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重建帶挈過百戶發達 麗星樓業主變千萬富翁

1 : GS(14)@2010-10-17 18:42:24

2010-10-06 EW
重建帶挈過百戶發達 麗星樓業主變千萬富翁   

重建帶挈 過百戶發達

大坑豪宅「上林」入伙在即,發展商置地固然可以大賺一筆,原址即麗星樓的一百七十名業主,也因為近年樓市暴升,在當年的樓換樓計劃下,戶戶換回的單位每個市值動輒千六至千七萬元,加上發展商承諾的利潤分紅,業主一夜間悉數成為「千萬富翁」。

六年前麗星樓每戶市值不過三到四百萬元,想不到幾年後人人賺大錢,個個做富翁。不過,有人歡喜有人愁,當中亦有投資者因併購洽談一拖再拖,要蝕讓離場。

在東半山打躉十多年的地頭蟲經紀陳先生,看着麗星樓由收購至重建,見盡投資者的起起跌跌,對整個項目感慨良多,有人因為收購財富暴升,有人卻因為心急出售而損失收場。

陳先生回想當時的一樁失敗個案,「麗星樓早於九○年代初已醞釀重建,業主立案法團九六年已向部分發展商作出邀請,那時有一名姓許投資者聽到消息,率先以四百六十五萬元購入A座高層C單位,如意算盤是當併購計劃落實後,單售價可升值至六、七百萬元。」

皮蛋大王獲利四倍

豈料人算不如天算,九七金融風暴,樓市大崩圍,結果併購計劃一拖再拖,三年又三年,及後城規會更宣布設下高度限制,許姓投資者恍如被一盆冷水照頭淋,心知重建渺茫,心灰意冷下於○三年底止蝕離場。

投資者「偷雞唔到蝕把米」,以三百五十萬元轉售,不計使費損失百多萬元,還未計算幾年下來的利息支出。許姓投資者萬萬想不到,若能多守幾年,不但可以翻本,更可獲取逾千萬元回報,投資就是如此,一個決定令財富擦身而過。

你放棄時,卻有人看好,「接棒者是在上環賣「溏心皮蛋」的順興行老闆陳應強,皮蛋大王接貨後,幾經轉折,終與置地達成樓換樓計劃,上月接收新樓單位,估計市值約一千七百萬元,未計算搬遷賠償及分成利潤,短短七年,單位市值增加近四倍。」徐先生直言,兩人同樣持貨七年,命運卻截然不同。

回報一百七十倍

同樣好彩的是一名於七○年一手購入低層單位的老業主林伯,事緣麗星樓併購期間,信息頗為混亂,老業主目睹麗星樓多番併購不果,感到不耐煩,○四年底碰上「摸王」黎汝遠,摸王願意出價六百萬元收購該單位。

林伯好幾次見財化水,心裏總不是味兒,與其無止境等待,倒不如出售套利,反正以當時價錢,六百萬也算一個好價。

當時正值○四年底,想不到簽約後一個月,置地終落實收購,並發出公布廣告天下,舊業主有權換取日後新樓單位。林伯知悉後悔不當初,最終硬着頭皮,拒絕完成交易,雙方在討價還價下,林伯稍作賠償,達成協議取消交易。

熟識林伯的代理指出,「林伯自己都話十分好彩,可以與「摸王」取消交易,否則就蝕大底,少賺成千萬。」林伯七○年僅以十萬購入的單位,換回新樓加分成利潤,市值合共千七萬元,四十年來升值接近一百七十倍。

吳鴻美眼光獨到

另一位幸運兒是人稱「吳美人」的師奶投資者吳鴻美,○三年她以三百六十萬購入麗星樓低層單位,上月獲發面積一千方呎新單位,獲利也接近三倍半。吳鴻美細述購入麗星樓的過程,「買麗星樓時重建方案仍未落實,入市完全基於呎價吸引,呎價低見三千多元,較豪宅建築費還要低。再講,物業位處豪宅地段,那時的二手價可謂完全未反映應有價值。」她續稱,「樓換樓方案有一定吸引,逐戶收購價值最多是按當時市值加一定溢價而已,相反舊樓換新樓的值博率肯定較高,當時麗星樓價值比起同區龍華花園還要低。今天上林的價值,不單遠高於龍華花園,更可與禮頓山相比。」黎汝遠○四年以千三萬購入兩伙,其中一間如上面提及被賣家取消交易,另一間於○五年以七百五十萬沽出,賺咗百五萬就離場。若他持貨到現在,應可多賺一千萬,炒樓經驗豐富的黎汝遠也大歎失諸交臂。

事實上,整個麗星樓的收構確實波折重重,曾任麗星樓業主立案法團主席多年的退休公務員楊錦明坦言,可用過山車來形容當時的境況,「約在九七年時,恒地(0012)提出以「二百五十萬元加新樓單位」的優厚條件,游說業主接受收購,業主見條件幾筍,很快已有六、七成業主落叠。」正當大夥認為袋袋平安之際,金融風暴竟在此刻爆發,恒地「褪軚」,麗星樓併購大計首度泡湯,「幾經辛苦找到置地「執二攤」,不過賠償價已跌至四十萬元再加「樓換樓」,另外發展商為業主提供六十萬元低息搬遷貸款,足夠在同區租樓住三到四年。不過,業主還是猶豫不決,置地為免一拖再拖,承諾物業推售後,按利潤分成,每戶最多可獲約一百二十萬元。」好事多磨,○一年城規會突然宣布修訂北角分區大綱圖,將麗星樓設定三十層高度限制,即時打窒置地的重建大計,假若未能放寬高限,重建樓面受到規限,換言之將無利可圖。置地立時急煞車,聲言麗星樓重建計劃將會擱置。

重建路多波折

「當時業主十分失望,恐怕重建告吹,個別業主不想再等,於是在市場低價沽售。不過,大多數業主仍然堅持樓換樓方案,更集體向城規會反對高度限制,幾經艱辛,成功爭取將高限放寬至五十層。」楊錦明坦言,有其他發展商乘虛而入,向業主提出逐戶收購,幸好業主齊心,否則樓換樓的重建方案不能成事。

