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質疑上市公司的新難題 「天地俠影」PK 廣匯能源案

http://www.infzm.com/content/95536

一個在互聯網上連續質疑中國股市各種「造假」行為的個人投資者,被以「涉嫌編造並傳播證券、期貨交易虛假信息罪」刑拘。

汪煒華針對廣匯能源的質疑,往往只是推理,並沒有證據支撐。這也是一直以來質疑上市公司者普遍缺失的地方。曾有網友提出過這點,但汪認為這應該交給證監會去調查。

這種質疑者正在成為一個日益蓬勃的新群體。如何處理他們與公司之間的爭議,成為最新的難題。倘若汪煒華如其所堅稱的那樣並未從中獲得不當利益,則此案的處理結果很有可能成為一個風向標。

「警察來了」,2013年10月12日上午10點20分,用手機發了這條連標點都沒打的微博之後,汪煒華失去了自由。

當天下午,警方向汪的家屬出具了「涉嫌編造並傳播證券、期貨交易虛假信息罪」的《拘留通知書》。兩天後,汪煒華從中國最東面的上海,被押送至最西面的烏魯木齊,羈押在當地一間看守所裡。

在網絡上,他叫「天地俠影」。這個ID以投資大師朱利安·羅伯遜(老虎基金創始人)一張經典黑白側臉照為頭像,活躍在新浪微博、雪球(一個投資者社區)等社交網站上,對中國股市裡的幾乎所有群體——上市公司、基金公司、券商、小股東、證監會以及股市本身——時常報以尖銳的指責,是小有名氣的「刺頭」。中國股市裡各方的「造假」問題,是其最常抨擊的問題之一。

生活中,43歲的汪煒華,是一位與妻兒安逸地生活在澳大利亞的「全職股民」。他此前是墨爾本大學一位網絡通信領域的研究員,過去長年生活在校園裡。三年前辭職,成為個人投資者。

「很宅、書生氣太重」,是家人對他的評價。儘管在澳大利亞生活了十幾年,他堅持拿中國護照,並曾公開說因孩子們拿了澳大利亞護照「很難受」。

汪煒華突然被帶走後,其妹夫於淼已委託律師在烏魯木齊會見了他。被羈押在烏魯木齊的半個多月裡,汪只被提審了兩次。不過,警方對其律師表示,汪的情況不適宜取保候審。

於淼也托律師問他是否同意「低頭認個錯」,以便斡旋和解,但至10月28日,汪堅決拒絕。

「其實我們已在這附近盯了好幾天」

「他這次已回國待了3個月,正好也該回去了,聽說被公司報案後,家裡也提過讓他趕緊回澳大利亞,他不同意,覺得自己沒錯,也沒當回事。」

汪煒華此次被警方帶走,與一家新疆公司廣彙集團有關。在這家公司向其所在地烏魯木齊的警方報案後一個多月,汪煒華因「涉嫌編造並傳播證券、期貨交易虛假信息罪」被當地警方刑拘。

廣彙集團是新疆最大的民營企業,涉足能源、房地產、汽車服務和機械工業等產業。公司實際控制人孫廣信,是《福布斯》中國富豪榜的常客,2013年以225.7億元的財富值排在第26位。

2012年10月以來,汪煒華不斷在網上對廣彙集團旗下上市公司廣匯能源(600256.SH)提出種種質疑,大到其投資項目的價值、財務手法的合規性,小到公司公告裡的筆誤。

廣匯能源是被汪煒華隔三差五「貶損」的上市公司之一。貴州茅台、中國建材和蘇寧云商等幾家上市公司也是他長期質疑的對象。汪煒華亦以此為傲,他的個人博客名就叫「投資,從質疑開始」。

40歲以前,汪煒華先後就讀和工作於五所大學,擁有自動化控制和網絡通信兩個領域的碩士、博士學位。但他卻公開說自己「流著金融的血液」、「投資是我的生命」。

他時常在博客裡提及自己並不算長的資本市場經歷:1990年代在新加坡留學時,他短暫投資過期貨,2006年後開始在澳大利亞股市投資股票,2009年開設博客評論中國股市。在參加了一些模擬炒股活動後,他於2010年進入A股市場,時虧時賺,自稱在摸索從業餘走向專業。

