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誰買雲計算

2013-03-25  NCW
 
 

 

各級政府積極為雲計算掏腰包,是中國近年來的獨特現象。國外因節約成本而出現的雲計算概念,在中國演變為公共服務領域的大興土木◎ 本刊記者 崔箏 文cuizheng.blog.caixin.com 雲計算正悄無聲息地在中國遍地開花,盡管曾經被認為是新瓶裝舊酒,在中國已經徹底變了味道。

從中央部委到省、市級政府,建設雲計算的規劃比比皆是。大到覆蓋廣泛的“城市雲” “行業雲” ,小到針對具體部門業務的“政務雲”等。行政部門的招標公告中,各級單位為搭建雲計算平台的採購項目也漸漸多起來。

近期內,國家林業局、華東師範大學等多個單位發出雲計算平台的招標公告。這些“雲平台”規模較小,多數資 金在幾十萬元至百萬元之間。

北京市東城區教委也在招標,要為其轄區內的史家胡同小學打造一個校園雲計算平台。東城區政府網站上的招標公告顯示,該小學用于購買雲計算平台硬件和軟件的預算為113.2萬元。

各級政府積極為雲計算掏腰包是近年來中國的獨特現象,原本在國際上出于節省成本而出現的雲計算概念,在中國卻變成公共服務領域的大興土木。

雲計算瘋長

2004年,美國在線購物網站亞馬遜為 了利用閑置服務器設備,開發出將大型服務器虛擬化的程序,將這些大型設備化整為零地租給其他人使用。八年之後的2012年,從這個無心插柳的業務中發展壯大的亞馬遜網絡服務(AWS) ,收入增長卻是老本行在線購物業務的3倍。

有咨詢公司預計,AWS 的2013年總營收將達到38億美元。如果將 AWS 算做一家獨立公司的話,其價值將達到190 億至300億美元。

盡管 AWS 是最早試水的一家,但首先給這種服務冠以炫目名字雲計算,並正式提出“雲”概念和理論的卻是穀歌公司(Google) 。

所謂雲計算(Cloud Computing)是基於互聯網的相關服務的增加、使用和交付模式,通常涉及通過互聯網來提供動態易擴展且經常是虛擬化的資源。

雲是網絡、互聯網的一種比喻說法。

通過雲計算,大型網絡服務商可以將計算服務像水、電一樣向用戶集中、高效地提供,用戶則省去了自行購買和維護服務器以及維持IT 團隊等方面的麻煩,按業務量需求,通過互聯網購買 服務,通過互聯網就可以從“雲端”的網絡服務商那裡獲得這些服務。

有了雲計算服務,越來越多的中小企業也開始精簡自己的 IT 部門,從而節約一筆不小的成本。它們將瑣碎而專業的IT 支持事務托付給雲計算提供商,省下硬件、軟件或支持基礎架構。

這種由大公司(例如亞馬遜,穀歌等)運營和擁有,提供給用戶有償使用的雲計算服務,也在業界被稱為公有雲。

然而,對政府部門和大型企業、組織來說,信息安全至關重要,其掌控的資料和數據甚至可能涉及國家機密,將全部資料和計算業務托付給私人公司顯然不可能。這時,就有必要架設一個獨立的私有雲平台。

私有雲由單個機構或公司自己運營,同樣使用各種虛擬化資源和自動服務方式,擁有公共雲一樣的的高效性,但同時提供更多的資源控制和安全保障,並明確掌控其下級用戶。

此外,一些公司以私有雲為基礎,推出結合公共雲服務策略的混合雲,時下也非常流行。它們將關鍵數據和業務放在私有雲上,並在業務繁忙時臨時租用部分公共雲服務。

如今,雲計算正影響著生活的方方面面。一個普通人可以通過 iCloud、Evernote 等軟件,在“雲端”存儲多達幾個G的聯繫人、照片等資料,無須攜帶存儲設備,在全世界任何一個角落通過任何一台設備都可以隨時登錄獲得。

