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美國下一場債務上限鬥爭將如何展開

http://wallstreetcn.com/node/48594

這是最近三年裡第一次出現這樣的情況,美國政壇可以在很長一段時間內不用在類似財政懸崖這樣的截止日壓力下談判。美國的企業和家庭看起來很享受這樣的喘息時間,經濟也似乎擺脫了這一束縛。然而,如果WSJ的記者Damian Paleta認為,如果往前看,那麼當前的這種狀態不會持續很久。

他認為,在今年秋天的某個時間,最快可能是9月,也可能晚至11月,民主黨和共和黨就將在華盛頓最不讓人愉快的問題之一上展開激烈爭奪,那就是是否提高美國政府的債務上限。而這種較量將會變得異常慘烈。

今年初兩黨試圖達成協議和提高債務上限的努力隨著雙方在稅收問題上的死結、收縮的財政赤字和醫保項目融資狀況在近期的改進而逐漸消散。

同時,華盛頓在移民製度改革、國家安全機密洩露以及IRS醜聞等問題上已鬥得疲憊不堪。

華盛頓可能在今年晚些時候經歷繁雜的較量達成協議,而整件事也可能走向另一個戲劇性場面:債務上限未能提高,而美國財政部沒錢來償還債務,這會導致金融市場混亂並損害經濟。

第三種可能是政客們竭力達成一個小規模的協議,並繼續將更艱難的決定往後推。

以下是Paleta對每種情景的分析:

經歷繁雜的較量達成協議:白宮幕僚長Denis McDonough和預算主管Sylvia Mathews Burwell一直在與參議院的民主黨和共和黨議員探討在稅收和開支方面如何做出改變

,來達成一個大範圍的預算協議。

眾議院的共和黨領袖們繼續重新構想他們在2011年制定的債務上限策略,共和黨此前希望用同意提高債務上限來換取政府削減開支。如今他們重新修訂了經濟策略,將焦點更關注經濟增長,而對緊縮的關注更少。

預算談判將在秋天早些時候開始升溫,兩黨達成一個大規模的協議,其中包括某種形式的「稅制改革」,這可以讓雙方都宣稱獲勝。他們對醫保和社保項目作出足夠大的修正以保證贏得共和黨但又不至於惹惱絕大部分民主黨。

可能性:10%。

戲劇性結局:兩黨在移民法案上鬥爭慘烈,這堵死了雙方任何妥協的空間。白宮放棄尋求達成任何大規模的預算協議,而是假定國會將會達成一些短期的協議。同時,奧巴馬總統明白自己的政治資本有限,不希望將其過多用在減赤的談判上。

參議院的自由派態度強硬,宣稱不會接受兩黨的妥協方案,由於醫保項目的資金狀況有小幅改善,他們會認為沒有必要削減醫保開支。也許自由派的增長很可能比白宮想像的龐大。

保守的參議院和眾議院共和黨表示他們不會同意任何包含增稅內容的協議。他們堅稱任何債務上限提高都應該包括徹底廢除奧巴馬力推的醫保法案。眾議院眾議院的共和黨支持者從未提出具體的方案。

參院少數黨領袖Mitch McConnell面臨2014年的再選,他一直站在場外不參與。企業領袖不願涉入談判,他們仍然為去年財政懸崖期間試圖推動形成一個大規模預算協議的努力失敗而耿耿於懷。

這就像是足球場上對手一個長傳球高高飄向本方禁區,此時本方有一個守門員、兩個後衛嚴陣以待,然而他們每個人都以為其他人會去處理這個球。結果球被漏到了門裡,此時市場崩盤,大量的互相指責的把戲又開場了。

發生可能性 25%

:白宮表示他們不希望談判,但也不希望看到一個政治僵局導致的金融危機毀了奧巴馬的第二個任期。

一些參議院民主黨,尤其是那些在2014年面臨再選的議員,認為需要一些東西來投票支持提高債務上限,因為這可能被在選戰中用來攻擊他們。他們提議出台一個中等規模的減赤方案,通過削減支出和稅制改革,在未來10年裡削減大約5000億美元的赤字。

博納說服了許多普通共和黨眾議員冒導致股市崩盤的風險,他擔心負面的反應可能在2014年選舉中傷害他們。他們提出各自的預算案,但規避了如醫保法案這樣政治上的燙手山芋。

談判深入到細節,雙方看起來都像是要堅持得到最好的協議,但眾議院的提案和參議院足夠接近,兩黨達成妥協將債務上限提升5000億美元左右。

然後,他們將在2014或2015年再度展開較量。

發生可能性:65%。

美國 下一場 債務 上限 鬥爭 如何 展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61236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