在2013年8月下旬,除了一貫的發帖質疑,汪煒華還通過電子郵件向中國證監會、新疆證監局舉報稱,廣匯能源「曲線買賣自家股票,涉嫌嚴重違規」。

根據汪當時張貼在微博上的郵件截圖,其舉報內容來自對廣匯能源中報內容的分析和推測。這個舉報行為亦曾引來不少媒體的關注與報導。

8月27日,一位自稱「廣彙集團督查預警部」的員工,加了汪煒華的QQ,稱集團上下欽佩汪的執著,並試圖與汪交流。

但汪聽到對方提及自己是在「詆毀」廣匯能源後,只是回應說「我只是獨立的投資人,也不曾融券做空廣匯,背後更沒什麼資本的力量」,以及「願意和孫廣信交流」(幾個月前孫曾在股東大會的交流活動中表示願意見見「天地俠影」)。沒待對方表明意圖,便直接把對方刪除。

當晚,廣匯能源發佈澄清公告,列舉了一些自查情況,否認了汪煒華的「推測性言論」。

此後,在廣匯能源官網的投資者互動平台裡,公司對此事回應稱,「已經正式採取相關法律措施與司法程序」,同時還告知媒體:「天地俠影」近兩年來就一直在網絡上發表一些對公司不利的信息,對投資者有誤導作用,公司已向相關部門報案。

一個有意思的細節是,在廣匯能源發佈澄清公告之後,多家新聞網站出現了一條沒有作者署名的文章《廣匯能源發佈澄清公告資本圈「秦火火」或遭起訴》,把「天地俠影」與秦火火、網絡造謠等時下熱門詞語聯繫起來。

第二天,8月28日,汪煒華再次向證監會發去郵件,稱有網友告訴他「某些人試圖給我扣一頂敲詐的帽子」,並表示自己「無法接受」廣匯能源在澄清公告裡對自己行為的定義——某些個人利用網絡虛擬身份,屢屢憑藉主觀臆斷對公司進行的惡意評判和謠言惑眾行為。

此時,汪煒華也把這起風波告訴了家人。他2013年6月回國探親,和父母、妹妹一家居住在上海。

「他這次已回國待了3個月,正好也該回去了,聽說被公司報案後,家裡也提過讓他趕緊回澳大利亞,他不同意,覺得自己沒錯,也沒當回事。」於淼說,「我不炒股,根本不知道廣匯是一家很有實力的企業,以前只知道有個籃球隊叫廣匯。」

採訪過汪的一位記者,當時也在QQ上提醒他「說話小心點」,汪只是回答說,沒事,謝謝關心。

此後,汪煒華照常活躍在網上,包括談論廣匯能源。大約是因為這起風波,9月他在微博上提議,證券法理應規定投資者、記者第三方合理質疑上市公司的權利;也抱怨「在中國,如果大膽質疑上市企業存在嚴重問題,上市企業就扣你一個帽子『秦火火』」。

沒有任何徵兆,10月12日上午,烏魯木齊市公安局經偵支隊警官和陪同的上海警察,在上海敲開了汪煒華妹妹家的門,並對家裡進行了搜查,帶走汪煒華和家中三台電腦。「其實我們已在這附近盯了好幾天」,一位烏魯木齊趕來的警官對於淼說。

當天下午,警方向汪的家屬出具了「涉嫌編造並傳播證券、期貨交易虛假信息罪」的《拘留通知書》。兩天後,他被帶到烏魯木齊。

(李伯根/圖)

「天地俠影」的下落

就在汪煒華被警方帶走的第二天,10月13日深夜,一則《「天地俠影」被抓 廣匯能源「做空」警報解除?》的文章,出現在網上。

此時,外界知情者並不多,一些財經社區網友和財經媒體還在四處打聽「天地俠影」的確切狀況。

就在汪煒華被警方帶走的第二天,10月13日深夜,一則《「天地俠影」被抓 廣匯能源「做空」警報解除?》的文章,出現在網上。

這篇署名為「鄒光祥」的文章稱:13日,人民網記者從新疆有關方面獲悉,因在網絡上大規模發佈報告質疑廣匯能源,一名網名為「天地俠影」的網友12日在上海被新疆警方控制,罪名可能涉及造謠誹謗和破壞邊疆經濟社會穩定。文章還提到,接近廣匯能源的知情人士稱「廣匯能源懷疑有人惡意做空和造謠誹謗」。

不過,這篇文章並沒有出現在人民網上,只是在網絡上流傳。經向內部人士瞭解,鄒光祥並不是人民網記者,而是其附屬機構人民網財經研究院的一位評論員,負責該網站財經頻道一些評論文章的撰寫。