「由於麗星樓併購前後傾咗十幾年,業主自然唔願意花錢保養,加上當時樓市又持續低迷,交投相當疏落,平均每年只有兩、三宗成交。比鄰斜坡更有保養問題,物業呎價向來「低了一截」,加上併購差點落空,投資者可謂『膽博膽』。」作為麗星樓「樓換樓」重建幕後功臣的楊錦明直言,「過去幾年因重建而遷往區內另一樓盤,現階段仍未決定會否搬回「上林」居住。我估計,至少會有六、七成舊業主會搬返嚟。」麗星樓「樓換樓」重建方案詳情1. 舊單位可換一個實用面積不少於767方呎的單位及一個有蓋車位2. 每戶可獲現金賠償40萬元,頂層連天台單位現金賠償為120萬元3. 每戶可獲60萬元搬遷貸款,息率為滙豐銀行最優惠利率(P)減2厘,貸款須於入伙前一次過償還4. 原先仍有按揭業主可獲贖回貸款,入伙後再以新銀行按揭償還,重建期間不用供款,息率為滙豐銀行最優惠利率(P)減2厘5. 日後項目利潤若高於成本35%,舊業主可獲利潤分成,最高分成為120萬元

深圳一夜 誕四百千萬戶

置地帶挈過百業主變千萬富翁,但華潤置地(1109)在深圳大沖村的重建收地,更讓全村業主一夜之間富起來。大沖村有八百七十一戶,是深圳以至廣東最大的舊區改造項目,華潤置地收購經年,由於近年內地樓價大幅攀升,發展商決定大手筆收購,如業主選擇以現金賠償,每平米高達一萬一千元人民幣。

有逾一半的住戶擁有的房屋達一千平米,按賠償金額計算,誕生四百多個千萬元戶。有代理透露:「千萬元戶並沒有大不了,有十個家庭各持有逾一萬平米房屋,頓成為億萬富豪。」撰文‧蔡慶佳、鄧淑慧 攝影‧財經組 資料‧財經組 設計‧雷振邦

重建帶挈 過百戶發達

大坑豪宅「上林」入伙在即,發展商置地固然可以大賺一筆,原址即麗星樓的一百七十名業主,也因為近年樓市暴升,在當年的樓換樓計劃下,戶戶換回的單位每個市值動輒千六至千七萬元,加上發展商承諾的利潤分紅,業主一夜間悉數成為「千萬富翁」。

六年前麗星樓每戶市值不過三到四百萬元,想不到幾年後人人賺大錢,個個做富翁。不過,有人歡喜有人愁,當中亦有投資者因併購洽談一拖再拖,要蝕讓離場。

在東半山打躉十多年的地頭蟲經紀陳先生,看着麗星樓由收購至重建,見盡投資者的起起跌跌,對整個項目感慨良多,有人因為收購財富暴升,有人卻因為心急出售而損失收場。

陳先生回想當時的一樁失敗個案,「麗星樓早於九○年代初已醞釀重建,業主立案法團九六年已向部分發展商作出邀請,那時有一名姓許投資者聽到消息,率先以四百六十五萬元購入A座高層C單位,如意算盤是當併購計劃落實後,單售價可升值至六、七百萬元。」

皮蛋大王獲利四倍

豈料人算不如天算,九七金融風暴,樓市大崩圍,結果併購計劃一拖再拖,三年又三年,及後城規會更宣布設下高度限制,許姓投資者恍如被一盆冷水照頭淋,心知重建渺茫,心灰意冷下於○三年底止蝕離場。

投資者「偷雞唔到蝕把米」,以三百五十萬元轉售,不計使費損失百多萬元,還未計算幾年下來的利息支出。許姓投資者萬萬想不到,若能多守幾年,不但可以翻本,更可獲取逾千萬元回報,投資就是如此,一個決定令財富擦身而過。

你放棄時,卻有人看好,「接棒者是在上環賣「溏心皮蛋」的順興行老闆陳應強,皮蛋大王接貨後,幾經轉折,終與置地達成樓換樓計劃,上月接收新樓單位,估計市值約一千七百萬元,未計算搬遷賠償及分成利潤,短短七年,單位市值增加近四倍。」徐先生直言,兩人同樣持貨七年,命運卻截然不同。

回報一百七十倍

同樣好彩的是一名於七○年一手購入低層單位的老業主林伯,事緣麗星樓併購期間,信息頗為混亂,老業主目睹麗星樓多番併購不果,感到不耐煩,○四年底碰上「摸王」黎汝遠,摸王願意出價六百萬元收購該單位。

林伯好幾次見財化水,心裏總不是味兒,與其無止境等待,倒不如出售套利,反正以當時價錢,六百萬也算一個好價。

當時正值○四年底,想不到簽約後一個月,置地終落實收購,並發出公布廣告天下,舊業主有權換取日後新樓單位。林伯知悉後悔不當初,最終硬着頭皮,拒絕完成交易,雙方在討價還價下,林伯稍作賠償,達成協議取消交易。

熟識林伯的代理指出,「林伯自己都話十分好彩,可以與「摸王」取消交易,否則就蝕大底,少賺成千萬。」林伯七○年僅以十萬購入的單位,換回新樓加分成利潤,市值合共千七萬元,四十年來升值接近一百七十倍。

吳鴻美眼光獨到

另一位幸運兒是人稱「吳美人」的師奶投資者吳鴻美,○三年她以三百六十萬購入麗星樓低層單位,上月獲發面積一千方呎新單位,獲利也接近三倍半。吳鴻美細述購入麗星樓的過程,「買麗星樓時重建方案仍未落實,入市完全基於呎價吸引,呎價低見三千多元,較豪宅建築費還要低。再講,物業位處豪宅地段,那時的二手價可謂完全未反映應有價值。」她續稱,「樓換樓方案有一定吸引,逐戶收購價值最多是按當時市值加一定溢價而已,相反舊樓換新樓的值博率肯定較高,當時麗星樓價值比起同區龍華花園還要低。今天上林的價值,不單遠高於龍華花園,更可與禮頓山相比。」黎汝遠○四年以千三萬購入兩伙,其中一間如上面提及被賣家取消交易,另一間於○五年以七百五十萬沽出,賺咗百五萬就離場。若他持貨到現在,應可多賺一千萬,炒樓經驗豐富的黎汝遠也大歎失諸交臂。

