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Divergence of News CUP

http://nodeadcow.blogspot.com/2011/11/divergence-of-news.html

最近市場消息頻出,以希臘為例:一時又歐盟出了解決希臘債務方案,然後總理玩公投,接著又內閣倒戈,又話撤回公投,又搞國會信任投票。一日好消息,另一日來個似乎末日般的壞消息(記得希臘宣布公投的那一天,市場有一些恐慌),玩謝不少人。

表面上這樣是難玩,但大家若平心靜氣,消息頻出反而提供不少的觀市提示。

不論是什麼消息,在市場上只有四種消息:好消息、很好的消息、壞消息、極壞的消息;而市場的反應只有三種:升、不動、跌。如果大家不是經濟學家,而只是靠 炒賣糊口的人士,消息本身好壞實非我們最關注的事,市場對消息的反應才是我們最應該集中觀察的。我們亦要留意,在市場上,新聞即是舊聞。發放得出來而我們 在報紙或者電視新聞上看到的消息,是二手資訊,之前一早已有很多內線相關人士知道了這些消息,並開始做嘢。

有好消息就升,有壞消息就跌,而升跌程度和消息好壞程度相符,那沒有什麼特別,通常只是本身趨勢的延續。何解我說是趨勢的延續?因為若是轉角位,主導市場的是 smart money,他們老早就洞悉了實情,比一般大眾要早得多,那他們的動作肯定不會和消息同步。

倘若消息和市場該有的反應背道而馳(divergence),那就十分值得我們注視。

舉個消息的牛背馳(bull-divergence of news)的例子("bull-divergence of news" 呢個 terms 是我自己作的 :D):

故事一開波(故事是虛構,如有雷同實屬巧合),股市已跌了好一陣子,壞消息頻出,一時有強國主權評級被降、一時又有另一個強國經濟有機會硬著陸、一時又有 弱國的債務到期面臨違約。股市跌跌不休,跌到某個令人痛心疾首、滿街鮮血、連長線投資的老師都鼓吹禁止沽空的絕望水平後,開始有「超賣的技術性反彈」出 現。

接著,壞消息是繼續有,例如某國家級大銀行在市場無法消融資面臨倒閉而求救、一些國家的評級被降而其他強國的評級被調為負面展望、某強國的樓市開始暴跌、 某強國出現企業倒閉潮老闆跑去自殺等等。股市有一些震盪,但仍然沒穿之前的低位,反而那個「超賣的技術性反彈」繼續,股市卻在一片壞消息中不跌反升。市場 對壞消息沒有反應,甚至背道而馳,是一個很重要的訊號。

然後又過了幾天的震盪,市場出現了救市的傳聞,央行減息和加印銀紙、某大陸的聯盟增加救市基金規模、弱國的債務 haircut 一半、某強國的經理跑去有老闆自殺的地區視察然後話政策應該「適時微調」等等。忽然之間,深火熱的地獄見到曙光(但其實好多內線人可能已一早知),那個 「超賣技術性反彈」彈得更加勁,一個星期大盤的升幅達高單位數字百份比甚至低雙位數。在這個時候,偶然有些壞消息,例如剪頭髮也要建議公投、近期的經濟數 字轉弱之類等等,跌了一跌,話咁快又升返,最後仍然是升。

虛構故事講完,總結 bull-divergence of news 有幾個形式出現:

  • 對很壞的消息反應輕微,只是跌很少,甚至不跌,這已經是屬牛;或者有相對強的跌幅,但極快速就跌幅收窄,甚至單日轉向,這也是牛。很壞的消息一出,只跌幾分鐘就已快速上升,那是很牛。
  • 對壞消息不跌反升,或者跌幾分鐘至一兩個小時已經回升,那都是牛。
  • 升勢中穿插好消息,而市場對好消息加倍回應,這是確認牛勢。
  • 升勢中穿插壞消息,但市場反應不大,跌幅低於升幅,時間性亦沒上升時長,亦是牛表現。
  • 有時之前會有一些沒有任何消息的強勁「技術性反彈」。 
Bear-divergence of news,即是將以上情況倒轉,如此類推。

因此,當聽到好壞消息都好,不論自己持有什麼倉位,第一件事是保持冷靜,先觀察市場對該消息如何反應(更進階的投資者更可觀察環球資產價格的盤路,以判斷市場思路);然後就觀察所得的資料進行分析,最後就調整自己倉位作應變。

若然衝動就市場的 knee-jerk reflex 來起舞,那會很易中伏,或者左一巴右一巴。我們要記住的是:消息日日變,但人性永遠不變。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961

Next Page

ZKIZ Archives @ 2019