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國企高管「優秀生」貪腐樣本

http://magazine.caixin.com/2012-03-16/100369147_all.html

 「一萬元一刀(上海方言,即一疊),十萬元一捆,包在一個塑料袋裡。」類似的描述在吳建文案的卷宗裡多次出現。

  上海醫藥(集團)有限公司(下稱上藥集團)原總裁吳建文,十年間累積受賄1187萬餘元,侵吞公款500萬元,挪用公款3355萬餘元(1485萬元未歸還),隱瞞境外存款港幣110萬餘元,一審被法庭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

  吳建文提起了上訴,2012年3月14日,上海市高級法院二審開庭審理此案。吳建文針對一審判決的受賄內容提出十項辯解,稱部分受賄並非自己索要,而是對方主動,並指部分錢款是朋友間「調寸頭」(上海方言,即周轉)。截至財新發稿,二審尚未宣判。

  國企高管高度集權,監管缺失,誘發腐敗幾乎為必然。司法過程顯示,在上藥集團任高管期間,吳建文一人獨大,操控公司業務及資金往來,幾乎染指公司內所有容易滋生腐敗的領域。而醫藥領域種種「潛規則」,更是吳建文之流貪腐的沃土。

習慣性索賄

  「很緊張,徹夜不眠」,吳建文「落馬」後如此供述他第一次受賄時的心情。

  吳建文出生於1969年,1991年加入上藥集團,先後任該集團旗下上海新亞藥業有限公司(下稱新亞藥業)總經理助理、副總經理、總經理、董事 長,上海新先鋒藥業有限公司(下稱新先鋒藥業)總經理、董事長,上藥集團副總裁,上藥集團抗生素事業部總裁。在2008年底升任上藥集團總裁時,他只有 39歲,當時他還是上藥集團重組工作小組成員之一。

  吳建文曾是上海國企高管中的「優秀生」,年輕有為,業務熟練。他畢業於復旦大學化學專業,擁有中歐國際工商學院MBA、復旦大學產業經濟學博士學位。出現在刑事法庭的被告席上,吳建文依然表現得思路敏捷,言語嚴密。

  「因為看到身邊的醫藥商人都發了大財,心裡難以平衡,因此決定鋌而走險,用權力換取金錢。」吳建文說。

  據其自述,第一筆「不該拿的錢」,來自新亞藥業辦公樓改建項目。2001年,年僅32歲的吳建文時任新亞藥業總經理,在他的「關照」下,做裝潢業務的郭建忠拿到了新亞藥業大廈改建的項目。事後,郭建忠將20萬元現金送到了吳建文的家中。

  在第一次合作的基礎上,吳建文和郭建立了深厚的「兄弟感情」,郭後來在吳建文的幫助下獲得了上藥集團旗下其他項目。此後,郭先後四次、總計向吳建文行賄184.6萬元,包括一輛價值51.8萬元的豐田越野車。

  突破了開初的緊張之後,嘗到甜頭的吳建文,開始了一系列受賄行為,形式五花八門,包括代買停車位、支付房款、借款不還、幫忙裝修、購車代步、過節禮金等。

  到了後期,吳建文越來越敢開口索賄。據行賄人之一楊傑回憶,吳建文曾向其明確表示「做生意要靈活點,要懂得做人,錢不能一個人賺」。

  行賄人吳旭暉則詳細回憶了吳建文提出的要求和他設法滿足的過程——「週末到郊區打高爾夫不方便,需要一輛越野車」,吳旭暉就將一輛價值75.6 萬元的沃爾沃越野車鑰匙交到了吳建文的手中;「我想買那套最低價168萬元的別墅,還能不能再優惠點?」70萬元搞定,吳旭暉支付了剩餘的近100萬元; 「外甥要留學,需要一筆贊助,20萬元差不多」,20萬元很快打入吳建文指定的銀行卡⋯⋯

  吳建文投桃報李的是,新亞藥業租用了房地產商吳旭暉旗下的長寧大廈,使其賺得數千萬元。

  吳建文的習慣性索賄,到2009年他已明知有部門對其開展調查時,仍未有收斂,還向他人索賄60萬元。

  據檢方調查,2000年至2010年期間,吳建文共計12項受賄,35筆賄款,涉案金額高達1187萬餘元。受賄事項中,有三分之二是吳建文後來自己承認的。吳建文的房產,遍佈北京、上海、南京等地。