鄒向南方週末記者解釋,因為案件還在進行中,人民網並沒有簽發這則稿件,於是他張貼在自己的個人博客和微信公共賬號上了。

此後幾天,鄒又發表了兩篇有關廣匯能源的文章,一篇發在其微信公共賬號上的《熱點直擊:廣匯能源獲准主導開發新疆喀木斯特礦區》,一篇是刊發於人民網的評論《有效監管、依法打擊資本市場網絡謠言》。兩篇文章,均將「天地俠影」事件與「國家層面部署開展打擊網絡謠言專項行動」相聯繫。

經南方週末記者檢索,2013年6-9月,鄒在人民網上發表過多條有關廣匯能源的稿件:《廣匯聯手殼牌或重構中國能源格局》、《「哈氣」來襲 廣匯能源海外戰略「結果」》、《市場負面情緒釋放 金融機構力挺廣匯能源尋因》等。

不過,關於這一事件,始終沒有官方信息,烏魯木齊警方始終未就此事發聲。

10月21日,汪煒華的朋友代其將《拘留通知書》照片張貼在汪的微博上,「天地俠影」的下落,才算真正被外界所確知。

與廣匯的恩怨

汪煒華質疑的一種類型,是通過推理提出疑問並判斷其造假。另外一種,則是針對廣匯能源投資項目的真正價值進行事實上的質疑。

因為在社交網站上的發言極為頻繁,汪煒華與廣匯能源「交惡」過程可謂「全程直播」。

汪煒華為什麼會「挑」中廣匯能源,外界無從得知。僅從其網絡發言來看,兩位明星「大佬」對這個公司的關注,可能是某種刺激。

從2009年開設博客以來,汪煒華無數次表達過對「資本大佬」們的不屑。他曾說過,股票是否掙錢是其次,發現問題,挑戰權威,挑戰市場,是股票投資的樂趣所在。

廣匯能源,正是一些「大佬」們的關注所在。2012年10月20日,汪煒華看完網友發佈的一篇廣匯能源分析後評論說,「一直感覺,廣匯能源就是公司和王亞偉一起吹起來的大泡泡。」王亞偉是一位「明星」基金經理,廣匯能源曾被其所管理的基金重倉持有。

隨後他在和網友的討論中說道,自己「沒興趣研究」這個公司,但聊著聊著,他就開始分析廣匯能源的產品細節。

第二天一早,他又看到了另一位「明星」私募但斌等人組成調研團前去新疆拜訪廣匯能源,但斌在微博上說此行「大腕云集」。汪煒華稱,沖這四個字,「逼著」自己把廣匯能源的中報看了一遍。

自稱「花了兩個小時」看完中報,他得出的結論是廣匯能源「必死無疑」——這是汪在網絡上一貫的語言風格。在評價其他上市公司時,他用過的詞語有「離破產不遠」、「已經垮了」、「銀行黑洞」……激動起來,證監會也被他痛罵。

這天下午,他在網上張貼了一篇三千多字的分析文章,根據對公司中報等資料上的一些細節的分析,提出了「財務欺詐」的結論。比如,他認為該公司某項目早已竣工,但77億元的在建工程沒有納入固定資產,是公司意圖通過計提固定資產折舊來調整公司利潤指標。

這篇文章在雪球網裡引來了稱讚和批評,有人說「有點魯莽」,他連新疆都沒去考察過就「大叫」,也有人建議他「用詞緩和一點,不要用結論性判斷」,但他堅稱自己說的是「事實」。後來,他在微博上解釋過自己的風格:我不喜歡說模棱兩可的話……我喜歡斬釘截鐵,這樣錯也能錯得明白。

在此後一年裡,他多次在各種細節上對廣匯能源的財務問題提出類似這樣的質疑和判斷,亦讓廣匯能源不得不一再澄清應對。比如廣彙集團2013年初發佈的一次短期融資券募集說明書裡,被他留意到公司控制人孫廣信持有的70幅字畫估值高達35億元。

這是汪煒華質疑的一種類型,通過推理提出問題,並判斷指責廣匯存在違規、造假等行為。另外一種,則是針對廣匯能源投資項目的真正價值進行事實上的質疑。

比如,廣匯能源2011年參股了位於哈薩克斯坦東部齋桑地區的一個油氣項目,汪煒華發文說,「哈薩克斯坦東部、北部、中部沒有油氣田分佈」。後來在廣匯能源股吧裡流傳的一篇《「天地俠影」十宗大罪狀》文章裡,這一句話是其罪狀之一。

