能有雄圖大略, 打算拯救黎民於水深火熱, 政治經濟社會民生以前都沒有涉足, 也不辭勞苦, 躍躍一試。他沒有往績可以亮於人前, 極其量你當他獲我佛如來的感召, 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 起碼使他消減了十幾磅。法律是胡大官人的老本行, 他這命題一出: 「立法規管內地不得干預本港自治範圍的事務」, 我就眉頭縐了。只有一個問題: How?

如果是別人提出這講法, 我就一定會問: 阿哥你識唔識law架?

《基本法》第22條第一款(《基本法》分章分條卻不分款, 只是一段接一段, 香港的法例習慣叫款(subsection), 終審法院討論《基本法》時, 也把這些段落叫款):

第二十二條

中央人民政府所屬各部門、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均不得干預香港特別行政區根據本法自行管理的事務。
......

《基本法》不是已經訂明了胡官在論壇鼓吹立法的議題嗎? 還要立甚麼法? 如果建議本地立法, 那就更加廢話。本地立法怎樣可以凌駕《基本法》? 真的笑話地立法, 如果中央干預香港特別行政區自行管理事務, 你告邊個? 這個中央干預特區事務的議題, 一直都不是沒有法律規管的, 《基本法》這憲法已經在規管, 問題是當港人指責中央干預特區事務時, 中央說那不是特區自行管理的事務, 那是中央的事務。你立本地法不行, 你拗《基本法》又唔夠人大拗, 你仲可以做乜? 你做乜都好, 就是不能本地立法, 那是一個很基本的法律概念。

特首參選人中, 我睇低胡官幾綫都不無道理。
佛祖 做乜 乜叫 叫佢 參選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2379

摸魚手札:教曉張華峰乜叫丁蟹效應

1 : GS(14)@2016-09-04 15:45:40

金融服務界議員不知丁蟹是誰,結果惹來了無數網民恥笑,本來不知者不罪,但不知卻要托大,那就真是洋相盡出,怨不得人。朋友徐家健教授網上說我是研究丁蟹效應的專家,這個介乎挖苦與譏笑的說法令我面上紅得一陣陣。專家不敢說,不過至少肯定比現任議員知更多,畢竟我畢業文是靠寫丁蟹的。既然之前已經教曉議員睇諮詢文件,本座抱着樂善好施、濟世為懷的慈悲心腸,也不吝嗇再教多一次他何謂丁蟹效應。丁蟹效應的定義,幾乎所有股民都知,就是當鄭少秋的影視作品上畫,就會引發指數下跌,名字是來自《大時代》鄭少秋演丁蟹一角。本來只是可堪玩味的都市傳說,但卻被CLSA出了大行報告研究,分別有2004年market outlook的《Adam Cheng Effect》和2012年《Hong Kong Slice of life. Mind war》兩篇報告。首先,丁蟹效應是不是真的?答案是數據上證實唔到。至於數據上的技巧運用,那是統計系、經濟系本科生一定知道的,離不開regression、time series和binary之類的運用。老實說,我現在已經把所有學過的R、Stata、SPSS等知識忘記得一乾二淨,但概念還是記得很清楚。從學理角度去睇,CLSA那兩篇報告寫得甚為粗疏,無大參考價值,因為兩份報告沒有嚴謹處理過數據。第一個要處理的問題是樣本太少,雖然鄭少秋當年很紅,但佢的作品數量在統計樣品角度去睇唔算多,所以不論我如何把班那些數據,出到來的R-square都偏低,反映着統計模型上的不可靠。其次,鄭少秋紅遍二岸三地,到底兩岸三地的作品如何量化其效應高低?劇集重播又如何計?電影、劇集、舞台劇的效果又是否一視同仁?而且,心理學上有「自我實現預言」(Self-fulfilling prophecy)一說,到底我應該由鄭少秋作品公布預告開始考慮,還是等到作品正式上畫才計起?還有更多……這都是我當時處理數據上的困難,所以我試行了過百條的方程,不過肯定的是所有R-square偏低、過不到F test,口語淺白的講法即係無乜說服力。再睇番CLSA兩篇報告,只有指出數據不足問題,其他問題就無點提過。例如《Adam Cheng Effect》一文中講過「The potential standard error could be big given the small sample size of only nine. Nevertheless, we have still worked out an empirical relationship for the sake of fun.」,其實都係為了趣味咁解。《Hong Kong Slice of life. Mind war》則話「Due to insufficient data, TV ratings for1990s were estimated.」,即係太舊的資料唔夠數據。《Hong Kong Slice of life. Mind war》的設定比第一篇為佳,因為比較近期,所以鄭少秋的作品多了,樣本數據更多。而且,在regression處理更有趣,例如報告定了「悲情指數」一說。如果大團圓結果,就計10分;鄭少秋的角色死了就扣10分。不過,這只是創意,沒有太實際的理論基礎支持。經濟學這門社會科學專門處理一些混亂的數據,所以不論做政策研究、財經分析,掌握多少少都是有利無害的。金融服務界候選人包括:張華峰、詹劍崙和徐聯安渾水
http://www.facebook.com/muddydirtywater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inanceestate/art/20160904/19759092
摸魚 手札 教曉 曉張 華峰 乜叫 叫丁 丁蟹 效應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7403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