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尋租財政補貼

http://magazine.caixin.com/2012-08-17/100425391_all.html

  在政府各項財政支出中,用以補貼企業的專項資金常為各方覬覦。利用撥款權力,從中漁利,正是廣東財政廳副廳長危金峰案發之由。據廣東紀檢監察網6月18日發佈的消息,危金峰因涉嫌嚴重違紀問題,正接受組織調查。

  財新記者多方求證獲知,事情來得十分突然,當天上午危金峰還在辦公室,下午就被帶走。其案發源於實名舉報,舉報信提供的信息非常準確。目前能夠 確認的是,危金峰的房產即在十處以上。一同接受調查的還包括危的岳母、妻子及妻妹。此後又有地方財政官員和收穫財政補貼的商人納入調查範圍。

  由涉案人物身份觀察,案情輪廓已大致清晰:掌握撥款權的官員為用款企業打好招呼,官員家屬則出面接受利益。揭開這一秘密的是一家名為廣東新大地 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新大地)。今年4月12日公佈的新大地招股書中,危金峰的岳母曾云香赫然在股東之列。由於案件還在查辦階段,官方尚未披露詳細 案情。

  7月中旬,中國證監會決定,終止對新大地IPO(首次公開募股)審核。證監系統官員向財新記者透露稱,新大地退出IPO,主要癥結為財政補貼經不起複查。

  財新記者調查發現,新大地正是一個官員和企業合作,騰挪財政資金獲利的樣本。不過,新大地只是危金峰案中最公開的一部分,或許不過是其腐敗行為中最小的一部分。

  危金峰曾在其所著的一篇論文中寫道:專項資金分配缺乏公開性和透明度,權力過度集中為設租、尋租提供了溫床。但說一套做一套是官場窠臼,危金峰為此增加了一個註腳。

黃運江與新大地

  新大地油茶產業園位於廣東梅州市平遠縣,距離市區大約半個小時車程。產業園有一個取自金庸小說《天龍八部》的名字——曼陀山莊。新大地老闆黃運江正如書中人物一樣背景深厚。

  2007年12月,曼陀山莊掛牌之時可謂盛況空前。新大地官網顯示,當天黨政軍領導均有代表人物出席。時任平遠縣縣委書記的肖文浩在講話中說, 希望新大地將油茶產業園建成集油茶種植、生產加工、科研科普、名貴茶花培育和旅遊觀光於一體的綜合性園區。這一天恐怕是新大地董事長黃運江人生中最得意的 一天。

  現年49歲的黃運江,1984年從華南農業大學畢業分配到平遠縣林業局工作,此後陞遷至當地鄉鎮領導職務。

  在與油茶結緣之前,黃運江的人生頗為不順。仕途方面,當地流傳甚廣的一個說法稱,他在一次職位競爭中被對手揭發違紀問題,落敗後即辭職下海。而經商之初,他先是供職於一家後來成功上市的民營企業,卻因一次交通意外而離開。

  2002年4月,獨自創業的黃運江掘得其人生中的第一桶金。他在梅州市區買下一塊地皮,之後開發為取名「聚文苑」的房地產項目。而今「聚文苑」一層為商舖,最大的門面房由新大地用於陳列和銷售茶油產品;二層為新大地辦公用房。

  曾經多次接觸黃運江的本地人士告訴財新記者,二層曾被用於梅州老幹部書畫活動的用房。這是黃運江聰明之處,經營人脈是重中之重。

  兩年後,新大地的前身、梅州新大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註冊成立,茶油是其主打產業。華南農大的校友資源對其頗有助力,創業初期首批技術支持均來自 母校。當時的公司股東只有黃運江的妻子凌梅蘭,以及由黃運江實際控制的梅州市三鑫有限公司,註冊資本不過100萬元。到當年年底,公司迅速增資至1000 萬元,並變更為現名。

  當時的新大地遠沒有一家擬上市公司的樣子。同期曾在梅州下屬縣擔任過縣委書記的一位官員回憶說:每年年初八,即春節過後第一天上班,市委市政府領導都會帶隊到每個縣參觀考察。每次到平遠,都要看新大地,那時候也就幾個工棚,一個混凝土構造的工廠。