汪煒華在微博上曾說過,這句話引述自中國駐哈薩克斯坦大使館經濟商務參贊處撰寫的一篇題為《哈薩克斯坦石油與天然氣的開發現狀》的文章。南方週末記者的確在使館網站上找到了這篇文章,不過也發現這一說法的確存在爭議——在另一些石油類專業期刊上,南方週末記者查詢到,也有其他文章提及,在上世紀80年代蘇聯曾勘探過齋桑地區,並認為可能有油氣藏,2005年後新的勘探認為此地區蘊含巨大油氣潛力。

另一個他後來受到指責的說法,是其文章裡提到的,廣匯能源哈密淖毛湖煤田「煤層厚度僅15米,埋藏深度平均130米」。這一涉及資源價值的數字,與廣匯能源的說法並不一致。

汪引述的是全國地質資料信息網上,新疆煤田地質局161煤田地質勘探隊2008年完成的《新疆伊吾縣淖毛湖煤田廣匯露天礦勘探報告》,這份資料也曾在廣匯能源公告裡被提及。

根據南方週末記者的查證,這個煤田被多次勘探,其煤層平均厚度數據,還有過19米、25米和30米等多種說法,其中30米的說法來自2012年的新疆煤炭設計研究院有限責任公司為廣匯能源出具的一份報告。地質專業人士指出,不同鑽井結果不同,勘探數據之間有差異很正常。

目前廣匯能源在回覆投資者諮詢時使用的是30米這一最大口徑。

而130米埋藏深度的說法,在汪引述的那份勘探報告中並未看到。有可能是他把報告中的「地層厚度」的概念,錯誤地等同於「埋藏深度」。

汪煒華的連續質疑,也曾吸引到財經媒體跟進報導。此後,廣匯能源在官網投資者互動平台上,對此先後回應稱:

針對部分以不知名媒體及個人名義發佈的各種不實消息及言論,以達到脅迫上市公司獲取不法收入目的的惡劣行徑,公司也決不姑息,保留運用法律手段追溯的權利!

與無知小人針鋒相對,並不能展示公眾公司的投資價值與經營智慧,反倒落入空方陷阱。

不過,在發表第一篇分析廣匯能源的文章中,汪煒華就在開頭寫了條聲明:「本人從不做空,沒有融券賬戶,更不持有任何相關的廣匯能源融券頭寸」。這一年來,他十次以上反覆重申自己只看空,不做空。遇到聊得來的,就多解釋一句「國內融券成本太高了,不想給證券公司打工」。

質疑的缺環

這只是推理,並沒有證據支撐。這也是一直以來汪煒華質疑鏈條的缺環。曾有網友提出過這點,但汪認為這應該交給證監會去調查。

幾番過招,汪煒華算是上了廣匯能源的「名單」,2013年中的股東大會上,廣匯控制人孫廣信表示願意見見「天地俠影」,汪聞訊後也在微博上回應:「下次回國,有可能,我樂意去新疆廣匯看看」。

而研究廣匯能源,也成為汪的日常功課。2013年8月初,他發了條微博說,中報陸續出台,至今一份未讀,今年他最想讀的中報只有兩份。一份是廣匯能源,另一份則是同樣被他持續「貶損」的貴州茅台(那也是資本市場「大佬」們廣為關注的一隻股票)。

沒有想到的是,正是這份他所期待的中報,成為了他被拘的導火索。

8月23日晚,廣匯能源發佈了有關十大股東的中報補充報告,一個名列第四大股東的自然人張建國引起了汪的關注。經與其他網友一同「挖掘」,發現了一位新疆商人張建國,其名下公司曾從廣匯能源獲得過1.5億元委託貸款。

借此,他得出的結論是:廣匯能源通過放貸給張的公司,再假手於張個人,通過信用交易擔保證券賬戶融資加槓桿,買進超過5000萬股的廣匯能源股票,也就是廣匯能源曲線炒作自家股票,「嚴重違規」。

不過,這只是推理,並沒有證據支撐,外界也不可能看到廣匯能源的資金流動情況。

事實上,這也是一直以來汪煒華質疑鏈條的缺環。曾有網友提出過這點,但汪認為這應該交給證監會去調查。

起初,廣匯能源並沒有對此進行回應,直到後來汪向證監會舉報。

根據於淼的描述,證監會回郵要求汪向新疆證監局郵寄舉報信,汪嫌麻煩只是找了新疆證監局的電子郵箱發了郵件過去,並沒正式郵寄,「也不知道算不算數」。

至於為什麼要舉報,汪在微博上曾說,「我本沒想過要向證監會舉報……廣匯迷們群起攻擊我本人。」因持續「唱空」廣匯能源,汪煒華早已成為一些廣匯能源小股東的眼中釘,在股吧裡他們稱汪為「天地瞎眼」。