事實上,整個麗星樓的收構確實波折重重,曾任麗星樓業主立案法團主席多年的退休公務員楊錦明坦言,可用過山車來形容當時的境況,「約在九七年時,恒地(0012)提出以「二百五十萬元加新樓單位」的優厚條件,游說業主接受收購,業主見條件幾筍,很快已有六、七成業主落叠。」正當大夥認為袋袋平安之際,金融風暴竟在此刻爆發,恒地「褪軚」,麗星樓併購大計首度泡湯,「幾經辛苦找到置地「執二攤」,不過賠償價已跌至四十萬元再加「樓換樓」,另外發展商為業主提供六十萬元低息搬遷貸款,足夠在同區租樓住三到四年。不過,業主還是猶豫不決,置地為免一拖再拖,承諾物業推售後,按利潤分成,每戶最多可獲約一百二十萬元。」好事多磨,○一年城規會突然宣布修訂北角分區大綱圖,將麗星樓設定三十層高度限制,即時打窒置地的重建大計,假若未能放寬高限,重建樓面受到規限,換言之將無利可圖。置地立時急煞車,聲言麗星樓重建計劃將會擱置。

重建路多波折

「當時業主十分失望,恐怕重建告吹,個別業主不想再等,於是在市場低價沽售。不過,大多數業主仍然堅持樓換樓方案,更集體向城規會反對高度限制,幾經艱辛,成功爭取將高限放寬至五十層。」楊錦明坦言,有其他發展商乘虛而入,向業主提出逐戶收購,幸好業主齊心,否則樓換樓的重建方案不能成事。

「由於麗星樓併購前後傾咗十幾年,業主自然唔願意花錢保養,加上當時樓市又持續低迷,交投相當疏落,平均每年只有兩、三宗成交。比鄰斜坡更有保養問題,物業呎價向來「低了一截」,加上併購差點落空,投資者可謂『膽博膽』。」作為麗星樓「樓換樓」重建幕後功臣的楊錦明直言,「過去幾年因重建而遷往區內另一樓盤,現階段仍未決定會否搬回「上林」居住。我估計,至少會有六、七成舊業主會搬返嚟。」麗星樓「樓換樓」重建方案詳情1. 舊單位可換一個實用面積不少於767方呎的單位及一個有蓋車位2. 每戶可獲現金賠償40萬元,頂層連天台單位現金賠償為120萬元3. 每戶可獲60萬元搬遷貸款,息率為滙豐銀行最優惠利率(P)減2厘,貸款須於入伙前一次過償還4. 原先仍有按揭業主可獲贖回貸款,入伙後再以新銀行按揭償還,重建期間不用供款,息率為滙豐銀行最優惠利率(P)減2厘5. 日後項目利潤若高於成本35%,舊業主可獲利潤分成,最高分成為120萬元

深圳一夜 誕四百千萬戶

置地帶挈過百業主變千萬富翁,但華潤置地(1109)在深圳大沖村的重建收地,更讓全村業主一夜之間富起來。大沖村有八百七十一戶,是深圳以至廣東最大的舊區改造項目,華潤置地收購經年,由於近年內地樓價大幅攀升,發展商決定大手筆收購,如業主選擇以現金賠償,每平米高達一萬一千元人民幣。

有逾一半的住戶擁有的房屋達一千平米,按賠償金額計算,誕生四百多個千萬元戶。有代理透露:「千萬元戶並沒有大不了,有十個家庭各持有逾一萬平米房屋,頓成為億萬富豪。」撰文‧蔡慶佳、鄧淑慧 攝影‧財經組 資料‧財經組 設計‧雷振邦
2 : 龍生(798)@2010-10-18 01:30:04

別的發展商手上, 就沒有這麼優厚的條款了

英資機構... 對人真的特好
3 : GS(14)@2010-10-18 22:04:28

2樓提及
別的發展商手上, 就沒有這麼優厚的條款了

英資機構... 對人真的特好


至少有考慮到人
4 : 龍生(798)@2010-10-19 00:03:09

對的, 買樓真的是置地, 怡和, 太古, 嘉里, 新鴻基,信和, 新世界, 華置, 南豐, 信和, 長實華懋
排名依次序
5 : GS(14)@2010-10-23 11:41:32

4樓提及
對的, 買樓真的是置地, 怡和, 太古, 嘉里, 新鴻基,信和, 新世界, 華置, 南豐, 信和, 長實華懋
排名依次序


你好似漏了恆地...
http://realforum.zkiz.com/thread.php?tid=9130
他說平情而論,近年大部份發展商在用料或裝修手工方面都有進步,被視為名牌的不用多說,他特別點名讚恒基和信和,「例如空心磚以前好多,近幾年已冇出現過;以前有斜地台同漏水,家都好少見,進步好大」。
重建 帶挈 過百 百戶 發達 星樓 業主 變千 千萬 富翁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1194

翻譯熱賣書銷全球 港產老外 中文書海尋寶

1 : GS(14)@2010-10-17 18:43:40

2010-10-09 im

大部分人看中國市場,是看13億的中國消費人口。Thomlinson看中的,卻是在中國工作和定居的一群老外。

「10年前的北京上海,大概有10萬名長期居留的外國人,現在約有50萬,中國內容的英文小說市場正在不斷增長,香港、新加坡也一樣。」

他發現市面上的英文譯本中文小說種類非常狹窄,好像只有《文革回憶錄》和《上海寶貝》那種「東方Chick Lit」(女性小說),缺乏他認為老外真正有興趣的題材,便毅然辭掉原有的工作,成立繙譯及出版社以填補缺口。