  有農業技術專家曾經提醒過黃運江,做油茶不能急功近利。油茶是小喬木,從生長到結果期至少五年,而從結果到盛產期至少八年,而且一個油茶果裡只 有幾顆油茶籽,一畝地的產油量最多不超過六斤。畝產幾十斤的理想情況不易實現。此外油茶對土壤的要求很高,不是隨便哪座荒山就能耕耘好。更重要的是,大面 積種植油茶是一個勞動密集型產業,人力成本也很高。

  雖然官方近年來給予黃運江各種褒獎,但黃運江的實際作為卻招致微詞。一位與黃運江合作過的人士認為他太過浮躁,「是一個云裡霧裡不著邊際的人,擅長交際,卻並不實在」。

  事後來看,黃運江經營油茶產業並謀求上市,頗有走捷徑的嫌疑。

招股書「洩密」關係

  新大地在招股書中稱,該公司自2004年成立至今的八年間,無論是在專業技術,產品品質還是在產業鏈完整度方面,都具有行業領先優勢。老闆黃運 江身兼董事長、總經理,獲得過廣東省五一勞動獎章,當選過廣東省政協委員,又是梅州市專業技術拔尖人才。某種程度上,這份招股書可以視為新大地和黃運江的 成功回顧史。

  平遠縣自稱「中國油茶之鄉」,當地官員提供給財新記者的一份材料顯示,早在上世紀70年代末,平遠縣油茶種植面積就達到20萬畝。該縣在1976年被列入全省26個油茶生產重點縣之一,1983年列為全省9個重點油茶生產基地縣之一。新大地無疑是當地產業龍頭企業。

  助力新大地發展,當地人通常談起兩位本地官員。其一是曾經擔任梅州市副市長、後在該市政協主席職位上退休的何萬真。

  2012年8月2日,何萬真答覆財新記者稱,新大地開辦之初,市委領導推薦其幫助企業,概因他曾於上個世紀70年代搞過油茶科研。他聲明,退休後他利用新大地平台向全市乃至全省推廣油茶產業,但他從不過問公司經營情況,亦「沒有不可透露的信息」。

  另一位本地官員是前任平遠縣委書記、後調任河源市中級法院擔任院長的肖文浩。新大地在其縣委書記任內,即2009年進入「創業板」上市培育期。 肖文浩在2010年初的一次講話中四次提到「新大地」,並稱要重點支持新大地通過創業板上市,鼓勵新大地等中小企業超常規發展。

  黃運江真正的實力背景,來自於危金峰。現年50歲的危金峰正是廣東平遠人,1978年2月參加工作,在平遠縣中學當了六年教師。此後危金峰於 1984年到共青團梅州市委任辦事員,開始仕途。不過,危金峰與黃運江的關係比較隱秘,參與過新大地初期創業的人士告訴財新記者,梅州老鄉聚會的時候偶爾 提到二人之間有關聯,卻又語焉不詳。

  接近當地官場的人士告訴財新記者,危金峰「落馬」之後,黃運江已被帶走調查。有證監系統官員稱,「新大地相關人士被抓,利益關係已明顯」。

  新大地的股權變更資料中顯示,2008年6月2日,新大地召開股東會,決議增加北京安信隆投資發展有限公司、凌洪、肖文偉、黃文光、曾云香、丘福金、林健飛等七名新股東。

  差不多又過了兩個月,新大地由有限公司改製為股份公司,具備申請上市資格。這一變化標誌著新大地進入擬上市的孵化期。

  新大地的審核會計師趙合宇,同時還是北京安信隆投資發展有限公司(大昂集團有限公司的前身)的法定代表人。這已違反《會計法》禁止兼職執業和持 股等相關條款的規定。未經官方證實的消息稱,新大地上市申請被證監會終止審查後,趙合宇已經出境。中國註冊會計師協會在接受媒體採訪時稱,中注協已經介入 調查此事。

  七位新股東當中,還有兩位身份特殊者。經財新記者採訪核實,今年72歲的曾云香是危金峰的岳母。另有知情人士透露,肖文偉即為肖文浩的弟弟。

  已經調任河源中院院長的肖文浩對親屬關係予以確認,但是他向財新記者聲明:這是肖文偉個人行為,投資與他本人無關,他事先也並不知情。危案發生後,他並沒有像外界傳言那樣接受了調查。