8月27日,廣匯能源發佈澄清公告,確認了第四大股東的確是獲得貸款的新疆商人張建國,但列舉了貸款歸還和股票購買的時間記錄的不吻合,否認存在曲線炒作自己股票的行為。

在此前後,廣匯能源向警方報案。廣匯能源投資者關係部對南方週末記者稱,主要是針對「天地俠影」這個網絡ID發表不實言論的「損譽」行為進行的報案。因為當時只知道「天地俠影」這麼一個匿名網絡ID,無法走民事訴訟渠道,所以選擇報警。

一個多月後,「警察來了」。

10月下旬,向南方週末記者回憶這段風波時,於淼一次次說道,「汪煒華在國外待久了,太不瞭解國情。」

拒絕「低頭認個錯」

家裡建議他「低頭認個錯」,但汪表示拒絕。

「天地俠影」的案情,在個體投資者中引起波瀾。

在雪球網上,一位名為「william頭盔」的網友2012年曾和汪同期質疑過廣匯能源,當時他說汪像一個「黑暗騎士」。但現在,「william頭盔」的頁面上,這些帖子已經看不到了。

另一位網名為「歲寒知松柏」的知名質疑者則告訴南方週末記者,以後當然會注意(發言尺度),「我沒人罩著,但上有老下有小」。「歲寒知松柏」是深圳一名財務工作者,2012年他曾對一家食品公司發起過質疑,也曾被汪煒華稱讚為「草根的勝利」。當時,「歲寒知松柏」也曾被公司報警,刊發其質疑的網易公司也一併涉案,但此事再無下文。「歲寒知松柏」和網易方面均表示,一年多來沒有被警方問話。

微博上,網友「釋老毛」給證監會主席發了一封公開信,希望證監會在尊重司法公正的條件下合理干預,保護中小投資者的合法權益。另一位自認為是因天地俠影「做空」遭巨大損失的廣匯能源股東、網友「愛吃肉的一一」發言稱,公開、公正、公平的法制環境是國家必須保證的。

當外面的世界為此爭論不休時,汪煒華已經在看守所裡度過了半個多月。

據律師會面時瞭解,至10月28日,汪煒華在烏魯木齊只被提審過兩次,警方訊問了汪涉及廣匯能源的言論依據,他逐一做了解答,也問及他是否受人指使,他說沒有。除此外,警方並沒向汪提及其他涉案事由。

僅從其刑拘罪名來看,「編造並傳播證券、期貨交易虛假信息罪」指向的是:編造並且傳播影響證券、期貨的虛假信息,擾亂證券、期貨交易市場,造成嚴重後果的行為,最高刑期達五年。

不過,值得一提的是,在諸多刑事案件中,刑拘時使用的罪名和最後提請檢察院批捕的罪名,並不一定相同。

也有網友稱汪屬一個「四人團夥」,但放出這一消息的人士稱「不方便談論此事」。而於淼和新疆當地接近警方的人士均告訴南方週末記者,尚未聽說有別人同案被拘。

南方週末記者聯繫了烏魯木齊市公安局宣傳科,對方稱「不瞭解情況」、「不接受電話採訪」。

汪煒華則將希望寄託在證監會身上。也許是因為曾經向證監會發郵件舉報和求助過,汪煒華提醒律師留意證監會的新聞發佈會,希望有媒體問問證監會是否知情。

10月25日,證監會新聞發言人就此公開表態說:「目前不掌握此事具體情況……證監會一直以來都支持並且歡迎社會各界對資本市場參與各方加強監督,但這種監督一定要以事實為依據,以法律為準繩,理性、客觀,避免誤導市場。」

於淼已委託律師詢問了汪煒華是否同意「低頭認個錯」,以便斡旋和解,但汪表示拒絕。

「家裡建議他低頭,是因為擔心一個人在那邊受苦,但我們並不認為他真就犯法了,心裡很矛盾。」於淼說,「如果他真『有問題』,為什麼不在聽聞對方報案後,提前返回澳大利亞呢?」

質疑 上市 公司 的新 難題 天地 俠影 PK 廣匯 能源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0227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