這位一口流利普通話的Thomlinson雖然是個老外,但當他還在英國唸小學時,已因功課需要而收集大量萬里長城的圖片,從此便愛上中國文化,現在,他更決意把中國的現代文學帶到英語世界裏去。

Harvey Thomlinson是英國人,現居香港,常飛往北京、上海、台灣、新加坡與作者、繙譯員、書商等開會,雜誌出版這天,他正在法蘭克福出席每年舉行的全球最大型書展。

他3年前來到香港出任一間美國研究公司的亞洲區經理,去年辭職,全身投入自己的出版事業。「第一,我看到繙譯及出版中文小說的市場失效,西方有很多很好的繙譯員,可是他們看不懂中文,就算懂中文,也未必真正了解中國社會的真實面貌和感覺。第二,雖然西方對中國現代文學的興趣與日俱增,但要替沒有知名度的中國作家出繙譯書,那是很大的風險。第三,近年中國政府推出了不少有關文學文化的政策,因知道要成為真正的強國,單靠經濟並不足夠,文化軟實力一樣重要,可是他們卻未必知道西方人對中國文學的口味。」

老外欲了解現代中國

成立出版社Make Do Publishing接近兩年,他已拿了10位中國作家的小說翻譯權,包括曾登上「福布斯2005年名人榜」的年輕作家郭敬明的小說《夢裡花落知多少》。英譯的現代中國文學作品,在香港、台灣、新加坡、馬來西亞的大型書店都有售,其他地區的讀者,也能在Apple Bookstore找到,將內地暢銷書推向全球。

他如何解決繙譯中文小說的市場失效問題?先從讀者口味開始說起。出版社的第一部作品《成都,今夜請將我遺忘》(英譯:Leave me alone,ChengDu),作者是慕容雪村,由Thomlinson親自繙譯。故事以成都為背景,講述這個大城市內幾個男女的際遇、對待生活、愛情、兄弟的態度。「是非常現代和前衞的故事,這是西方人希望了解的現代中國,可是無論是國內還是外國的書店內,凡有英文譯本的中文小說,背景幾乎都停留在文化大革命時期。」

《成都,今夜請將我遺忘》是2002年互聯網所有中文論壇中最火紅的小說,點擊量累計數千萬,慕容雪村也因此榮獲2003年中國出版界的新銳版年度風雲人物。「網絡文學打開了爭議性主題,有的寫農村政治的腐敗、有的寫色情和暴力,也有很多幻想文章等。互聯網令人人也可以成為作家,但達到可以出書的高質素,只是非常少數。」

「非常個人主義也是受歡迎的題材。」10多年前周衛慧所寫的北京女性自白式的作品《上海寶貝》受到國際注視,今日國內有個作者叫安妮寶貝,也是 Thomlinson的繙譯對象。「她的寫作集中內心感受,主角的行為常被情緒主宰,很容易就得到上海、北京白領的喜愛,她們生活刻板,就把感情投射到作者那裏,在商業層面上她的作品非常成功。」中國大城市二、三十出頭的女性,大多是安妮寶貝的書迷。「當我招募繙譯員的時候,很多人都想繙譯她的作品。」

他又譯了一本以一個民工為主角的小說,Jimmy Qi的《Confessions of an Elevator Operator》,一個由鄉下到北京工作的民工,在一幢滿是名流、有錢人、派對動物出現的高級大廈當電梯技工︰「讀者能透過技工的眼睛,看到現在的北京有錢人在過怎樣的生活,這是外國人想知道的中國模樣。」

外資出版屬冒險投資

他了解老外對中國的品味,因為他本身就是個對中國文化特別有興趣的老外。他在牛津獲得商學位後,10多年前在北京的首都師範大學唸現代中國史和中文文學碩士,喜歡中國現代小說。繙譯的書籍當中,有的是早在中國的大熱作品、有的是純Thomlinson個人喜好、也有的是他肯定合外國人口味的。「不過對我而言,首要還是我喜歡,不然怎能有動力去做?」

解決了品味問題,如何找繙譯員?「北京並不缺繙譯人才,缺的是繙譯機會。」Thomlinson成立出版社,第一步是要在中國招聘兼職繙譯,母語是中文或英文也可,所有人按自我喜好選擇小說,把一些章節繙譯成英語,達到水準會獲採納的,譯本會連同原作者資料放在網站並獲報酬。繙譯員以Freelance形式工作,Thomlinson這盤出版生意,連辦公室也不需要。

澳洲著名的出版經理人Benython Oldfield曾到中國約半年,尋找在外國有市場價值的中國作家,在上海遇到一位幫Thomlinson繙譯的文化狂熱分子,得知他們的工作,讀了他們繙譯幾個慕容雪村小說的篇章,決定為慕容雪村出書。「外國出版商出版中國小說,算是冒險投資。」

Thomlinson說賣一本書,七成利潤去了經銷渠道,8%是印刷成本,還有作者的稿費和版稅,一般約10%,出版社能賺的不多,可能只有書價約一成,所以他事事親力親為,看哪個程序可以節省1%至2%,他才能多賺多些少。

為了節省成本,他想過到大陸印刷,但最後還是拿到香港印刷。「問題是在大陸,不止出版書籍要拿IBSN編號,就連印刷也要拿印刷編號。拿印刷編號前,你的出版內容將要一字不漏先被審查,為免麻煩我情願貴一點在香港印。」

內容審查增時間成本

「還有版權問題,在大陸印刷被盜版的風險較高。」他曾試過與一位作者簽好約快要出書時,才發覺作者把同一本書也賣了給另一間出版社。「他不知道這在外國是不可能發生的事,只能說那是文化差異。」

然而書籍要在內地發售,內容審查仍難避免。中國出版內容審查嚴重,Thomlinson說他試過有一本小說被刪2萬字才能出街,被刪的情節是講述主角落難入獄並被判死刑,行刑前獄警嘗試逼他簽署一份死後器官出售合約。「本來把這種城市傳言加入小說是很有趣的事,但題材太敏感了,只能在互聯網的版本才能讀到。」