  經過幾輪增資擴股後,肖文偉持有63.46萬股、佔股1.67%,曾云香持有38萬股、佔股1%。

  財新記者調查得知,危金峰案發後,其本人及岳母均被廣東省紀委帶走。此外涉案遭到調查的還有危金峰的妻子饒小芸,她案發前在省紀委工作;危金峰的妻妹饒小香,供職於廣東省經信委工業園區處;平遠縣副縣長賴彬洪,曾經主管財政工作。

  曾云香因年齡過大被解除羈押,而危金峰和饒家姐妹等人尚在接受調查當中。官方目前沒有正式通報案件細節。

財政資金湧入

  新大地從2008年開始謀劃上市,正契合國家產業政策方向。2009年,國家發改委、財政部和國家林業局共同頒發了《全國油茶產業發展規劃 (2009-2020年)》。這一規劃提出一個在一些油茶專家看起來不切實際的目標:至2020年,要使中國油茶林基地面積達到7000萬畝以上,比規劃 出台當年的面積,多出2500萬畝。

  「油茶不是什麼地方都能種的」,一位油茶專家說,從煉油角度看,油茶實際上更適合小規模的精耕細作。這位專家曾到各地考察,發現真正在做油茶生產的地方都是規模非常小的作坊式生產。上一定規模的,則不少存在造假騙取財政資金的嫌疑。

  新農業時下其情形恰似當年新能源產業聚集了各種社會資源,而今甚至有公司專門做這方面的項目規劃包裝。

  無論如何,黃運江碰到了好時機。深度挖掘油茶產業價值的技術成為理所當然的由頭,而擁有了危金峰的背景,更讓其搭上了獲得財政專項資金的便車。

  1997年至2008年期間,危金峰在廣東省財政廳先後任農業處主任科員、國資局評估處副處長、農業處副處長、企業處處長、工貿發展處處長、廳 黨組成員和副巡視員。一位熟悉新農業項目運作的廣東省一家大型國企工作人員認為,憑藉危金峰的資歷,只要與經辦科員打聲招呼即可。

  所謂財政專項資金,是轉移支付的一種形式。關注財政問題的經濟學家早有共識,這種形式帶有計劃經濟色彩,它由領導人拍板決定,因而很難避免主觀 任意性,而且會鼓勵請款單位非規範行為,以及撥款單位的腐敗活動。就連危金峰在中山大學完成的工商管理碩士論文,亦對這一認識表示認同。

  從2009年至2011年,新大地獲得各類來自政府財政的專項補貼資金2584.55萬元。這些補貼名目眾多,數額大小不等,最大的一筆是連續三年的韓江上游油茶產業帶項目補助,總計約790萬元。

  公開資料顯示,財政部從2008年起拿出65億元,專項用於財政支持現代農業發展。梅州市多次向省財政廳提出申請和要求,請求上級財政部門加大支持梅州現代農業發展的力度。多方確定以韓江上游油茶茶葉產業帶項目作為上報爭取項目。

  這筆錢共有5700萬元,其中2700萬元來自中央財政,另外3000萬元來自廣東省。而在項目實施第一年,新大地就獲得了500萬元財政支持。

  另外一部分政府支持體現為財政貼息,這筆錢主要來自市縣兩級財政。第三部分是各種稅收減免,例如新大地頭頂高新技術企業稱號,企業所得稅減按15%徵收。

  此外,新大地還對地方財政形成多筆借款,如平遠縣和梅州市財政局在2009至2011年三年中,總計借給新大地1300萬元,名目是「預借上市費用」。

  比較而言,最誘人的蛋糕非政府專項資金莫屬。上述廣東國企人員向財新記者透露一套運行多年的潛規則:對私人企業而言,老闆有兩件任務要完成。

  其一是想辦法體現企業的科技含量,這項工作通常通過與高校等科研機構合作,通過科研成果產出來完成。

  其二是和財政廳進行溝通,對方要事先告知正在籌備的項目,企業再根據項目設計整套申請資料。

  上述廣東國企人員介紹,專項資金按照立項來撥付,「只要立項遞上去,上面批了,錢就下來。而且,項目資金一般都分兩到三期。只要第一期給了,後續的二期三期都很容易得到。」