對安全和掌控力要求更高的大型企業以及政府部門,則開始陸續著手搭建專用私有雲。對他們而言,有助于提高服務效率的同時,使用雲計算技術還能夠大大降低服務器的成本。在醫療、教育等公共服務領域,雲計算的前景在理論上更是一片大好。

在美國,軍隊和一些政府部門已經陸續建設雲計算平台,甚至涉密最深的情報機關也或將開始試水。2013年3月19日,美國行業媒體《聯邦計算機周刊》(Federal Computer Week)報道,亞馬遜即將與美國中央情報局簽署一份價值6億美元的合作協議,幫助其打造一個私有雲基礎設施,合約期將長達10年。

雖然雙方尚未證實這一消息,但一個月之前,中情局的一位技術官員曾在某行業會議上提及其內部正在進行的技術改革,並稱讚了亞馬遜的產品模型。

雲湧中國

無論是投資、企業界,還是學界,雲計算熱都是無法否認的事實。中科院計算所研究員、總工程師徐志偉對財新記者表示,中國計算機學會每年舉行雲計算相關的會議,幾年以前,這個由計算所內部人員志願組織的學術會議只有幾十個人參加,但2011年和2012年的兩次會議,參會者規模都在千人以上。

“2011年那次會議,超過1000人參加,擠滿了不大的會場。我是執行委員會主席都沒有地方坐,最後只能在離演講者1米遠的地面上坐著。 ”徐志偉認為,雲計算能夠融合共享多部門的資源,統一為市民服務,在公共服務領域潛力巨大。理想狀態下,政府可以利用雲計算平台關照到公民的全生命周期,從出生到去世,多個政府部門協作,統一提供服務。

在中國,各種雲計算概念項目亦如火如荼。2010年10月,工信部和國家發改委確定了北京、上海、深圳、杭州、無錫等五個城市先行開展雲計算服務創新發展試點示範工作。

彼時起,各地掀起建設雲計算基地、城市雲、政務雲等熱潮。徐志偉認為,在熱潮中,曙光公司在成都、無錫等地開發的城市雲,屬於較優秀的案例。

無錫的城市雲一期建設已經完成,目標是為公共安全、交通、環保、農林業、家居等物聯網示範工程提供公共平台,並給企業提供雲計算服務, “先用後買”的方式吸引了不少企業。據媒體報道,使用無錫城市雲服務的企業在2012年末已達近100家。

另一家本土雲計算企業浪潮集團(下稱浪潮)則提出了行業雲概念。

2012年12月,浪潮與山東省濟南市公安局合作,建設了“公安雲計算中心” 。濟南市公安局用構建的雲中心平台,整合了原有的500台服務器,將過 去不同警種各自的系統一併整合,節約 了大量管理人力、電力以及空間資源。

浪潮系統軟件總監、雲計算產品研發部總經理張東對財新記者表示, “公安雲”的效用很快會體現出來。例如,以前濟南公安系統大量的視頻數據,都是通過低效的人工的方式來處理,現在以雲平台為依托,同時配合圖像視頻應 用,智能化處理數據的能力大大提高。

2013年3月初,長春發生嬰兒隨轎車被盜的事件,雖然該市花費數億元建造了覆蓋全市的天網監控工程,但是只能通過人工在視頻中搜索被盜車輛,這一工程由此被公泷指責是個擺設。但如果能夠智能化處理視頻資料,事情就可能向好的方向發展。

在濟南設想中, “公安雲”第二階段主要的任務是大數據分析和挖掘,實現人像、指紋比對、卡口監控視頻等數據的融合處理,開展行為軌跡分析、社會關係分析、生物特徵識別、音視頻識 別、銀行電信詐騙行為分析、輿情分析。

此外,雲計算的海量數據存儲和分析功能還可以將交通執法和治理城市交通結合起來,各交通監控設備不但負責 違規行為的抓拍、同時還能記錄整個城市的交通流量,分析交通狀況,提供真實、準確的決策分析數字依據。