互聯網作家的題材太具爭議性,所以無論如何優秀,也很少讓國營出版社「據為己有」。「這些作家普遍太着重社會上的黑暗面,但你知道這幾年中國政府的口號是『和諧社會』,這群作者自然被視為有破壞無建設了。慕容雪村的《成都,今夜請將我遺忘》2007年被拍成電視,播映日期一再延遲,就是因為要遷就黨會議 ——節目內容與黨的路綫不符。」

「中國政府喜歡推廣主流作家,像《兄弟》的作者余華,他們很優秀,但較少針對時下中國的黑暗面。」至於政府不管的、官方忽視的獨立與互聯網作者,就由市場上像Thomlinson的私人出版社帶到外國。

官方作家與互聯網作家

中國有兩種作家,一種是「官方」作家,即中國作家協會的會員,身為會員基本上已是一份工作,因此會員有薪水領,協會在中國各地召開會議,作家又要參與。收入穩定是好事,但薪水同時給了作家一些微妙的壓力,必須對屬會有「建設性」,寫甚麼題目不能完全隨心。像《兄弟》作者余華、創造了中國兒童故事經典角色「皮皮魯」、「魯西西」的兒童作家鄭淵潔,都是協會作家。

第二種作家是「獨立」寫作人,他們不屬協會,更多是沒有興趣成為會員。沒有官方的支持,他們很難與大出版商合作或參與官方書展推廣作品。官方作者有權申請 ISBN號碼(在中國出版必須有ISBN),獨立寫作人則要靠一些已註冊的私人出版社申請,中間人費用則因人而異,看與出版社的交情。

中國的寫作環境在過去10年有很大改變,互聯網作家活化了文化圈,其中一個熱門的文學網站「榕樹下」(www.rongshuxia.com),每天有以千計的短文或詩歌新帖,人人可以做作家,以容易又便宜的方法找到讀者,而且除非你的主題是像法輪功般的敏感題目,否則網絡小說少會成為審查焦點。

﹏﹏﹏﹏﹏﹏﹏﹏﹏﹏﹏﹏﹏﹏﹏﹏﹏﹏

Thomlinson 的出版社部分熱賣作品

書名:《Leave Me Alone,ChengDu》

故事內容:

本故事2002年在內地熱門網站天涯討論區首發,之後被大量轉載,總點擊率超過10億。2003年被改編成話劇,在上海演出30多場,成為當年的小劇場紀錄,2007年被改編成電視及電影,全國上映。小說至今被譯成法文、英文、德文及越南文。故事講述成都內一群30多歲的人在事業、情感和婚姻三者間的迷惘和掙扎。故事主角陳重,擁有普通家庭、普通工作,唯一的特別之處就是娶得3朵校花之一的趙悅為妻。他有崇高的理想,但在現實成都的天空下,他的生活畢竟也是偶爾賭一下牌、泡一下妞、同事勾心鬥爭。他相信人生可以盡情揮霍,反正上帝不記帳,結果卻令生活起了變化。

...................

書名:《Shanghai Girls︰ Uncensored & Unsentimental》

故事內容:

《Shanghai Girls》是現時出版社最暢銷的書,由一個上海女孩親述很多人都想知關於上海女孩的秘密:就是怎樣營造美麗、神秘的印象去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再說白一點,就是如何找個有錢的男人。

書中的話題包括「開胃菜男友」、「性與如何用性」、「槓桿效應」等,這除了是一個讓人開懷大笑的作品,更是一本實際的感情手冊。

這書告訴你:與其等待Mr. Right走進你的生命,不如學學如何做個上海女孩。

...................

書名:《Yu Li︰ Confessions of an Elevator Operator》

故事內容:

主角Yu Li本來住在河北省一個沒有高樓的小鎮,在一間釀假葡萄酒的酒廠當督察,卻因在督導期間偷飲喝醉被辭退,遂決定離鄉找工作。

在遙遠的首都北京,他被聘用為一棟豪華公寓大樓的電梯操作員。住在這幢公寓大樓的,都是新中國的勝利者:名流、富豪和政府大官。

他的職責除了負責按電梯,還包括保護在這兒出入的電影明星、導演等,縱使他根本認不出他們是誰。鄉村長大的主角突然接觸到聲色犬馬的世界,令他過着混亂的生活。
翻譯 熱賣 書銷 全球 港產 老外 中文 書海 尋寶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1195

拒做樓奴 蝸居樂與怒

1 : GS(14)@2010-10-17 18:44:08

2010-10-09 iM  

香港樓價持續高企,有樓階級自然笑不攏嘴,上不到車的則人人叫苦連天。初出茅廬的年輕人,面對遙不可及的樓價,人人自危,有人要政府遏抑樓價,有人要復建居屋,有人要資助置業,建議方法層出不窮,誓要成功上車為終極目標。

這邊廂有人為買樓而苦惱,那邊廂有年輕人卻樂於蝸居,享受無壓力的生活。24歲,大學畢業兩年的阿軒,現職區議員助理,月入約1萬元,他沒有為上車而煩惱,反而樂於跟另外兩位朋友一起租住3,000多元的油麻地平價閣樓,希望追求生活上的富足而非環境上的滿足,更篤信大學老師的一句格言︰「只要一日有人玩個Game(樓市),就永遠都唔會完。」

有人樂於蝸居,亦有憤怒一族,抱怨上車難上難,婚後仍與家人擠在300呎公屋;更有話劇團把荒謬的樓市搬上舞台;有保育人士索性歸園田居,化身港版「阿凡達」與村民一起悍衞土地,免得被貪婪的地產商進佔。

無憂蝸居族 3000元租閣樓

放工時分,打工仔拖着疲憊的身軀趕回家,跨區工作的阿軒,晚上8時才回到住處。記者跟隨他一起從油麻地港鐵站步行返家,閒談間他提到,這晚是他鮮有早回家的日子,因為平日放工要到大學上課,沒11點也回不了家。