  對此,廣東省財政廳對此不予置評。該廳工作人員表示,案件尚在紀委查辦階段,目前不便接受採訪。

支農資金騰挪密道

  就國家對新農業產業的扶持,圈內流傳著這麼一句話:「高高地舉起,輕輕地放下」。只要有技術創新或者深度挖掘價值的可能,就不惜重金撥入,而在資金監管上又因行業特殊性及專業性面臨諸多難題,從項目申報到審批以及驗收各個環節都有尋租的空間。

  財政官員和企業高管之間的交易早已不是個別現象。來自財政部門的人士分析說,上級確定撥款數量,下級負責項目設計,這種現象被戲稱為「相互釣 魚」。掌握話事權的官員從項目資金中抽取回扣,額度可在30%以上,參與分成的有時候還包括科研院所。接近黃運江的人士告訴財新記者,新大地還有大量政府 支持資金與廣東省「異地開發」政策有關。

  所謂異地開發,通俗地講,是指用地指標在珠三角發達地區和省內欠發達地區相互調劑,以保耕地紅線。例如發達地市某個建設項目佔用了耕地,就在欠 發達地區新開對等耕地,相關費用通過轉移支付形式撥付給欠發達地區。這部分資金並未在新大地招股書中以對應科目顯示,是否轉而以其他名目計入賬冊,新大地 對此不予置評。

  真正用到項目上的資金金額,也是圍繞新大地的諸多疑問之一,這位人士還透露說。

  據他觀察,新大地在部分土地上種植的油茶無法滿足工業化生產要求,可是只要種上一定數量植株,即便後期任其自然生長,即可成功應付各種浮光掠影的檢查。

  這類現場活動與其說是檢查,不如說是參觀考察,省領導多次造訪,又使當地黨委政府把新大地推上經驗交流的明星地位。2011年,梅州市財政局向新大地撥付15萬元,名目就叫做「油茶現場會參觀點經費」。

  此外,項目驗收審計是一個難點。廣州市人大財經委一位委員告訴財新記者,從她參與評審的項目看,上述方式的操作在農業項目裡非常普遍。因為農作 物和工程項目不一樣,需要一定生長週期才能確定初步結果,同時農作物產量往往因氣候變化等因素存在不確定性,無法確鑿的統計出真實種植面積的合理產量區 間。兩年前,一位農業專家曾由黃運江親自帶領參觀展示園區以外的茶園。由於管理不善或者無人管理,「野草長得都比油茶高」,該專家說。

  至於其他專家為何對這一現象視而不見,圈內人對於專家作用的解讀,可以窺探其中玄機。

  一位具有項目申報經驗的人士告訴財新記者,不少專家都具有雙重身份。第一重身份是顯性的,即參與認證申請項目的專業技術;另一重身份是隱性的,他們或是驗收小組成員,或與驗收小組成員具有師承關係,而專項資金尾款必須經由驗收專家小組成員集體簽字後才會支付。

  一位農業專家感嘆,一旦專家組和官商結合變成小集團,一個項目是上是下就取決於他們的意願,而非取決於項目本身,「現在很離譜的現象是,有些項目支持經費過於龐大,而有的實際有效的項目根本沒法拿到資金」。

  在這個利益鏈條上,每一個環節都有動力促成交易。不計幕後私利,僅從「公心」來說,對政府和官員而言,明星企業上項目,是可資宣傳的政績,成功 踏足資本市場,也能成為未來的稅源;對科研院所和專家而言,他們有義務幫助企業申報財政支持,企業獲得的資金和技術,往往是他們年終總結中的重要段落。

  黃運江有自己的抱負,又在各方勢力推動下漸行漸遠。參與過新大地創業的人士告訴財新記者,黃運江曾經向他抱怨,來自財政的資金既要打點技術專家,也要招待本地官員,還常常要以高規格接待上級領導。

  「他說自己撈不到太多好處,但是上了這條路,不做又不行,國家給的錢,至少一半到了私人腰包,他也很無奈。」這位人士回憶說。█


尋租 財政 補貼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6433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