  二審開庭時的吳建文,穿著藍色馬甲,看起來精神狀態不錯,一走上被告席,就轉頭瞄向寥寥數人的旁聽席。

  沒有任何一位吳建文的親屬參加二審旁聽。半個月前,他的前妻劉曉卉因為共同受賄被訴,出庭受審。而吳建文的父親、外甥、現任妻子,均不同程度地受到吳建文腐敗案的牽連。

  庭審中,吳建文矢口否認了一審認定的部分受賄事實,認為那只不過是兄弟之間「調頭寸」,包括兩輛受賄轎車,也只是「借來開開」。

醫藥圈子

  「half to half(一人一半)」,這是吳建文向行賄人之一石韋做出的提示,示意其提供好處。在明白了吳建文的意思後,2007年,石韋相繼將一本南京市棲霞區天泓山莊的房產證和70萬元的現金送到了吳建文的手中。

  石韋得到的好處是,他負責的上海韋諾醫藥科技有限公司,成為上藥集團旗下藥廠的原材料供應商。

  上醫集團是國內生物醫藥產業的龍頭企業,從事醫藥研發與製造、分銷與零售,業務範圍涉及醫藥工業、醫藥商業、生物製品等。其在醫藥產品及分銷市場方面均居領先地位,旗下擁有「信誼」「雷氏」「龍虎」「正大青春寶」「胡慶余堂」等馳名商標。

  庭審中披露的吳建文12項受賄中,八項是和醫藥業務有關,涉及山東菏澤睿鷹製藥集團、上海大陸藥業有限公司、重慶煜澍豐醫藥有限公司、青海百亞 恆信醫藥有限公司、上海韋諾醫藥科技有限公司、海南易明藥業有限公司、北京華氏康源醫藥科技有限公司、遼寧美亞製藥有限公司、安徽阜陽醫藥集團等企業。

  吳建文案發後,上述多家企業的涉案人也因行賄被另案處理。

  通過錢權交易獲得醫藥產品代理權,被醫藥行業圈內人士認為是普遍的「潛規則」。

  「醫藥大包」,是近年來在醫藥營銷中興起的一種模式。一般是一種藥品的持有人,將產品的全國總經營權轉讓給有市場網絡資源的總代理商,廠家將產品底價包票給代理商,由代理商負責銷售,經營總代理品種的人被稱為大包商。

  為了從廠家拿到更低的出廠價以及質量更好的藥品,大包商往往需要給相關公司決策者一定的灰色收入。

  國家發改委曾多次連續降低抗生素的價格,大包商的利潤空間不斷受到擠壓,向上游廠家尋求更低價格的衝動也越發強烈。在這條灰色產業鏈的頂端,吳建文牢牢掌管著上藥集團的抗生素業務板塊的代理、代銷以及原料採購權,於是,大包商紛至沓來。

  在吳建文的幫助下,上海大陸藥業有限公司從2002年起,代理了新亞藥業和新先鋒藥業的幾種藥品,年獲毛利1000萬元左右。

  隨著和吳建文關係越來越密切,上海大陸藥業有限公司原總經理楊傑,另起爐灶,成立了重慶煜澍豐醫藥有限公司。在吳建文的幫助下,楊傑在重慶的新公司迅速拿到包括意大利藥品「蘭菌淨」在內的三種產品代理權,僅蘭菌淨的年銷售額就逾1000萬元。

  為了感謝吳建文以及繼續尋求支持,楊傑先後六次向吳建文行賄,包括人民幣現金、美元存摺、補足購房差價、支付沉香木雕拍賣款、報銷發票等,共計人民幣199萬餘元及1萬美元。

  2003年,山東菏澤睿鷹製藥集團董事長彭繼先找到吳建文,希望在股權轉讓和藥品原料採購方面,獲取吳的幫助。作為代價,彭向吳提供了130萬元,為其在北京海淀區購買了兩套房產。這也是吳單次收受賄的最高金額。

  類似楊傑、彭繼先這樣的原料供應商、藥品代銷分銷商,均成為吳建文的行賄者。

無障礙尋租

  2011年初,在上藥集團H股上市的關鍵時刻,安徽華源醫藥股份公司(下稱安徽華源)的一封投訴信遞至香港證監會,使得二者在抗生素藥品代理權上的糾紛為外界周知。

  此糾紛和吳建文有關。2004年9月,安徽華源與新先鋒藥業簽下《頭孢替安總經銷協議》,在全國範圍內代理銷售後者生產的全部規格的頭孢替安產品,合同期為五年。

  2006年,時任新先鋒藥業董事長的吳建文卻與北京華氏康源醫藥科技有限公司(下稱北京華氏康源)簽訂了關於頭孢替安的《產品委託加工和總代理協議書》,後者的註冊資金僅100萬元。