阿軒表示,當日選擇搬出來住,其實是害怕經常夜歸,影響家人休息,才決定搬至交通方便的油尖旺區。

市區鬧市,夜夜笙歌,但這晚與阿軒的歸家沿途,卻意外地寧靜。走過昏暗的街道,在阿軒的帶路下,記者沿着一條狹窄的樓梯拾級而上,他拉開樓梯旁的一扇門,來到了他們位於士多地舖的閣樓「蝸居」。

橫樑壓頂閣樓月租$3700

記者登門而入,立即便被大廳中央「T」字形的大橫樑搶住了目光,每次走過橫樑底都要小心翼翼低頭閃避,而屋內燈光亦被這橫樑分隔得半明半暗,這真算是名副其實的「橫樑壓頂」吧。

記者抱以奇怪的眼光望着天花,阿軒在旁卻沾沾自喜的說,這條橫樑其實是他們的「幸福之柱」,沒有這條柱他們根本不可能以3,700元租住,比較同區兩房 300多平方呎單位,月租介乎4,000元至5,000多元,他們的單位已便宜了市價近千元,可謂焉知非福。阿軒與兩位朋友分租這個閣樓,他每月只需付 1,000元租金,但要跟朋友同房居住。

雖說租金便宜了,但屋內其實不包任何傢俬,唯一的裝置熱水爐又經常失靈;還有一個「小人國」廁所,每逢人有三急,也須俯身而入;廚房設備亦十分簡陋,環境總是讓人感覺灰灰暗暗。相信大部分人對於如此居住環境,都會感到不舒服,但阿軒和朋友三人卻樂在其中,原因不在於環境,而是他們的生活方式。

「以如此租金租住市區心臟地帶,已經賺了,而且我覺得自己在工作以外的生活質素,亦因住這裏而提升了。」阿軒表示,因油麻地交通方便,不論上班或上學的交通時間都縮減了,而且附近食肆、士多眾多,任何時間食飯和跟朋友聚腳都十分方便。周六日他們的「蝸居」更是朋友間的聚腳點,猶如電影《六樓后座》的「私竇」一樣,在繁重的工作當中,仍能維繫了一伙人之間的友誼。

享受零壓力拒做「樓奴」

阿軒強調,油麻地唐樓一帶的鄰舍關係十分緊密,出入都會禮貌的打招呼,平時外出,鄰居甚至會幫忙看屋,不用鎖門;搬屋時,樓下街舖老闆會主動幫忙,一齊搬傢俬上樓;大時大節街坊更會聚首一堂。阿軒三人在這舊區感受到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變得非常密切,這些感覺對他們來說是住在高樓大廈、大型屋苑裏不會找到的。

時下年輕人總歎樓價太高,沒能力上車,希望政府出手幫助,但阿軒卻表示,就算樓價下跌兩、三成,他也沒有想過要買樓,因為樓價實在貴得不合理,「基本上我有足夠首期也不會買私樓,就算政府再推居屋也沒有打算要上車,因為我不想工作一世,只為了一層樓,根本不值得。」他深信大學老師的話︰「只要一日有人玩個 Game(樓市),就永遠都唔會完。」所以他決心不會成為「樓奴」。

對於將來,阿軒希望仍可以租住油麻地唐樓,或者有朝一日可以租住東涌或鄉郊的寮屋,享受無壓力的生活。加上他目前正積極進修社工碩士學位,希望將來收入更充裕,始終現時仍有家庭及學費貸款的財政壓力,每月的儲蓄近乎零,所以雖說目前沒有太大的住屋壓力,但生活上仍然不算穩定。

區議員幫人上樓 自身難保

「我幫過好多人上樓,但自己就上極都上唔到!」北區區議員劉國勳(Edward)最近成了「八十後買樓難」的人辦,這句無奈輕歎,順理成章成為金句。

Edward在訪問中一直強調自己不是「窮到燶」,亦非買樓族中最需要幫助的人,惟臨三十而立之年,心中想要「娶妻」也有「置業」念頭,可惜兩個只能活一個。追溯從前,Edward一直用心儲蓄靜待上車良機,但每當一腳踏上車廂,列車就高速行駛,嚇一嚇,腳又站回原地……

施政報告發表前夕,外界吹風愈來愈猛,謂特首將提出重點協助「上到車與上唔到車之間」的夾心人。這一趟,助人無數的Edward可會得救?

2008年上不到車失良機

出身基層的Edward,從小與父母和妹妹同住粉嶺祥華邨一個300多平方呎的公屋單位。地方淺窄,一家四口日常所有活動都以客廳為「主場」;兄妹同房,人愈大愈覺不方便和沒有私隱。「讀書年代,通常要等家人入睡才溫書、做功課;妹妹換衫、睡覺,做大佬自然要退讓。稱得上私人空間的,就只有一個床位。」

生於同年代的香港人,家中一樣是父母兩孩的黃金組合,哪有不明白「蝸居」之理?但當眼前一個六呎高的大男孩,屈膝坐在下格床被窩,心又總覺不忍。

「其實我不太認同『蝸居』,不理別的地方怎樣,我們香港從來就是這個模樣,習慣了,有感情,怎會嫌棄?不過我想講的是,香港買樓真的很貴很貴!」

一如大多數「八十後」,25歲過後便得計劃將來,最好三十出頭就可以置業安居。Edward自言是個慳家仔,自第一份穩定工作以來,每月都儲起近三分之一人工為置業鋪路,希望與女友Casta早日拉埋天窗:「難道結婚後五個人一齊住300呎公屋?」事實上,Edward非常爭氣,2008年已儲得10多萬首期,那年金融海嘯樓價暴跌,他首次萌起落實置業的念頭。

「我想在本區置業,私樓、居屋都可以,若果買私樓就將貨就價,500呎已經好心足。你都知議員這份工『四年一結』,算過應該造八成按揭先夠穩陣,無謂一鋪清袋嘛!另外又要預多筆裝修費,加上大家都說樓市剛剛開始跌,所以打算努力儲多半年錢,那段期間一直都有睇樓、打價……」誰不知,樓市一跌即回,然後急起上揚,直到今日。

