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社論:克制盲目投資乃防風險之要

近期以來,為防範化解重大風險,各渠道排查風險隱患持續上演,此前被寄予厚望的PPP(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領域也不例外。

財政部5月9日公布了各地落實PPP項目庫集中清理工作情況:截至4月23日,各地累計清理退庫項目1695個、涉及投資額1.8萬億元;上報整改項目2005個、涉及投資額3.1萬億元。同時,按照“防風險、促規範”的要求,著力加強規範PPP運作,從高速發展轉向高質量發展,實現PPP項目轉型升級、提質增效,切實提升公共服務質量。

PPP項目集中清理工作從去年11月啟動,當時財政部發布《關於規範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PPP)綜合信息平臺項目庫管理的通知》(業內稱“92號文”),要求啟動對總投資超17萬億元的萬余個PPP入庫存量項目的集中清理,清退不合規項目。

PPP是推動公共產品和服務供給、吸引鼓勵民間投資的一項重要舉措。自2014年以來,PPP在市政工程、交通運輸、環境治理等諸多領域得到開展。但在實際運行過程中,PPP卻成為地方政府和國有企業杠桿擡高的一大原因,通過小股大債、明股實債、銀行同業理財工具等手段,不少PPP項目杠桿較高。

比如,財政部規定地方每年用於支付和補貼PPP項目的支出不能超出一般公共預算支出的10%,但地方實際執行的時候卻是“一窩蜂”,恨不得什麽項目都上馬PPP。財政部三令五申不允許明股實債和做拉長版的BT(建設—移交),要進行物有所值和財政可承受力評價,但在很多項目上一直未能落實。

因此,PPP項目過多過濫的問題,必須進行清理整頓,以消弭地方債務和企業杠桿過高等風險。但這並不代表否決PPP模式,因為當不規範的項目和企業被清理後,做得好的企業和項目仍將被保留。換言之,PPP領域正在經歷一個“大浪淘沙”的過程。

近期,與清理PPP項目同時發生的還有一些企業在去杠桿背景下爆發債務危機。今年僅僅過去4個來月,已有16只債券出現違約。與以往不同的是,違約企業甚至涉及上市公司,包括上市公司凱迪生態、神霧環保、富貴鳥和*ST中安在內的多家企業,債務違約累計金額達130億元之多。

與此同時,有打破剛性兌付之稱的《關於規範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業內俗稱“資管新規”)也於近期發布,旨在通過去杠桿、禁止資金錯配,減少金融風險發生的可能性。

無疑,這些現象的出現和政策的發布,都有著相同的背景和時機,那就是通過系列組合措施,化解重大風險發生的隱患。

去年10月,十九大報告首次提出要打好防範化解重大風險的攻堅戰;12月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進一步明確,今後3年要重點打好三大攻堅戰,為首的就是防範化解重大風險;今年4月的中央財經委員會會議再一次強調,打好防範化解金融風險攻堅戰,要以結構性去杠桿為基本思路。

其實,不論是PPP清理,還是債務危機,似乎很難逃得過“一放就亂、一管就死”的困境。以PPP為例,當中央認為這種模式對地方發展有利,且可以讓民間資本參與其中時,地方政府往往“一哄而上”式地盲目投資,從而造成了新的隱患。此時,若要善用好的制度與政策,克制盲目就顯得十分重要。

總體而言,針對任何經濟行為和現象,防範化解重大風險都是首要任務。不管是集中清理PPP項目,還是打破債券市場與理財市場的剛性兌付,皆為當下必須為之的糾偏行為。

社論 克制 盲目 投資 乃防 風險 之要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3889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