   安徽華源怨恨吳建文另選經銷商的「背信棄義」,一紙訴狀將新先鋒藥業告上法庭,並最終勝訴,獲得總經銷權。可是,安徽華源在日後的代理銷售中,在價格上受到新先鋒藥業的處處打壓,安徽華源一口咬定吳建文收受了北京華氏康源的好處,卻苦無證據。

  直至吳建文案發,其與北京華氏康源之間的關係才被揭開一角。司法卷宗顯示,北京華氏康源總經理戴信敏,曾幫助吳建文在北京「嘉美風尚中心」樓盤買房,替其墊付40萬元首付款(後吳歸還),並出資幾萬元裝修。

  吳建文長期兼任新亞藥業董事長、新先鋒藥業的董事長和總經理,造成董事會和經理層職責不分,管理監督機制形同虛設。

  新亞藥業和新先鋒藥業是上藥集團抗生素事業部的核心產業,2002年華源集團入主上藥後,集團歸併同類資產。在吳建文的帶領之下,抗生素事業部與上藥集團旗下的原料藥、處方藥以及中藥與OTC三個事業部,共同形成了上藥集團的四大支柱。

  抗生素事業部後來沒有注入上市公司,上藥集團董事長呂明方的解釋是,「抗生素事業部還有很多問題沒有清理好,沒有達到上市要求」。

  而吳建文涉案的貪污和挪用公款行為,正是發生在其主事抗生素事業部期間。

  新亞藥業和新先鋒藥業在業務和財務上均受抗生素事業部領導,具體資金調撥由總裁吳建文一個人說了算。吳建文正是利用這兩個公司以及關聯公司之間的賬務往來,騰挪資金。

  據檢方起訴,在2004年1月至2005年12月間,吳建文指使時任上海新亞逸馥生物工程有限公司負責人胡等人,在新亞逸馥股權轉讓過程中,通 過簽訂準備在央視投放「泡騰片」的虛假廣告合同、開具虛假髮票、偽造財務憑證、設立虛假賬目等手段,從新先鋒藥業借款,將500萬元公款轉至外單位後套取 現金侵吞。

  對此,吳建文認為投放廣告是公司的決策,而且具體投放是下面的人在操作,他並不確定廣告到底有無投放,之所以授意偽造虛假賬目,「目的是讓公司的賬面好看」。他還堅稱自己沒有拿過一分錢。

  上述500萬元公款,因一個重要涉案人員「跑路」,至今尚未追回。「如果他回來了,承認這500萬元是他弄去了,怎麼再給吳平反?」因此,吳建文的辯護律師翟建認為,目前沒有證據證明吳建文侵吞了這500萬元,將貪污罪名加於吳建文,實屬不妥。

  手中掌握資金調撥權的吳建文,甚至挪用公款參與民間集資。2006年5月至8月,吳建文共計挪用3355萬餘元,尚有1485萬餘元未予歸還。

  吳建文的參與集資的「上家」,是2008年因集資詐騙罪被判死刑的陸英姿。陸英姿公開的身份是上海安踏實業公司、上海九中資訊有限公司總經理。

  2006年初,吳建文經人介紹,與陸英姿相識。此後,在10%利息的誘惑下,吳建文通過時任滬港新亞藥業公司(揚州)有限公司負責人的胡,將新亞藥業兩筆公款,共計1255萬元轉至陸英姿處,吳建文後來得到陸給他的140萬元「利息」。

  同年,吳建文還先後四次將共計1500萬元「借」給陸英姿,均以10%的利息計。

  在此期間,陸英姿在江蘇省泰州市因欠款被當地警方控制,吳建文等人甚至再次挪用公款「花錢撈人」。吳建文以往來款的名義,將新亞藥業的600萬元轉出,湊足800萬元,派胡赴泰州救人。陸英姿被取保候審後,吳建文要求其補簽借條2500萬元。

  2007年初,陸英姿因涉嫌非法集資被查,吳建文等人偽造了技術轉讓協議,以支付技術轉讓費的名義掩蓋挪用公款的事實。但案發後,這些掩蓋於事無補。


國企 高管 優秀生 優秀 貪腐 樣本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041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