手揸30萬未夠首期裝修

翻查當年記錄,Edward提過的兩個樓盤:粉嶺花都廣場和碧湖花園,前者2008年一個高層547平方呎單位叫價118萬元,剛於上月以182萬元轉手,兩年內升了64萬元。而碧湖花園2008年一個515平方呎的單位售價124萬元,如今已叫價166萬元,升了42萬元。Edward苦笑:「差不多啦!」

按Edward的同事所言,他由2008年起一直收集區內樓盤傳單,除了儲錢,傳單儲得最多,可兩年後的今日,他翻了案頭好幾次也找不着,無名火起:「我現時已有30萬,但都係買唔起,丟晒啦!」

問及對下周的施政報告的期望,Edward快人快語:「我最想要梗係首置(首次置業貸款計劃)啦!我現時每月儲7,000至8,000元,基本上夠供樓,所以來來去去也只欠一筆首期,我知道不少人的處境也和我一樣。」

整體而言,他支持政府適度復建居屋,修補傳統住屋階梯:「先住公屋,後轉居屋,再轉私樓」的斷層。此外,政府應重新審視公屋入息上限及研究設按揭關卡,遏抑炒風,或者考慮「先租後買」等社會已有共識的方案。

最後一問:「若果施政報告幫唔到你,你會點?」Edward又是苦笑:「必要時都焗買啦!唔通唔住咩?」

又一教人無奈的金句!

施政報告房策成焦點

本港樓市炒得火熱,政府數度出招遏抑樓市,成效卻不顯著,縱然近期成交轉弱,但樓價仍然高企。特首曾蔭權下周三(13日)發表的施政報告,預計物業市場和房屋政策問題將會成為焦點,相信會提出多項長短期措施,以解決樓市問題。

長遠方面,政府擬重提填海方案,開闢新土地來增加建屋面積,提供更多房屋供應,而且很大機會尋求維港以外的造地方法。政府首選希望盡早落實「三合一」新發展區的規劃,即古洞北、粉嶺北及坪輋/打鼓嶺3個新發展區,加上洪水橋新發展區,作為長遠增加土地供應的主要來源。

至於短期方案,政府將會資助市民置業,以解決目前市民買不起樓的問題。而資助對象則定於有供樓能力的夾心階層,避免8年前推出首次置業措施時,出現「上錯車」及大量斷供的問題。據悉,政府會委託房協出任代理人,批地予其建「先租後買」房屋,但數量不會太多,政府或者會改以短期或一次性的資助置業機會,幫助欠首期的市民上車。

而資助置業的申請方法預計亦會作出改變,不再沿用以前攪珠抽籤的方法,會改以按申請條件排次序,使最有需要者可優先受助。此外,房委會將繼續落實推行活化居屋第二市場措施,更會研究包括讓合資格的非公屋住戶,購買未補地價的居屋。但是,獲大多數政黨及市民支持的復建居屋計劃,相信推行的可能性不大。(另有施政報告房屋政策前瞻報道刊《iMoney Wealth》P.60)

《天上人渣》道盡置業荒謬

在將軍澳一片綠油油的大草原上,矗立一幢名為「天上人間」的新樓盤,樓盤景致優美、綠草如茵、享有特大露台和會所、實用率高達六成,還隨屋附送陣陣「心曠神怡」的味道。港男朱彪為了娶得港女女友為妻,花畢生積蓄,買下「天上人間」單位。沒錢沒朋友的他為籌備婚宴,請來3位久未聯絡的小學同學擔任兄弟,豈料他們為在這弱肉強食的社會生存,早已變成「人渣」中的代表,令屋中接連發生離奇命案,而朱彪最關心的也不是朋友的安危,而是如何讓新居不變成凶宅,拖累樓價下跌……光看這故事大綱,已令人會心微笑,編劇張飛帆把困擾許多港人的住屋問題搬上舞台,寫成將在11月上演的《天上人渣》。

600呎新居放不下傢俬

台上的劇本源自台下的生活,《天上人渣》的劇組在現實中,也為高樓價所苦,只得飾演有勢力人士的梁榮忠已上車,「我都試過投資損手,捱了許多年才能夠成功買下第一層樓,所以演這舞台劇,我都好有感受!未買樓的總想樓價跌,買了樓的總想樓價升,難免有矛盾。其實樓是用來住的,炒風太盛對業主也不好。」其餘劇中的演員都是無殼一族,有的跟父母同住;有的長居於排練室;有的剛被業主加租迫遷;更多的寧租不買,不願被樓債捆綁一生,「以我現在租住的單位為例,只要樓價無端端跌一成,那損失已足夠我租兩至三年樓,我為甚麼要冒這個險?」編劇張飛帆說。

訪問在他和女友租住標榜距離地鐵站5分鐘路程的西九新樓盤進行,但記者由地鐵站起走了許久也找不到,最終走過多條橫街窄巷,行經滿街的五金舖、鋼材舖、舊式工廠大廈,一個華麗的翠綠庭園兀然在街中出現,「我起初都覺得間屋好超現實!」更奇趣的是他由600平方呎的居屋單位,搬進逾600平方呎的新居,原有傢俬竟然放不下,「這裏只等於400平方呎的居屋單位面積,全屋最大是沒有用的露台和窗台,這就是發展商的魔法!」

怨氣加深皆因看不見岸

劇中一幕,描述殺手想借朱彪的新居廁所射殺其鄰居,豈料廁所太細連長槍也放不下,靈感便來自朋友的「精裝」廁所。雖然新居問題多多,售價卻有升無減,兩年前售價約260多萬元,現已升至300萬元,月租9,000多元,他笑說入住新居的最大得着是給了他寫《天上人渣》的靈感,「但這單位在同區新盤單位中已不算瘋癲,究竟點解新樓要這麼貴?這其實是一個哲學問題!」