山東是浪潮的老家,因此在政府部門業務的開發上,浪潮有不小的優勢。

除公安系統外,其他部門的行業雲與浪潮的進一步合作也在計劃中。張東介紹,目前正在開發的另一個項目是覆蓋山東省衛生系統的“衛生雲” 。他們希望,這些行業雲在未來不但能實現部門內部工作提效,還將能夠在對民泷的服務,例如健康檔案聯網等事務上發揮作用。

與國外中小企業積極使用公共雲的趨勢所不同,在中國,登上科技新聞報 端的往往是政府或是大型企業積極興建的私有雲,而公共雲市場並不算火熱。

張東認為,雖然國內市場上也有類似穀歌雲服務的阿里雲等產品,但中國政府行業和大企業使用公共雲的意願比較低,而中小企業的信息化投入普遍較小,因此公共雲的市場空間還需要較長時間的培育。

2012年年中的第四次中國雲計算大會上,中科院計算所研究員、中國工程院院士倪光南就曾表示,在中國,部委主導行業,因此雲計算的發展“要瞄準大部委、大企業、大城市” 。

張東亦認為,在中國,願意並有財力在信息化上投入的,只有政府和大企業,但他們不可能將信息和業務放在公共雲上,因而私有雲仍然會是未來一段時間的趨勢。

雲圈地運動?

中科院軟件所並行計算實驗室副主任張雲泉曾經對財新記者表示,雲計算是一種很成功的商業模式,而不是一種技術突破,國內有一種把雲計算太泛化的趨勢。他說,北京、上海分別推出了祥雲、雲海計劃,這種方式稍微浪費一點,急躁一點。其實雲計算最好是由企業去探索,國家做此事風險很大,可能有成功的地方,但也可能會造成很大浪費。美國政府不會做這樣的計劃,只會去採購。

政府的關注和熱情,對雲計算未必是好事。許多業內專家呼籲,要防止雲計算一哄而上,為了其健康發展,政府最好不要替代市場。

中國電子系統工程研究所副所長、中國工程院院士李德毅曾在多個場合強調,政府要為雲計算所實現的社會民生服務買單,而不是為購買雲計算數據中心的設備買單。他還一再指出,要警惕雲計算成為房地產。

但事實上,各地的雲計算項目,已經成為一場地產建設競賽。

北、上、廣、深等城市已經拿出了各自的雲計算基地規劃,雲計算的熱潮也陸續席卷內地。

2013年2月 , 重慶兩江國際雲計算服務中心主體工程完工,此項目總建築面積207萬平方米, 計劃總投資400億元。

據《重慶日報》報道,該項目除了辦公樓還包括商業街、展覽館、酒店等項目。

2012年12月26日,湖北省三峽雲計算中心在宜昌市揭牌,與此同時,一座三峽雲計算中心大廈也在當天破土開工。

“雲計算也成了發展其他經濟的一個手段。 ”一位參與多個地方政府雲計算平台建設項目的業內人士對財新記者表示,這個產業並非沒有泡沫,前幾年地方政府熱情高漲,各地紛紛建設區域雲計算中心,但真正需要在工作上使用雲計算的並不多。

有些地方領導,聽說要上雲計算項目,先問要不要地,如果回答說不要,反而會對這種項目失去興趣。

在中國,以雲計算之名圈地,確實容易把雲計算弄成高科技名義下的房地產,但這並不意味著雲計算本身出了問題,技術本身是無辜的。

中國科學院計算所所長孫凝暉向財新記者表示,因地方政府圈地而指責雲計算有失公平。他說 : “政府總是要圈地的,利用科技和教育的名義,在政治上沒有毛病,官位不會丟,幹不好是別人的事情。但不能因此指責雲計算。 ”事實上,基於體制限制,許多政府部門的雲計算平台搭建起來,其內容卻空空如也。

“把機器集中起來很容易,但要把數據集中起來,卻非常困難。 ”前述不願具名的業內人士指出,政府部門之間甚至一個單位內部的隔閡,都不是技術能夠解決的。

“能夠通過雲計算實現內部的數據共享都是個難題,更不用說對外,對民泷的信息透明度了。 ”該人士稱。

誰買 買雲 計算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4188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