劇中,朱彪嬌妻非業主不嫁;現實中,多位演員娶妻後依舊租屋,「因為現在的港女沒有太多選擇!有多少人30歲能有一層樓?好的女朋友都會明白。」正職為妙法寺陳呂重德紀念中學演員創意總監的演員冼振東說,他指近年香港的怨氣加深,皆因看不到岸,「以往我們能預測經濟數年為一循環,樓價會按周期調節,但現在樓價因內地熱錢不斷流入,能升不能跌,現在甚麼新樓都叫世紀豪宅,市面上200萬元以下的樓已經少之又少,那誰能上車?」

跟劇中主角一樣,張飛帆正在籌備跟未婚妻年底的婚禮,許多人問他買樓了沒有,他反問︰「為甚麼結婚一定要買樓?」他說港人太習慣被社會期望所操控,「誰說婚禮一定要擺酒?擺酒一定要播成長相片?生了小孩一定要花數千元讓他上Playgroup學玩玩具?為甚麼我們不能決定自己的人生?我們希望觀眾笑完,會回答自己這些問題。」張飛帆說我們的生活其實比劇本更荒謬。

----------------------------------

保育先驅 港版「阿凡達」

政黨及輿論壓力下,預期施政報告,會推出一系列協助「八十後」買樓的抒困措施,以滿足他們的置業要求。但是對於26歲的陳劍青來說,這一切的所謂關注,其實都令他感到非常反感,「我不想買樓,就算推出任何措施,目的其實都是『局』我們買樓,為甚麼要我貢獻青春,去建立一種我不願意過的生活呢?」他認為,現時「八十後」不是因為買不起樓而不滿,而是因為人人都想着要買樓,社會上根本沒有其他生活模式讓他們選擇,生活選擇權被剝奪才是他們真正不滿的原因。

陳劍青現時在浸會大學從事市區重建、新市鎮發展空間的研究工作,一直身體力行關注本地城市和鄉郊的發展。3年前他就曾在喜帖街示威被警察拘捕,後獲法庭判無罪釋放。今年初他更成立了新界東北發展關注組,開始研究新界將來發展的方向。

馬屎埔土地陸續被收購

陳劍青現居於粉嶺馬屎埔一間木搭建寮屋內,是村民免租讓他居住的。事緣早前,他協助上水一戶農民處理收地滋擾時,認識了一班馬屎埔村民,熱心的村民知道劍青渴望過鄉郊寮屋生活,便立即清空一所舊屋,邀請他搬進村。劍青一嘗遠離煩囂的鄉郊生活,同時還協助村民解決他們被強迫收地等的事情。

記者跟劍青前往粉嶺馬屎埔,由火車站坐小巴至總站下車,只見沿途全是大型私人屋苑,半點鄉郊情懷。劍青指,附近的綠悠軒、帝庭軒,10多年前其實都是馬屎埔的一部分,是當年政府聲稱建公屋而收地發展出來的。而短短一街之隔的馬屎埔,目前只剩原來大小的三分之二,土地更陸續被地產商收購。

鄉郊面積日漸縮小,取而代之的就是一排排的高樓大廈,跟劍青居住的小寮屋相比,形成強烈的對比。當記者走入屋,看到的又是另一番景象,因為屋內明顯比屋外清涼,劍青形容這是村民建屋的智慧。雖然沒有冷氣,但樓底高、窗口多,令屋內空氣流通,不會焗促。而且,高樓底可以在屋內加建小閣樓,增加空間,水浸時更可將貴重物品移上,避免浸濕損壞。劍青還大讚村民的建屋技術,在夏天打風落雨時,屋頂也沒有漏水,非常穩固。

寮屋的建築充滿生活的智慧,而為體驗完整的鄉郊生活,劍青還仿效他們開耕務農。他跟一些全職農夫合作,租用了附近一大塊農地,辦了個社區農場。而且,他們更定期舉行農耕工作坊、鄉郊導賞團,向外展示他們自給自足的鄉郊生活。

搞耕作班推廣農耕經濟

鄉郊生活令劍青十分享受,而他更希望將這種生活展示給久居城市的香港人,讓他們認識這種跟環境融和的生活,「晚上一大班村民會搬凳仔到河邊乘涼傾偈,交換一下務農心得;附近因沒有街燈,晚上滿天都是星星,還有很多螢火蟲,整個環境非常舒服,是真正感受到生活的質素。」他認為這種生活是買豪宅也不會得到的,有些人可能很享受高級會所的設施,但事實上他們跟居住環境是完全隔絕的。

劍青表示,他們每星期的耕作班,都吸引不少居住附近大型屋苑的居民參加,而且他們亦十分投入。有些學員甚至正四處找田地,希望自己開耕實踐,只是附近農地被地產商大量囤積,才限制了他們,「以耕種來發展經濟,以我們的經驗來看,是可行的,因為以一名全職農夫,一星期落田5至6日為例,平均收入就可達 8,000元,時薪絕對超過現時建議的最低工資33元。」

對基層市民來說,務農耕作可能比他們出外打工的收入更好,而且又不用受老闆客人的氣,不失為解救貧困的方法。加上,租一斗田(7,260平方呎),每年的租金只不過1,500元,負擔不是很大,而且更可在旁邊搭建寮屋,一並連住屋問題亦可解決,「地產商根本不知農業是甚麼,他們只視土地為銀行。」根據劍青表示,單是某一地產商在新界囤積的農地已有340萬平方呎,面積接近三分之一個九龍,而且他們的收購還正在快速進行。

鄉郊發展模式應予保留

地產商收地,跟政府的新界發展政策不謀而合,劍青指,例如十大基建、環保城等建議,無不同樣以改建農地為目標。但事實上,新界居民和很多新一代,其實都十分嚮往這種鄉郊生活,但他們的選擇權卻愈來愈狹窄。劍青住馬屎埔的半年間,看到不少被迫上樓的村民,閒時仍然回歸落村,白天仍在田間生活,繼續開田耕種,對從前的生活始終依依不捨。

劍青形容新界北區一帶,是珠三角最後一塊有農田的大面積綠化地帶,這裏絕對有條件可以發展大型鄉郊農村,讓香港人有多一種生活模式選擇,不致人人變成地產商下的「樓奴」。
拒做 做樓 樓奴 居樂 與怒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1196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